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回 陈御史错认仙姑 张真人立辨猴诈

藏奸笑沐猴,预兆炫陈侯。

巧泄先天秘,潜行掩日谋。

镜悬妖已露,雷动魄应愁。

何似安泉石,遨游溪水头。

尝读《晋书》张茂先事,冀北有狐已千岁,知茂先博物,要去难他。道他耳闻千载之事,不若他目击千年之事。路过燕昭王墓,墓前华表也是千年之物,也成了妖。与他相辞,要往洛阳见张茂先。华表道:“张公博物,恐误老表。”这狐不听,却到洛阳化一书生,与张公谭。千载之下,历历如见;千载之上,含糊未明。张公疑他是妖物,与道士雷焕计议。道:“千年妖物,唯千年之木可焚而照之。”张茂先道:“这等止有燕昭王墓前华表木,已有千年。”因着往取之。华表忽然流涕道:“老狐不听吾言,果误我。”伐来照他现身?是一老狐,身死。又孙吴时,武康一人入山伐木,得一大龟,带回要献与吴王。宿于桑林,夜闻桑树与龟对语,道:“元绪元绪,乃罹此祸。”龟道:“纵尽南山之薪,其如我何?”桑树道:“诸葛君博物,恐不能免。”进献,命烹之,不死,问诸葛恪。诸葛恪道:“当以桑树煮之即死。”献龟的因道夜间桑树对语之事,吴王便伐那桑烹煮,龟即溃烂。我想这狐若不思逞材,犹可苟活。这龟不恃世之不能烹他,也可曳尾涂中,只因两个有挟而逞,遂致杀身。

我朝也有个猢狲,他生在凤阳府寿州八公山。此地峰峦层叠,林木深邃,饥餐木实,渴饮溪流,或时地上闲行,或时枝头长啸。这件物儿虽小,恰也见过几朝开创,几代沦亡。

金陵王气巩南唐,又见降书入洛阳。

垒蚁纷争金氏覆,海鸥飘泊宋朝亡。

是非喜见山林隔,奔逐悲看世路忙。

一枕泉声远尘俗,迥然别自有天壤。

自唐末至元,已七百余年。他气候已成,变化都会,常变作美丽村姑,哄诱这些樵采俗子,采取元阳。这人一与交接,也便至恹恹成疾,若再加一痴想,必至丧亡。他又道这些都是浊人,虽得元阳,未证仙界。待欲化形入凤阳城市来,恰遇着一个小官,骑着一匹马,带着两个安童,到一村庄下马。生得丰神俊逸,意气激昂,年纪不过十六七岁:

唇碎海底珊瑚,骨琢昆岩美玉,

脸飞天末初霞,鬓染巫山新绿。

却是浙东路达鲁花赤阿里不花儿子阿里帖木儿,他来自己庄上催租。这猴见了道:“姻缘,非偶然,我待城中寻个佳偶,他却走将来凑。”当日阿里帖木儿在庄前后闲步,这猴便化个美女,幌他一幌:

乍露可餐秀色,俄呈炫目娇容,

花径半遮羞面,苔阶浅印鞋踪。

玉笋纤纤,或时拈着花儿嗅;金莲缓缓,或时趁着草儿步;或若微吟,或若远想,遮遮掩掩,隐隐见见。那帖木儿远了,怕看不亲切,近了又怕惊走了他,也这等凫行鹤步,在那厢张望。见他渐也不避,欲待向前,却被荆棘钩住了衣服。那女子已去,回来悒怏,睡也睡不着。次日,打发家僮往各处催租,自己又在庄前后摇摆。那女子又似伺候的,又在那厢,两个斜着眼儿瞧,侧着眼儿望,也有时看了低头笑,及至将拢身说句话儿,那女子翩然去了。似此两日,两下情意觉道熟了。这日,帖木儿乘着他弯着腰儿把织手弹鞋上污的尘,不知道他到,帖木儿悄悄凹在他背后,叫一声美人。那女子急立起时,帖木儿早已腻着脸逼在身边了。此时要走也走不得,帖木儿道:“美人高姓,住在何处?为何每日在此?”那美人低着头把衫袖儿衔在嘴边,只叫让路,问了几次。道:“我是侯氏之女,去此不远,因采花至此。”帖木儿道:“小生浙东达鲁花赤之子,尚未有亲,因催租至此,可云奇遇。”这女子道:“闪开,我出来久,家中要寻。”帖木儿四顾无人,如何肯放。道:“姐姐,若还未聘,小生不妨作东床,似小生家门年貌,却也相当,强似落庸夫俗子之手。”女子听了不觉长叹道:“妾门户衰微,又处山林,常有失身之虑,然也是命,奈何,奈何?”帖木儿道:“如姐姐见允,当与姐姐偕老。”女子道:“轻诺寡信,君高门,煞时相就,后还弃置。”帖木儿便向天发誓道:“仆有负心,神明诛殛。”一把搂住了,要在花陰处玩耍。女子道:“不可,虽系荒村,恐为人见不雅;如君不弃,君庄中儿幼时往来最熟,夜当脱身来就。”帖木儿道:“姐姐女流,恐胆怯,不能夜行,怕是诓言。”女子道:“君不负心,妾岂负言?幸有微月,可以照我。”帖木儿犹自依依不释,女子再三订约而去。帖木儿回来,把催租为名,将两个安童尽打发在租户人家歇宿。自己托言玩月,伫立庄门之外,也听尽了些风声树声,看尽了些月影花影,远远望见一个穿白的人,迤迤来。烟里边的容颜,风吹着的衣裾,好不丰艳飘逸。怪是狗赶着叫,帖木儿赶上去,抉几块石片打得开,道:“惊了我姐姐。”忙开了门,两个携手进房。这女子做煞娇羞,也当不得帖木儿欲心如火:

笑解翡翠裳,轻揭芙蓉被。

缓缓帖红腮,款款交双臂。

风惊柳腰软,雪压花稍细。

急雨不胜支,点点轻红泻。

两个推推就就,顽勾多时。到五鼓,帖木儿悄悄开门相送,约他晚来。似此数日,帖木儿在庄上只想着被里欢娱,夜间光景。每日也只等个晚,那里有心去催租,反巴不得租收不完,越好耽延。不期帖木儿母亲要记念,不时来接。这两个安童倒当心把租催完,捱了两日不起身,将次捱不去了。晚间女子来,为要相别,意兴极鼓舞,恩情极绸密,却不免有一段低回不快光景。女子知道了,道:“郎君莫不要回,难于别离,有此不怡么?”帖木儿道:“正是。我此行必定对母亲说,来聘你,但只冰水往复,便已数月,我你朝夕相依,恩情颇热,叫我此去,寂寞何堪?”那女子道:“郎君莫惊讶,我今日与郎暂离,不得不说,我非俗流,乃篷莱仙女,与君有宿缘,故来相就,我仙家出有入无,何入不到?郎但回去,妾自来陪郎。”帖木儿道:“我肉眼凡胎不识仙子,若得仙子垂怜,我在家中扫室相待,只是不可失约。”两个别了。帖木儿自收拾回家,见了母亲,自去收拾书房,焚了香,等俟仙子。却也还在似信不信边,正对灯把手支着腮,在那厢想,只见背后蔌蔌有似人脚步,回头时,那女子已搭着他肩,立在背后。帖木儿又惊又喜道:“真是仙子了,我小生真是天幸。”夜去明来。将次半月。帖木儿要对母亲说聘他,他道:“似此与你同宿,又何必聘?”帖木儿也就罢了。

奈是帖木儿是一个丰腻极伶俐的人,是这半个月,却也肌骨憔悴,神情恍惚,渐不是当时。这日母亲叫过伏侍的两个梅香,一个远岫,一个秋涛,道:“连日小相公怎么憔瘦了?莫不你们与他有些苟且?”远岫道:“我们是早晚不离奶奶身伴的,或者是这两个安童冶奴、逸奴。”那老夫人便叫这两安童道:“相公近来有些身体疲倦,敢是你两个引他有些不明白勾当么?”冶奴道:“相公自回家来,就不要我们在书房中歇宿,奶奶还体访里边人么?”两边都没个形迹,罢了。这晚远岫与秋涛道:“他怎道奶奶体访里边人,终不然是咱两个,我们去瞧这狗才,拿他奸。”秋涛道:“有心不在忙,相公与他的勾当,定在夜么?”远岫不听,先去了,不期安童也在那边缉探。先在书房里,见远岫来,道:“小滢妇儿,你来做甚的?”远岫道:“来瞧你,你这小没廉耻,你道外边歇,怎在这厢?”两个一句不成头,打将起来,惊得帖木儿也跑出房外,一顿嚷走开。远岫不见只环,在那厢寻,秋涛后到,说相公房里有灯,怎不拿来照。闯入房中。灯下端端严严坐着一个穿白的美人。这边远岫已寻着环,远在那厢你羞我,我羞你。秋涛道:“不消羞得,也不关我们事,也不关你们事,自有个人”,把灯递与冶奴道:“你送灯进相公房,就知道了。”帖木儿那里容他送灯,一顿狠都赶出来,他自关了门进去,道:“明日对奶奶说打。”远岫进去,奶奶问他:“为甚在书房争闹?”元岫道:“这两小厮诬了咱们,去拿他,两个果在相公房里,倒反来打我。”奶奶道:“果是这两奴才做甚事么?”秋涛道:“不是。”远岫脱了环,我去书房中拿灯。房里自有一个绝标致女人,坐在灯下。”奶奶道:“果然。”秋涛道:“我又不眼花,亲眼见的。”奶奶道:“这也是这两个奴才勾来的娼妇了。”次早帖木儿来见奶奶,奶奶道:“帖木儿,你昨房内那里来的娼妓?”帖木儿道:“没有。”秋涛道:“那穿着白背子的。”帖木儿知道赖不得了。道:“奶奶,这也不是娼妓,是个仙女,孩儿在庄上遇的,与孩儿结成夫妇,正要禀知母亲。”奶奶道:“这一定鬼怪了,你遇了仙女,这般模样。”帖木儿道:“他能出有入无。委是仙女。”奶奶道:“痴子,鬼怪也出有入无,你只教他去,我自寻一个门当户对女子与你。”帖木儿道:“我原与他约为夫妇的,怎生辞得?”奶奶:“我断不容。”这帖木儿着了迷,也不肯辞他,辞时也辞不去,着小厮守住了房门,他也不消等开门,已是在房里了,叫在房中相陪帖木儿。他已是在帐中,两个睡了,无法驱除,奶奶心焦,要请个法官和尚。帖木儿对女子道:“奶奶疑你是妖怪要行驱遣,如之奈何?”女子笑道:“郎君勿忧,任你通天法术,料奈何不得我,任他来。”先是一个和尚来房中念咒,他先撮去他僧帽,寻得僧帽,木鱼又不见了,寻东寻西,混了半日,只得走去。又接道士到得,不见了剑,正坐念经,一把剑却在颈项里插将下来,喜得是个钝,道士惊走了。似此十余日,反动街坊,没个驱除得他。巧遇着是刘伯温先生,为望天子气来到凤阳,闻得。道:“我会擒妖。”他家便留了饭。问是夜去明来,伯温叫帖木儿暂避,自在房中。帖木儿怕怕温占了女子,不肯。奶奶发作才去。伯温就坐在他床上,放下罗帷。将起更时,只见香风冉冉,呀地一声门响,走进一个美女来。

冰肌玉骨傲寒梅,淡淡霓裳不惹埃。

坐似雪山凝莹色,行时风送白云来。

除却眉发,无一处不白,他不见帖木儿在房中,竟到帐中道:“郎君你是身体疲倦,还是打熬精神?”不知伯温已做准备了,大喝一声道:“何方泼怪,敢在此魅人?”劈领一把揪住,按在地下,仗剑要砍下来。这女子一惊,早复了原身,是个白猴,口叫饶命。伯温道:“你山野之精,此地有城隍社令管辖,为何辄敢至此?”白猴道:“金陵有真主,诸神前往护持,故得乘机到来,大人正是他佐命功臣,望大人饶命,从此只在山林修养,再不敢作怪。”伯温道:“你这小小妖物,不足污我剑,饶你去,只不许在此一方。”白猴道:“即便离此,如再为祸,天雷诛殛。”伯温放了手,叩上几个头去了。次日,伯温对阿里不花妻道:“此妖乃一白猴,我已饶他死,再不来了。”赠与金帛不收,后来竟应了太祖聘,果然做了功臣。这猴迳逃往山东,又近东岳,只得转入北京地方,河间中条山藏身。奈是每三年遇送张天师入觐,一路除妖捉怪,毕竟又要躲到别处。他道不是了期。却生一计,要弄张真人,竟摇身一变,变作一个老妇人。

一身卷曲恰如弓,白发萧疏霜里蓬,

两耳轰雷惊不醒,双眸时怯晓来风。

持着一根拐棒乞食市上。市人见年老,也都怜他。他与人说些劝人学好,诫人为非的说话;还说些休咎,道这件事该做,好;这件事不该做,有祸。这病医得,不妨;这病便医也不愈。先时人还道他偶然,到后来,十句九应。胜是市上这些讨口气,踏脚影课命先生。一到市上人就围住了,向他问事,他就捣鬼道:“我曾得军师刘伯温数学,善知过去、未来。”人人都称他是圣姑。就有一个好事的客店,姓钦名信,请在家里,是待父母一般供养他。要借他来获利。一日,对钦信道:“今是有一位贵人,姓陈,来你家歇,我日后有事求他,你可待厚款待。”果然这家子洒扫客房,整治饮食等候。将次晚了,却见一乘骡轿,三匹骡子,随着到他家来下,去是庐州府桐城县一个新举人,姓陈号骝山,年纪不及三十岁。这钦信便走到轿边道:“陈相公里边下。”陈骝山便下了轿,走进他家,只见客房一发精洁得紧。到掌灯,听道请陈相公吃晚饭。到客座时,主人自来相陪。先摆下一个攒匾儿,随后果子肴馔摆列一桌,甚是齐备。陈骝山想道:一路来客店是口里般般有,家中件件无。来到镇上,拦住马道:“相公我家下吃的肥鹅、嫩鸡、鲜鱼猪肉,黄酒,烧酒都有。及至到他家,一件也讨不出,怎这家将我盛款?莫不有些先兆?便问主家姓,主家道:“小人姓钦,外面招牌上写的‘钦仰楼安寓客商,’就是在下了。”陈骝山道:“学生偶尔侥幸,也是初来,并未相识,怎老丈知我姓,又这等厚款?”钦仰楼道:“小人愚人,也不知。家下有一位老婆婆,敝地称他做圣姑,他能知过去未来,不须占卜,晓得人荣枯生死。早间吩咐小人道:‘今日有一位贵人陈骝山到此,你可迎接。’故此小人整备伺候。”陈骝山道:“有这等事,是个仙子,可容见么?”钦仰楼道:“相公要见,明早罢了。”次日陈骝山早早梳洗,去请见时,却走出一个婆婆来。

两耳尖而查,一发短而白。额角耸然踵,双腮削且凹。小小身躯瘦,轻轻行步怯。言语颇侏,惯将吉凶说。

那陈骝山上前深深作揖道:“老神仙,学生不知神仙在此,失于请教,不知此行可得显荣么?”圣姑道:“先生功名显达,此去会试,当得会试第一百八十二名,殿试三甲一百一名,选楚中县令,此合再说。”陈骝山欢喜,辞了圣姑,厚酬主人,上路。

白发朱颜女□□,等闲一语指平川,

从今顿作看花想,春日天街快着鞭。

一路进京,投文应试。到揭晓这日,报人来报,果是一百八十二名,骝山好不称奇;到殿试,又是三甲一百一名。在礼部观政了三个月叙选,却得湖广武昌府江夏县知县。过后自去送圣姑的礼。相见,问向后荣枯。圣姑道:“先生好去做官,四年之后又与先生相见,当行取作御史,在福建道。若差出时千万来见我。我有事相烦你。”骝山便应了,相辞到家祭祖,择日上任。

一到任,倒也是个老在行,厚礼奉承上司,体面去结交乡宦,小惠去待秀才,假清去御百姓。每遇上司生日,节礼,毕竟整齐去送。凡有批发一纸,毕竟三四个罪选上十余两银子,乡官来讲分上,心里不听,却做口头人情,道这事该问甚罪?该打多少?某爷讲改甚罪,饶打多少?端只依律问拟。那乡官落得撮银子,秀才最难结,一有不合,造谣言,投揭帖,最可恨他时偿有月考、季考,厚去供给,婚丧有助,来说料不敢来说大事,若小事委是切己,竟听他:不切己的,也还他一个体面。百姓来告状,愿和的竟自与和,看是小事,出作不起的,三、五石谷也污名头,竟立案免供。其余事小的,打几下逐出,免供,人人都道清廉,不要钱。不知拿着大事是个富家,率性诈他千百,这叫“削高堆”,人也不觉得。二三衙日逐收他的礼,每一告状日期,也批发几张相验、踏勘,也时常差委,闲时也与他吃酒,上司前又肯为他遮蔽,衙门中吏书门皂,但不许他生事诈钱,坏法作弊。他身在县中服役,也使他得骗两分书写钱、差使钱。至于钱粮没有拖欠词讼,没有未完,精明与浑厚并行,自上而下,那一个不称扬赞诵?巡抚荐举是首荐,巡按御史也是首荐。四年半,适值朝觐历俸已合了格,竟留部考选。这也是部议定的,卷子未曾交完,某人科,某人道,某人吏部,少不得也有一个同知之类。他却考了个试御史,在福建道。先一差巡视西城,二差是巡视十库。差完,部院考察毕,复题他巡按江西。命下出京,记得圣姑曾有言,要他出差时相见,便顺路来见圣姑,送些京绢、息香之类。那圣姑越齐整:

肌同白雪雪争白,发映红颜颜更红,

疑是西池老王母,乘风飞落白云中。

相见之时,那圣姑抓耳挠腮,十分欢喜道:“陈大人,我当日预知你有这一差,约你相会,大意大人能不失信。”一个出差的御史,那有个不奉承的,钦仰楼大开筵席,自己不敢陪,是圣姑奉陪。圣姑道:“大人巡按江西,龙虎山、张天师也是你辖下,你说也没个不依。尝见如今这千念佛的老妇人,他衣服上都去讨一颗三宝印,我想这些不过是和尚胡说的,当得甚么?闻道天师府里有一颗玉印,他这个说是个至宝,搭在衣服上须是不同。我年老常多惊恐,要得他这颗印镇压,只是大人去说他不敢不依,怕是大人忘了。”陈御史道:“既蒙见托,自必印来。”圣姑道:“大人千万要他玉印,若寻常符录上边的也没帐。”陈代巡道:“我闻得。大凡差在江西的,张真人都把符录作人事。我如今待行事毕,亲往拜他,着他用印便了。”圣姑道:“若得大人如此用心,我不胜感激。”自去取出一个白绫手帕来:

莹然雪色映朝暾,机抒应教出帝孙。

组凤翩翩疑欲舞,缀花灼灼似将翻。

好个手帕,双手递与陈御史道:“只在这帕上求他一粒印。”陈御史将来收了。辞别到家,择日赴任。来到江西,巡历这南昌、饶州、广信、南康、九江、建昌、袁州、赣州、临江、瑞州、抚州等府。每府都去考察官吏,审录狱囚,观风生员,看城阅躁,捉拿土豪,旌表节孝,然后拜在府乡官,来到广信府,也循例做了这事。拜谒时因见张真人名帖,想起圣姑所托之事,道:“我几忘了。先发了帖子到张真人府去,道代巡来拜。”然后自己在衙取了这白绫手帕来,问张真人乞印。人役迳往龙虎山发道,只见一路来:

山宿晓烟青,飞泉破翠屏。

野禽来逸调,林萼散余馨。

已觉尘襟涤,还令俗梦醒。

丹丘在人世,到此俗忘形。

来至上清宫,这些提点都出来迎接,张真人也冠带奉迎。这张真人虽系是个膏梁子弟,却有家传符录,素习法术。望见陈御史,便道:“不敢唐突,老大人何以妖气甚浓?”陈御史却也愕然,坐定献了茶,叙些寒温。陈御史道:“学生此来专意请教,一来更有所求,老母年垂八十,寝睡不宁,赏恐邪魔为崇,闻真人有玉印,可以伏魔,乞见惠一粒,这不特老母感德。”因在袖子里拿出白绫汗巾送与真人,道:“此上乞与一印。”真人接了反复一看,笑道:“适才所云妖气,正在此上,此岂是令堂老夫人之物。”陈御史见他识货,也不敢回言。真人道:“此帕老大人视之似一个帕,实乃千年老白猴之皮变成,以愚大人,并愚学生的。此猴历世已久,神通已大,然终是一个妖物。若得了下官一印,即出入天门,无人敢拘止了。这猴造恶已久,设谋更深,不可不治。”陈御史道:“真人既知其诈,不与印便是,何必治之?”真人略有些叱咤之声,只见空中已闪一天神:

头戴束发冠,金光耀日;身穿绣罗袍,彩色飘霞。威风凛凛似哪吒,怪物见时惊怕。

天师道:“河间有一妖猿为祟,汝往擒之。”天神喏喏连声而去。此时白猿还作个老妇在钦家谭休说咎,不提防天神半风半雾迳赶人来,一把抓住,不及舒展。这一会倒叫陈御史不安,道此帕出一老妇人,他在河间也未尝为害,不意真人以此督过。须臾,早听得一声响亮,半空中坠下一个物件来:

两眼辉辉喷火光,一身雪色起寒芒。

看来不是人间物,疑是遐方贡白狼。

睁着两眼道:“骝山害我!”又道:“骝山救我!”望着天师只是叩头,说:“小畜自刘伯温军师释放,便已改过自新,并不敢再行作恶,求天师饶命。”陈御史也立起身为他讨饶道:“若真人今日杀他,是他就学生求福,反因学生得祸了。”真人道:“人禽路殊,此怪以猴而混于人中,恣言休咎,漏泄天机。今复欲漏下官之印,其意叵测,就是今日下官欲为大人赦之,他前日乞命于刘伯温时,已有誓在先,天不肯赦了。”言尚未已,忽听一声霹雳,起自天半。屋宇都震,白猴头颅粉碎,已死于阶下:

山鬼技有限,浪敢肆炫惑。

唯余不死魂,□□空林哭。

细看绫帕,果是一白猴皮。陈御史命从人葬此猴。后至河间钦仰楼来见,问及,道:“一日旋风忽起,卷入室中,已不见圣姑,想是仙去了。”问他日期,正是拜天师这日。就此见张真人的道法世传,果能摄伏妖邪。这妖邪不揣自己力量,妄行希冀,适足以杀其躯而已矣。

【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