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可笑的拉巴达什
  道路再转一个弯,他们便出了树林;越过苍翠的连片草地,就望得见安瓦德的城堡了。城堡的背后是高高的、林木森森的山脊,给它挡住了北风。城堡很古老,用暖红棕色石头砌成。
  他们还没有走到城门口,国王伦恩就出来迎接他们了,看上去压根儿不像阿拉维斯心目中的国王,竟穿着旧衣服中最旧的衣服哩;因为他刚带着他的猎人们巡视他的养狗场回来,才歇一歇洗洗他那碰过狗儿的手。但他搀着阿拉维斯的手向她鞠躬致意时,其风度之庄严堂皇,就足以表明他是个皇帝了。
  “小姐,”他说,”我们由衷地欢迎你。如果我亲爱的妻子还健在,我们能让你更加兴高采烈,但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我感到惋惜:你遭到了不幸,被令尊逐出家庭,这对你必然是件伤心事。我的儿子科奥跟我讲过你们一起经历的惊险事件和你的种种勇敢的行为。”
  “一切勇敢的行为都是他干出来的,陛下,”阿拉维斯说道,”他还冲到一头狮子跟前去救我哩。”
  “啊,那是怎么一回事?”国王伦恩说,面露喜色,”那段故事我没听他说过呀。”
  于是阿拉维斯便讲了这段故事。科奥原是很想让人知道这故事的,尽管他觉得不好意思由他自己讲出来;听她讲时,他却并不像原来期待的那样欣赏这件事了,倒觉得愚蠢可笑。可他的父亲确实十分欣赏,在接连几个星期里一直讲给许多人听,弄得科奥但愿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国王随即转向赫温和布里,对待它们像对待阿拉维斯一样客气,问起它们许多问题:它们的家庭,被俘之前住在纳尼亚的什么地方。马儿们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因为它们还不习惯于人们平等地跟它们说话——当然是指大人们。对阿拉维斯和科奥这样的孩子,它们倒不拘束。
  露茜女王不久从城堡里出来,跟他们待在一起,国王伦恩对阿拉维斯说,”我亲爱的,我们家的一位可爱的朋友来了,她已经在关心你那居室的安排;由她经管,要比由我来办好得多。”
  “你愿意来看看吗?”露茜亲吻阿拉维斯,说道。她们立刻互相喜欢起对方来了,不久就一同走开去,谈起阿拉维斯的寝室和梳妆室,谈起要给阿拉维斯穿的衣服,以及姑娘们在这种场合总要谈起的诸如此类的事情。
  他们在阳台上吃午饭(冷盘杂鸟、冷盘野味馅饼、酒、面包、干酪),饭后,国王伦恩皱皱眉头,叹了一口气,说道:”嗨!我的朋友们,我们手里还有个丑角拉巴达什,必须决定如何处理他才好。”
  露茜正坐在国王的右边,阿拉维斯坐在他的左边。国王爱德蒙坐在桌子的一头,达兰勋爵坐在面对他的另一头。达尔、珀里丹、科奥、科林都坐在国王的同一边。
  “陛下完全有权利砍掉他的脑袋,”珀里丹说,”他进行这样的突然袭击,就把他自己放到跟刺客相同的地位上了。”
  “这是十分确实的,”爱德蒙说,”但即使是奸细也可以改过。我就认识一个改邪归正的奸细。”他显得深思熟虑。"
  “杀掉拉巴达什就接近于向蒂斯罗克挑动战争。”达兰说道。
  “蒂斯罗克算什么,”国王伦恩说道,”他的力量在于人多势众,而人多就永远穿越不了大沙漠。但我没有冷酷地杀人的心肠,哪怕他是个奸细。在战场上砍断他的喉管我倒十分心安理得:但这是截然不同的。”
  “我的建议是,”露茜说,”陛下再给他一次考验。可以放他自由回去,如果他作出严格的承诺,保证将来光明磊落,公平待人。说不定他会信守诺言的。”
  “妹妹,也许无尾猿会变得诚实的吧。”爱德蒙说,”不过,凭狮子起誓,如果他再破坏诺言,那么到那时,我们任何人都可以在干净利落的战争中砍掉他的脑袋。”
  “试试看吧,”国王说,然后吩咐侍从道,”朋友,把俘虏带上来。”
  戴着铁链的拉巴达什给带了上来。瞧瞧他的模样,任何人都会猜想他是在一个喧闹的地牢里过了一夜,既没有食物,又没有水喝;事实上他却是给关在一个十分舒服的房间里,供他吃的伙食也十分精美。但因为他生气得非常厉害,晚饭一点也不肯吃,又整夜顿足、吼叫、咒骂,现在看上去自然不是他最好的模样儿了。
  “无需多说,殿下也知道,”国王伦恩说道,”根据国家的法律,根据审慎的政策的种种理由,我们有权要求砍掉你的脑袋,正如一个人有权处置另一个不共戴天的敌人一样。然而,考虑到你年纪还轻,天性粗暴,缺少各种教养和礼貌,凡此无疑都是在一个暴君和奴隶的国度里沾染上的恶习,我们倾向于不加害于你,释放你回家,条件是:第一……”
  “我咒骂你这野蛮的狗东西!“拉巴达什唾沫四溅地嚷嚷道,”你以为我会听你的条件吗?呸!你大谈天性和其他不知所云的话。对一个用链条束缚着的人说这种话是容易的,哼!解开这些该死的链条,给我一把剑,那时,你们哪一个敢来和我辩论!”
  几乎所有的王子贵族都跳了起来,科林大声叫道:
  “父王!我能揍他吗?行吗?”
  “安静下来!陛下,各位王子贵族!”国王伦恩说道,”难道我们没有涵养到如此地步,一个混蛋的辱骂就把我们激怒了?坐下,科林,不然你就离开桌子吧。我再次要求殿下仔细听听我们的条件。”
  “我不听外邦人和术士提出的条件,”拉巴达什说道,”你们没有一个人敢碰我脑袋上的一根头发,你们对我的种种侮辱,将要用纳尼亚人和阿钦兰人的血海来偿还,蒂斯罗克的报复是可怕的,哪怕现在也是可怕的。如果杀了我,那么,在北方土地上的焚烧和折磨之灾,将成为今后一千年震惊世界的故事。小心!小心!小心!小心塔什神的雷霆从天上打下来!”
  “雷霆会中途在钩子上钩住吗?”科林问道。
  “你太不像话了,科林,”国王说,”永远别取笑奚落人,除非对方比你强大;对方比你强时,那就悉听尊便了。”
  “你这愚蠢的拉巴达什啊。”露茜叹息道。
  接下来的刹那间,科奥心中纳罕:为什么坐在桌子旁的所有人都站起来了,而且都一动也不动地站在那儿。当然,他自己也站起来了。这时他才明白了其中的缘故。阿斯兰跟他们在一起,虽然没有一个人看见它进来。狮子巨大的躯体在拉巴达什和谴责他的人们之间轻轻地来回踱步时,拉巴达什吃了一惊。
  “拉巴达尔,”阿斯兰说道,”别掉以轻心了。你的厄运近在眼前,但你仍旧可以避免厄运的。忘掉你的骄傲(你有什么可骄傲的?),忘掉你的愤怒(有谁损害你来着?),接受这些善良的国王们的怜悯慈悲吧。”
  拉巴达什这时转动眼珠,张开嘴巴,像鲨鱼似的发出可怕而沉闷的露齿狞笑,上下摆动着耳朵(如果肯费工夫,任何人都能学会的)。从前在卡乐门他这一套总是很奏效的。他做这鬼脸时,最勇敢的人发抖,普普通通的人倒在地上,神经过敏的人往往昏厥过去。然而拉巴达什不曾认识到的事实是:老百姓知道,你只要下个命令便可立刻把他们活活煮死,要吓唬他们自然是容易的。在阿钦兰,扮鬼脸看来压根儿不惊人;事实上,露茜只觉得拉巴达什大概快要生病了。
  “魔鬼!魔鬼!魔鬼!”王子尖声叫道,”我知道你。你是纳尼亚的邪恶的魔王。你是众神的仇敌。可怕的幽灵,叫你知道我是谁吧。我是毫不宽容、不可抗拒的塔什神的后裔。塔什神的诅咒落在你头上。蝎子形的闪电将像雨点般打在你身上。纳尼亚的火山将化为尘土……”
  “留点儿神,拉巴达什,”阿斯兰平静地说道,”厄运如今更逼近了,厄运就在门外,厄运拔掉门闩了。”
  “让天塌下来吧,”拉巴达什尖声叫道,”让地裂开来吧!让血与火湮没这世界吧!但是我管保决不断念、罢休,我一定要揪住那狗东西的女儿,揪住那外邦女王的头发,把她拖到我的王宫里去……”
  “时辰到了。”阿斯兰说道,拉巴达什看到人人都开始哈哈大笑,心里惶恐之至。
  他们没法儿不笑。拉巴达什一直在上下摆动着耳朵,阿斯兰刚说”时辰到了”,那双耳朵便开始变化。耳朵愈变愈长、愈尖,不久耳朵上又长满了灰色的毛。大伙正琢磨着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这样的耳朵时,拉巴达什的脸也开始变化了。脸变得长了,顶上变厚了,眼睛变大了,鼻子陷进脸蛋里去了(不然的话,就是脸鼓出来了,变成全是鼻子了),脸上到处都是毛。他的胳膊变长,在前边儿垂了下来,直至双手碰到地面:不过现在不是手了,而是蹄子了。他四脚落地站在那儿,他身上的衣服也消失了,人人哈哈大笑,愈笑愈响(他们不由自主地要笑),因为当初的拉巴达什如今干干脆脆地变成一头驴子。可怕的是,他那人的语言比他那人的形体仅仅多保留了一会儿时间,当他认识到他身上所发生的变化时,他叫喊道:
  “啊,不要变成一头驴子!可怜可怜吧。哪怕是变成一匹马——哪怕是——匹马——嗯—啊—霍—伊赫—奥赫,伊赫—奥赫。”语言便消失在驴叫声里了。
  “拉巴达什,你听着。”阿斯兰说道,”公正的审判里将包含着大慈大悲。你将来不会永远是头驴子的。”
  阿斯兰说这话的过程中,驴子把它的耳朵向前扭过来静听——这副形状也十分可笑,大家越发哈哈大笑了。他们竭力克制,可是克制不了。
  “你曾诉之于塔什神,”阿斯兰说道,”你将在塔什神的神庙里得到康复。今年伟大的秋节里,你必须站在塔什班城塔什神的祭台跟前,当着全部塔什班人的面,你那驴子的形体将从你身上脱落,大家都将认出你就是王子拉巴达什。然而,在你活着的时候,如果你走到离塔什班城伟大神庙十英里之外的地方,你就会立刻重新变成你现在那副模样。若你第二次变成驴子,那就万劫不复了。”
  短短的一阵寂静,然后他们都动弹起来了,你看我我看你,倒像刚从睡梦中醒来似的。阿斯兰走了。但空中草上留有一道光华,他们的心里留有一股欢欣,凡此都向他们保证阿斯兰可不是梦幻;而且,无论如何,他们眼前就有一头驴子。
  国王伦恩是男子汉中最为慈悲心肠的,眼见他的敌人处于这种懊悔不迭的境地,他把愤怒全都忘记了。
  “殿下,”他说道,”事情弄到这般极端的地步,我确实深感遗憾。殿下亲眼目睹,这一点儿也不是我们搞出来的。我们当然乐于提供船只,送殿下回塔什班去,按照阿斯兰的处方,求得康复。殿下将得到眼前你的处境所容许的各种舒舒服服的招待:最好的装载牲口的船——最新鲜的胡萝卜和野蓟……”
  但震耳欲聋的一声驴叫,以及瞄准警卫的狠狠一脚,清清楚楚地证明:这些好心的优待,对方可毫不领情。’
  这儿,为了不再提到他,我还是把拉巴达什的故事讲完为好。他(或是它)被及时用船送回塔什班城,并在伟大的秋节被送进塔什神的神庙,于是重新变成了一个人。当然有四五千人亲眼目睹了他的这一变化,这件事就没法儿秘而不宣了。老蒂斯罗克去世了,拉巴达什便代替他做了蒂斯罗克,他变成了有史以来卡乐门最和平的蒂斯罗克。这是因为他不敢跑到离塔什班城十英里以外的地方;他就没法儿亲自参加战争,而他又不愿意让他手下的泰坎们在损害他权势的条件下从战争中获得声誉,因为蒂斯罗克们都是这样被推翻的。但尽管他的动机是自私自利的,却使卡乐门周围的小国家日子过得舒服多了。他自己的老百姓可从来没有忘记他曾经是一头驴子。在他统治期间,当着他的面,人们称他为”和平缔造者”,但在他死后以及在他背后,人们称他为”可笑的拉巴达什”,如果你在一本优秀的《卡乐门史》里(不妨到地方图书馆去找一下)查找他的事迹,你就会发现他是被列在”可笑的拉巴达什”那个条目下的。直到今天,在卡乐门的学校里,如果你做了什么异乎寻常地愚蠢的事情,你就很可能被称为”第二个拉巴达什”。
  在此期间,在安瓦德城里人人都十分高兴,拉巴达什已经遣送回去了,城里真正的赏心乐事便开始了。那是个盛大的宴会,当天晚上在城堡前的草坪上举行,张着几十盏灯,灯光同月光互相映辉。酒像水一样流淌。人们讲着故事,说着笑话,然后是一片寂静,国王的诗人带着两个提琴手走进人们围成的圈子中央。阿拉维斯和科奥原是准备忍受沉闷无聊的,因为他们懂得的诗篇不过是卡乐门的那种诗歌,而现在才知道诗歌是什么玩艺儿了。但提琴刚演奏开头的曲调,就仿佛有个火箭飞进了他们的头脑里,诗人唱着伟大的古老歌谣,关于漂亮的奥尔文的歌谣,关于他怎样和巨人皮尔作战,把巨人变成了石头(这就是皮尔峰的来历——一个生着两个脑袋的巨人),并且赢得莉尔恩小姐做他的新娘。歌谣唱完时,他们真希望诗人重新再唱一遍。布里虽然不会唱,却讲了扎林德雷之战的故事。露茜又讲了大衣柜以及她和国王爱德蒙、女王苏珊以及至尊王彼得最初进入纳尼亚的故事。除开阿拉维斯和科奥,他们大家都听她讲过好几遍了,但他们都想再听一遍。
  不久,国王伦恩说话了,他迟早总要说的:该是年轻人上床睡觉的时候了。”明天,科奥,”他补充道,”你要同我一起去视察所有的城堡,瞧瞧城堡的状况,判明它的一切力量和弱点:因为我离开人世的时候,城堡就属于你、由你来保卫了。”
  “但父王,那时科林就是国王了。”
  “不,孩子,”国王伦恩说道,”你是我的继承人。王冠要传给你的。”
  “但我不要王冠,”科奥说,”我倒宁可……”
  “这不是你要不要的问题,科奥,也不是我要不要的问题。这是法律所规定的。”
  “但如果我们是孪生兄弟,我们必定是同年的啊。”
  “不然,”国王哈哈笑着说道,”必定有一个先生出来的。你是科林的哥哥,比他早生足足三十分钟。你也比他好,让我们希望如此,尽管那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优势。”他瞧着科林,眼睛里闪闪发亮。
  “但父王,你不能让你所喜欢的儿子做下一任国王吗?”
  “不能。国王是受法律制约的,因为规定他做国王的是法律。国王无权脱离王冠,正如哨兵无权脱离岗位一样。”
  “天啊,”科奥说,”我压根儿不要做国王。科林呀——我万分诚惶诚恐地感到抱歉,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的出现,会把你从你的王国里排挤出去啊。”
  “乌拉!乌拉!,”科林说道,”我不用做国王了,我不用做国王了。我将永远做个王子。做王子最开心最好玩。”
  “科奥啊,你兄弟只知道玩儿,更正确的道理是,”国王伦恩说,”做一个国王,就是意味着在每次拼命的战斗中身先士卒,在每次亡命的退却中沉着殿后,国土上出现饥馑的时候(歉收的年头必定时常要闹饥荒的),倒要衣服穿得好一点,对着不够吃饱的饭食,也要比你国土上任何人笑得更响亮。”
  两个孩子到楼上去睡觉时,科奥又问科林,这事是否就这么定了,就毫无办法可想了。科林说:
  “如果你再提到这件事,我就——我就把你打倒在地。”
  故事结束时最好交代一下:从此以后,两兄弟之间就永远再也没有什么意见分歧了;但我担心这样讲是不确实的。事实上他们俩时常吵架打架,就像任何两个孩子一样,而他俩的打架(如果真的打起来了),结果总是科奥被打倒在地。他们俩长大成人时,都成了武士,虽然科奥在战斗中是更加凶猛的,然而,作为拳击手,科奥也好,北方各国里的任何英雄好汉也好,都不能同科林媲美。他便是如此这般获得了”霹雳拳击手科林”的美名的,便是如此这般压倒了暴风雨峰”堕落的熊”,建立了巨大功勋的。它原来确实是头会说人话的熊,后来却倒退到野熊的习性和习惯中去了。在山中积雪的一个冬日里,科林攀登暴风雨峰纳尼亚一侧,走到熊窝那儿,计时器也不带,挥拳猛击那熊三十三个回合。打到后来,那熊眼睛发黑,看也没法儿看了,是那熊又被改变过来了。
  阿拉维斯和科奥也吵了许多架(我担心甚至打过架哩),但他们总是又言归于好。好几年以后,他们都长大成人了,他们还是习惯于吵架又重新和好,所以他们干脆就结了婚,以求吵了又和好起来更加方便。国王伦恩去世后,他们便成了阿钦兰优秀的国王和王后;他俩所生的儿子伟大的拉姆,是阿钦兰历代国王中最著名的。布里和赫温都在纳尼亚幸福地活到了高龄,都结婚了,但它们并未结为夫妇。往往隔不了几个月,它们之中的一个或它们两个,总要小跑着经过关隘,来拜访它们的在安瓦德的老朋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