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尾声
  炼化核心的爆炸完全达成了萨伦想要的结果。恐慌与混乱在工厂蔓延,警报声驱使人们向紧急出口涌去,疯狂地想要逃离大毁灭的爆炸。每个人都在向外跑,他却逆着人流向里面冲杀了进去。绝大部分人对他视而不见,只顾着自己逃命要紧。
  萨伦必须快速行动。他引爆的炸药只是一连串爆炸的开始,爆炸会引发矿石冶炼炉过热。冶炼炉爆炸以后,处理核心中的所有机器设备都将葬身于火海。涡轮机和发电机将过载,再引发一系列爆炸,最终会将整个工厂变成一片火海。
  他的眼睛扫过人群,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一小群蓝太阳佣兵,这几个人全副武装,成一个小队集体行动。就像他一样,他们也在向工厂深处走去。
  萨伦要做的只是跟着他们。
  “我们还在等什么?”钱博士高声叫道,已经歇斯底里。他拿着一个小小的金属箱,疯狂地在伊丹眼前挥动。金属箱内部是一个小小的闪盘,存储了他们这个项目中的全部信息,“我们现在手里有所需要的一切信息,快走吧!”
  “还不能走,”巴塔瑞人说道,想要保持镇定。警笛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他几乎听不见自己在说些什么,“我们要等到保镖过来。”伊丹知道冶炼核心的爆炸绝非偶然,他绝不会盲目向外奔,一头撞进陷阱。没有保镖,他绝不出去。
  “这两个保镖怎么样?”钱博士喊道。指着房间门口两个紧张的雇佣兵。自从袭击西顿开始,钱博士就一直待在这个小屋里面。
  “这两个人不够。”伊丹回答道,“我不能冒风险。我们要等到剩下的人……”
  他的话被门外激烈的交火声音打断了,枪火混着警卫的叫喊声和尖利的警报声,接下来又是一阵短短的沉默。一个陌生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你的保镖真没用。”全副武装的突锐人说道。
  虽然伊丹以前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个人,却立即认出了他是谁。“我知道你,”他说道,“幽灵特工,萨伦。”
  “这是你干的!”钱博士尖叫道,用颤抖的手指指着萨伦,“这都是你的错!”
  “你现在打算把我们都干掉吗?”伊丹问道。令人吃惊的是,他一点都不害怕,好像他早就知道此刻一定会到来。最后的时刻终于来临,伊丹倒是感到一阵奇怪的安宁。
  但是突锐人没有把他们都杀掉。相反,他问了一个问题:“你在西顿研究些什么?”
  “什么也没有研究!”钱博士高声喊道,死死抓住手中的金属箱护在胸前,“这是我们的!”
  伊丹读懂了萨伦眼中的神情。他所有的财富都来自于那种神情:饥渴、欲望、对占有的强烈渴望。
  “你知道的。”他轻声说道,意识到了目前的事实,“不是所有的东西。但是对你想知道的内容来说,足够了。”一抹微笑滑上了他的嘴角。伊丹还有机会逃出生天。
  “你闭嘴!”钱博士向伊丹喊道,“他会从我们这里抢走的!”
  “我不这么认为。”伊丹回答道。与其说是回答钱博士,倒不如说是给萨伦听,“我们拥有他所需要的东西。他需要我们活下去。”
  “不需要你们两个都活着。”萨伦警告道。
  萨伦话中的一些东西刺穿了钱博士疯狂的面纱。“你需要的是我!”钱博士以少见的明晰思维说道。他的声音飞快,绝望而恐怖。然而,无从得知他是因为怕死还是因为担心失去继续疯狂研究的机会,“没有我,你就永远无法理解正在研究的项目,你们永远无法知道如何才能释放出他们的威力,我是项目的核心!”
  萨伦举起了手枪,直指着这个胡言乱语的人类,头却偏向了伊丹。
  “他说的是真的吗?”萨伦问巴塔瑞人。
  伊丹耸了耸肩膀:“我们有他所有研究成果的备份,而且我也有一支听命于我的研究队伍。钱博士是个天才,但是他现在已经……神智不清了。我觉得现在是时候该替换他了。”
  伊丹还没说完这些话,萨伦的枪就响了。钱博士的前额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血洞,身体一硬,僵僵地向后倒下去。金属箱从他的手中滑落,吭啷一声砸到地板上,但里面的闪盘存储器却由于良好衬垫的保护而毫发未损。
  “你呢?”幽灵特工问道,手枪指着巴塔瑞人。
  伊丹意识到自己再没有活下去的机会时,已经镇定地向命运投降了。现在他又看到了一丝活下去的期望,指着他的枪口反而让他不寒而栗。
  “我知道那个东西在哪里。”他说道,“如果没有我的帮助,你怎么才能找到它呢?”
  萨伦朝金属箱点了点头:“也许那个箱子里有些东西会告诉我需要知道的情报。”
  “我……我有足够的资源。”伊丹结结巴巴地说道,想要找出另外一个理由,从对手的枪下逃命,“人力,权力,金钱。这个项目需要天文数字的资金。如果你杀了我,你怎么有钱去研究?”
  “你不是唯一一个有钱有影响力的人,”突锐人提醒伊丹,“我甚至不用离开天连地区就可以找到另外的财主。”
  “想想我为这个项目投入了多少时间和精力!”伊丹爆发道,“杀了我,你就要一切从头开始!”
  萨伦没有说话,头微微偏向一边,好像在考虑巴塔瑞人刚才的话。
  “你根本不知道这个东西能干什么。”伊丹继续说道,“银河系以前根本没有见过类似的科技。就算你有了钱博士的文档,也不可能找到人再涉足这个领域,把项目重新建立起来。”
  “我从一开始就卷入了这个项目。我对我们正在做些什么有着根本的了解。银河系里没有其他的人能给你提供这样的条件。”
  从突锐人的表情里看,他显然已经被伊丹的演说说动心了。
  “如果你杀了我,你失去的不仅仅是我的物质后盾,你还失去了我的经验。你也许能找到什么其他的人资助这个项目,但是这个过程需要时间。如果你杀了我,你得从头开始——你不会因为开枪杀了我的满足感而失去我三年以来的基础工作。”
  “我不在意多等几年,”萨伦回答的同时扣动了扳机,“我是个很有耐心的人。”
  第二次爆炸发生的时候,卡莉与安德森还在炼化厂的主楼里。先是炼化核心附近的矿石熔炉罐发生了爆炸,整整一锅炉的灼热岩浆从厂房的心脏地带喷涌而出,直射上三百米的高空,熔岩火柱像蘑菇一样从地上钻出来,四处流动,照亮了夜空,把半公里范围之内的一切化成灼热的红色地狱。
  “快跑!”安德森高声喊道,想要让声音穿过凄厉的警报声。工厂已经被两次爆炸破坏得不成样子,而且至少肯定会还有两次爆炸,“我们要赶在熔岩漫到这里之前离开这儿!”
  安德森在前面跑,一只手端着突击步枪,另外一只手抓着卡莉的手腕。年轻虚弱的女人勉强跟上安德森的脚步。他们跑到了工厂大楼前面,向防护网拼命跑去。上尉扫视着身前身后的整个区域,看有没有什么迹象显示有人追踪上来。
  “我的天哪!”卡莉惊叫道,脚步不由得停了下来,安德森也不得不停下脚步。安德森回头一看,发现卡莉正凝眸望着远处。安德森顺着卡莉的目光看过去,心中默默地叫了一声上帝。
  整个工厂的居住区现在也已经化成了一片火海。拜炼化厂厂房的墙壁和屋顶所阻挡,这两个人没有被矿石岩浆的洪流所淹没。工厂外面的人——居住区的男人、女人和小孩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每栋建筑似乎都着了火,一道凶猛的橙色火墙把他们都挡在中间。
  “我们过不了那道火墙。”卡莉说道,一屁股坐到地上,筋疲力尽,无力再动。
  又是一次惊天动地的爆炸,工厂被撼得晃了几晃。安德森再一回头,工厂现在也已变成火海。火焰照耀之下,安德森透过窗户看到黑烟从火堆上空升起——这是坍塌所引发的化学毒云。
  “不能放弃!”安德森高声喊道,抓起卡莉的肩膀让她站了起来,“我们可以冲过去!”
  卡莉摇了摇头。安德森可以从卡莉的眼睛中看出端倪:自从西顿基地被袭击以来,一切的一切,她已经受够了。她已经失去了一切,她最后还是绝望地放弃了。
  “我不行了,我太累了。”她说道,又失落地坐下,“别理我,把我放在这儿吧。”
  安德森没法抱着她离开这里,他们要走的路太长了。如果把卡莉背到背上,安德森又恐怕自己无法快速移动通过已经被火焰吞没的居住区,那样他们都会被烧死。
  卡莉参了军,但军方并没有让她在前线服役。她是一个动脑子的科学家。但是所有人类联盟的士兵都经过了基本的军事训练——在他们进入联盟之前,都要熬过几个月严苛而残酷的身体训练。他们在这套训练中要学习将自己的身体先推至极限,然后再推至极限之外。当他们的身体受到威胁,即将屈从于疲劳与困顿时,他们必须找出办法继续前进。他们必须打破阻碍自己前进的精神障碍,超越自己所能想象的限度。
  这是一项非常棒的训练,系统联盟军队中的每一名成员,不论男女都要经过同样的训练。训练将他们团结在一起,赋予他们力量。联盟士兵变成活生生的象征,用血与肉展示不屈不挠的人类精神。
  安德森知道,他现在必须唤醒卡莉的精神。“见鬼,桑德斯!”安德森向她吼道,“你现在竟敢离开我!你所属的作战单位正在行动,你他妈的现在必须站起来向前走!这是一个命令!”
  就像所有的优秀士兵一样,卡莉开始执行命令。她艰难地站了起来,开始慢慢地蹒跚着小跑着向前走了——她的精神告诉自己已经不行了,但她却强制自己向前走。安德森看卡莉向前走着,确保她不会突然倒下,然后也开始跟在卡莉后面,与卡莉迈着一样的步伐,穿过了前面建筑群中的烟雾、尖叫和火焰。
  工厂的居住区已变成一片地狱。火柱从火海中昂起头来,咆哮着吞噬着居住区。痛苦的哀嚎和恐惧的尖叫伴奏着火柱雷霆般的怒吼。从工厂深处传来的一次又一次的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不时打断这恐怖的不和谐乐章。
  油乎乎的黑云在屋顶上滚动,又随着火势从一栋房子蔓延到另外一栋房子,跳到地上,浓烟逐个吞噬了整个居住区。炙热的温度好像是个活物,揪住人们的臂膀,缠住人们的腿脚,经过人们的时候用自己的利爪把皮肤从身体上割下来。辛辣的烟雾像针一样刺着人们的眼睛,爬进人们的肺里,每一次呼吸都咳嗽不止。到处都是肉体燃烧的恶臭,让人恶心欲吐。
  尸体满大街都是,许多还是小孩子。有的遇难者被天上掉下来的岩浆雨沾上,被烫脱落的皮肤漂浮在自己已经熔化的血肉之上,冒着泡泡。其他屈死者的尸体一部分化成一缕青烟,另一部分因为肌肉收紧或被烧焦,卷曲成胎儿缩在子宫当中的形状,还有一些人被汹涌的逃命人流所踩倒,肢断体裂,烧焦成千奇百怪的形状,不自然地张开或拧弯。他们的脸被自己邻居的无数只脚踩得血肉模糊。
  饶是安德森已经打过多场战斗,经历大大小小的战役,无数次亲眼目睹战争的暴行,他却从来没有为眼前炼化厂的惨烈景象做好准备。但是安德森帮不了那些受害者,他们无能为力,自身难保,能做的只有埋头压身向前冲。
  绝望的逃亡中,卡莉脚下磕磕绊绊摔倒了好几次,每次都是安德森扶着她再一次勇敢地站起来,也许是奇迹,他们居然活着逃出了火地狱……他们正好及时赶到,看见萨伦把一个小小的金属箱扔进了汽车的后座。
  突锐人吃惊地看着他们两个,凭着身后工厂居住区的火光,安德森确信自己看清了幽灵特工正板着个脸。萨伦什么也没说,自己钻进了车,安德森这才想起来萨伦准备把他们甩在这里自己离开。
  “进来!”突锐人喊道。
  也许是因为萨伦看到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一把突击步枪。也许是他害怕其他人发现萨伦抛弃了他们两个。安德森并不在乎,他只是高兴幽灵特工等了他们一下。
  帮卡莉进车坐好,接着也把自己塞进车坐到卡莉身边。“伊丹呢?”发动机轰鸣,安德森问道。
  “死了。”
  “钱博士怎么样了?”卡莉也想知道。
  “他,一样。”
  萨伦启动了车,轮子卷起砾石,一溜烟走了。安德森靠在自己的座位上。他已筋疲力尽,根本没有去在意那个小金属箱子的事情。
  车子消失在了夜色当中,把死亡与毁灭的残酷一幕甩在身后,越来越远。
  安德森款步走出联盟驻神堡的大使馆。主席团区的阳光暖洋洋地照在他的脸上。他走下楼梯,踏上了绿色的草地。
  卡莉正在湖边等他。她坐在草地上,赤着脚,这样就能把脚浸在明澈的湖水中。安德森走过来,重重地在她身边坐下,甩掉自己的鞋子,也把脚浸泡到凉丝丝的水中。
  “哈哈,感觉真棒。”
  “这个会可开得够长的。”
  “我就担心你已等得不耐烦了。”
  “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可以做。”卡莉揶揄道,“我已经与大使会过面了。而且,我觉得我该在这儿逛逛。”她又极为认真地说道,“至少我欠你一个人情。”
  “你什么也不欠我的。”安德森回答道,两个人又陷入了一阵甜蜜的沉默当中。
  他们逃离卡马拉的炼化厂已有四天的时间。第一天的晚上,他们在太空港附近的一家医院度过,接受了烟雾吸入的治疗,排出了爆炸中可能散发到空气中的有毒气体,而卡莉接受了静脉注射,以治疗她在监禁过程中的严重脱水。
  第二天早上他们与联盟的特遣队代表会面:联盟士兵负责保护他们,而情报官员收集了他们的证词。然后他们被立即送往一艘等待好的联盟护卫舰,来到神堡。他们的报告和个人总结被呈送给相关职能人员:整整三天的会谈、听证和调查,以确定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及谁应该对此负责。
  安德森感觉高层所带来的震动可能要持续好几个月,甚至是好几个年头。但是随着他与大使在办公室会面结束,任务对他来说已经正式结束了。两个人的任务都结束了。
  自从那个地狱般的夜晚过去之后,这是他俩第一次有机会单独在一起。安德森想伸出臂膀搂着卡莉的肩膀,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得再近一些,但是安德森不知道卡莉会如何反应。他想说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说些什么为好。就这样,他们坐在那里,肩靠肩坐在湖边,什么也没有说。
  还是卡莉最后打破沉默:“大使说了些什么?”
  “问我想要些什么。”安德森叹息了一声,“理事会拒绝我成为一名幽灵特工的候选人。”
  “肯定是因为萨伦在背后捣你的鬼。”卡莉厌恶地说道。
  “他的报告里可没有说我的什么好话。他说我无视此次任务的真正目标,说我过早进入基地,惊动了雇佣兵,让他暴露了。他甚至把爆炸也栽到了我的头上。”
  “这都是撒谎!”卡莉愤怒地挥舞着拳头。
  “他还混了不少真话在里面,足够把谎言也搭车卖出去,”安德森提示道,“而且,人家是幽灵特工,他们的顶尖高手。你说理事会会相信谁?”
  “也许只是理事会找个理由将人类成员拒在幽灵特工大门之外,再一次逼退人类联盟。”
  “也许真的是这样。那就是格伊利该操心的事情了。”
  “他所发现的异星技术呢?”卡莉问道。
  “联盟有自己的专家研究来自西顿的文件,”安德森解释道,“一切都只是理论和猜想。他们甚至不能确定那里是否真有异星科技。”
  “那他们让我们研究些什么东西?”卡莉抗议道,“他们想要达成什么目标?”
  安德森耸耸肩:“他们说钱博士已经丧心病狂,用自己狂热的纯精神想象、怪异的声明还有虚假的承诺套牢了伊丹。联盟科学家还认为他正在把整个西顿的研究项目越来越深地向自己狂热的野心拖过去。”
  “关于你自己,大使说了什么?”卡莉犹豫了一下,又问道,声音柔软温暖。
  “她一开始很不高兴,”安德森承认道,“我没有进入到幽灵特工,而且在政治上,这次任务留下了一个烂摊子让她去清理。”
  “爆炸中死掉的那些平民怎么样了?联盟并不打算要你对此负责,是吧?”她的声音中充满了关切,安德森非常后悔没有早点把胳膊搭到她肩膀上。
  “没有。格伊利不打算找一只替罪羊。理事会封锁了所有与萨伦有关的记录。在官方声明当中,他们声称这是一起生产事故。”
  “后来大使安静下来,我觉得她认为这次任务并不算彻头彻尾的失败。我们知道了西顿基地事件的真相,而该为此负责的人都已经死了。我觉得在这点上她会对我有所赞同。”
  “所以这对你的军事生涯不会有什么不利的影响吧?”
  “也许不会吧。当然也不会有什么正面作用。”
  “我真是太高兴了。”卡莉说道,伸出一只手搂住了安德森的肩膀,“我知道做一名士兵对你来说有多重要。”
  安德森也伸出手抚摸着卡莉的头发,把卡莉轻轻地拉了过来,安德森靠了过去,两个人的嘴唇轻轻碰了一下,卡莉立即抽回了身。
  “不,大卫,”卡莉轻声说道,“我们不能这样,对不起。”
  “怎么啦?”他问道,一脸疑惑。
  “今天早上会谈的时候他们向我提供了一个新的岗位。他们希望我加入到另外一个项目的研究团队中去,甚至可能会升职。”
  “太棒了,卡莉!”安德森高声叫道,真心地为她欢喜,“你会驻扎在哪里?”
  卡莉冲他淡淡笑了笑:“保密。”
  安德森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哦。”
  “别担心,”卡莉说道,想要让气氛有所缓和,“我们这次可不是在研究什么非法的项目。”
  安德森没有回答,琢磨目前情况下应该怎么办。
  “我们可以想办法的,”安德森突然说道,“毕竟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非常特别了。我们应该给自己一个机会。”
  “你和我一起参加一个绝密项目,你一直在外面站岗放哨?”卡莉摇了摇头,“我们这种想法纯属玩笑。”
  虽然承认这个事实非常痛苦,但是安德森知道卡莉说的都是真话。
  “你是个好人,大卫,”卡莉说道,想要让自己的拒绝给安德森带来的痛苦更小一些,“就算我不用离开,我也不认为我们之间会超越朋友关系。军事命令在你的生命当中永远会占据最重要的位置。我们都知道这一点。”
  安德森点了点头,不敢再去看她的眼睛:“你什么时候出发?”
  “今天晚上,”她说道,“我要去准备准备了。我只希望见你最后一面。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卡莉站了起来,拍拍屁股,轻轻靠在安德森身上,浅浅吻了一下他的面颊。“再见,士兵。”
  安德森没有看着她走远,只是呆呆地注视着湖面,很久很久。
  萨伦躲在自己的汽车中,仔细研究钱博士金属箱中的闪盘上的资料。好几个小时过去,他的猜测是对的:所谓异星科技,就是一艘某种形式的飞船。飞船的名字叫霸主号,是普罗仙人灭亡时期留下来的一笔巨大遗产,它是一艘强悍无比的巨型飞船。
  但是霸主号绝不仅仅是一艘飞船。它的系统、处理器和使用的技术极为先进,理事会世界内的所有技术成就与之相比就像侏儒一样渺小。它的规模和复杂性堪与普罗仙人最伟大的创造物——质量效应中继站以及神堡空间站相媲美,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萨伦能够研究清楚并了解它是如何运行的,他就可以自己掌握这股强大的力量。
  萨伦一生都在为这个时刻而准备着。他所做的每一件事——他在军中服役的生涯,他的幽灵特工经历,只不过是这一发现的序章而已。现在他发现了自己的真正目标,是命运让他与目标相遇。
  对萨伦来说,所有其他的事情还能怎样更加完满呢?安德森被拒绝成为一名幽灵特工,人类联盟在政治上被狠狠地羞辱了一番。理事会甚至不相信异星科技真的存在。有可能揭露他的人都已经完蛋了。
  然而,他们的死并非毫无代价。钱博士的死让他失去了对事实真相的掌握,但是仅仅从他的笔记中看,钱博士非常聪明,是个真正的天才。萨伦理解人工智能技术最基础的理论和原则,但是显然人类的研究成果已经远远超出了他能指望达到的高度。萨伦需要找出一个一样足够聪明的人牵头继续研究霸主号;也许他要花上几年的时间,才能找到一个人取代钱博士的位置。
  但是萨伦并不后悔杀死钱博士。博士已经陷得太深了。闪存上的笔记显示博士非常稳定地陷入越来越深的狂躁当中。他的精神状态逐渐恶化,这与他成天想着霸主号直接相关。飞船一定能够产生某种场,某种辐射。当钱博士研究霸主号时,就是这个东西摧毁并腐蚀了钱博士的精神。
  它后来也影响了伊丹,当然变化非常微妙。巴塔瑞人自从亲自造访飞船的那一刻起,举动就开始有些怪异:与人类结交,并不惜冒着惹上幽灵特工的危险。伊丹自己甚至都可能注意不到这些细小的变化,当然萨伦通观全局的时候觉得非常明显。
  他必须要小心为上。他必须避免一切不必要的暴露,以免造成精神异常。他必须通过中间人进行活动,比方说伊丹在英仙座星云附近的研究团队。
  萨伦计划马上与他们取得联系。他们与外界切断了一切联系,甚至有可能不知道他们以前的老板现在怎么样了。如果他们发现真相之后愿意为萨伦效力——如果他们的研究取得了一些进展——也许萨伦没有必要把他们杀光。当然,前提是霸主号那个时候还没有完全改变他们的心智,他们的人格还不至于影响他们的工作。
  萨伦还需要考虑另外一个问题。飞船在英仙座星云后面,就在桀斯空域的边上。最后,萨伦会不可避免地和桀斯族打交道。就算所有的事情都按照计划执行,他也要利用霸主号让桀斯族听命于自己。
  危险太大了,但是潜在的回报值得萨伦去冒这个险。他必须小心翼翼。耐心。慢慢来。也许要几年。也许是几十年。但是外星飞船的秘密,以及所有的强权,有朝一日都将唯他马首是瞻。
  一旦他发挥出强大的威力,所有的一切都将永远地改变。突锐人不必再极不情愿地向理事会点头哈腰,就像第一次接触战争的时候那样违心地作出补偿。最后一定要向人类联盟算总账。人类要好好地接受教训,还有所有对理事会俯首贴耳的其他种族也别想跑。
  而霸主号将是这一切的关键。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