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幕
第一场帕度亚。路森修家门前
  比昂台罗、路森修及比恩卡自一方上;葛莱米奥在另一方行走。
  比昂台罗
  少爷,放轻脚步快快走,牧师已经在等着了。
  路森修
  我会飞了过去的,比昂台罗。可是他们在家里也许要叫你做事,你还是回去吧。
  比昂台罗
  不,我要把您送到教堂门口,然后再奔回去。(路森修、比恩卡、比昂台罗同下。)
  葛莱米奥
  真奇怪,堪比奥怎么到现在还不来。
  彼特鲁乔、凯瑟丽娜,文森修及从仆等上。
  彼特鲁乔
  老伯,这就是路森修家的门前;我的岳父就住在靠近市场的地方,我现在要到他家里去,暂时失陪了。
  文森修
  不,我一定要请您进去喝杯酒再走。我想我在这里是可以略尽地主之谊的。嘿,听起来里面已经相当热闹了。(叩门。)
  葛莱米奥
  他们在里面忙得很,你还是敲得响一点。
  老学究自上方上,凭窗下望。
  学究
  谁在那里把门都要敲破了?
  文森修
  请问路森修先生在家吗?
  学究
  他人是在家里,可是你不能见他。
  文森修
  要是有人带了一二百镑钱来,送给他吃吃玩玩呢?
  学究
  把你那一百镑钱留着自用吧,我一天活在世上,他就一天不愁没有钱用。
  彼特鲁乔
  我不是告诉过您吗?令郎在帕度亚是人缘极好的。废话少讲,请你通知一声路森修先生,说他的父亲已经从比萨来了,现在在门口等着和他说话。
  学究
  胡说,他的父亲就在帕度亚,正在窗口说话呢。
  文森修
  你是他的父亲吗?
  学究
  是啊,你要是不信,不妨去问问他的母亲。
  彼特鲁乔
  (向文森修)啊,怎么,朋友!你原来假冒别人的名字,这真是岂有此理了。
  学究
  把这混账东西抓住!我看他是想要假冒我的名字,在这城里向人讹诈。
  比昂台罗重上。
  比昂台罗
  我看见他们两人一块儿在教堂里,上帝保佑他们一帆风顺!可是谁在这儿?我的老太爷文森修!这可糟了,我们的计策都要败露了。
  文森修
  (见比昂台罗)过来,死鬼!
  比昂台罗
  借光,请让我过去。
  文森修
  过来,狗才!你难道忘记我了吗?
  比昂台罗
  忘记你!我怎么会忘记你?我见也没有见过你哩。
  文森修
  怎么,你这该死的东西!你难道没有见过你家主人的父亲文森修吗?
  比昂台罗
  啊,你问起我们的老太爷吗?瞧那站在窗口的就是他。
  文森修
  真的吗?(打比昂台罗。)
  比昂台罗
  救命!救命!救命!这疯子要谋害我啦!(下。)
  学究
  吾儿,巴普提斯塔先生,快来救人!(自窗口下。)
  彼特鲁乔
  凯德,我们站在一旁,瞧这场纠纷怎样解决。(二人退后。)
  老学究自下方重上;巴普提斯塔、特拉尼奥及众仆上。
  特拉尼奥
  老头儿,你是个什么人,敢动手打我的仆人?
  文森修
  我是个什么人!嘿,你是个什么人?哎呀,天哪!你这家伙!你居然穿起绸缎的衫子、天鹅绒的袜子、大红的袍子,戴起高高的帽子来了!啊呀,完了!完了!我在家里舍不得花一个钱,我的儿子和仆人却在大学里挥霍到这个样子!
  特拉尼奥
  啊,是怎么一回事?
  巴普提斯塔
  这家伙疯了吗?
  特拉尼奥
  瞧你这一身打扮,倒像一位明白道理的老先生,可是你说的却是一派疯话。我就是佩戴些金银珠玉,那又跟你什么相干?多谢上帝给我一位好父亲,他会供给我的花费。
  文森修
  你的父亲!哼!他是在贝格摩做船帆的。
  巴普提斯塔
  你弄错了,你弄错了。请问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文森修
  他叫什么名字?你以为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吗?我把他从三岁起抚养长大,他的名字叫做特拉尼奥。
  学究
  去吧,去吧,你这疯子!他的名字是路森修,我叫文森修,他是我的独生子。
  文森修
  路森修!啊!他已经把他的主人谋害了。我用公爵的名义请你们赶快把他抓住。啊,我的孩子,我的孩子!狗才,快对我说,我的儿子路森修在哪里?
  特拉尼奥
  去叫一个官差来。
  一仆人偕差役上。
  特拉尼奥
  把这疯子抓进监牢里去。岳父大人,叫他们把他好好看管起来。
  文森修
  把我抓进监牢里去!
  葛莱米奥
  且慢,官差,你不能把他送进监牢。
  巴普提斯塔
  您不用管,葛莱米奥先生,我说非把他抓进监牢里不可。
  葛莱米奥
  宁可小心一点,巴普提斯塔先生,也许您会上人家的圈套。我敢发誓这个人才是真的文森修。
  学究
  你有胆量就发个誓看看。
  葛莱米奥
  不,我不敢发誓。
  特拉尼奥
  那么你还是说我不是路森修吧。
  葛莱米奥
  不,我知道你是路森修。
  巴普提斯塔
  把那呆老头儿抓去!把他关起来!
  文森修
  你们这里是这样对待外方人的吗?好混账的东西!
  比昂台罗偕路森修及比恩卡重上。
  比昂台罗
  啊,我们的计策要完全败露了!他就在那里。不要去认他,假装不认识他,否则我们就完了!
  路森修
  (跪下)亲爱的爸爸,请您原谅我!
  文森修
  我的最亲爱的孩子还在人世吗?(比昂台罗、特拉尼奥及老学究逃走。)
  比恩卡
  (跪下)亲爱的爸爸,请您原谅我!
  巴普提斯塔
  你做错了什么事要我原谅?路森修呢?
  路森修
  路森修就在这里,我是这位真文森修的真正的儿子,已经正式娶您的女儿为妻,您却受了骗了。
  葛莱米奥
  他们都是一党,现在又拉了个证人来欺骗我们了!
  文森修
  那个该死的狗头特拉尼奥竟敢对我这样放肆,现在到哪儿去了?
  巴普提斯塔
  咦,这个人不是我们家里的堪出奥吗?
  比恩卡
  堪比奥已经变成路森修了。
  路森修
  爱情造成了这些奇迹。我因为爱比恩卡,所以和特拉尼奥交换地位,让他在城里顶替着我的名字;现在我已经美满地达到了我的心愿。特拉尼奥的所作所为,都是我强迫他做的;亲爱的爸爸,请您看在我的面上原谅他吧。
  文森修
  这狗才要把我送进监牢里去,我一定要割破他的鼻子。
  巴普提斯塔
  (向路森修)我倒要请问你,你没有得到我的允许,怎么就可以和我的女儿结婚?
  文森修
  您放心好了,巴普提斯塔先生,我们一定会使您满意的。可是他们这样作弄我,我一定要去找着他们出出这一口闷气。(下。)
  巴普提斯塔
  我也要去把这场诡计调查一个仔细。(下。)
  路森修
  不要害怕,比恩卡,你爸爸不会生气的。(路森修、比恩卡下。)
  葛莱米奥
  我的希望已成画饼,可是我也要跟他们一起进去,分一杯酒喝喝。(下。)
  彼特鲁乔及凯瑟丽娜上前。
  凯瑟丽娜
  夫君,我们也跟着去瞧瞧热闹吧。
  彼特鲁乔
  凯德,先给我一个吻,我们就去。
  凯瑟丽娜
  怎么!就在大街上吗?
  彼特鲁乔
  啊!你觉得嫁了我这种丈夫辱没了你吗?
  凯瑟丽娜
  不,那我怎么敢;我只是觉得这样接吻,太难为情了。
  彼特鲁乔
  好,那么我们还是回家去吧。来,我们走。
  凯瑟丽娜
  不,我就给你一个吻。现在,我的爱,请你不要回去了吧。
  彼特鲁乔
  这样不很好吗?来,我的亲爱的凯德,知过则改永远是不嫌迟的。(同下。)
  第二场路森修家中一室
  室中张设筵席。巴普提斯塔、文森修、葛莱米奥、老学究、路森修、比恩卡、彼特鲁乔、凯瑟丽娜、霍坦西奥及寡妇同上;特拉尼奥、比昂台罗、葛鲁米奥及其他仆人等随侍。
  路森修
  虽然经过了长久的争论,我们的意见终于一致了;现在掩旗息鼓,正是我们杯酒交欢的时候。我的好比恩卡,请你向我的父亲表示欢迎;我也要用同样诚恳的心情,欢迎你的父亲。彼特鲁乔姻兄,凯瑟丽娜大姊,还有你,霍坦西奥,和你那位亲爱的寡妇,大家不要客气,在婚礼酒筵之后再来个尽情醉饱,都请坐下来吧,让我们一面吃,一面谈话。(各人就坐。)
  彼特鲁乔
  这真是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了!
  巴普提斯塔
  彼特鲁乔贤婿,帕度亚的风气是这么好客的。
  彼特鲁乔
  帕度亚人都是那么和和气气的。
  霍坦西奥
  对于你我两人,我希望这句话是真的。
  彼特鲁乔
  我敢说霍坦西奥一定叫他的寡妇唬着了。
  寡妇
  我会唬着了?那才是没有的事。
  彼特鲁乔
  您太多心了,可是您还是没猜透我的意思;我是说霍坦西奥一定怕您。
  寡妇
  头眩的人以为世界在旋转。
  彼特鲁乔
  您这话可是一点也不转弯抹角。
  凯瑟丽娜
  嫂子,请教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寡妇
  我知道他的心事。
  彼特鲁乔
  知道我的心事?霍坦西奥不吃醋吗?
  霍坦西奥
  我的寡妇意思是说她明白你的处境。
  彼特鲁乔
  你倒会圆场。好寡妇,为了这个,您就该吻他一下。
  凯瑟丽娜
  “头眩的人以为世界在旋转。”请您解释解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寡妇
  尊夫因为家有悍妇,所以以己度人,猜想我的丈夫也有同样不可告人的隐痛。现在您懂得我的意思了吧?
  凯瑟丽娜
  您的意思真坏!
  寡妇
  既然是指您,自然好不了。
  凯瑟丽娜
  我和您比起来总还算不错哩。
  彼特鲁乔
  对,给她点厉害看,凯德!
  霍坦西奥
  给她点厉害看,寡妇!
  彼特鲁乔
  我敢赌一百马克,我的凯德能把她压倒。
  霍坦西奥
  压倒她的活儿应该由我来干。
  彼特鲁乔
  果然不愧是男子汉。我敬你一钟,老兄。(向霍坦西奥敬酒。)
  巴普提斯塔
  葛莱米奥先生,您看这些傻子们唇枪舌剑多有意思?
  葛莱米奥
  是啊,真是说得头头是道。
  比恩卡
  头头是道!要是赶上个嘴快的人,准得说您的头头是道其实是头头是角。
  文森修
  嗳哟,媳妇,你听见这话就醒了吗?
  比恩卡
  醒了,可不是吓醒的。我又要睡了。
  彼特鲁乔
  那可不行;既然你开始挑衅,我也得让你尝我一两箭!
  比恩卡
  你拿我当鸟吗?我要另择新枝了,你就张弓搭箭地跟在后面追吧。列位,少陪了。(比恩卡、凯瑟丽娜及寡妇下。)
  彼特鲁乔
  特拉尼奥先生,她也是你瞄准的鸟儿,可惜给她飞去了;让我们为那些射而不中的人干一杯吧。
  特拉尼奥
  啊,彼特鲁乔先生,我给路森修占了便宜去;我就像他的猎狗,为他辛苦奔走,得来的猎物都被主人拿去了。
  彼特鲁乔
  应答虽然快,比方却有点狗臭气。
  特拉尼奥
  还是您好,先生,自己猎来,自己享用,可是人家都说您那头鹿儿把您逼得走头无路呢。
  巴普提斯塔
  哈哈,彼特鲁乔!现在你给特拉尼奥说中要害了。
  路森修
  特拉尼奥,你把他挖苦得很好,我要谢谢你。
  霍坦西奥
  快快招认吧,他是不是说着了你的心病?
  彼特鲁乔
  他挖苦的虽然是我,可是他的讥讽仅仅打我身边擦过,我怕受伤的十分之九倒是你们两位。
  巴普提斯塔
  不说笑话,彼特鲁乔贤婿,我想你是娶着了一个最悍泼的女人了。
  彼特鲁乔
  不,我否认。让我们赌一个东道,各人去叫他自己的妻子出来,谁的妻子最听话,出来得最快的,就算谁得胜。
  霍坦西奥
  很好。赌什么东道?
  路森修
  二十个克朗。
  彼特鲁乔
  二十个克朗!这样的数目只好让我拿我的鹰犬打赌;要是拿我的妻子打赌,应当加二十倍。
  路森修
  那么一百克朗吧。
  霍坦西奥
  好。
  彼特鲁乔
  就是一百克朗,一言为定。
  霍坦西奥
  谁先去叫?
  路森修
  让我来。比昂台罗,你去对你奶奶说,我叫她来见我。
  比昂台罗
  我就去。(下。)
  巴普提斯塔
  贤婿,我愿意代你拿出一半赌注,比恩卡一定会来的。
  路森修
  我不要和别人对分,我要独自下注。
  比昂台罗重上。
  路森修
  啊,她怎么说?
  比昂台罗
  少爷,奶奶叫我对您说,她有事不能来。
  彼特鲁乔
  怎么!她有事不能来!这算是什么答复?
  葛莱米奥
  这样的答复也算很有礼貌的了,希望尊夫人不给你一个更不客气的答复。
  彼特鲁乔
  我希望她会给我一个更满意的答复。
  霍坦西奥
  比昂台罗,你去请我的太太立刻出来见我。(比昂台罗下。)
  彼特鲁乔
  哈哈!请她出来!那么她总应该出来的了。
  霍坦西奥
  老兄,我怕尊夫人随你怎样请也请不出来。
  比昂台罗重上。
  霍坦西奥
  我的太太呢?
  比昂台罗
  她说您在开玩笑,不愿意出来!她叫您进去见她。
  彼特鲁乔
  更糟了,更糟了!她不愿意出来!嘿,是可忍,孰不可忍!葛鲁米奥,到你奶奶那儿去,说,我命令她出来见我。(葛鲁米奥下。)
  霍坦西奥
  我知道她的回答。
  彼特鲁乔
  什么回答?
  霍坦西奥
  她不高兴出来。
  彼特鲁乔
  她要是不出来,就算是我晦气。
  凯瑟丽娜重上。
  巴普提斯塔
  呀,我的天,凯瑟丽娜果然来了!
  凯瑟丽娜
  夫君,您叫我出来有什么事?
  彼特鲁乔
  你的妹妹和霍坦西奥的妻子呢?
  凯瑟丽娜
  她们都在火炉旁边谈天。
  彼特鲁乔
  你去叫她们出来,她们要是不肯出来,就把她们打出来见她们的丈夫。快去。(凯瑟丽娜下。)
  路森修
  真是怪事!
  霍坦西奥
  怪了怪了;这预兆着什么呢?
  彼特鲁乔
  它预兆着和睦、亲爱和恬静的生活,尊严的统治和合法的主权,总而言之,一切的美满和幸福。
  巴普提斯塔
  恭喜恭喜,彼特鲁乔贤婿!你已经赢了东道;而且在他们输给你的现款之外,我还要额外给你二万克朗,算是我另外一个女儿的嫁奁,因为她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了。
  彼特鲁乔
  为了让你们知道我这东道不是侥幸赢得,我还要向你们证明她是多么听话。瞧,她已经用她的妇道,把你们那两个桀骜不驯的妻子俘掳来了。
  凯瑟丽娜率比恩卡及寡妇重上。
  彼特鲁乔
  凯瑟琳,你那顶帽子不好看,把那玩意儿脱下,丢在地上吧。(凯瑟丽娜脱帽掷地上。)
  寡妇
  谢谢上帝!我还没有像她这样傻法!
  比恩卡
  呸!你把这算做什么愚蠢的妇道?
  路森修
  比恩卡,我希望你的妇道也像她一样愚蠢就好了;为了你的聪明,我已经在一顿晚饭的工夫里损失了一百个克朗。
  比恩卡
  你自己不好,反来怪我。
  彼特鲁乔
  凯瑟琳,你去告诉这些倔强的女人,做妻子的应该向她们的夫主尽些什么本分。
  寡妇
  好了,好了,别开玩笑了;我们不要听这些个。
  彼特鲁乔
  说吧,先讲给她听。
  寡妇
  用不着她讲。
  彼特鲁乔
  我偏要她讲;先讲给她听。
  凯瑟丽娜
  嗳呀!展开你那颦蹙的眉头,收起你那轻蔑的瞥视,不要让它伤害你的主人,你的君王,你的支配者。它会使你的美貌减色,就像严霜噬噬着草原,它会使你的名誉受损,就像旋风摧残着蓓蕾;它绝对没有可取之处,也丝毫引不起别人的好感。一个使性的女人,就像一池受到激动的泉水,混浊可憎,失去一切的美丽,无论怎样喉干吻渴的人,也不愿把它啜饮一口。你的丈夫就是你的主人、你的生命、你的所有者、你的头脑、你的君王;他照顾着你,扶养着你,在海洋里陆地上辛苦操作,夜里冒着风波,白天忍受寒冷,你却穿得暖暖的住在家里,享受着安全与舒适。他希望你贡献给他的,只是你的爱情,你的温柔的辞色,你的真心的服从;你欠他的好处这么多,他所要求于你的酬报却是这么微薄!一个女人对待她的丈夫,应当像臣子对待君王一样忠心恭顺;倘使她倔强使性,乖张暴戾,不服从他正当的愿望,那么她岂不是一个大逆不道、忘恩负义的叛徒?应当长跪乞和的时候,她却向他挑战;应当尽心竭力服侍他、敬爱他、顺从他的时候,她却企图篡夺主权,发号施令:这一种愚蠢的行为,真是女人的耻辱。我们的身体为什么这样柔软无力,耐不了苦,熬不起忧患?那不是因为我们的性情必须和我们的外表互相一致,同样的温柔吗?听我的话吧,你们这些倔强而无力的可怜虫!我的心从前也跟你们一样高傲,也许我有比你们更多的理由,不甘心向人俯首认输,可是现在我知道我们的枪矛只是些稻草,我们的力量是软弱的,我们的软弱是无比的,我们所有的只是一个空虚的外表。所以你们还是挫抑你们无益的傲气,跪下来向你们的丈夫请求怜爱吧。为了表示我的顺从,只要我的丈夫吩咐我,我就可以向他下跪,让他因此而心中快慰。
  彼特鲁乔
  啊,那才是个好妻子!来,吻我,凯德。
  路森修
  老兄,真有你的!
  文森修
  对顺从的孩子们说,这一番话大有好处。
  路森修
  对暴戾的女人说,这一番话可毫无是处。
  彼特鲁乔
  来,凯德,我们好去睡了。我们三个人结婚,可是你们两人都输了。(向路森修)你虽然采到了明珠,我却赢了东道;现在我就用得胜者的身分,祝你们晚安!(彼特鲁乔、凯瑟丽娜下。)
  霍坦西奥
  你已经降伏了一个悍妇,可以踌躇满志了。
  路森修
  她会这样被他降伏,倒是一桩想不到的事。(同下。)
  注释
  阿都尼(Adonis),希腊神话中被维纳斯女神所恋之美少年;西塞利娅为维纳斯的别名。
  伊俄(Io),希腊神话中被天神宙斯所诱奸之女子。
  勒达(Leda),古代斯巴达王后,宙斯与之通而生海伦。
  拉丁文,引自奥维德的《书信集》(Epistolae),原文大意为:“这里流着西摩亚斯河,这里是西基亚平原;这里耸立着普里阿摩斯的雄伟的宫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