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下册第四十六章同归于尽


  当他们打完了这60发火箭后,便立即逃向距离洞口约400米远的巨大的岩石下边。
  这块岩石有一个向外突出的、如同房檐一样的遮挡处,所以躲在这儿是非常安全的。
  他们在等待着射入的火箭弹引起的燃烧到火药库。
  他们捂住耳朵,等了7、8分钟的样子。突然,从那个洞穴处猛地闪了一道白光,紧接着就是一阵阵“轰隆隆”的巨大爆炸声和十几级台风刮起一样,整个岛屿似乎被炸了个底朝天。
  火药库爆炸了。
  鹫尾和王仲川立即伏下了身子。
  整个岛屿都在不停地震颤之中,山脊迅速裂了一个大缝,大量的泥土砂石冲天而起,而后又降落在方圆几里的岛上。
  大量的砂石也打在了鹫尾和王仲川隐藏的岩石上边。他们没有料到爆炸会有如此之巨,落下的砂石几乎都把这块岩石都埋住了。
  过了半天,才停止了爆炸声和砂石的降落。
  他们两个人迅速而吃力地从埋在沙土堆中爬了出来,并向岛子望去。
  这座岛中央部的山形完全改变了原来的形态。
  这时,被凝固汽油弹打中而燃烧的地区的烈火已经灭了,只剩下南侧的海港的船和栈桥还在燃烧。
  “这下子谁也别想从岛子逃出去了。我们最好先埋伏到海港里,封锁海港。除了那儿,三面都是悬崖,我们要防备有人会乘像皮艇逃出去的。”
  鹫尾对王仲川说道。
  “已经逃到海上的敌人都会被我们的人抓住的。如果抓住了江藤和权田,就会给我们发信号的。”王仲川说道。于是两个人便慎重地跑了起来。他们通过断崖,朝岛的南端,迂回过去。
  中途,他们又和被高速快艇上的菲律宾特工人员重创的关东会的残兵败将遭遇了。
  王仲川出枪很快,立即就收拾掉了这伙败兵。
  他们来了岛子的南侧,就清楚地看到了距离港湾一公里半左右处的山脚下的居住洞。
  一个隐藏在巨大的岩石上的伪装门已经倒塌了,看到了里面漆黑的洞口。和火药库的洞穴相反,这个居住洞的洞口几乎没有受到一点破坏。
  在洞口与港口之前,有因爆炸而散落的大量砂石岩块,以及20来具尸体,并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港口上还在燃烧着的许多只货船。
  有许多倒在地上的人,由于太远了,鹫尾他们看不清楚是死去的尸体还是受了重伤不能动的人。
  他们决定把剩余活着的人通通干掉,便悄俏地朝港口摸了过去。
  蛙人们好象连入海口的两侧岩壁上也安放了炸药。在入海口处裸露着巨大的塌落下来的岩石。因此货船根本无法从此通航了。
  鹫尾和王仲川一边走着一边小心搜捕着在港口在还可能活着的关东会的战斗队员。但好象一个活着的都没有。
  于是,他们俩人又朝居住区的洞穴口摸了过去。他们把中途碰上的还有一口气的人统统杀了。
  当他们来到距离洞口还有700米远的地方时,突然从黑暗的入口处里,喷射出了数十支枪的射击火舌。
  他们反射般地滚到了附近的一块岩石后边。几乎只有一毫之差他们就被击中了。
  洞内又朝岩石打来几枪、但不是打高了射向天空,就是击中了岩石子弹被弹射到了远处。
  “活的还挺顽固!”
  在激烈的枪声中,鹫尾对隐藏在距离自已有5米远的王仲川说道。
  ‘是呀,虽说还有700米,可打得却挺近,看来这帮家伙中还真有神枪手呀!我们别太急于还击,我这只手枪可打不了700米远。”
  王仲川对鹫尾说道。
  在这期间,对方还是不停地朝这射击。子弹打在他们两个人隐藏的岩石上,不时地冒出火花。
  鹫尾换上了一只新的弹夹,然后把枪挂在胸前,爬出了岩石的左侧,伸出了枪口。
  在他这只“AK47”式突击冲锋枪上,安有一架光学瞄准器,尤其光线越差它的瞄准功能越能发挥出来。
  因此,鹫尾便迅速地根据对方的射击亮头捕捉目标,猛烈还击了。他以每2秒一发的速度,一分钟之内便打完了一个弹夹30发子弹。
  至少有10个人被击中了。鹫尾暗暗心喜,又迅速更换了一只新弹夹。这时他才感到左颊部一阵疼痛。“流血了!”大概是被对方的子弹击中的岩石擦伤了。
  鹫尾再次还击,但洞内已经没有射击的了。大概他们发现自己的地势十分有利,枪法极好吧。
  “在这帮家伙们用迫击炮之前,我们快点上山吧!这样我们就能弄清楚居住区的具体情况,然后用手榴弹,把这帮家伙炸出来!”
  鹫尾对王仲川说道。
  于是,他们迅速离开了岩石,一边小心判定着废旧坑道的陷阱,一边左右蛇形地前进着。庆幸的是,由于火药库的剧烈爆炸,巨大的岩石飞落下来已经把陷阱的坑道砸塌了,所以他们几乎根本无需注意有无陷阱的可能了。
  二
  十分钟后,从山腰迂回过来的鹫尾和王仲川,便登上了这座岛子中央的沁山了。
  由于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军飞机的轰炸,小山的土质从表面到中层都十分疏松,加上刚才火药库的爆炸,他俩时时被飞落下来的岩石碰着。
  他们来到山顶上一看、火药库的爆炸造成的裂缝,一直裂到居住区的山顶的三分之二的地方了。
  于是,他们俩人不禁会意的笑了起来,鹫尾的背包里还有28个,王仲川的背包里还有8个手榴弹。
  鹫尾取出燃烧式手榴弹,拔去了保险,朝这条裂缝的最深处里面扔去。
  “轰——”很快就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顿时,一股强烈的火焰从里面喷了出来。
  这个烈焰,把洞穴的山顶全部烧塌了。
  然后,鹫尾又朝里面扔破碎型手榴弹。他一口气扔进了25个,山顶上的裂缝更加大了
  鹫尾注意到,距离这个裂口前方约300米处,就是这个洞穴的出入口。如果权田和江藤活着的话,也许现在就在那里呢!
  “我去到那个洞口用狙击步枪封锁住。我一向洞内开枪,你就不停地朝这个裂口处扔手榴弹。把他们朝洞口赶……如果我抓住了权田和江藤,我就向家中打三枪间隔很短的枪声,然后再打两发间隔一秒做为联络暗号。”
  鹫尾小心地对王仲川说道。然后就背上自己的弹药背包,从山下走了下来,来到了一个洞口的死角的旁边。
  鹫尾放下背包,从里面取出了破碎型手榴弹,打开了手榴弹的保险,然后朝洞内扔了2个。
  鹫尾堵住了耳朵,然后又朝远处稍稍躲开了。突然,“轰轰”的两声巨响,手榴弹的弹片和岩石从洞内飞了出来。
  鹫尾不等硝烟散尽,端起“AK47”式冲锋枪朝洞内射击。由于手榴弹的爆炸引起了火焰,所以他凭借着火光可以清楚地看到洞内的几个晃动的人影。
  这时,王仲川也从山上往洞内投拽着手榴弹。
  鹫尾把所见到的人影一一击倒之后,就立即滚到离洞口下面有50米左右远的一块岩石后边。
  洞内的火小了,但王仲川扔下的燃烧型手榴弹却把洞内烧得通红。
  洞内的关东会战斗员们,好象在逃向与这个坑道相同的各个房间去。而洞内各个房间的门也都被炸坏了或烧坏了。
  正当鹫尾考虑是不是去取来火箭炮的时候,从洞中传出来了一个通过袖珍麦克风话筒的嘶哑声音:“别开枪,我们放下武器就出去,受不了了!我投降!”
  鹫尾听出来了,这是权田的声音。对!就是那个关东会会长权田!
  “好吧,快出来!如果不投降,我就把你们全都烧死在里面!”
  鹫尾紧张而兴奋地毛发倒立,如同一只恶狼将要捕住猎物一样激动不已,他凶狠地朝洞内喊道。
  “我们出去,可千万不要开枪!我们有东西要交给你!”
  “什么东西?”
  “是江藤的首级。那家伙吓疯了,想开枪打死我们!”
  “他已经死了吗?好!我不开枪!你们快出来!”
  鹫尾兴奋地大声喊道。
  王仲川此时还在朝洞内扔着燃烧型手榴弹。权田似乎是被烈火驱赶着一般,跌跌撞撞地从洞内逃了出来。
  权田的头发全被烈火烧焦了。在他那张扁平的脸上和被炸成碎条的衣服上,都沾满了鲜血。在他的右手上,果然提着一个梳着长发的前首相江藤的脑袋。
  权田一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边从洞里跑出来。他磕磕绊绊地跑着,不时绊倒在地上,但手中的江藤的头却牢牢抱着。这个脑袋上也全都是血。
  这个权田终于来了——就是千刀万剐也不解心头之恨的权田,来到了距离隐蔽的岩石有5米左右远的前面。他一边捂着鼻子一边在找鹫尾。
  “站住!就站在那儿!”
  鹫尾从岩石后边站了起来,命令道。
  “别这样!我可不想一个人去地狱呀!我要连你一块带去!”
  权田若无其事地笑道。
  他突然把江藤的脑袋扔了过来。
  鹫尾反射般地扣动了扳机,朝权田的腹部打了几枪,就连忙伏在了地上。
  江藤的脑袋撞在岩石上爆炸了,原来这个脑袋上栓着炸弹。
  已经晚了。鹫尾感到全身像被刀割一样的剧痛,他在几秒钟内丧失了意识。
  他很快恢复了意识,鹫尾一边忍着疼痛一边支起身子。头像炸开了似地疼痛难忍。
  这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右小臂和“AK47”式冲锋枪一起被炸弹炸掉了。鹫尾惊呆了。右腿上也是鲜血,动也不能动。右耳的鼓膜好象被震破了,耳朵里嗡嗡地什么也听不清楚。似乎胸部也炸进了弹片,他剧烈地咳嗽起来,并大口地吐了血。
  但是,愤怒使他坚强地站了起来。鹫尾挣扎着用左手从腰间掏出了那只大口径的美式手枪,一边痛苦地呻吟着,一边扶着岩石走了出来。他竟然用裸露着白骨的右上臂支在岩石上。
  由于权田离爆炸点也很近,他的臀部也被炸掉了一大块血肉,他正像一条虫子一样拼命朝洞内爬去。
  “怎么,你还没有死……”
  鹫尾咬牙切齿地骂道。
  “砰、砰、砰”鹫尾端着那只手枪,朝权田的背后连开三枪。
  权田惨叫着把头转了问来,他那双幽灵般的眼睛看着鹫尾。他惊恐地加快了爬的速度,但已经动不了了。
  “饶了我吧!该死的……饶我一条命吧……我可不想死呀!……鹫尾!”
  权田嚎啕大哭起来。
  鹫尾伏下身子,用牙咬着权田的衣服,硬把他翻了过来,然后自己强忍着巨痛,坐在了权田身旁。此时,他胳膊和腿上的出血更多了。
  “不能不让你死!但不能让你痛痛快快地死去!”
  鹫尾把从胃里涌上的一大口血水吐在了权田的脸上。伸出左手,用匕首划开了权田那被失禁的小便和血液弄湿了的裤档。
  权田更加惨痛地喊叫起来。
  鹫尾一闪匕首,就切下了由于惊吓而已经缩回去了的权田的男根。
  由于又被鹫尾击中了3枪而一点也动不了的权田,只是一声比一声高地惨叫着。他拼命地把身卷回来,还向鹫尾乞求留一条活命。
  鹫尾把权田的男根向远处扔去。
  权田昏了过去。
  鹫尾又切下了权田的两个耳朵。
  这时剧痛又使权田醒了过来。
  这次鹫尾又用匕首朝权田的脸上划去。但自己也因出血过多而感到意识朦胧了。
  当鹫尾感到已经把权田的脸划烂了的时候,便把匕首最后地插进了权田的胸膛。这时,权田只有出气而无进气了。
  鹫尾把匕首狠狠地按下去,同时,自己的眼前也出现了一片黑暗。他突然垂下了头,伏在了权田的身上。
  鹫尾也迅速地被死神拽向了另一个世界。
  【-全书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