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回 江潮联捷朝天 圣旨恩荣归娶

闲愁偏上眉头,伤今悼古今消瘦。春心难系,雄心空壮,忧心时有。却使词人,卧穿幽谷,消停白昼。叹人生世上,功名大事,姻缘夙世,且饮几杯浊酒。泪尽蜀禽还叫,青霜点血皆成绣。冰花千里,冰山万仞,冰城空守。隐隐悲思,萧萧寒影,黄昏时候。羡江潮联捷朝天,归去功成名就。

右调《水龙吟》

话说江潮,在京援例入了北监。有个国子监祭酒杨君,见江潮相貌不凡,笔力雄秀,又且克己用功。杨君甚是器重他,把三场妙用、文章气脉、精微奥妙,细细指点。江潮即拜他为业师。心领神会,昼夜诵读,不消三月,三场俱揣摹成就。看官,你们只道十七岁的孩子,十六岁虽进了学,又荒废了一载,不曾读书,怎么一百日之中,就能够把二三场题目件件精通?只道是编小说的混进了。你们只知其一,未知其二。那江信生的资质本是上智之资,自与别人不同;就是信生所害的病,只为忆着吴小姐,如今既闻喜信,便可霍然;况且又见了吴小姐的亲笔书札、墨花香气,他的病儿不知不觉,抛向东洋大海去了。正是:

人逢喜事精神爽,

月到中秋分外明。

大凡人到了失意之时,草木皆兵,触着的便是业障,撞着的就是魔头;若是遇起时来,诸般辐凑,如王勃之遇滕王,不费一些力气。今日信生亦是此意,平常人怎比得他?入了北监,又有杨君这般样的神妙先生,所以三个月就成功了。三场已过,杨君对他说道:“贤契这样英才,自然高拔,异日与朝廷作栋梁器,乃老夫之幸也。”信生道:“门生碌碌庸才,虽承老师过誉,只恐未必稳耳。”放榜之日,只见江潮名字高高的中了第五名经魁。报到家中,甚是燥脾。喜杀了媛姝小姐,夸扬杀了大媒雪婆。苏州江吴两家,举人虽不在家,也准准闹了个把月日。

光陰迅速,才过残冬,不觉春闱已到。会试毕,江潮中了第十一名进士,欢喜不胜。大凡举人中进士,人人心里指望的,虽是燥脾,不比秀才中举人的有兴。江信生却又不然,他小小年纪,中了举人不见十分欢喜,中了进士,他欢喜若狂。聪明的人自然晓得,这叫做太公之意不在鱼,醉翁之意不在酒。江潮因吴小姐叮咛之言,教他中了科甲,然后就婚,为此发愤起来。中了举人,毕姻之期尚远,故虽欢喜,却不十二分;如今已中进士,指日与小姐花烛辉煌,他所以喜之如狂。

且说江潮中了进士,揭晓后,又到五凤楼前殿试。天子龙目远观,只有江潮年少,且生得标致。试毕,江潮中了探花。天子宣他上殿,行了五拜三叩头之礼,未曾观政,礼数一些不差。龙颜大悦,宣他直到御前,问道:“卿年几岁了?”江潮奏道:“一十八岁。”天子道:“正与朕的金乡公主同庚。美貌魁梧,英年鼎甲。朕有偏宫所生金乡公主,因驸马阵亡,正要选个年貌相当的配他。今见卿大器,正合朕心。”江潮俯伏道:“臣已有妻,不敢奉诏。”天子道:“朕的金乡公主,金枝玉叶,美貌无双,卿何必回辞?卿且退去,明日朕自有主意。”江潮[叩首退下]。

游街过了,都人庆贺填门,他勉强应酬。灯下草成却婚奏疏道:

臣以菲陋,荷蒙圣恩,叨居前列,臣不胜受命惶迫。思欲报效,但以初进,难展寸忱。惟是夙夜秉心,顶踵不惜。复承恩旨,尚主隆恩。伏念臣潮,已聘妻室吴氏。天恩隆渥,感泣涕零。伏愿察臣鸿雁之私,不弃糟糠之妇。臣潮草莽微氓,难缔金枝玉叶,□□□□□□□贤人以为佳偶。臣不胜惶惧战栗之至。

疏上,圣情不悦。发驾回宫。是夜,正幸偏宫,与娘娘说知此事。只见金乡公主轻移莲步,绣带飘摇,行至御前,俯伏启奏道:“父皇前日已将臣女许配献赫腾,赫腾战死,臣女当死守其节。今闻父皇见新探花少年美貌,又将臣女配之。臣女幼诵《柏舟》之诗,久知烈女之事,誓当断首,永无二心。”圣上道:“朕因有意,召江探花上殿,令汝屏后窥之。难道江潮美貌,比赫腾不有天渊之隔么?赫腾之死,尔之幸矣。儿与江潮,年貌相称,有何不美?尔反辞却,[是]何主意?”公主奏道:“女闻□犬,古帝以女妻之,犬虽遭害,女无二心。父皇□□□表式,纲常为重。臣女虽见江潮美貌,岂敢首为乱阶?誓当守赫腾之节,全父皇之义。”说罢涕泣。天子龙颜大喜,道:“我女节妇,江潮义夫,不可强合。此国家之幸也。”即敕命金乡公主死守终身;江潮探花,彻御前鼓乐,钦赐[归娶],以显大义。有诗为证:

从今生事任天公,莫怨遭逢哭路穷。

玉叶金枝遵大义,也教抛掷一枝红。

明日,天子颁下优诏,彻御前鼓乐,金莲宝炬,赐江潮归娶。传驿到了苏州,择了四月十五日娶亲。吴小姐也心满意足,雪婆欢喜之极。

江潮一到家中,拜见家庙,感谢祖宗护佑之恩。一时哄动了乡党,邻里亲戚庆贺填门,无远不至。真个是锦上添花!奉之惟恐落后。信生前日的一班小朋友,个个都来。沈文全已是联捷,京中曾会,今亦回家;李宵已中乡榜;路玉贞尚滞泮芹;姬贤只图快乐。那贼人丘石公思欲害人,翻害自己,被徐子滂弄得不像模样,烂□□□□了,一个面孔却做了五色的:一缕鲜红,一缕碧绿,一缕深黑,一缕青紫,甚是怕人。柳婆将吴小姐与他的银子,将息好了。那嫂子弄儿,因与他养了私孩,地方不服,告到官府,把弄儿官卖。石公打了三十,问徒三年,只得去兵驿摆站。其后满徒回家,人都不与他相与的了。他一闻得江信生荣归完娶,在人面前夸逞道:“江信生与我最相好的。”借了一顶破巾,一件破蓝绣道袍,思量要挨身进来无耻。江潮偶然撞见,他道:“江兄老爷,久别了,贺喜!”趋上来两个大喏。江潮看见怕人,睬也不睬,问从人道:“这是什么人?”从人未及对,倒是石公先说道:“我是丘石公,江老爷如何就不认得了?”信生呵呵大笑道:“原来就是你这黑心的贼人!我有何得罪于你,你却千般样的害我?若中你的毒计,我们夫妻早已致身无地了。”石公哀告道:“江老爷,旧事莫提起罢。你只看先兄分上,还求你青目一青目!”江潮不睬,走了进去,教家人打他出去。就问起丘宜公的妻子[近日]光景。家人道:“丘相公死了,家中甚是不济。”信生惨然,封银十两,遣人送去与师母。又去拜访那幼时受业的两位先生,各位送银十两。人都道他不忘旧恩。适值那沈文全与李叔夜、路玉贞、姬仲亲都来拜访,谈及石公始末,众人无不嗟叹,鼓掌大笑而别。

再说江潮,到了迎亲吉期,合城[男]女闻得有帝赐御乐,簇拥观看,真正人山人海,照耀如同白日。人间乐事,莫过于此。到了柏梁桥,至洛神桥,十里之程,吴府肆筵设席,结彩张灯,齐约诸亲,迎接新婿。种种礼仪,不必尽述。先行过奠,雁礼毕,又候新人上了花轿,一路仪仗旌旗,耀人耳目,观者如堵。花轿将到江宅,半路上自有丫环仆妇迎进大门。江启源随即出来迎接吴亲翁,进厅交拜。预先请到沈文全、李叔夜奉陪。各各见礼毕,沈、李二人陪了亲翁、启源自去受拜堂之礼,然后出来定席,款待亲翁。江郎与小姐成了花烛,饮了合卺,灯下相对而坐。雪婆看了,欢喜无限。果是一对好夫妻,有词为证:

秋波欲滴,琼瑶温润青冥湿。新花两朵惊春色。万种相思,何幸消今夕。凝脂腻体春罗拭,温香浸透□春骨。此时相对情何急!象骨为床,恐要常修葺。

右调《醉落魄》

江潮与吴媛是夜殷勤爱惜自不必说。他夫妻二人深感雪婆之恩,欲以母礼事之。雪婆道:“江相公与小姐一样花娇月媚,天生一对夫妻。今日得谐眉案,本是前生缘分,老身何功之有,敢受此恩?况我出身下贱,性喜奔波,本是薄福之人。今若贪图富厚,受你两个贵人禄养,必然折了寿算,以速其死。到不如遨游山水,以乐天年。若是日日[闲在]房中,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岂不是一只不生蛋的老鸡□。我今日将你两人一向所赐之物,送还了你们,摆手而别,也完我一生之事。”说罢,将一向送他的银两衣饰,件件捧出,身穿旧衣,决意要去。江潮夫妇再三留住,互相洒泪。雪婆道:“小姐,相公,不必牵挂,老身是常要来的,只因目下要往天竺进香,故此要去。转来时,就要看相公小姐的。”二人苦苦留[不]住,只得允从。雪婆常将小姐日前贞节之事细细(原书下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