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回 运玄机重生小延寿怜物命饶放玉面狐

词曰:

从来仙道,睛里玄机妙。惜修炼劳劳,赦狐罪不较。莫笑,莫笑,到底真人深奥。纯阳阐教,王道来寻闹,周信悟痴迷,延寿醒了觉。周到,周到,大德重生再造。

话说吕祖见众长工、佃户齐到台前伺候,连忙说道:“苍头,你速领尔等到果木园中,将延寿儿之骨细细搜寻齐备,莫要粗心失落一块,凑在一处,捧来送到这里,待山人施展道术。”众人应命,去不多时,便都回转,持着尸骨,一块一块的通交到吕祖之前。吕祖在法台上将三百六十根骨节,按着次序一齐排就;又令人取了一碗净水,先吹了三口仙气,用杨枝洒在尸骨之上;又叫人捧来一撮净土,也放在骨节之中;又令人将他当初扯破的衣裳取来,蒙盖上头。安排已毕,纯阳老祖坐在椅上,闭目合睛,运出了元神,立在云端,睁慧眼四面一看,只见那延寿的真魂,尚在那园墙之外,化成一个旋风儿滴溜溜的乱转呢。

但凡阳间之人,若是寿终天年的,魂魄是悠悠荡荡的,便随着清风散漫。惟这不得其死、夭年暴亡,或是着枪中箭,或是自刎悬梁,一旦的冤怨未明,这口气凝倩住,再也不能解化的。气不能解,三魂七魄便不能消,渺渺无个着落。所以他若死在那里,魂魄便在那里团聚不散。这延寿儿本是一肚子冤屈,小小年纪,无故废命,他的魂灵儿飘飘摇摇,总在围墙左右那里啼哭。

吕祖看罢,心中不忍,连声赞叹说:“这孩子死的真正可惨!似这样浑身并无筋肉,旋风儿内裹着直挺挺的数根干骨架,直是雪霜白的人幌子一般,实是令人难看。可惜老苍头一生忠直,婴儿反平白的遭屈被害,纵有奇冤,也无处伸诉。若非山人搭救,岂不苦了年老的苍头?小孩子人事不知,便横死在陰界,魂灵不得脱生。看起来,山人之救转孩儿,还是老苍头的忠正之报呢!”吕祖睁慧眼在云端里叹息了一回,复按落祥云,一抖袍袖,便揽着延寿的陰魂,兜回法台之上,向那一堆白骨仍又一抖,延寿的魂魄附在尸骨,入于壳内。吕祖连忙复归坐位,口念真言。须臾之间,那水土便能合成筋肉,骨节活动,脉络贯通,可见仙家法力如神异。只见延寿先动弹了两次,忽然将衣服用手一推,这孩子竟赤条条精光着身体爬将起来,坐在法台板上,一壁里柔着眼,一壁里要穿他那衣裳。只见复又坐在那里。

这便是仙人起死回生之法,袖里乾坤、包罗万象之能。顷刻间,延寿儿还阳,便能举动行坐。况且延寿又系童子之身,元阳未破,血气又足,故此便觉容易,不似周公子空虚身体,服了九转金丹,还得百日调养。此时,老苍头一见延寿儿复活,喜不自胜,忙着便去与他找衣裳袜履。这话暂且按下。

且说吕祖见延寿已是坐在那里,吕祖用宝剑亮出,把玉面狐一指,叱道:“你这孽畜实实可恨。你想想,若非山人来此,两条性命死在你手。虽说周公子自愿与你偎香倚玉,也实因你见他气爽神足,兴了邪念,欲盗他的真元。花言巧语,勾情引诱,每夜偷着找上门来,几个月的工夫,便将他的精气神伤到这步田地,差点儿作了幽冥之鬼。你竟图了你这孽畜的滢兴,几乎断了周氏香烟。王道来捉你,你打我门徒,这还犹可。你不该撕扯神像、真经。天兵下界,你应自投,请命领罪,你反招了一大群山精,与天神相抗。你还逞妖术,施展许多变化,胆大不遵天命,是你自己遭的伏诛之祸,你休屈心恨怨山人。山人若是将你轻放,恐你复生祸害。”言罢,走下法台,说道:“我看周公子与你乞怜,暂赦一命。但饶了你这孽畜的死罪,活罪却是难恕。你这几个尾巴,乃一千年修成一个。今已修成九个,再一千年,将十尾修全,黑色化为白色,便可名登天府,身列仙阶。一旦任情胡为,行滢害命,无故将数千年道力化为子虚,岂不可惜?今割去你八条尾巴的灵根,以偿你从前的罪业。与你留下当中的一条,放你再去修炼。倘能自赎前愆,诚心补过,也不枉山人慈悲于你。若是再蹈前辙,那时犯到山人之手,一定诛戮不贷。”言罢,将妖狐八根毛尾一齐割断,疼的个玉面狐两眼泪滴,热汗蒸腾。割毕,将项上红绒套索解落,又用剑把儿在脊背上一敲,玉面狐便就地一滚,仍变作清明闲游胡小姐模样:

真道力,割断了情根之慧剑,玉面狐仍幻化当初玉美人,可容光损,雪白的唇,羞满面,愧填心,秋波涩,眉黛颦。比从前减却了悦色和容的精气神。其心内痛十分,包藏一团的恨不敢萌,吞气忿那样儿谁见过,当初的西子带病捧心。发蓬松,乱云鬓,粉汗湿,衣染尘,惊慌态,战栗身,这一种,含愁模样,更觉可人。玉面狐幻化已毕在台前站,深深拜,感谢真仙留命的厚恩。

却说玉面狐虽然去了八条尾巴,尚可变化人身,故将身一抖,仍化作小姐模样,向着吕祖深深的道了几个万福,谢上仙活命之恩。吕祖说道:“玉狐,山人因你有痛自改悔之心,故将你不斩。周公子福田深厚,山人已救他不死。延寿的性命冤屈,山人展运道术,将他起死回生。山人既将他们的性命救度,岂肯独丧你的残生?再者,山人并非私蹈红尘,是奉南极仙翁寿星之命。虽说令山人降妖捉怪,并未明言叫我斩恶除凶,山人何必灭残生命,伤天地好生之德?故此山人与你等排难解围,释冤分怨,全不有伤。你与山人的门徒王道,尚有些个小怨,趁着山人在此,也与你们分说干净。”言罢,回头吩咐仆人:“速到迎喜观将王道传来,听候发落。”苍头应命,忙着差人而去。

且说延寿儿见他父亲送到衣服,连忙自己穿上。他也不先给吕祖谢恩磕头,一举首瞧见是那日吃他那个小姐,他便咬牙切齿,大喝:“妖精休走!”赶下法台,便用手抓住玉面狐的衣衿。可笑小孩子,真是不知死活,才得了活命,并不理论别的,便满脸嗔怒骂道:“你这妖崽子,那一天将我嚼吃了。我早把你的小样认准咧。你打算我不记得你呢?今日可巧咱俩撞见,我也该报报仇了。我虽不能活吃,我也扯你的皮肉,怞你的筋,将你的血熬成豆腐块,喂我们那几个大狗。自古说一报还一报,你想想,无故的为甚么将我吃了?你别说你长的俊俏,我们公子爱你,心疼你,你自找上门来图快乐,有仗恃。我可不能瞧着你俊俏,叫你白害我一回,饶了你。快伸过你那脖子来,我先咬一口,尝尝你这狐狸变化美人的标致肉的咸是淡?你不用假装憨,当作没听见。快快的将白脖子露出来罢。不然,可是你那日怎么整治我,我可也便怎么整治你。难道说你应该是仗着好模样儿,满街上白吃人吗?你自说罢,又在这里要白吃谁呢?”这延寿正在与玉面狐闹的高兴,难分难解之时,只见仆人已众迎喜观将王老道领来。

却说这王半仙自吕祖与狐精在空中斗法力,他一害怕,便跑了。今听周宅遣人找他,以为要答谢他,便慌忙随着仆人而来,走近书院,只见吕祖尚在法台稳坐,便先去对着吕祖打了个稽首,刚要说话,一回头忽见延寿儿按着妖狐在那里乱撕乱扯,玉面狐一声也不言语。你看他,瞧着似觉便宜似的,也跑到近前,趁延寿儿在那里揪着,便挽了挽袖子,抡开五指,照着玉面狐就是一巴掌,打的个玉面狐满脸冒火,批一掌刚去,又要伸手。只听延寿儿怒声说道:“你这野道是那里来的?你趁早将巴掌与我撤回去,好多着的呢。你怎么偌大年纪这么浑浊。我揪着,你为何来打?倘打出祸来,算谁的乱儿?象这快活拳,敢则便宜。你趁早躲开,咱似无事。”王半仙道:“我与他有仇。”说着,仍要动手。小延寿一见,不觉怒气冲冲说:“你这野道真是无礼!索性咱两先试试就完咧。”说着,一伸小手儿,将王道胡子抓住,骂道:“我非将你这老杂毛的胡须揪下来不可。”一使劲,连腮代须真揪下好几根胡子来。王老道觉着疼痛难忍,便大声嚷道:“你们真是反咧!饶不谢我,今儿反倒打起我来。我为你们家挨了一顿荆条,你们竟这等谢我。咱们到当官说说理去。”老苍头将延寿吆喝开了,忙过来与他赔礼。那知他明白了是苍头孩子,他更无明火起的闹起,说道:“你纵放你儿子揪我,咱两就是先破着这命拼一拼。我瞧着咱两个也却倒人对马对,你们倒看看王老头儿是好惹的不是?”说罢,便抖精神将胡子一挽,解了道袍,摘下道巾,一齐撂在地下,奔着苍头便来动手。

此时,吕祖见王道闹的不雅,连忙断喝,说是:“你等休要无礼!延寿也不许罗唣,快快的放手。待山人与你们说说因果,好解释了你等的冤怨。”王老道、延寿儿一齐止住。老苍头与王老道拾起衣巾,劝他穿戴已毕,又替延寿儿作揖赔了不是。王道这才将胡子不挽着了。

吕祖见他们俱都安静,便念了声:“善哉,善哉!玉面狐你看见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有因必有果,有感有应。前日你将延寿吃了,今日他要你偿他的性命。你将王道痛打一顿荆条,今日他给你一掌。循环果报,俱有前因,丝毫不错。若不遇山人与尔等分解,你等这些冤仇孽债不知何日方是个了期。如今既已彼此准折,料无干碍了。玉面狐你还归青石山石洞,再去修炼去罢!日后周公子还有借助你处,至那时,再有你两个的奇缘。如今不可再惹事,连累山人有轻放你之过。速速去罢。玉面狐闻听吕祖之话,慌忙跪倒尘埃,恭恭敬敬的向着吕祖稽首而拜。此时已复人身,便能说话,一面跪拜,一面樱唇慢启说道:“上仙留命之恩,小畜铭心刻骨,不敢忘慈悲大德。上仙药石良言小畜敢不谨记遵行?有负上仙放生善念,日后定遭雷击之劫。”说着,又深深的福了几福。拜罢吕祖,羞答答的一回头,看见周公子在那里扶着拄杖站着,不觉一阵辛酸,满眼含泪,说道:“公子从此须要自己保重。咱俩虽非同类,耳鬓厮磨,算来也有数日之久。自蒙恩爱,足知公子并无憎恶之心。无奈恩爱愈深,所以精神愈损,奴家何尝要结果你的性命?你的家人见你支离危殆,以为是奴安心害你,便备下许多长工佃户谋害于我,一鸟枪几乎将我命丧;又请王半仙来擒拿我,以致奴撕毁神像、经卷,惹恼天仙圣神。那不是为咱俩牵情恋爱使奴造下罪孽通天?可惜我万载将成的大道,一旦化作灰尘。奴若是早早急流勇退,何致今日如此收场?这还亏公子念香火之情,竭力哀求护庇,幸上仙施高厚之德,原情赦放残生。不然,如此房帏细事,连性命保住都难。恨当初,奴家若不被痴情缠绕,焉能含羞忍耻,后悔无及?皆因奴家虽是畜类,也知盟誓俨然,以致牵连招祸,夫复何言?但愿公子将来富贵寿考,福禄绵长。今日代奴乞命深恩,不知何日方能图报?从此谨慎自爱,切莫关情于奴。”玉面狐正自与周信难分难别,往下诉说,只听吕祖在法台之上一声断喝,说是:“玉面狐不必留连,你今生的情缘与周信已满,还说甚么!快快的与我速退便了。”此时,周公子见玉面狐留恋之情现于声色,心中更是难受。有心想着仍到书斋欢叙一时,又不敢违背仙人法令。今听吕祖催着玉面狐速去,也只得眼含两泪,暗暗的看玉面狐重复拜辞了纯阳老祖,又对着他用秋波转了两转,含情蹙眉而去。

这玉面狐仍借遁光回归洞府,潜心修炼。那知他自与周公子缠绵之后,便不似先前修行那等心静神安,兼着先前众狐俱都残灭,只有自己孤孤伶伶,更是行坐不安,心绪不定。所以仍是常常的化成美女,在外游览山景,可也不敢滋生事端。又每逢想起与周公子那等热情,便就心惊肉跳。又想着:“被天神捉住之时要丧性命,亏了周公子求情乞命,不然已是一死。这样恩情怎能叫我放得下?不如我去轮回一次,转生世间,将这救命恩情补满,再行斩断尘缘,一头向道,苦炼纯修,专心致志,免的此时收不住心猿意马,空受此凄凉况味。”大凡修行之道,最怕情欲二字。若是一被所缠,饶你怎样勉强按捺,也不能担然安定,人与物同是一理。所以,这玉面狐虽想着沉心息虑,到底心中不能熨帖安稳,竟仿佛时时刻刻的有个周公子在心上似的。真是:欲把禅心消此病,破除才尽又重生。玉面狐因此安定主意临凡转世,与周公子再结姻缘,以补此生救命恩情。到后来果然投生于光禄大夫李氏之宅,名唤玉香小姐。仍生了个天资国色,与周公子结为夫妇十数余年。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且说吕祖将玉面狐发放已毕,又对着周公子说道:“山人看你倒不是偏护妖狐,却是怜其数千年修行不易,求着恕其过恶。据此事看来,足见你是忠厚仁人。但你虽然不念旧恶,却应该恩怨分明。妖狐与你无恩,你尚涕泪滂沱,代他跪着求情。似老苍头代你担惊受怕,求人与你治病除妖,舍命祷天,情愿灭自己的余年,增你的寿算;不顾自己亲生之子,为幼主熬药煎汤,跪拜神明;受你喝叱,不惜劳苦,竭力尽心。你这个病消灾退,全亏这样义仆忠直。山人劝你从此须要另眼看待,报他的大德,才是圣人之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大概你总知道的。莫以他是你奴仆,以为分所当然,这便是你的好处了。”

这周公子自从吕祖吩咐他,吕祖说一句,他忙答应一声。今听吕祖说完,不禁感慨的纷纷流泪,连忙给吕祖恭恭敬敬的叩了头,说道:“弟子周信蒙大仙金丹救活性命,弟子粉骨碎身,也难报天高地厚之德。大仙的玉言,弟子岂敢不遵教令,以取罪愆?”说罢一转身,又向着苍头说道:“我周信年幼无知,糊涂特甚,冷言冷语,辜负你的忠心。望你担待我年轻病迷。我周信若是忘了你的重生的恩德,日后身不发达,子孙不昌。”说着便跪将下去,慌的老苍头连忙来至近前,也就跪下将周公子搀住,说道:“公子是要折受死老奴了。老奴受恩主付托,职所应该。效忠尽力,扶持伺候。公子说的这话,行的这礼,叫老奴如何当得起?但愿公子身体康健,功名显达,就不枉老奴受故去的恩主寄托之重了。”说罢,二人一齐站起。

老苍头后又跪下叩拜吕祖,说道:“弟子李忠率众佃户长工给大仙叩头。此方若非大仙慈悲,不知妖精闹到何时,害多少人的性命。我李忠只这一子,被妖伤命,若不是大仙大施法力,将婴儿起死回生,岂不断绝我李氏宗支?我的幼主,若非大仙救转,岂不断了周氏香烟?我李忠若非大仙将他二人救活,老奴也只是一命而亡。我三人性命尚存,皆是大仙所赐这余生也。大仙为此处除了一方祸害,百姓俱可从此安定。大仙的深恩似海,大德如山。我们众人无什么报答,但愿大仙的封赠,玉帝早加。晨昏草香一炷,以表我等寸心而已。”说罢,一齐拜跪而起。

老苍头正要令延寿也过来叩谢,只见延寿儿在一旁听了这半天,已知道他的小命是神仙将他搭救还魂,不觉天真发动,号啕大哭,跪倒在地,不住叩头,说道:“我延寿儿被妖所吞,敢则是神仙爷将我救转,再返阳世。我这是死去活来,算两世为人。可叹我这小命,若非神仙爷,那里还有我的命去?我是小孩子,心有良心,也无甚么可敬神仙爷,我只得多磕几个头罢了。”说着,将头磕了有数十个方才起来。

众人俱都给吕祖爷叩首谢恩已毕,末了王老道也跪在地下说道:“我的师傅,你老若是不来,徒弟可就白挨了妖精的荆棍,竟白叫妖精糟蹋了好酒席,我们全白没吃着。经卷、神像全白叫妖精撕了,徒弟也不过白赔本儿。如今你老将妖狐拿问,割了他的尾巴,给咱们爷们争了光了,给徒弟也出了气啦。徒弟响当当的给师傅磕个响头,叫他们到底瞧着咱爷两个比别人靠近罢。”这王老道嘴里胡嚼乱道,吕祖并不理他,只望着法台下对众人说道:“如今妖狐已是灭者灭,降者降。尔等俱得安居乐业,须要好好的各守本分,仰答天恩,不可胡行人事,作恶为非,以致上天降灾。总要以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居心。常言说,为善降祥,作恶降殃。尔等自求多福,以乐余庆可也。”言罢,便对王半仙说道:“你从此也将你这昏醉沉迷节制节制。既要入道,应该守戒。你看看世界上那有你这样的老道,终日饮酒、食肉?你若能自己谨慎,改去野性,将来尚要度化于你。速回迎喜观修道去罢。山人要缴南极仙翁的法旨去了。”于是吕祖站起身来,叫了一声周信,说是:“你祖上的陰德,生代的栽培,俱都甚好,你的根底亦甚不俗。从此果能洗心涤虑,将来必定名登金榜,位列三台,耀祖光宗,封妻荫子。须要谨记吾言,日后俱有应验。”说罢,吕祖离了法台,向外便走,周公子与延寿正要上前扯住,吩咐备斋,吕祖已走的无踪无影。这正是:如野鹤闲云,飘然遐举,去缴了寿星的法令,仍去在阆苑仙山、洞天福地居住去了。

周公子自从吕祖去后,便回到书房抚养身体,过了百日,果然从此目不窥户,至诚读书。三年之后应试,便得了魁元,定了一房亲事,乃系吏部尚书吴大人之女彩雯小姐。这小姐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周公子自从与这彩雯小姐结境汕祝夫妻亦甚相得。但这小姐虽然也生的人才秀丽,到底不及玉面狐幻化之美。这周公子妙年登弟,心满意足,因家业富厚,年纪尚少,不肯便出仕做官,每日在房中与彩雯小姐谈笑吟咏。若是偶然想起先前与玉面狐恩爱,便惚惚不乐。吴小姐也摸不着他的心事,亦不便解劝讯问。过了几年,彩雯小姐生了一男一女,男唤名云佩,女唤名清玉,夫妻二人爱如掌上明珠。此时周公子功名、子女遂心如意,真似富贵神仙。认知泰极生否,乐极生悲,周公子忽然行了几年晦运,闹了个心迷意乱。凡人之运限衰旺,那也是一定之理,万不能躲得过的。此乃后事,不必多叙。

且说老苍头见公子病愈,延寿儿复生,心中甚是感念纯阳老祖,因扫除了一楼净室,立下吕祖牌位,每日清晨沐浴焚香,答谢降妖救命的恩惠仁德。又因王半仙曾为捉妖受打,施了五百两白银,亲身送到迎喜观内,以报妖狐撕毁的那些物件。这王半仙从吕祖去后,他见当时长工、佃户看热闹的百姓人等甚众,恐怕传扬他被妖精辱打,又兼吕祖曾嘱咐他不准妖言惑众,以假术骗人财物,所以他当下并未敢说甚么布施,要多少银,就随着众人散了,出离周宅,回到迎喜观来。今见老苍头来与他送银子,不觉脖子后头都是喜欢。及苍头掏将出来,说道:“这是五百两纹银,奉送道爷作个小小的功德便了。”这王半仙听说只送银五百两,登时又哭丧起脸来,将两个酒烧透了的红眼一瞟,说道:“这银子都是送我王半仙的,我王半仙为你们捉妖降怪,挨荆棍,忍饥饿,上天请我师傅拘神遣将,还请道友,还叫那妖崽子毁了我们好些器物。你家预备的丰盛好斋,我们还没吃上。这一概的功劳,难道说就值五百两银子?我看你们那家当,五万两都拿的出来。你这么大年纪,难道你还不知‘刻薄成家,理无久享’吗?你快收回,我也不用银使用,你心里过的去罢啦。”

老苍头见他这等样式,知道他是嫌少,连忙赔笑说道:“这银两本自不多,但此刻宅内不甚方便,求道爷暂且收下。俟老奴主人身体健壮,请他亲身到观里来布施。再多奉补可也。”王半仙听着还来补复,这方又有了笑容,说道:“你既这么说,我王半仙先闭闭眼收下就是啦。”老苍头见他收下,回到宅内,禀明公子。复又将延寿找到眼前,吩咐道:“你从此须要好好伺候书房,不准在外头仍去淘气乱跑。倘要再叫妖精伤害,那可再也不能死而复生了。”小延寿连忙答应而去。

且说这延寿儿自吕祖将他救转还魂之后,一切模样儿、说话、行事与先大不相同,又安稳,又爱干净,也不去登墙爬树,也不去拜土扬尘,面貌长的甚是清秀,言语对答更加灵透,动作行为全都妥当了许多。而且还知道孝顺,老苍头怎么说他便怎么,绝不似先前那等悖逆。他也知是吕祖将他生死人而肉白骨,每日同着他父亲到吕祖牌位前焚香叩头。真是要较比当初他那样儿有天渊相隔之异。到后来随着周公子读书,也认了许多的字,能会吟诗作赋,帮着周公子办理一切内外之事,无不辛勤谨慎,精明干练。老苍头为他娶了一房媳妇,情性亦甚贤淑。两人也是恩情美满,育女生男。老苍头寿至七十余尚还康健。这是《青石山狐狸缘全传》的收缘。要知周公子求名出仕,彩雯小姐病故,玉面狐转生李玉香与周公子再结前缘,云萝、凤箫二狐落凡投胎,小延寿与老苍头庆寿,吕祖度脱王半仙,周云佩下考招亲,周公子为清玉小姐选婿,玉帝加吕祖封号一切热闹节目甚多。不能一一尽述。看官如不嫌琐屑,请阅《续狐狸缘后传》便见分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