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回成进士债主冤家齐证罪说仇人泥犁刀剑总生花

《点绛唇》:今古茫茫,麒麟阁帧剡溪幅。驱狼逐鹿,奔走太行路。奸险生心,到处成桎梏。休报复,你笑我哭,高枕黄粱熟。

话说丁协公自中了进士,值得大摇大摆,今日是年家请酒,明日是盟兄回席,又把北京踹得个稀烂。那日吏部掣签,掣得福建地方一个知县。领凭到手,不日出京。到家祭了祖,亲朋来贺的填门塞巷,应酬了些日子,才吹吹打打赴任而去。一行家眷,好不齐整炫耀的。他是惯了的性子,那里忍耐得?到那地方,下力抓个儿,顾甚么官声国法?按院看他是进士出身,本上带了个名字,大计里一个不谨,请了回籍。你说他家里坐得住么?他是个白衣也弄出个纱帽来,岂有一个纱帽肯安心做了白衣的?那时值严相当权,他使得福建的东西不着,运了些进京,打点了严世蕃,又拜他做干儿子。严世蕃分付吏部,就起了他户部主事。他又带家眷进京,到了户部的任。管仓管库,他也不肯放松了那一京的。

不上年把,严相也逐回籍了,严世蕃不久也正法了。老子已坏,儿子还坐得住?却被户科一个姓萧的掌科,单单参了他一疏,说他如何贪赃,何等乱法,大计坏的官,不思闭门讼省,反入贿权奸,朦胧请复。以大君之禄位,作假父之恩知,罪在不赦。末又道他本来面目,多属夤缘,场屋关节,手眼神通,显有指证,不比风闻。伏乞敕下该部通盘打算,彻底澄清,计鸳鸯针。0.其赃罪,示以极刑,除小人百足之尤,培国家万年之气等语。

旨下发刑部究拟。那刑部关会了吏部,讨了大计的考语来,加他个不合入贿谋复的罪。又拗不过萧掌科做了硬对,问了个沈阳卫的军,候旨下不题。正是:凭他羽翼冲天去,若个奸雄好到头。

不见曹瞒疑冢在,几回玉碗去荒丘。

却说徐鹏子在卢翰林家读书,与公子交相琢磨。那公子到底是有根气的,就也虚心耐受,学业果比往日大进,时常送文字与翰林看。翰林也晓得是徐鹏子诱掖之功,着实欢喜。

那一年提学发牌科考,卢翰林对鹏子道:“你揣摩已成,不要埋没了。你可借我北地籍贯,提学科考,你出来试一试,毋令英雄有白头之叹。”徐鹏子应允。一连府、县、道,不费丝毫气力,轻轻的进了学。又去赶遗才,又录了一名科举。那卢公子仗自家的本事,也公公道道摸了个二等科举。翰林大喜,早晚劝他们攻书,一切进场杂事,都不要分他们的心,只待临场之日,带笔砚进去就是。

须臾进了三场,徐鹏子中了解元,卢公子也中在五十几名上。这回光景,真是不同,徐鹏子枯木再春,那卢翰林也是个刮目的知己了。翰林对鹏子道:“小儿的本领还生疏,虽然偶中,不得自满。我意这边粮船甚便,雇了一个舱口,又宽敞,又安稳,徐先生同小儿前去,一路上还要求你点拨。盘费是不消愁得,你们早早进京,一面读书去。若得小儿同徐先生联发了,学生决不敢忘。”徐鹏子谦谢不了。

拜了房师之后,两个人就趁顺便的粮船,预先进北京去了。

那卢家事体,百需百有,真个是不费他们半点心力,整日在船上读书。刚刚船到了天津卫,两个人商量道:“雇班轿马,到京去更便些。我们在船上已久,不耐烦了。”不一时,就雇了夫马,徐鹏子与卢公子两乘大轿,余者都是骑马跟随。可煞作怪,恰才不曾走了四五十里远,只见一个妇人坐在荒草地面上啼哭。他们这些人通不在意,徐鹏子是个受过患难之人,听见便恻然动心。轿子到他面前过,细听一听,听得不似北音,便叫住轿,着人去问妇人是那里人,为何啼哭。那妇人回道:“是南边人。”鹏子听得声音,连忙跳出轿来一看,偌大一惊,原来不是别人,就是他浑家王氏。便问道:“你为何在这里?

“那王氏起先低头而哭,见人来瞧,他也不敢抬头。一听见问他的声音,才抬头起来,见是自家丈夫,方立起身道:”这是梦里?如何这里得相会?“徐鹏子道:”我如今中了举人,进京会试去。你来则甚?快讲我听。“王氏将避乱得信,特来找寻,遇着恶船家,因此连夜走了,要走进北京问那卫官,再讨你的消息,不想于此得会,大略说了一遍。徐鹏子道:”这船家哩?“王氏道:”他已开船去了。我认得他叫李麻子,他少不得要到北京,容易查访的。“徐鹏子才请卢公子相见了,大家悲感不胜,就将鹏子那乘大轿与王氏坐了,他另雇了一乘轿子,一同进京。恰是:今夜灯前照,犹疑梦里身。

不受苦中苦,怎为人上人。

这王氏到这苦难时节,与死为邻,不想遇了丈夫,又是遇了富贵的丈夫,不似前番酸丁了。虽然是王氏贞一之报,却也还是徐鹏子不滢滥之报。不几日到了北京,赁屋住下,一切不题,单理进场的功夫。须臾进过三场,却早又揭晓了。徐鹏子中了进士,卢公子榜上无名。鹏子又殿试过了,殿了二甲上。

观政后,就授了北京刑部主事,去到任了,将家眷送进衙门,卢公子方才作别回家。

却说徐鹏子到任之后,书吏送进一本册子,却是户部郎中丁全问遣这案的爰书。便禀道:“丁家家口,先要点验,造了册子,送堂奏请,候旨发遣。昨日科里萧爷,又有帖儿来催了。”

徐鹏子道:“丁全这厮,弄了个进士,做这样现世报,不知所犯何事?”随将那宗案卷细阅一番,又检那萧掌科疏稿来看了道:“这样看来,一遣也不冤枉。”

次日过堂,点了丁全。只见那丁全含愧低头,局-了不得。

徐鹏子只当他如此丑状,见了乡亲,自觉面上难过,也不好十分拘求他。大约就家口单上一看,也有个丫头,叫做春樱。逐一点名过去,叫到春樱,鹏子仔细一认,原来就是他走的那婢子,心下大加惊异,就叫那春樱上来问道:“你也认得我么?

“春樱抬头,认得是旧家主,应道:”奴婢认得。“话未说完,眼泪簌簌的如雨下来。鹏子因法堂上不便细问,因叫道:”点完出去。“随分付长班道:”那丁衙丫头春樱,不是正经人犯,本厅备价赎身,你可带他交进衙来,领身价去交库就是。“长班答应去了。到晚送到衙门口,传点进来道:”长班送春樱来,并领身价。“鹏子随备了十二两身价,付了长班,即唤春樱进衙。春樱一见了家主、主母,跪在地上,哭得个不起。正是:团圆今夜三生话,鸡犬犹衔百世恩。

莫道令威重到日,徒将城郭怆归魂。

徐鹏子问道:“我有甚亏负你,你就走了?几陷我于死地!

“春樱道:”这是婢子该死。其中却有个缘故。“夫人王氏道:”甚缘故,你慢慢儿说来。“春樱道:”那日老爷功名不遂,心下着恼,奴婢不堪驱使,因而触怒。从小受老爷、奶奶恩养,岂有含怨之心?不想那日那姓周的白日鬼来看老爷,此时叫我捧茶出去。白日鬼问道:“你为甚么眼睛哭得红红的?‘我彼时不合应了他一句道:”相公放榜不中,家里这几日吵闹不过。’白日鬼道:“恁样讲,着实难为了你。你有爹娘么?何不暂躲一两日,等他过了性子,再回来也好。‘我对他道:”爹娘在城外,我却不认得路。若躲过得一两日,这就万幸。’白日鬼道:“明日侵早我做个陰骘,送你回去住几日,转来还替你对相公说,叫他宽你些。‘奴婢一时短见,还望他对相公处讨饶。那晓得他第二日趁奶奶们未醒,果然敲门,叫我出去。我只当他是好意,就不合同他出来。谁知他一领就把我送到丁家来。丁家接住,就把我关在一片屋里,不通消息。后来闻得他买了爹娘来吵闹,又包他告状,送了那官五百两银子,要处死了你才放心。”夫人老大惊异,对鹏子道:“你与丁家有甚仇么?”鹏子低头想道:“我与他没甚冤仇,苦苦这般害我怎的?”春樱道:“还有话说。闻得他中举人的卷子,是改了老爷的,老爷曾到白日鬼面前说,要到监场察院处告他,他又是那推官的门生,极力帮他,就借奴婢身上,先发制人,这都是我该死了。”说完又哭。

鹏子点了点头道:“原来恁样。叫人那里摸头脑去!怪得那日过堂时节,他那般局不宁光景,谁知到是他良心发见的。”

夫人道:“这样恶人,怎么天还把一顶纱帽与他戴?陷得我两人险作他乡之鬼。”鹏子道:“我如今这样,他如今那样。

我虽然流离颠沛,还有见天日时节;别人参了他,恰好撞在我手里结局,这就也是个报应了。“说犹未了,传禀进来,说科里萧爷请赴席。鹏子即时出来,到萧衙去。正是:平日杀人都市中,争道相逢不相识。

凄凄不似向时声,满座闻之皆掩泣。

却说徐鹏子来赴席,就问萧掌科:“老先生尊召,同座还有甚人?”萧掌科道:“学生特设奉敬,并无陪宾。席间还有一事相商。”鹏子道:“这样怎敢当?”须臾坐下,酒斟数巡,萧掌科道:“学生今日见屈者,正为丁全那厮。爰书虽定,只求老先生早些造册送堂,以便遣行,不可再留连濡滞,致有漏网之恨。”鹏子道:“正欲请教一事:请问老先生疏稿言言金石,字字秋霜,但所云场屋关节,这件不知何所指实,幸明赐教。”萧掌科道:“这事不提就罢,提起来钻心刺骨,恨不食其肉而寝其皮。老先生不厌烦絮,请借樽酒消闲,为老先生讲一遍。学生习的是《春秋》,壮年才举于乡。节连会试,几遭不中,乡人皆以我为钱秀才了。

其时因一坟墓,老父与乡人口角。乡人有□心老父之意,因学生公车在即,乡人观望伺隙而发。老父临行谓学生曰:“乡人有心挑衅久矣,你此行若中进士,他就中止;若不中进士,恐有不能忘情者。你须努力博个进士,以慰父望。今日轺发之日,即汝父睁眸之日也。‘比时学生答道:”大人不必忧虑,此行揣摩已成,断然要中,决不负倚闾之望。’老父点头而别。

及到会试,学生极力敲推,成就七篇文字,反复翻阅,决然可中。出场遂誊稿飞报老父,使老父见而宽心。三场皆称,到揭晓日寂然无闻,因而不愤,候取了落卷,看作何分晓。那晓得讨了落卷出来,学生卷上,竟不是学生的文字,竟是潦潦草草,极不象样几篇臭烂文字。却好走到坊中,看见丁全这厮的朱卷,却与学生的一般。学生就照誊录的人名,寻着替他理论,他说不关我们小人事,就是监场一位老爷那里发下叫誊的,小的怎敢不依?学生正欲告发,以泄心中不平之忿,因想家难方殷,又生他衅,恐贻老父不安,只得含忍。乡人因学生又不中了,遂将老父告在本县。那知县又与学生素不相投,乘机生诈,就出牌径拿老父。老父气郁,因而得病不起。丧殡之仪,草率不堪。此事皆因不中,不中又因丁全,此学生痛心切骨,欲手刃报父之仇一也。“

说完道:“老先生请酒。老先生听得可发指否?”鹏子点了点头道:“是。”萧掌科道:“还不止是。学生家道穷了,起复后只得就教。那晓得时运不济,单拈了一根广西柳州府学教谕。许远路程,揭借了盘费,吃了许多惊恐辛苦,教官体面,那里吓得动人?况獠蛮地方,怕的打劫,那里怕你教官?真正是齑盐苦淡,老母好生不遂,又受了那边山岚野瘴,得了一病,医了数百金,总是不起。此举皆因不中,不中又因丁全,此学生痛心切骨,欲手刃报母之仇一也。”

讲完又道:“请酒,老先生听得可发指么?”鹏子又点了点头道:“是。”萧掌科道:“还不止是。你说那千里之丧,怎得容易回乡?学生除供给医药之费,囊中已是萧然了,尽将贱内衣裳首饰,可变卖的变卖,可融化的融化,不上四五十金。

又到同官处告贷,他们极力赍发,也不上五十金。幸尔敝乡一个相知,在省下作官,学生亲自到他任上求借,蒙他即借二百金,写了合契,着学生回乡备还他家里。学生感他不过,一路省俭,搬将母柩回来。你想一个又老又穷的举人,又在艰中,那里得这二百金还人?那些讨债的讨了几回,见无捞摸,次后就出言出语了,最后就敲门打壁的骂了。那日学生他出,那些讨债的竟向内室辱骂,贱内不堪,回了几句,那些人故意发作,说道:“赖债,还来打我!‘因而并贱内推扑晕倒。贱内受气不甘,从此得病,不上半年,相继而亡。此事皆因不中,不中又因丁全,此学生痛心切骨、要手刃报妻之仇一也。”

讲完又道:“请酒,老先生听得可发指么?”鹏子又点了点头道:“是。”萧掌科道:“此三者皆其大端,约略举而言之,其中造次颠沛还有百倍干此者,不敢尽述,恐污尊耳。近来始成进士,初授行人,受国恩超擢今职。打听这厮罪恶贯盈,意欲举发。但他新投权相门下,作干儿子,学生恐一时力量不及,不唯无益,反置不共戴天之仇于不能报之地,只得刳心忍耐。今幸冰山已倒,百足无能,荷圣明恩允,稍泄前愤。总之,这厮纵悬首蒿街,消不得终天之恨!老先生休见怪。污耳!污耳!”鹏子道:“原来如此。恐怕世人受此累者不少。”萧掌科道:“据老先生说有所闻见,亦祈赐教!”鹏子便含糊答应道:“学生也是这等说,未必指丁全一人。”萧掌科道:“只是求老先生速些,至嘱!至嘱!”又吃了几杯,方才告别。正是:佛说大慈悲,众生多水火。

凭君唱阐提,千劫大因果。

杀人街市中,不复知有我。

妮妮杯酒前,泪落如珠颗。

闻见咸心伤,杀之皆曰可。

堪叹读书人,无知受其祸。

徐鹏子吃酒回来,对王夫人道:“原来丁全作孽,不止我这一宗,所以今日得此重报。”王夫人道:“他又做出甚事来?

“鹏子将萧掌科的话说了一遍,又道:”谋为举人急些也罢,若进士就迟一科也得,何必恁急急倾一家、补一家的?萧掌科被他弄得家散人亡,我却比他还便宜两个人。功名场中生出如此缺陷来,也是一场笑话。“王夫人道:”这恶贼使尽奸计,害人成己,若乘机凑便,重处他一番,警戒后人,且泄我两家之恨,方称我意。“鹏子道:”这也是前生孽债,将就他些也罢。也费千谋百计,弄个两榜,只望封妻荫子,耀祖光宗,享尽人间富贵,占尽天下便宜,谁知一旦泥首阶前,灰心塞外,也就勾了。若复冤冤相报,何日是了?依我的意思,觑个便还松动他些才是。“王夫人道:”萧掌科的对头,你若松他,不是解已成之冤,寻未来之衅么?“鹏子道:”萧掌科精明历炼,可以理恕的。我那负辜的事情,他久后自然识得。已成未来,都可以一概湔除了。“

说犹未了,只见门人传禀进来,堂上有文书到。鹏子唤接进来,拆开看完,呵呵大笑。夫人道:“甚事好笑?”鹏子道:“你说报仇,这不又是一宗报仇的来了。”夫人道:“报甚的仇?”鹏子道:“户科一本,为侵盗漕粮事。犯入李麻子,奉旨刑部究拟。这不是你前日说的那李麻子么?”夫人合掌道:“阿弥陀佛,这恶贼我恨入骨髓,未得报复,今日自投网罗,如今天眼恁浅哩!”鹏子道:“天眼浅,人眼倒要深些。这人已犯不赦之条,我又从而问入之,这又不是第二个丁全了?”

夫人笑道:“你意何如?”鹏子道:“候面审时定夺。”

次日坐堂,解到李麻子,鹏子道:“你是李麻子么?”李麻子道:“是。”鹏子道:“你抬头起来。你认得我么?”李麻子道:“不敢。”鹏子道:“你认得徐家阿嫂么?我姓甚么哩?你要见徐阿嫂,我请出来与你看看。”李麻子听得,情知那件事发作了。只管叩头道:“犯人该死!犯人该死!”鹏子拈起签来,叫重责四十大板。打完,鹏子道:“你这凶顽之徒,你就不犯到我手里,我先晓得你必要坏事了。你今侵盗这许多漕粮,那里去了?”李麻子道:“犯人一时无赖,花费了些钱粮,情愿就死罢。”鹏子道:“你就要死也还难哩。你家中还有产业么?”李麻子道:“家产毫无。只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娘,带在船上烧火,此外并无倚靠。”鹏子喝带出去。

次日出票,传了他那一帮的运官、旗甲,一齐都到。鹏子善言劝谕,令他众人量力多寡,捐助他些。又道:“本司是为你们的,设使他枉口扳害了你们,你们既要代赔,又多去了衙门之费。且撮补得一个人完全,也就是一帮的光彩。”众人感其恩义,只得一五一十的,都替他清赔了。鹏子问了他个杂犯,仍代他偿了去,白白的赶了出京。这正是:冤冤相报几时休,到得回头把债收。

汉武秦皇遗迹处,年年风雨泣长楸。

却说那丁协公既定了罪,只不见刑部发放,心下想道:“冤家路窄,单单网落他手里,这回耽搁了这许多日子,莫不是加些楔子,还要入我个重罪哩。”因遣人通了一个乡亲,也是在京现任的,托他到徐刑部那里去认罪,道:“丁全自知该死,往日过恶,求念乡情,开他一线生路,情愿将原籍的房屋田产写献进来赎罪罢。”徐刑部道:“岂有此理!丁协公自是得罪掌科,与我面上全没相干。”那乡官道:“就不相干,也要求老乡亲做个鲁仲连,何如?”徐刑部道:“莫错疑了。我迟迟原无他意,三日内便见分晓。”

这乡官回来对丁协公说了,丁协公心疑未定。果然过了三日,听得册立东宫大赦天下。徐刑部就援例将丁全罪名开释了,问个罢职永不叙用例,做文回了堂上。堂上允了施行,这丁全才晓得徐刑部以德报怨,真正是仕途中圣贤,恩怨内菩萨,举家顶戴不荆次日青衣小帽,伺候刑部出堂,亲自拜谢。鹏子知得了,挂了一个牌道:会审钦件,一应公文不许投递。

丁全看见牌面,谅道是盛德君子,不欲形人之恶的美意。

在了大门口,端端正正磕了八个大头,口里不知咕咕哝哝祝赞的甚话。恰也凑巧,那丁全正在拜祝时节,只见又有一个人,破衣褴褛,飞跑走来,也跪在大门口,嘴里大声说道:“愿老爷、奶奶万代公侯,富贵联绵,子孙昌盛,享寿万年。”磕了无千带万头才起来。一爬起来,顶头撞了丁全。原来他两个人是相熟的,一会儿各诉前事,两个人齐打起乡谈来,合掌念佛而去。你道这是甚人?原来是那李麻子。这都是徐刑部公门中修行好处。

门上人将此事传禀进去,他也不以为意。你看他受了多少磨难,功名被人占去,性命还要贴他。几乎连结发奶奶也将来不保,他一味以德报怨,全不记怀“冤仇”二字。虽是摩练学问,从艰苦中躁出来的,却还是本来面目上原带了菩提种子。

若学萧掌科,未尝不艰苦,不摩练,不能学他忘机了。后来转了吏部,升了太常巡抚,累官至吏部尚书,享年九十多岁。夫人生了二子,春樱因他无心之疑,也念贫时小菜,收了做偏房,也生了一子。三子克绍书香,两个中了进士,一个中了举人,皆为名宦。这都是两夫妻宽仁积德之报也。

(全书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