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并发症

贝拉和我沉默地走向生物学教室。我试图在这一刻集中自己的精神,集中精神在我旁边的女孩,集中精神在想那一方面才是现实的和牢固的,集中精神在把爱丽丝那些骗人的,毫无意义的影像从我的脑袋中踢走。
  我们在安吉拉韦伯身旁走过,她在人行道上拖延著,与一个男孩讨论的转让她的三角数课的功课。我敷衍地扫视她的思想,预计那多数是令人失望的,只是惊讶於他们沉闷的大意。
  Ah,这里有一些是安吉拉想要的。不幸的是,那不是一件容易包裹的礼物。
  我感到一瞬奇怪的安慰,听到安吉拉无望的渴望。
  有一种类似的感官通过我的全身,那是安吉拉永远不会知道的。我也是这样——无望的渴望——在这一秒,与这个人类女孩有同一种感受。
  我知道这是奇怪的安慰,我不是唯一一个经历著悲惨的爱情故事的。
  伤心是无处不在。
  在接下来的一秒,我突然被彻底激怒了。因为安吉拉的故事并不是悲惨的。她是人类而他也是人类,那似乎是不可逾越的,她的脑袋是荒谬的!真正可笑的比较,与我自己的情况。她的心碎是毫无意义的。一个浪费的悲伤,不能与一个她想要的男孩在一起,这并不是一个正当的理由。为什麼她不能得到她想要的?为什麼这个故事不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我想送她这份礼物。
  Well,我会给她她想要的。了解到我正在做有人性的事,这甚至可能不会太困难。
  我仔细的检查在她身旁的男孩的意识,她感情的对象,他也并非不愿意的,他只是被与她一样的困扰阻碍而已。
  所有我必须做的,是给予一个建议。
  该计划很容易便形成了,撰写脚本本身并不是我努力的一部分。我需要埃梅特的帮助——让他一起去,这是唯一真正的困难。
  人类的本性比吸血鬼的本质是如此容易操纵得多。
  我很高兴於我的解决方案,我送给安吉拉的礼物。这是一个从我自己的问题中体面的分散了我的注意力。但愿它会像地雷一样容易固定。
  也许对我们来说是有一些我没有注意到的解决办法,明显的安吉拉的解决办法只是她看不见。虽然不太可能。但是,为什麼仍要浪费时间与绝望呢?我遇到贝拉的时候没有浪费时间。每一秒钟都很重要的。
  Mr.Banner进入课室并拉著一个古老的电视和录像机。他跳过了一节他并不特别感兴趣的课程——遗传性疾病——未来三天内将在电影中展示这课程的内容。‘Lorenzo'sOil’并非是一件非常愉快的片段,但课室里并没有停止兴奋。没有笔记,没有任何试验工具。自由的三天。人们正在欢腾。
  无论采用哪种方式,对我来说也并没有问题。我并没有打算对此付出我的任何一点注意力,除了贝拉。
  我今天没有把我的椅子拉离她,去给自己呼吸的空间。
  相反,我亲蜜的坐在她的身边,像任何正常人一样。比在我的车箱内时更加亲密,亲密得足够我身体的左边能感受得到她的肌肤所发出的温热。
  这是一个奇妙的经验,双方都很享受也很伤脑筋,但我更喜好坐在她的对面。这更多於过去平常的时候,但我很快意识到这总有一天是仍不足够的。我并没有感到满意。这与她的亲密只能令我更加想接近她。那魅力比这刻我得到的亲密更强烈。
  我曾指责她是一个危险的磁铁。就像现在,感觉这就是如实的真理。我很危险,而且,我允许自己每一英寸的更接近她,她的吸引力大批地增长。
  然后Mr.Banner把灯熄了。
  缺乏了灯光对我的双眼没有多大的影响,没做成多少奇特的差异。我看得到的仍然像之前一样完美。房间的每一角落都是明确的。
  那麼,为何在这对我来说并不黑暗的,漆黑的气氛当中会有电力的冲击?这是因为我知道我是这里唯一一个能看得非常清晰的吗?是因我和贝拉都看不到对方吗?就像我们是独处,只是我们两个,在黑暗的房间中隐藏,坐得如此接近彼此。
  在没有我的许可下,我的手伸向了她。正要触碰她的手,在这一片漆黑中紧握。这会否是一个可怕的错误?如果我的皮肤使她困惑,她只须推开我。
  我猛地缩回我的手,在胸襟前紧紧地交叠我的手臂,然后紧贴地紧握我的手。没有错误。我承诺自己我不会犯错的,就算它们看上去是多微细的错误。如果我牵上她的手,我就会想要更多——其他微不足道的接触,其他与她更亲密的举动。我能感觉到。一种新性质的渴望在我内心正在成长,正在失控的运作。
  没有错误。
  贝拉合拢著她的双臂牢固的跨越她的胸前,及把她的手紧握成拳,就像我一样。
  在想些什麼?我垂死般对她低语,但房间里太安静,以致即使是低声的交谈也能清楚的听到。
  电影开始,只能为这黑暗带来一点光明而已。贝拉偷瞥我。她注意到我身体的僵硬——如同她一样——然后她笑了。她的唇瓣略略分开,她的眼神就如写满了热情的邀请。
  也许我只是看到我想看到的。
  我给她一个微笑。她的呼吸伴随著低喘声并迅速移开本来看著我的视线。
  这使情况变得更糟。我不知道她的想法,但我突然肯定了我之前是正确,她希望我触碰她。她感到这危险的欲望只有我能做到。
  在我和她的身体之间,那电力在哼唱(正在电光火石之中)。
  她在这整整一个小时并没有任何移动,持续著身体的僵硬,如同我一样维持著僵硬的姿势。有时候她会一而再的看看我,然后那嗡嗡声的电流便会突然通过我的全身。
  一个小时过去了——慢慢地,慢慢地,但还未足够缓慢。这感觉多麼新鲜,我能够整天像这样坐在她的身边,只是为了完全的体验这种感觉。
  当每一分钟过去,我对於自己试图去触摸她的理由有十几个不同的论点,理性挣扎的欲望。
  最后,Mr.Banner从新打开室内的灯光。
  在明亮的日光灯下,房间的气氛恢复正常。
  贝拉叹了一口气,然后在她的面前伸展及收缩的活动她的手指。在这麼长时间维持著同一姿势对她来说一定非常不适。这对我来说很容易——理所当然的寂静。
  我用笑容来缓解她脸上的表情。“Well,这很有意思。
  “Umm”,她喃喃地说,清楚地了解我提到的话,但并没有就此发表评论。我想要听听她现在的想法。
  我叹了口气。再多的希望就是要帮助这一点。
  “可以走了吗?”我问道,然后站了起来。
  她换了个表情然后脚步不稳的站起来,张开了她的手,彷佛她在害怕她会跌倒似的。
  我可以向她伸出我的手。或者我可以扶住她的手肘关节下方——只是轻轻地——然后稳住她。当然,这不会是一个可怕的侵害。
  不要犯错。
  在我们向健身室前进的时间她非常安静。她正在深入的思考,她双眼间非常明显的皱纹就是象徵。我,也一样,在深入的思考。
  轻轻的触碰她的肌肉并不会伤害她,我内心自私的那一方在争辩。
  我可以很容易地舒缓我手掌的压力。这并不是太过困难,只要我坚决的控制自己。我的触觉比一般人类发展得更好;我可以用多数的水晶体来变戏法而不弄坏当中任何一颗;我可以敲打一个肥皂泡而不弄破它。只要我坚决的控制我自己。
  贝拉就像是一个肥皂泡——脆弱和短暂的。暂时性的。
  要多长时间在能在她的生命中证明我的存在?我有多少时间?我有否其他像这样、像这一秒的机会?
  她并不会时常在我的手臀能接触的地方。
  贝拉在健身室前转过身来看著我,她用一个双眼睁得大大的的表情看著我。她没有说话。我能从她的双眸内看到我自己的身影,看到我对自己的愤怒和自己内在的冲突。我看到我的脸的转变,如像我内心那好的一方输掉了这场争论。
  我的手在不自觉的控制下举起。随著轻轻的,如她是最薄的玻璃造成的,如她是易碎的气泡,我的手指触碰她脸颊温暖的肌肤。它在我的轻抚下温热了起来,我能感觉到她透明的皮肤下方那脉搏血流的速度。
  够了,我命令自己,通过我的手去抚摸她的脸颊的举动使我心痛。
  够了。
  我困难地拉开我的手,去制止自己更加接受她,即使我已如此。瞬间一千种不同的可能性贯穿於我的脑海中——一千个不同的方式去触摸她。指尖描绘她的唇线。我的手掌覆盖她的下巴。让她的秀发在我的指间缠绕。我的胳膊缠绕在她的腰部,紧抱她贴近我的身体。
  够了。
  我集中自己的注意力转身,移动脚步远离她。我的身躯移动得迅速——不情愿地。
  我让自己背对那挥之不去的内心想法,在快速离开时不去看她,几乎是从这诱惑中逃跑。我捕足到迈克纽顿的思绪——它们叫得最响——当他看著贝拉在他面前走过并对他视而不见,她的双目毫无焦点,脸颊泛红。他怒目而视,且在他的脑中突然出现了夹杂著咒骂的我的名字;我忍不住笑来回应。
  我的手刺痛。我弯曲它们,然后蜷缩成拳头,但它继续痛苦的刺痛。
  不,我不会伤害她——但触摸她仍是一个错误。
  感觉就像火一样——我的喉咙那燃烧的渴望已经遍布我的全身。
  下一次我接近她,我能够阻止自己再次触摸她吗?如果我再一次抚摸她,我能够制止住吗?
  不能犯更多的错。就是这样。品尝那记忆,爱德华,我冷冷地告诉自己,管好自己的双手。如此这般,不知何故我强迫自己离开。因为我不能允许自己靠近她,如果我要坚持制造这种错误的话。
  我深吸一口气,试图稳定我的思绪。
  埃梅特在英语课的建筑物前赶上我。
  “Hey,爱德华。”他看上去很好。奇怪的,比之前更好。快乐的。
  “Hey,Em”。我看上去也快乐?我猜想,尽管我的思绪很混乱,我感觉得到是这样。
  『找个方式让你的嘴巴闭上,小孩。罗莎莉要撕裂你的舌头了。』
  我叹了口气。“对不起,我留下你去处理。你生我的气吗?”
  “Naw。罗莎莉会克服它的。反正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与爱丽丝看到的未来。』
  爱丽丝的影像并不是我这刻要去思考的。我看向前方,我的牙齿紧锁在一起。
  当我寻求著分散注意时,我看见了班切尼在我们面前进入了西班牙文课室。Ah——这便有我送给安吉拉韦伯她的礼物的机会了。
  我停了下来,并抓住埃梅特的胳膊。“等一秒。”
  『怎麼回事?』
  “我知道不该得到的,但你能帮我个忙吗?”
  “什麼事?”他好奇的问。
  在我的呼吸之下——我用飞快的速度说话,这样的话,就算一个人类无论他们的说话多麼响亮都是难以理解的——我向他解释我想要的。
  我这样做时他茫然地望著我,他的思想如同他的脸一样空白。
  “真的吗?”我提示。“你愿意帮助我做到这一点吗?”
  这让他在一分钟后才作出回应。“但是,为什麼?”
  “来吧,埃梅特。为什麼不呢?”
  『你是谁,你对我的兄弟做了什麼?』
  “不是你常抱怨说学校总是一成不变的吗?这只是有点不同,不是吗?把它作为一个实验——实验人类的本性。”
  在他跌入陷阱之前的其余时间他都在盯著的。“Well,这真是不同的,我会给你你想要的。行了吗,好吧。”埃梅特吸了口气,然后耸耸肩。“我会帮你的。”
  我向他笑,感觉更热衷於现在有他在内的我的计划。罗莎莉是一种痛苦,但我选择埃梅特这件事将永远欠她一个人情;没有人比我有更好的兄弟了。
  埃梅特不需实习。我低声说他行他曾经在我的呼吸,我们走进了课堂。
  在我的呼吸声下我低语的告诉他一次他的路线,在我们走进课室时。
  班已坐在我后面的他的座位上,把他的功课聚集在他的手中。
  埃梅特和我都坐著,也做了同样的事情。课堂上还没有安静下来;细微的杂音对话将持续,直到Mrs.Goff叫他们专心上课。
  她并不心急,最后一堂课是考核测验
  “所以,”埃梅特说,他的音量比平常大——如果他真的只是说给我听。“你问了安吉拉韦伯了没有?”
  在我后面传出的纸张的沙沙声在班的僵硬下突兀停止,他的注意力突然注家在我们的对话。
  『安吉拉?他们在谈论安吉拉?』
  太好的。他对我的话题感兴趣。
  “没有,”我说,我慢慢地摇了摇头,表现出遗憾。
  “为什麼不呢?”埃梅特凑合著我。“你是鸡吗?”
  我向他扮个鬼脸。“不,我听说她对其他人感兴趣。”
  『爱德华库伦想约安吉拉出去?但是……不。我不喜欢这样。我不想让他靠近她。他……不适合她。不……安全。』
  我没有预计他是出於骑士精神,出於保护本能。我还以为嫉妒会行得通的。但无论如何,也是行得通的。
  “你要我告诉你,我可以有效地阻止你吗?”埃梅特轻蔑,再次凑会著我。“不竞争?”
  我瞪著他,但他给我的很有用。“你看,我猜她非常喜欢这个叫班的人。而且我不会试图说服她。还有其他女孩。”
  在我身后的那张椅子的反应如像电动般。
  “谁?”埃梅特要求,回到脚本。
  “我实验室的合作夥伴说是一个名叫切尼的家伙。我不确定我是否知道他是谁。″
  我给回他一个微笑。只有高傲的库伦家可以假装不知道在这个小小的学校的每个学生。
  班的头部震动的旋转。『我吗?超过爱德华库伦?但是,为什麼她会喜欢我?』
  “爱德华”,埃梅特低沉的咕噜著,滚动他的眼睛看向前面的男孩。
  “他在你身后的右边,”他满嘴脏话,显然,人类可以轻松阅读他的话。
  “噢,”我咕噜著回应。
  我在我的座位转过身,并看了一眼身后的男孩。在这一秒,眼镜后的黑眼睛被吓坏了,但他狭窄的肩膀变得僵硬和笔直,被我清晰的贬低评价冒犯了。他的愤怒萌芽并漆黑了他金棕色的皮肤。
  “Huh,”我傲慢地回应埃梅特。
  『他认为自己比我好。但是,安吉拉并不认为。我会向他展示实力的。』?
  完美。
  “你不是说她在是考虑与Yorkie跳舞吗?”埃梅特哼了一声的问道,正如他鄙视口中所说的男孩的名字多麼笨拙。
  “这是显然是一个组合的决定。”我想要肯定班清楚这一点。“安吉拉害羞。如果B——Well,如果那个小子没有勇气约她出去,她也永不会开口问他的。″
  "你喜欢害羞的女孩,″埃梅特说,回到即兴的剧本。『文静的女孩,就像是……hmm,我不知道。或者是贝拉史旺?』
  我瞪著他。"正是。″然后我又回到我的表演。"或者安吉拉对於这等待感到疲累。或者我会问她能否和我一起去舞会。″
  『不,你不会,』班想道,弄直了他的椅子。『那麼,如果她比我高那麼多?如果她不介意,然后我也不介意。她是这所学校里最友善的,最聪明的,最漂亮的女孩……而且她要我。』
  我很喜欢这个班。他看上去似乎光明正大和善意的。甚至值得得到像安吉拉这样的好女孩。
  我在桌下给埃梅特一个大拇指,在Mrs.Goff站起来向班级里的学生们打招呼时。
  『好吧,我承认——这是一种乐趣,』埃梅特心想。
  我向自己笑了,为自己能促使一个爱情故事有个完美结局而欢欣。
  班将会贯彻我的积极,而安吉拉将得到我的匿名礼物。我的债务偿还了。
  多麼愚蠢的人类,让六英寸的身高差别混淆了他们的幸福。
  我的成功使我心情愉快。我坐在椅子上再次为我解决了这件事而笑了,然后准备离开。毕竟,贝拉曾在午餐时指出,我从未见过她上体育课时的表现。
  迈克的想法是最容易确定的,潺潺的声音聚集在体育馆内。在过去几周,我对他的心理已经变得太熟悉了。叹了一口气,我服从自己的命令去听他的想法。至少我可以肯定,他非常专注於贝拉。
  我只是在从他提出愿意成为她的羽毛球夥伴这个建议时听他的内心,然而其他合作夥伴贯穿了他的思想。我的笑容渐渐淡去,我咬紧牙关,我不得不提醒自己,杀害迈克纽顿是不容许的选项。
  “谢谢,迈克——你不用做到这样的,你知道。”
  “别担心,我会与你保持距离的。”
  他们交换了一个笑容,并闪烁无数意外——总是以某种方式连接到贝拉——通过迈克的头部闪现。
  迈克首先独自仍战,而贝拉在球场后方犹豫,小心翼翼的紧握自己的球拍,就像那是某类型的武器。然后克拉普教练在旁缓行慢步,并下令迈克让贝拉参与。
  Uhoh,迈克想著贝拉向前移动时叹了一口气,在一个尴尬的角度及时握著她的的球拍。
  JenniferFord向著贝拉的正面打出一个低飞球,自鸣得意的扭曲贝拉的想法。迈克看到贝拉蹒跚的走向它,摆动球拍瞄准她的目标,然后他贸然的尝试拯救这一截击。
  我忧虑的看著贝拉球拍的轨迹。果然,它击中那拉紧的球网,然后向她反弹,在它失控的撞击麦克的胳膊发出一声响亮的拍打声之前猛击了她的前额。
  Ow。Ow。Ungh。这肯定会留下瘀青。
  贝拉是揉著她的额头。当知道她受了伤时,我很难再留在属於我的位置上。
  但如果我在那儿的话我能做些什麼?而且它看上去并不是太过严重。我犹豫著,观看著。如果她打算继续再玩,我将会制造一个藉口去将她从课堂拉走。
  教练大笑。"抱歉,纽顿。″『那个女孩的厄运是我看过最恶劣的。不能再使她在其他地方受到这种遭遇了。』
  他故意转身背对著观赏另一场比赛,以便贝拉能回到她的前旁观者的角色。
  现在,迈克按摩著他的手臂再次思考。他转过身向著贝拉。“你还好吧?”
  "Yeah,你呢?″贝拉红著脸羞怯的回答。
  “我想我会做得到的。”『不想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爱哭的人。但是,man,受了伤呀!』
  迈克打圈的旋转著他的手臂,脸部肌肉却在抽搐。
  “我将会留在这儿,,”贝拉说,在她的脸上,写满著多於痛苦的尴尬和懊恼。
  或许迈克已经得到了最坏的情况了。我当然希望是这样。至少她不会再玩。
  她小心的在她背后紧握著她的球拍,她怜悯的眼神张得很大——我用咳嗽来掩饰我的笑声。多麼有趣?埃梅特会想知道的。
  “待会再告诉你,”我喃喃地说。
  贝拉没有再加入到游戏之中。教练无视了她,并让迈克单独发挥。
  我最后轻松的通过了这段时间里的考试,Mrs.Goff让我先走了。当我走过校园时,我密切的聆听著迈克。他决定面对贝拉,谈及关於我的事。
  杰西卡咒骂他们的约会。『为什麼?他为什麼要去接她?』
  他没有认识到真正的现象——是她选择了我。
  “所以。”
  "所以什麼?″她想知道他在说什麼。
  "你和库伦,huh?″『你和那只怪物。我猜想,如果一个富有的家伙对你来说是很重要……』
  他这种有辱人格的假设使我紧咬牙齿。
  “这不关你的事,迈克。″
  『防卫。因此,这是真的。废物。』“我不喜欢这样。”
  “你不需要喜欢,”她总结。
  『为什麼她没有看到他像马戏团的杂耍似的?他们全都像。』这一过程中,他看著她的眼神。著实让我观看得发抖。“他看著你时,就好像你是美味的大餐。”
  我卑躬屈膝的等待著她的反应。
  她的脸颊变得红润,她紧抿著唇瓣就像是为了稳住她的呼吸般。然后,突然之间,从她的唇间爆发出格格大笑。
  『现在,她在嘲笑我了。很棒。』
  麦克转过身来,阴沉的思考,并不停地徘徊。
  我靠在健身室的外墙上,并试图组合她的意思。
  她怎麼会嘲笑麦克的指控——我开始担心福克斯的人会变得非常注意这个如此完全的目的。当她知道那是完全正确的推论,她为什麼还会嘲笑这个我有可能会杀死她的暗示呢?这里面有幽默的地方吗?
  她究竟有什麼问题?
  她有病态的幽默感官吗?她的性格不符合我的想法,但我又怎麼能肯定呢?或许我那个关於轻浮的天使的白日梦在某一方面才是真的,当中她没有任何一点恐惧感。勇敢——一个字已经说明了一切。
  其他人可能会说这是愚蠢的,但我知道她是多麼聪颖的。无论是什麼原因,虽说,这种缺乏恐惧或扭曲的幽默感是不利於她。就是这种异於常人的缺乏,使她常处於危险当中吗?或者,她会需要我常在她的身旁。
  就像这样,我的情绪正在高涨。
  如果若我能训练好我自己,使自己是安全的,那麼我留在她身边或许是正确的。
  当她穿过健身室的门走出来时,她的肩膀变得僵硬,她的牙齿又再咬著她的下唇——焦虑的迹象。但当她的眼眸接触到我的时,她那僵硬的肩膀便放松下来,然后一个笑意盈盈便在她的脸上扩展。这是一个奇特的安宁表情。她没有任何犹豫的走到我的右边,她的体温便如像浪潮般冲击著我,唯有制止她如此接近。
  “Hi,”她低声说。
  我感觉到这刻是如此幸福,再一次,没有先例的。
  “你好,”我说,然后——因为我的情绪突然变得明亮,使我无法抗拒去取笑她——我补充说:“健身怎麼样?”
  她的笑容摇摆不定。“很好。”
  她是一个差劲的说谎者。
  "真的吗?″我追问——我还在担心她的额头。她还痛吗?——但迈克纽顿的思想太过吵杂,它们打断了我的注意力。
  『我憎恨他。我希望他快去死。我希望他驾驶他那辆闪亮的汽车马上冲向悬崖。
  为什麼他不能滚远离她?忠於他们的种类——怪胎。
  “什麼事?”贝拉询问。
  我的眼睛重新回到她的脸上。她望著迈克向后撤退,然后再次望向我。
  “纽顿愈来愈临近我的神经(能容忍的临界点)了,”我承认。
  她的嘴巴张开,笑容消失。她一定是忘记了我能通过别人的思维看到她多灾多难的一小时了,或是希望我没有利用这能力。
  “你不是再次偷听吧?”
  “你的额头怎样?”
  “你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她从她的牙缝溢出这句说话,接著她转过身去背对著我然后怒气冲冲的走近停车场。她的皮肤萌芽著深深的红潮——她尴尬。
  我保持著步调跟著她,希望她的愤怒能快速消散。她通常很快就会原谅我。
  “你是那个提出我从没见过你在健身室的样子的人,”我解释。“那让我很好奇。”
  她没有回答,她的眼眉已连成一线了。
  当她看清楚在我停泊车子的地方正被一群男学生阻挡著时,她突然在停车场中停了下来。
  我惊讶他们已经有多迅速的入迷在这件事。
  『看看那SMG换档。我从来没有在一本杂志以外的地方看到过。』?
  『漂亮的侧架。』?
  『当然希望我有六万美元左右去铺设周围。』
  这正是为什麼萝莎莉只是用她的车子出城对她来说会更好。
  我弯弯曲曲地通过那些贪欲男孩的人群走到我的车旁。贝拉在一秒的犹豫之后跟著我前进。
  “炫耀,”我喃喃地说,她爬入车箱中。
  “那是什麼类型的车呢?”她想知道。
  “M3。”
  她皱起了眉头。“我不是说赛车和车手。”
  “这是宝马。”我转动我的眼球,然后集中注意力在不会撞倒任何一个人的情况下把车向后退并驶出车道。
  我不得不紧盯著那几个似乎没有意愿走出我的路线的男孩。接触我的目光半秒似乎已经足以说服他们走开。
  “你还在生气?”我问她。她放松了皱著的眉头。
  “无疑是这样的,”她简略的回答。
  我叹了口气。也许我不应该带到这个话题上。Ohwell。我可以设法弥补,我假定。“如果我道歉,你会原谅我吗?”
  她想了一会儿说。“可能会……如果你的意思是,”她坚决地说。“如果你答应不再会这样做。”
  我不会骗她的,但我没办法应承这一点。也许,如果我提供她另一个条件交换。
  “如果我的意思是,我同意让你在这个星期六开车?”我内心正在畏缩。
  一道深沟突然显现在她的双目之间,她考虑著这个新的议价。
  “成交,”她思考了一会后回答。
  现在,我道歉……我之前从未试图过因一个目的而迷惑贝拉,但现在看来是个好时机。
  当我仍在驾驶远离学校时,我凝视著她的双眸深处,我想知道如果我这样做是对的。我用我最有说服力的语气说。“那麼我很抱歉,我刺激你。”
  她的心跳跳动得比之前更大声,然后那旋律突然断奏。
  她的眼睛睁大,看上去有点目瞪口呆。
  我半微笑。那就像是我做对了似的。当然,我也有点难於从她的双眸中抽离。相等的目炫。这是我在这条道路的记忆中拥有的一件好事。
  “於星期六一大早我将会在你家门前亮相,”我说,完成了这个协定。
  她眨著眼睛迅速地摇摇头,彷佛要将其清除。"Um,″她说“如果一台不明来历的沃尔沃停留在车道上,这会不利於与查理说明情况。”
  Ah,她多少还算了解我。“我不打算带上汽车。”
  “如何——”,她开始问。
  我打断了她。如果没有示范是很难解释答案的,可是现在差不多没有时间了。"关於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在这里的,而且不会带上车。”
  她艇另一边侧著头,期待一秒像是她会得到更多的,但另一方面,她似乎又改变主意了。
  “‘之后’到了吗?”她问,提醒我今天我们在食堂时未完结的谈话,她放过一个困难的问题,只是为了回到另一个更有吸引力的问题上。
  “我意想得到,这是‘之后’了,”我不情愿的同意。
  我停在她家门前,变得紧张的我试图想像该如何解释……撇除会使我的野性非常明显,撇除会再次吓到她的。或者这是错的吗?为了缩小我的黑暗面?
  她等待著,并用与午餐时相同的礼貌来掩盖她对此非常感兴趣。
  如果我少一点焦虑,她荒谬的冷静绝对会使我发笑。
  「而你仍然想知道为何你不能看到我狩猎吗?」我问。
  「嗯,主要是我好奇你的反应,」她说。
  「我有吓怕你吗?」我肯定她会否认这一点的问道。
  「没有。」
  我尝试不笑出来,但是失败了。"我吓怕了你,我很抱歉。″然后我的笑容在瞬间的幽默后消失了。"只是想知道如果你在那里……当我们狩猎时。″
  "这是不好的吗?″
  一个心理影像已经太多——贝拉,在虚空的黑暗中是多麼脆弱。
  我,失去控制……我尝试从我的脑海中驱逐它。"极其(不好)。″
  "因为……?″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在一个时刻,集中我那在燃烧的火渴。感觉它,控制它,证明我的主拳的跨过它。它将不能再控制我——我会使这成为真实的。我对她来说是安全的。
  我凝视那天际受欢迎的云彩却没有看著它们,期望我能坚信我的决心,若我在横过她的气味之中狩猎时,会使事情能有所不同。
  "当我们狩猎时……我们会把自己交给我们的本能,″我告诉她,每一个字在我说出口前都经过深思熟虑。"自我治理会更少。特别是我们的嗅觉感官。当我失去控制时……如果你在我附近……″
  我摇摇头痛苦的思考著那将会——没有什麼可以,但什麼就会——然后肯定会发生。
  我的声音如长钉钉住她的心跳,然后我转过身来,焦躁不安,阅读她的眼睛。
  贝拉的表情很镇静,她的眼神严肃。我猜测她的嘴巴略微皱起是在关注些什麼的。但是,关注些什麼呢?她自己的安全?抑或我的痛苦?我继续盯著她,试图把她含糊不清的表情直到肯定事实。
  她回瞪我。她的眼睛在一瞬后睁得更大,然后她的瞳孔扩张,尽管那光线没有改变。
  我的呼吸加速,突然安静的汽车似乎是响起嗡嗡声,如同下午时在漆黑一片的生物学教室当中。脉搏的流动当今在我们之间再次赛跑,我渴望触摸她,简单地说,甚至比我口渴的需求更强。
  这扑腾的电力使它感觉上如像我再次有脉动似的。我的身体与它一起高歌。就像我仍是人类。我想要感觉她双唇针对我的热度,比世界上任何事物都还要多。这一秒,我拼了命的挣扎终於找到力量,控制住,能够把我的嘴巴更加接近她的肌肤。
  她粗糙的吸了一口气,只有这样我才意识到,当我开始呼吸加快时,她已经停止呼吸了。
  我闭上我的眼睛,试图打断我们之间的联系。
  不要犯更多的错。
  贝拉的存在是并列一千微妙平衡的化学过程,都是那麼容易受到破坏。她肺部的韵律扩张,氧气在流动,她是生存还是死亡。
  战斗终止,她脆弱的心脏可以被那麼多愚蠢的事故或疾病或……由我停止。
  我并不认为我家里的任何一个成员都将能毫不犹豫,如果他或她提供了一个机会重头再来——如果他或她能够出售不朽来换取再一次的死亡。我们当中任何人都将为了它而站在火中。燃烧多达数天或数百年,如果有必要的话。
  在众多数我们珍贵的实物当中,不朽是高於一切的位置的。甚至有人类渴望得到这一点,谁在黑暗的地方搜查,那谁就可以给予他们最黑暗的礼物。
  不是我们。不是我的家庭。我们愿意用任何东西来交换变回人类。
  但是,我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曾经好像我现在这样以一种绝望的方式回顾。
  我盯著显微镜上的坑和挡风玻璃上的缺陷,像有一些解决办法隐藏的玻璃当中。电力还没有消退,我必须集中精力使双手保持放在方向盘上。
  我的右手由当我想触摸她之前便开始再次无疼痛的刺痛。
  “贝拉,我想你应该进去了。”
  她第一次服从,不加以争论的,她从汽车中走出去并在身后关上了车门。她清楚的感到了我所带来的潜在灾害了吗?
  她会被伤害得要离开,如同它伤害我使我要离她而去?唯一的安慰是我很快就会再与她见面。早於她想见我前。我笑了笑,然后把车窗调低,并俯身跟她再次对话——现在非常安全了,伴随著她的体温在车箱之外。
  她转过身来看看我想怎样,好奇地。
  仍然好奇,即使今天她已问了我非常多的问题。我自己的好奇心完全不满意;回答她的问题,今天才发现我的秘密——我想要从她那里得到什麼,但这只是我自己的猜测。这是不公平的。
  “Oh,贝拉?”
  “是?”
  “明天轮到我了。”
  她的前额皱起了皱褶。“轮到你什麼?”
  “问问题。”明天,当我们在一个更安全的地方时,被周围的证人包围住,我会得到我自己想要的答案。我在脑海里笑了,然后我转过身去,因为她没有移动离开。即使她已经在车箱的外面,但在这空间里,我们之间那电力的回音仍在回响。我也想走出去,以陪她走到屋门前为藉口,来继续留在她身旁。
  不要再犯更多的错。
  在她消失在我身后后,我叹了口气。那看起来就像是我时常奔向贝拉,或是从她身边逃得远远的,永不会停留在一个地方。我要找到一些方法,去打好我的基础,如果我们想要任何时候都维持著和睦的相处的话。
  全文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