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回忆
  我知道一切会以结束开始,而结束在这双眼睛看来等同于死亡——有人提醒过我。
  不是这双眼睛。是我的眼睛,我的,它们是我的。
  我发现自己在使用的语言很奇怪,但这种奇怪的语言还是有意义的。抑扬顿挫的、短促的、盲目的、线性的,和我曾经使用过的许多语言相比,它说起来结结巴 巴的,简直不可思议,但是在其中仍然能够找到流畅的表达和情感丰富的措辞,它有时很优美。现在它是我的语言了,我的母语。
  由于我族类的最实际的本能,我让自己稳稳当当地进入这个躯体的所谓中心,使自己的每一次呼吸或反应都与它不容忽视地交织在一起,直到它和我不再是彼此分离的两个实体,那么它就是我了。
  不是这个躯体,是我的身体。
  我感到镇静剂的效果正在逐渐消失,神志逐渐清醒过来。我使自己做好应付第一波记忆的准备,事实上也就是最后的记忆——这个躯体在最后的时刻所经历和体 验到的、作为结束的那段记忆。对现在将要发生的事情,我已经受到过完全的、详尽的警告。人类的情感会很强烈,比我曾经寄生过的其他物种的感受都要来得更有 生命力,我已经设法让自己做好了准备。
  记忆浮现了,而且,正如我所受到的警告一样,它并不是那些可以做任何事先准备的东西。
  它伴着刺眼的色彩和尖锐的声音。她的皮肤冰凉,疼痛控制了她的四肢,灼烧着它们。她的嘴里涌起一阵强烈的恶心感,然后有一种全新的感觉,是我从未体会 过的第五感,从空气中摄取微粒并将它们转化成她头脑中奇怪的信息,愉悦和警告——气味。它们使我注意力分散,胡思乱想,但那不是她的记忆。那些回忆可没有 吸引人的味道,它有的只是恐惧。
  恐惧像夹子一样将她紧紧锁住,在驱使着迟钝笨重的四肢前行的同时也束缚着它们。去逃亡,去奔跑——这已经是她所能做的一切了。
  我失败了。
  那些不属于我的回忆是如此地令人害怕,感觉是如此强烈而又清晰,以至于切断了我的控制系统——淹没了我的客观和冷静,完全忘记了这只是一段回忆,而不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事情。一切如同地狱,那是她生命中的最后一分钟,我就是她,我们在逃跑。
  这里太黑了,我根本看不见。我看不见地面,我看不见我向前伸出摸索的手。我盲目地奔跑并试着去听追捕者,我能感觉到他们就在我身后,但是耳朵里所听到的脉搏跳动的声音太响了,使得其他的一切声响都被掩盖了下去。
  这里太冷了。这个现在应该是无关紧要的,但它让我很痛苦。我被冻僵了。
  她的鼻子嗅到一阵令人不舒服的味道,一股难闻的气味。一刹那,这种不适让我得以从她的回忆中挣脱出来,但那仅仅是一瞬间,我再一次被拉回了记忆里,而我的眼中已经充满了恐惧的泪水。
  我迷路了,我们迷路了,一切都完了。
  他们现在肯定就追在我身后,脚步声越来越响,越来越接近了。有那么多的脚步声!我落单了,我失败了。
  猎人们在呼唤,他们的声音让我的胃痉挛,我感到一阵恶心。
  “一切都好,没事了。”其中的一个哄骗道,试图稳住我,让我减速。她气喘吁吁的,这使她的声音一点儿也不自然。
  “小心!”另一个大声提醒道。
  “别伤害你自己!”他们其中的一个恳求道。一个深沉的嗓音满怀关切。
  关心!
  心跳几乎要击穿了静脉,一种狂暴的憎恨几乎令我窒息。
  在我有过的其他所有人生经历中都从未体验过这样的情感。又一阵厌恶的感觉把我拉出了回忆。一声刺耳的、尖厉的哀号穿透了我的耳朵,在我的脑海中激荡不已。叫喊声挤过了我的气管,在我的喉咙处划过一阵微弱的痛楚。
  她在尖叫,我的身体纠正道,是你在尖叫。
  我被惊呆了,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我瞬间失声,停止了叫喊。
  这可不是回忆。
  我的身体——她在思考!在和我说话!
  但是,在那一刻,这种记忆比我的震惊来得要更强烈一些。
  “求你了!”他们大叫道,“前面有危险!”
  危险在后面!我在心中冲着他们尖叫道,不过我明白他们的意思。一束微弱的光,从谁也不知道方向的地方传来,照亮了大厅的尽头。那不是我害怕并预见的光滑的墙壁或上了锁的门,那是黑洞。
  电梯井——荒废的、空荡荡的、被谴责的,就像这座大楼一样——曾经是藏身之所,现在却变成了坟墓。
  我朝前奔跑的时候一阵欣慰涌遍我的全身,还有一条路。虽然难逃一死,但或许可以不让对方得逞。
  不,不,不!这个想法就是我的,我挣扎着把自己从她身上拉开,但是我们俩在一起,而且我们都在向死亡的边缘冲刺。
  “求你了!”叫喊声更加急切了。
  当我知道我跑得足够快的时候,我想要放声大笑。我在脑海中看见他们的手离我只有几英寸,马上就要抓住我了。不过,我奔跑的速度与必须达到的一样快。就连到了楼面的尽头,我也没有停顿下来。我向前迈出一大步,前脚还没落地,黑洞就升上来迎接我。
  空洞的感觉将我吞噬,我的双腿徒劳地挣扎着,毫无用处。我的双手紧紧握住空气,像爪子一样抓过去,搜寻任何实心的东西。冷冰冰的风刮起来,从我身边吹过,仿佛龙卷风似的。
  在我还没感觉到之前,我就听见砰的一声响……风消失了……
  接着到处都是疼痛的感觉……疼痛就是一切。
  让它停下来。
  还不够刺激。我在疼痛中小声地自言自语。
  什么时候疼痛才会停止?什么时候……
  这一次,我目瞪口呆地定在那里,一动不动。除了我之外,不应该还有别人。然而,这个思想如此强烈,意识如此清醒!
  我的,我反驳她,言辞之间充溢着唯有我才拥有的力量与权威,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
  那么为什么我在对她反唇相讥呢?各种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的时候,我不禁想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