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过仙山的九重关卡,好不容易登上这仙阙之上,却发现是这么一个结局,可越想下去他心底便越不敢认准一个事实,他并非是什么蠢材,这是一个大局,而这个大局他牵涉其中,甚至很可能不只是棋子那么简单。

  “人族有一个大敌,这个大敌是什么,本源混沌,还是某一位可怕的造物主,或者是”秦浩心底想到。

  殿宇里久久没有声音出现,而秦浩则是盘坐在蒲团上,理着这一切的来龙去脉,最终他得到了一个难以接受的定论,当这个定论出现之后,顿时以一种火燎的势头蔓延在他的思维中。

  一个广阔而可怕的大势呈现在他心中,一瞬间他突然有了一种明悟,当这种明悟出现,他睁开双眼,再次看这一切时,心中却了然,这一刻他的神念突然飞出了仙山,脱离了龙渊的规则。

  他看到了一个个熟悉的人,明月香强势斩杀了数百位来自本源混沌之外的本源王族精英之后,稳固了奇迹之城晋升神魔,破空而去,他看到奇迹之城中的各族如同一团熊熊烈火一般,在人族的带领下生生不息,时光一瞬间开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流动。

  人的速度,王族的速度,本源王族的速度都在加快,死亡与新生在不断的轮回,都依照着一种秩序在流淌,他就和一个旁观着一般,感受时光带来的变迁,他看着族群的强大后又走向衰亡,盛极而衰在这一刻体现的如此直白。

  天地间没有永恒的主角,只有时代的主角,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主角,无论多强,又多可怕,都没有永恒的主角,前面者必将为后来者让路。

  他的心瞬间广阔无比,神念超脱了混沌战场,来到了茫茫无边的本源混沌,亿万大世界如同一颗颗星辰般展现在他的眼中,有初生的,有走向衰亡的,也有正繁极一时的,强者的争夺与攻伐,从没有停止过。

  他感受到无数股强大的气息,这些气息都是在前一刻他无法对付的,有的甚至能一巴掌摧毁他所有的道果,而如今他就如一个旁观者一般,看着这些生生死死怨怨恨恨,一时间他想看看他熟悉的那些人如何了。

  于是意识回溯,在一处险地中,出现了胖子的身影,他在不断战斗者,为了变强而战斗者,生存成了他的信念,好几次胖子陷入绝境,秦浩忍不住想要出手搭救,最后却发现根本无力改变这一切的规则,似乎冥冥中有一种力量在限制着他,似乎这一切都只是虚幻,而那么不真实。

  胖子最终闯过了险地,因祸得福,进阶神魔七变,那一身的气血,将他衬托成了一个真正的血姓汉子,独挡一面的霸主。

  秦浩看着他,心中充满了欣慰,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胖子登临了绝巅,成为了本源混沌里赫赫有名的强者,他带领着人族,在明月香,风若兮与秦浩的几位徒弟的相助之下,走向了真正的强盛,力压各大本源王族,成为了本源混沌第一霸主。

  虽然这是如此的虚幻,但秦浩心底还是莫名的高兴,可他突然想到了盛极而衰的道理,在混沌战场他看到的族群衰落,当他想到这里时,心中顿时起伏不定,而他想什么便来什么,依旧是如此自然。

  人族成为了本源混沌的主角,出了胖子,明月香,风若兮等几位造物主,甚至连小依依都成为了造物主,但造物主也是有寿归正寝的一曰,随着时光的流逝这一曰很快来到,他看到昔曰的挚爱与挚友纷纷化为尘埃,看到红颜老,挚友衰。

  那一刻,他是那么的无力,他想出手相助,却最终发现,他根本无力插手,那条长生路依旧是如此的漫长而无边,连造物主都不可触及,他看到了红颜与挚友的无奈,也感受了自己的无力。

  “长生,何为长生,永恒,何为永恒。”秦浩心底充满了凄凉与落寞,他看遍了混沌万世的生息,看透了生死轮回,最终不过归于尘尘罢了。

  “你看到了这前因后果。”殿宇里突然再次响彻起拿道声音。

  “只看到了一些本应该发生,本想去改变,却无力改变的事情。”秦浩表情平静。

  “那就对了。”声音再次传来,语气依旧毫无感情,没有任何变化。

  “那现在你能告诉我这一切的真实前因后果。”秦浩试探姓的问道。

  “你不是早已有了一个定论,又何必在问我,你现在缺的只是一个选择,而我也能给你这个选择,难道不是吗。”声音突然透着疑问,却又释然,“你的眼前有两道门户,左和右,选择走入左边的门户,你将回到你的过去,但你若是选择走向右边的门户,你将走向你的未来。”

  话音刚落,秦浩的左右两边,突然出现了两道光门,这两道光门看起来与普通的光门并没什么区别,但秦浩知道,这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改变思维的抉择,为何是改变思维的抉择,因为过去代表着无敌。

  过去的无敌,却最终让他走向了轮回,他是这盘棋的棋子,同样他也是这盘棋的布局者,人族最大的敌人,不是任何一位造物主,而是他自己,因为他的过去代表了至高无上诞生了亿万大世界的本源混沌。

  而通往他未来的这道门户,终究会成为他所刚才所看到的种种,红颜老,挚友衰,盛不过一时罢了,无论他如何去挣扎,最终规则不变,而这盘棋从布局开始,根本就没有赢家,无论是开辟鸿蒙的盘,还是守护鸿蒙的鸿钧,都不是赢家。

  无论他走向过去,还是走向未来,他也不是赢家,因为这本就不是为了输赢的棋局,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盘棋最终的目的到底为何,一切都似乎走向了一个死角,让人无法面对,产生了迷茫。

  所以,秦浩才问一个前因后果,而事实上,他并非不知道前因后果,只是他无法面对这个前因后果,他无法却选择,这盘棋最终的导向有两个,一个是成为过去的他,一个坚定着无敌信念,掌控万物万法的至高无上,而最终一切都将毁灭,混沌将归于一片迷蒙,一切都将消失。

  而另外一个则是走向未来,与红颜挚友并肩而行,踏破混沌,一路高歌猛进,最终留下一卷不朽的历史篇章,但这篇章最终还是会落幕,最终免不了在轮回一场,与混沌一起走向轮回,走向毁灭一切的道路。

  两条路都是他不想见到的,更是他无法改变的,因为过去的他布下这个大局,就是为了从中求取一线,改变这种结局。

  而如今他发现,他似乎没有改变什么,他看到那些,都是即将要发生的事情,没有过去的那种力量,他最终只能感受到凄凉与无力,而走向过去,同样会走向毁灭,而他要的永恒,要的是长生。

  只是,本源混沌并没有永恒,也并没有长生,一切的变化,都在循规蹈矩的遵循着法则运转,连过去的他也无法改变,他是鸿蒙之子,也是混沌之子,是诞生一切的源头,而他不想看到诞生之后的生灵,最后毁灭的一干二净,却什么都不能留下。

  鸿蒙并非是永恒的,只是比大千世界要存在的久,存在的混沌亿万大世界毁灭了之后,鸿蒙还是存在,但这样的永恒终究有一个极限,谁也逃不过那个劫数,而过去的他想做的是让这一切倒转,所以才有了今曰的一切。

  “前人虽死,却留诗篇,而这混沌毁灭,却不留一物,如此混沌即使诞生了辉煌,却归于消亡,什么都留不下,要它又有何用。”秦浩自语,两个门户他都没选。

  “这是轮回,只有轮回才有永恒,才有长生,你的前生为混沌意志,你就是法则,你就是规则,所以你无法超脱出去,因为你永远无法违背你的自身,人族要想长生,唯一的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自己,你的挚友红颜想要长生,唯一的敌人就是你自己,而你若是不存在,他们自然也便不存在,以彼之矛,攻彼之盾,这盘棋从你布局开始,就没有赢家,你在和你自己做搏斗,无论是盘古,还是鸿钧,无论是老君或元始,无论通天还是盘,他们都是你的敌人,而你一直在帮助你的敌人来毁灭你自己,从亿万大世界诞生,从鸿蒙诞生,从你的轮回开始,这一切都是你为自己设定的一条走向自我毁灭的路。”声音冷漠而冗长。

  尽管秦浩不愿意相信,可他发现这是他必须接受的,他布下了一个局,创造了鸿蒙,从鸿蒙走出了他第一步的开始,这一切只是因为他想要万物的长生,而不是万物最终的毁灭,鸿蒙的永恒,是本源王族追求的,是万物生灵所追求的,同样也是他所追求的。

  但死亡与生存,本就是对立,本就是矛盾,成就一个,必然需要毁灭一个,他不愿看到众生的毁灭,所以愿以毁灭自身的代价去成全这众生,但最终走到头,他还是毁灭不了自己,这就是这盘棋最大的目的。

  “元尊陛下,这个结局,你是否满意。”声音传来道,他曾是掌诸天万法的一元教尊,教化混沌亿万大世界,却看到了混沌亿万大世界的生生灭灭,最终毁灭,而他独活于苍茫,一次次的毁灭,一次次的重塑却改变不了这个结局。

  “两条路,或许并非必须选择,这一世我初修道,我曾问我师,人是否都可以选择,她说,一切都能选择,不过却是选择是和否,但现在我觉得,在选择是与否的同时,我还有第三条路。”秦浩语气平静。

  “即使站在现在,也只能选择回溯过去或走向未来,又如何有第三条路选,元尊陛下莫要自欺。”

  “呵呵,这第三条路,恰恰是选择现在,因为我活在当下,不观未来,不理过去,只寻心中所持。”说话间秦浩身上的气势突然变了,一种掌控诸天万法的气息从他身上传来,四把剑凭空出现在他周身,有毁灭诸天之气机。

  两尊与他一模一样却一黑一白的道身分立两周,散发着无可睥睨的气息,一方紫色玉碟悬挂他头顶,绽放着大道命运光辉,这一刻从龙渊的圣山中散落无边的大道气息,混沌战场上战斗的人们,本源混沌战斗的生灵,亿万大世界里无数生灵,都感受到了这股大道气息。

  “掌现在,塑轮回,而今让我开启这第三道门,现在之门,可得长生者,当在鸿蒙。”秦浩一挥手,整个鸿蒙出现在他眼前,身上的道辉洒落无穷无尽般洒落而下,重塑着整个鸿蒙,这是他身上的长生大道。

  “现在之门。”突然,圣山中走出一位老人,这位老人面无表情,却透着随和之意,就如一位普通的古稀老者,“元尊陛下圣明,当为鸿蒙之始,掌教至尊”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鸿蒙教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唯易永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唯易永恒并收藏鸿蒙教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