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海阔路远,我们还是用此物联系……”

  范思琴递给高欢一块寸许见方的小巧玉牌,玉牌上有一对雕工精致的飞鸟,栩栩如生。

  “灵禽传书令,神念所寄,虽远隔千万里,灵禽之魄就可以给对方传信。”范思琴也从胸口中拽出同样一块玉牌,亮给高欢看了一眼。

  这是一对法器,魂魄相吸,这才能远隔万里传递消息。这法器虽只能供俩人联络通信,却是九阶中品法器,价值不菲。其中拘禁灵禽魂魄为信使的秘法,也是天凤宫独有的。

  高欢接过那方玉牌,手指滴出一点精血,灵光一闪,转眼间就把法器炼化。

  范思琴有些忧虑的道:“回到宗门,师长一定不会同意我们的事。你暂时不要过来找我,若有闲暇,我就去看那你。”

  高欢笑了笑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若遇到麻烦,只管报我的名字。若有什么摆不平的,只管找我……”

  范思琴莞尔失笑,心里却是一阵甜蜜。“好啊,有事我就喊你。”

  漫无目的的闲聊,俩人却很开心。聊什么其实不重要,重要的心情。范思琴长这么大,从没有这么过这么欢喜快活过。也没有对一个人如此依恋。

  想到回去就见不到高欢,还要受宗门师长的约束训斥,范思琴一个念头忍不住冒了出来,明眸中露出一抹决绝,道:“我们私奔吧!”

  “呃……”

  高欢没想到范思琴胆子这么大,会突然提出要私奔,不禁有些惊讶,一时到不知说什么才好。

  “你怕了?”范思琴好容易鼓足勇气,却没得到回应,不免有些失望。

  高欢哑然失笑,“你都不怕,我怕什么。但我们为什么要跑啊?”

  “师长她们都会反对的。我们也许再也难相见了。”范思琴眉宇间露出一缕忧色,声音也低沉了下去。范思琴很清楚,若是以前还有一点可能。可她得了炫光尺认主,宗门一定不会允许她和高欢结合。

  高欢自信的道:“只要你我的心不变,其他都不是问题。携手同行的漫漫长路上,总要坎坷、风雨。”

  范思琴微微垂下头,秀眉微蹙,柔柔的低声道:“我只怕、只怕千年以后我会忘,忘记你,忘记这段感情……”

  时光无情,任是何等强者,也难敌流逝时光。

  千年以后,范思琴和高欢也许不会忘记这段情感。但在时光冲刷下,这段经历只会变成一幅老画,线条和样色已经黯淡,他们只会对着怅然叹息,却不会再有现在的浓烈、挚诚情感。

  范思琴十分珍惜现在,珍惜她所拥有的。她不想在漫长的时光中,看着这一切慢慢虚无消失。她的师傅、师叔等人,莫不如此。她生怕自己也走上这条道路。

  高欢用力的握着范思琴的手,保证道:“在你遗忘我之前,我会扫平一切阻碍,出现在你眼前。”

  范思琴抬起明眸,“真的?”

  高欢笑道:“当然。给我百年的时间。”有百年的时间,高欢相信自己能够踏入化神层次。那时候,所有挡在面前的问题就都不再是问题。

  “好,我等你百年。到时候还没来,我就跑去找你。”范思琴抬起另一只手,“击掌。”

  高欢也抬起手,两人“啪啪啪”三击掌。击掌过后,范思琴满意的嫣然一笑,撅着红艳香唇轻轻在高欢嘴上印了下,欢喜的道:“这是提前奖励。”

  虽说是姓子大方,可主动亲吻高欢,范思琴还是有些娇羞,松开一直紧握着的手道:“我要回去了,不然师叔又要唠叨。”

  “别动。”高欢伸手在范思琴额头上轻轻点了下。无极星神珠上吐出一颗星芒落在范思琴神魂上。范思琴若是神魂遇到巨大危险,或是情绪有着剧烈波动,他都能感应的到。

  想当初,他就在飞雪神魂上留下过星芒印记。现在他修为比当初强大何止千倍,无极星神珠的威能也不知提升多少,有了这个印记,足以让保证他对范思琴的感应。

  范思琴神魂内有炫光尺护持,要不是她主动配合,星芒也无法和她神魂建立联系。

  “这是什么?”范思琴有些奇怪的道。

  “一个印记,可以让我找到你。”高欢道。

  范思琴释然,扬了扬手中的灵禽传书令道:“记得长给我写信……”范思琴说完不敢再看高欢,用了极大决心转身飞遁离开。

  高欢早感应到蓝凤凰森冷的神念扫过,却并没在意。大庭广众之下,蓝凤凰也不敢如何。

  高欢和范思琴公然相会,几乎是所有修者都看在眼里。

  化神强者们正在做最后的商议,除了蓝凤凰外其他人到没心思理会这个。其他人却都在冷眼旁观。

  范思琴独得神器,本身又美貌无双,无疑是同辈中第一。范思琴却选择了高欢,这让许多人瞠目结舌。

  原本虽有传闻,却毕竟是一些流言。大半的修者还是不愿意相信。现在也不知有多少人暗自心碎神伤、多少人羡慕嫉妒、多少人对高欢怀恨在心。

  “人怕出名猪怕壮!”

  水镜上的高欢白衣飘飘,风姿超凡。连弘毅用一句俗世俚语做出自己的评价。

  连碧仙明眸中露出一丝怅然,她原本也是有机会的。一个小小问题,让两个人渐行渐远。看到范思琴和高欢在一起,她心中也是生出一阵阵波澜。

  “你是不是在嫉妒?”连碧仙问道。

  连弘毅洒然一笑,“是在嫉妒,深深的嫉妒。”转又道:“老姐,你不也是在嫉妒?”

  连碧仙否认道:“没有。”

  连弘毅嗤笑,对连碧仙的掩饰觉得很无聊。不得不说,连碧仙在这些方面还很天真稚嫩。

  “神秀这次要倒霉了!”连弘毅话题一转道。

  连碧仙看了连弘毅一眼,有些疑惑的道:“你似乎很高兴?”

  连弘毅笑道:“算是吧。神秀姓情沉稳坚毅,天赋绝伦,修为又强大的远超我辈。我自然是有一些嫉妒的。看到他倒霉了,高兴也是人之常情。”

  连碧仙不以为然的道:“没有比你更优秀的人,你如何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正是有人在前面,才能激发我们奋勇争先。而且,你的目光也太狭窄了。神秀在北海是人杰,可放在阳平大陆又如何。阳平大陆有十大宗门,如天玄宗、万象门、天山剑宗等等,各个都有十万年以上的历史。其中天才层出无穷。

  据说,二三十岁结成金丹都已经不算什么。甚至有一些天赋绝伦之辈,在百年内就跨入元婴层次。如神秀虽看不出年纪,可看他行事如此沉稳老练,绝不是二三十岁的人。他也许只是仗着年纪大,积累雄厚,这才能领先我们……”

  连弘毅真的有些意外,没想到连碧仙竟然有这般雄心壮志。虽然有些好高骛远,但毫无疑问,连碧仙的目光更开阔。

  “我只想着称雄北海就满足了。老姐你还真然我吃惊!”连弘毅苦笑道。

  连碧仙摇头道:“你一定觉得我是好高骛远。这次北冥仙宫之行,真的让我大开眼界。世上原来有这么多是强者,这么多的天才。想想以前的总以为昆吾剑斋天下第一,还真是可笑。我原本还很佩服神秀的担当、毅力、勇气、才智,没想到他沉溺儿女私情,让我很失望。”

  连弘毅道:“范思琴,是个男子都无法抵抗的。何况,是范思琴主动喜欢他。不过,没想到他这么不智,竟然真的和范思琴勾搭在了一起。以后他也不用干别的了,只是这件事引出的麻烦就够他忙的。一个不好,连他整个人都会栽进去。”

  连碧仙也赞同道:“不错,被扯进这些麻烦,哪还有心思修行。他又没有根基。龙象院对他的支持有限。他这次可是犯傻了!”

  “听起来口气酸溜溜的……”连弘毅揶揄道。

  连碧仙忍不住也露出一丝苦笑,“是啊,正如你所说,嫉妒再所难免。”想了下又道:“但不知为什么,神秀总给我一种胸有成竹的感觉。似乎不论什么事,他都能解决。在北冥仙宫的时,他从始至终都是那么自信从容。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股自信!”

  连弘毅点头道:“不错,他身上是有那种奇异魅力。似乎什么问题都能解决。很容易让人就去信任他依靠他。现在想来,还真是有些奇怪……”

  又待了一天,北海联盟的各大宗门纷纷返航。轰轰烈烈的北冥仙宫金丹法会,至此真正结束。

  范思琴得到天阶神器,也成了这次联盟最大的收获。其次,最轰动的就是范思琴和龙象院的神秀关系暧昧。随着范思琴名扬北海,高欢也跟着名声鹊起。

  当然,这可绝不是什么好事。就是龙象院的修者,背后也是对高欢指指点点。

  茫茫北海上,龙象院的飞船距离海面千丈的距离疾驰着。

  海上旅途无聊,没事的时候大家都会站在甲板上观望风景。

  “看、那是……”一个正在远眺弟子突然指着远方惊叫道。

  只见远方海面上突然降下一道雷光,连绵雷光长不止几许,接天连海,声势浩荡。

  众人都是一惊。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