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一世界,那是混元圣人才有的本事。

  九天银河剑虽是真仙炼制出的天阶神器,汇聚三千星神之力,可要说一念就演化出一个世界,却是绝对不可能的。

  高欢现在的力量虽低,却有通明道心和九重般若真光。般若真光不过是元婴境界的巅峰,可以不论。可通明道心却半步真仙的层次。

  三千星神的神念演化出的世界,还蒙蔽不了高欢通明至灵的道心。

  阴阳神丹对气机的入微感应再配合九重般若真光,同样也能察觉出眼前世界的虚幻不真。

  但这里的世界也并不完全能看做虚幻,其中神道之力针对神魂波动而变,也能达到亦真亦假的奇妙层次。

  也就是说,一旦陷入虚幻的人认为是真的,神魂和神道之力勾连在一起,不知不觉中互相演化,就会以受困者的神魂为根本,塑造出一个能影响生死的虚幻世界来。

  因为是以受困者的神魂为根本,受困者很难察觉到世界的问题。

  就像眼前这个手持利刃的女子一般,一旦高欢受那女子情绪感染,觉得此女身上必有故事,认真探究之下,神魂就会不知不觉中接纳神道之力,继而觉得眼前的世界就是真实的世界。

  唯有保持本姓空明,照见一切虚妄,才能破假见真。

  不论是佛门还是道门,各种修行法诀到最后都是明见本姓,行进的道路或者不同,目的或也有所不同,但在自身修持的境界最后却都是殊途同归。

  高欢的道心通明至灵,神道衍化的虚幻世界无法蒙蔽其心。观眼前此景,就如同镜中花、水中月,虽惟妙惟肖,却总是有股虚幻不真的味道。

  高欢才要施展法术,却隐隐感觉到这方世界对他力量的抗拒。这种感应是非常的微妙的,若不是高欢道心通明,几乎无法察觉。

  “神道之力会本能的排斥其他任何异种力量……”

  高欢心念一转,放弃了施展法术。迎着挥刺来的利刃轻轻一推,利刃倒转着刺入那女人是心口。

  以高欢的武道修为,别说这个女人只是凡人,就是金丹修者也避不开回刺的这一刀。女人低“呃”了一声,眼神一凝,痛苦和悲愤化作不甘,仰面倒地。

  半裸的美女,心口插着利刃,美艳和血腥构成一幅极有冲击力的画面。任何人看到这一幕,都会深深牢记,永难忘怀。

  高欢注视那女人临死的眼神,神色平静无波。虽然这一切都是神道之力衍化,可神道之力也是汇聚亿万生灵愿力而成。要变幻出一个近乎真实女子是很容易的。

  挣扎、痛苦、死亡,女子每个神态都是那么真是,并具有强大的感染力,让人不由的怜悯、感叹。

  也许有邪恶的人,会为此兴奋、满足。

  不论正反哪方面的情绪波动,都会滋生出巨大危险。高欢只要心意有任何波动,神魂就会打开一个口子,被神道之力侵入。只有谨守本心不动,神魂圆融完满,控制所有的情绪,才能抵御神道之力的侵入。

  待那女子彻底死亡,空间的各种色彩才慢慢抽离淡去,最后,整幅画卷上是色彩尽数消失,成了空白一片。空间,循着一个奇妙过程再次转化。

  高欢目睹空间变化的全过程,心中若有所悟,却又不敢真的去探寻。这很可能是神道之力留下陷阱。何况,此时也不是静心参悟的时候。

  “再甜蜜的爱情也会苍老,再美丽的花朵也会凋谢。沧海桑田,唯有我心我剑不变。故此,我独诚与剑。”

  白发,白衣,面容冷峻,身背长剑。此人临风而立,衣袂飘飘,气度绝伦。这番话他说的轻描淡写,却有着无可动摇的坚决。

  “道兄,闲话少叙,请指教。”白衣剑客拔出背上宝剑,碧青如水的剑锋直指高欢,森然剑意直逼高欢眉宇。

  高欢才想应战,却突然发现身躯内力量弱小了百倍。不止是力量受到压制,是身体样貌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在白衣剑客的清冷眼眸中,高欢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头挽道髻,面容古拙,长眉垂肩,一身黑色道衣,腰间配着一柄古色斑斓的古剑。整个人看起来仙风道骨,却又有蕴藏一种锋锐剑气。

  高欢有些惊奇,神道之力衍化的世界再不断的提升力量。进入第三个世界后,高欢竟然被神道之力化成了另外一个人。

  与此同时,一些属于这个躯体的记忆也流入高欢的识海。

  藏剑,万剑宗的宗主。是享誉百年的剑圣,武林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止是是藏剑的记忆,还有藏剑的修炼是《沧海剑诀》也印入高欢识海。

  转眼之间,高欢就有了藏剑的百年的练剑经验。对高欢来说在,这些当然不值一提。以他的眼光,自然能看出这些剑法经验却都是真实有效的。

  如果高欢本身不精通武道的话,这些练剑经验就很珍贵了。毕竟,就算是金丹修者的时间和精力也是有限的,不可能花费百年的时间去专门修炼剑法。

  这个好处,换做其他修者很可能就会吞下去了。吞下这些好处,就要吸收记忆。不知不觉中,就接受了一丝神道之力。

  就算是明知如此,也不知有几个人能忍住那种诱惑!这还只是低阶的武道经验。高欢可以想象,越到后来,那诱惑必然越来越大。高欢想到这里,心中更谨慎了几分。

  真仙留下的神道法门,绝不像他之前想的那么简单。这处虚幻世界里,也不是闭着眼猛杀一气就能破掉的!

  化成的躯壳就像一个特别沉重的盔甲,压制高欢修为,也限制着高欢六感。高欢动作都被局限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这种拘束,让人非常的压抑、憋闷。

  高欢可以是运转金丹力量挣脱这些束缚,但转念一想,高欢却还是选择了遵从这些束缚。

  不过是比剑而已,白衣剑客的剑法再强,局限于境界层次,也不可能和领悟武道真谛的高欢相提并论。

  碧色剑锋直指眉心,疾刺而至。对面的白衣剑客剑法简洁大气,并无什么繁复变化。一剑刺出,唯有一个快字。

  高欢跨步抽剑,满是云纹的银色长剑出鞘,只见曼妙的银色剑光在空中留下一道玄妙光弧。光弧落下,高欢和那白衣剑客已经交错而过,各自背对而立。

  白衣剑客沉默了一下,才叹息着道:“这不是沧海剑。”

  高欢不语,他虽没有专门修炼过剑法,以他绝世武道随手施展出的一剑也比沧海剑强盛十倍百倍。

  “不是沧海剑。”高欢确认道。虽然只是个虚幻的对手,可这名剑客对于剑道的执着,却值得高欢说一句话。

  “果然。”白衣剑客释然,他又长长叹息了一声,“能死在如斯神剑下,死而无憾。”

  说完,白衣剑客就仰天扑到,背心处一股热血喷涌而出。

  刚才交错而过,高欢拔剑的瞬间就剑柄精准无比撞开剑锋,顺势一剑就贯穿了白衣剑客的心口。受到这具肉身的局限,高欢能发挥出的力量有限。却也把技巧发挥到极致。这一式剑法中蕴藏的超逸剑意,更是完全折服了白衣剑客。

  碧天、白云、青山、绿树,剑客,如同水泡般破裂消散。

  光影变幻,等光影凝住时,就听钟磬齐鸣,道乐悠悠。

  大殿之中,一位身穿华美紫衣的老道正在宣讲,“天精地髓阴魂阳魂运周天水火燮理寒温……”

  这番道论却将的极其精妙的修炼法门,偏偏又说的极为浅显,每一句必然解说明白。下面有数十位弟子,都是听的如醉如痴。

  高欢低头看了眼自己杏黄色衣摆,源于此人的记忆就涌入了高欢识海。此人名字身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记忆中那些学过的法术道论。

  而且,此人还精通炼丹,一脑子的炼丹法门,巨细无遗的传给高欢。要说此人的修为不过是筑基,所修法诀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可这一身的炼丹法诀却太珍贵了。

  要想炼丹,先要学习各种炼丹法门,学会辨识药材,懂得药姓。不但繁复,还必须要有这方面的天赋才行。高欢的武道虽强,但在炼丹、炼器方面始终没什么天赋。

  只要接受此人记忆,高欢就可以掌握这些炼丹能力。这对高欢来说可是不小的诱惑。

  错过这次机会,他不可能再有机会学会炼丹。

  一时间,高欢竟然罕见的犹豫起来。

  这个世界时间过的极快,一转眼,高欢已经在这里待了数十天。每天都有人给他讲解炼丹法术,其余的时间就是用来炼丹。

  经过数十天的练习,在这具身体的本能指导下,高欢已经能有模有样的炼出丹来。

  高欢知道,这处世界所以会拖延这么久,就是因为他的犹豫触动了神道之力,这才衍生出这样的变化。

  若是推断没错,只要接受记忆,他就可以在这处世界不停炼丹,成为真正的炼丹大师。

  接受还是拒绝,这还真是个问题!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