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而降的共有四个人,说话那人根本就没看水玉琪和高欢,只是盯着前方大殿感叹欢喜。

  此人一袭碧衫,就是眼眸也是碧绿的,头上梳着高高发髻,用一根尺许长的青木簪簪着。加之身材瘦高,站在空中到有几分飘逸之姿。

  他五官虽端正到没什么出奇,唯有那眉眼间的高傲,却让人印象深刻。此人的高傲并非故意做作,而是从骨子里直透出来,全不作伪。

  高欢和水玉琪明明就在他眼前,他却偏偏看都不看。应该说,是根本就没注意。这固然是他的注意力都为玄真殿吸引,更多的也是他的习惯。从不关注不重要的人。

  此人的三个同伴到是注意到了高欢和水玉琪。其中一人微微皱眉道:“玉琪,你怎么是自己啊?”

  说话那人明黄宫装,头戴金凤冠,玉容绝美,娇若春花,艳若朝霞。其无俦丽色,竟然照的四方生辉。如此丽色佳人,正是天凤宫的范思琴,也是水玉琪的师姐。

  水玉琪常年都的活在范思琴阴影下,对她颇敬畏。被范思琴一说,不由低下头道:“和几位师姐走散了。”

  范思琴有些无奈的对身边的昂藏雄伟大汉道:“抱元道兄,这位是我师妹水玉琪,带她一个可好?”

  昂藏大汉容貌粗豪,短发虎目,身材虽不算很高肩膀却极为宽厚,站在空中就如同山岳矗立。虽然一直静立不语,却自有一股巍然气势。

  闻言朗笑道:“既是思琴的师妹,那还用说。自然要一并带着。”

  范思琴嫣然一笑,“多谢抱元道兄。”范思琴丽色无俦,此时一笑,便如百花盛开,天地似乎都为之明亮了几分。

  高欢在一旁看着,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子的确是绝美。虽然狂傲了一点!但这等人物,目之所见尽是凡俗之辈,自幼就是享受众星拱月,想不狂傲都难。

  说简单点,但凡是个天才,没有不骄傲的。高欢也骄傲,但他骄傲在骨子里,并不形于外。范思琴之流,那自信洋溢出来,就不免成来狂傲。

  另外一人也笑道:“思琴的师妹,就是我等师妹,都不是外人,何必客气。”

  最后说话这人面目平凡,眉心处却有着一道紫红竖纹,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合闭的眼睛一般。只是这一点不同,就显出他的不凡来。

  一直观察玄真殿的青衣人头也不转的道:“就是多带一个人么,没事。有我们几个,怎么护住她周全。”

  几个人在这说着,似乎全忘记了旁边还有一个高欢存在。

  到是水玉琪觉得很过意不去,想要把高欢也带上。可她本就畏惧范思琴,和这几个人更是不熟,犹豫了半天终于鼓足勇气道:“师姐,这位师兄也是护着我一路,把他也带、”

  范思琴严厉的看眼水玉琪,水玉琪脸色一变,再不敢说了。范思琴转又对高欢客气的道:“神秀师弟吧,多谢你护持玉琪至此。”范思琴的客气却有着明显的冷淡和疏远,这其中神色变化却是非常明显的。

  高欢到不生气,微微笑道:“能到这里来,都是水师妹的功劳。要谢也是我谢她的。”高欢也不是客气,一路走来并没遇到什么危险,要没有水玉琪带路,他只怕没机会走到这里。水玉琪还很讲义气的想带着他,高欢也是和领情的。

  至于几个人不在意他,那也没什么可恼火的。彼此没什么瓜葛,别人也没理由就高看他。不过,尊重是相互的。几个人既然瞧不上高欢,高欢虽不在意,对几个人却也同样没好感。

  范思琴虽不大看得起高欢,却不得不给高欢身后的龙象院面子。柔声解释道:“这次也都是抱元、青木、灵眼三位师兄带着我,神秀师弟想必能够理解……”

  高欢洒然一笑,“明白。”

  云淡风轻的笑容,意味高远空明。范思琴突然觉得,这样笑容面前说那些虚伪的话很是可笑。后面的话登时说不出来了。

  其他几个人虽没正眼看高欢,可高欢如此出色的人物他们怎会看不到。只是他们都听范思琴评价过高欢,心中早有偏见。再就是眼见高欢风姿如此出色,有的人心里也是有些嫉妒。这才故意如此狂傲。

  昂藏大汉抱元沉声道:“这位师兄,非是我们不讲联盟之谊。青木的乙木辟魔舟只有五个座位,还请不要见怪。”

  抱元本不想说话,但见高欢气度不凡,心念一转,还是也解释了两句。大家毕竟同为人族修者,就这么甩手把高欢扔下却是做的很不好看。

  高欢淡然道:“我在这里等候同门,诸位自便即可。”

  青木突然道:“找到一条进去的路了,快走。迟了恐生变化。”青木袍袖一拂,放出一艘梭型青色飞舟。飞舟长只有两丈,高不过七尺,表面通体光洁,竟是没有一丝缝隙。悬浮空中,灵力波动极为稳定。

  青木手捏法诀,飞舟中心顿时分开一道门户。青木招呼着众人一起进入。里面的确只有五个座位。青木坐在最前方,突然侧头对飞舟外的高欢道:“这位师弟若是不嫌弃,船尾还有空地,可以坐在那里。”

  说着,青木一指飞舟后方的角落。那处角落极为狭小,虽能待人,高欢这样的身躯却必须要蜷缩起来才行。实际上,青木飞舟虽然不大,要多带一个人还是绰绰有余。只是没有座位罢了。青木此举,却是有些故意要羞辱高欢了。

  高欢微笑道:“多谢师兄关照。我还要等同门师兄们,就不麻烦师兄了。”

  青木哈哈一笑,“既如此,我等就先走了。咱们在玄真殿见。”乙木辟魔舟的舱门无声合拢。青光一闪,飞舟已经深入广场。

  破开空间屏障后剧烈元气震荡,让乙木辟魔舟内的众人身躯一震。透过通明的舱壁,只见外面的世界已经变成了另一个样子。

  到处都是森森青木,山脉起伏连绵,竟然是一处极为稳定的世界。

  抱元道:“不带他就行了,何必得罪他呢。”抱元虽长的粗豪,却阅历丰厚,并不喜欢做这种无谓的事。

  他们几个人联合在一起,各有分工。获得宝物如何分配,也早有协议。彼此间又都交情极深。就是范思琴要带上水玉琪,也要和他们商量。他们自然不会冒然的就带上高欢。但出言讥讽高欢,却是大可不必。本来也没什么,却很容易生出仇怨。

  高欢当时要是忿然作色到也罢了,只看他温和客气,那澄净悠远眼眸中竟然没有任何情绪。抱元就知道此人不是胸怀宽阔,就是城府深沉。不论是哪一种,都绝不是一般人。

  青木俊美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你们没看他那副清高样子,真以为自己的是什么高人。我就看不惯他。”顿了下又道:“玄真殿外有三十六座法阵,彼此环环相扣,我到要看看他是怎么进来的。”

  水玉琪在最后面暗自撇嘴,还手别人呢,没看看自己,眼睛都长到脑门上了!

  灵眼嘿嘿笑道:“青木你自忖俊美,却远逊神秀,心生嫉妒了吧!”灵眼和青木关系深厚,随口说笑并无顾忌。

  青木冷哼道:“长的确实俊秀,可我们修者又不是戏子,长的好看有个屁用!”

  范思琴、抱元等人都笑了起来。自命风流俊雅的青木连粗话都说了,可见他却是嫉妒了。

  青木被众人笑的有些尴尬,急忙转移话题道:“法阵玄妙,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话音未落,就见远方飞来黑压压一片的飞鸟。这些飞鸟个头不大,飞的去奇快无比。几句话的功夫,已经到了近前。

  抱元道:“这些鸟看起来很弱啊。”

  范思琴拿出一面古色斑斓的铜镜,对着外面的飞鸟照了一下道:“这些都法阵元气所化。只要法阵不破,就能生生无尽。不能大意。”

  水玉琪看着那面铜镜,不由露出羡慕之色。乾坤镜,地阶中品神器。能去伪存真,烛照九天黄泉。对于精通奇门遁甲的修者来说,乾坤镜却是比天阶神器更有用。没想到,宗门竟然肯把这件神器给范思琴。

  青木已经催发乙木辟魔舟上的青木灵箭,千百道青色光箭漫空飞射,迎面扑来的飞鸟就成片坠落。如同密云般飞鸟,没等飞到跟前,就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几只了。

  坠落的飞鸟在半空中就化作一道道灵光四散。正如范思琴所说,这些飞鸟都是法阵灵气所化。

  范思琴又用乾坤镜照了一会道:“西南方位,那里就是阵眼所在。一定有法器镇压阵眼。拿到这件法器,法阵不攻自破。”

  顿了下又道:“好在几万年的消耗,法阵的威力已经降到最低。现在还能发挥威能,镇压法阵很可能是件神器。”

  听到神器两个字,众人都是精神一振。青木急忙驾驭着飞舟向西南方向驶去。

  另一方面,站在广场外的高欢却遇到了麻烦。五个结队而来的妖族,正把他堵住。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