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象院万年传承,自有宗门一套完整的规矩。

  圆晦虽是化神强者,荣升太上长老,要让高欢进入藏经堂二层两个月,也要付出一定代价。

  圆晦所以会同意,还高欢人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高欢的坚决。圆晦并太赞同高欢的选择,但他到底不是高欢的师傅。高欢也和明空不同,他是一个真正的成年筑基修者,对于自己的一切要负责。圆晦不能替高欢来做抉择。

  高欢没能在龙象洞结成金丹,圆晦是真是有些失望。正常来说,领悟摩诃龙象的人,很快就会结成金丹。也许,高欢并非是那种绝世天才。但不管如何,圆晦依然要对高欢做些交代。

  “你师傅留下的霹雳飞星轮在我这里,只有你继承了首座,才有资格继承这件地器。你要努力才好……”

  高欢恭敬点头受教。这个时候还肯说这些,圆晦对他也算是尽心,这个他还是要领情的。

  从圆晦修炼的须弥空间中出来,高欢再次回到禅林院,和小明空聊了一阵,约好了过些曰子一起出海游玩,这才离开。

  等高欢回到天一楼,几个女修都还没走。或是闭目冥思,或是手捏法印行功,又或是以手做剑比划着剑式。这段时间里,她们都找到了有兴趣的秘法,各自修习起来。

  这些女修都是出身高贵,各有传承。这些秘法对她们来说不过是锦上添花,并非是根本。她们修炼的秘法,也多找一些稀奇罕见的法诀。唯有连碧仙最为踏实,找了一部剑诀修炼。

  高欢特意关注了下顾雪君,见她手上拿了本《坎离真经》,暗自点头,这个女孩还不算太傻。

  在海天会当教习的时候,高欢曾教过顾雪君一段时间。顾雪君与武道上的天赋一般,但在水火之道上却极有天赋。《坎离真经》只看名字,就正对顾雪君的路子。

  范思琴手捏法印,身上七彩虹光不断闪耀凝聚,最后化作一件七色莲裙,精美绝伦,灵光灿然。愈发衬托的范思琴绝世美艳。

  这门法术很明显是以汇聚七色虹光凝炼成彩衣,华美中更有护身的妙用。但范思琴这么快就炼成了,其威力就可想而知。

  几个女修进入这里,至多也就能修习两门秘法。范思琴的选了所有兼具美观和实用的法术,不能说错,却也绝不聪明。

  高欢看了水镜几眼,就不再理会。他虽改变想法,想要在龙象院多待一段时间。对这几个女修却不必太过理会。她们都出身不凡,又各个心高气傲,绝不适合做朋友。若有可能,躲远点是最好的选择。

  两天的时间,对修者来说是一晃而过。

  “哎呀……”正在修习秘法的羽飞雨突然惊叫一声,“不好了,时间到了。”

  “一惊一乍的,怎么了?”范思琴被惊醒,有些不悦的道。

  “孙悟空和妖族约战就在今天。”羽飞雨忙道。

  范思琴不以为然的道:“那又如何?”

  “如何?”羽飞雨瞪大了眼睛,“妖族吃了大亏,这次来的一定是化神强者。化神强者对战啊,你见过么!”

  范思琴无言以对。化神强者要见一面都很难,更别说化神强者对战。

  连碧仙也醒过来了,闻言道:“化神强者之间的对战不容错过。我们在藏经堂的时间也快到了,这就出去吧。”

  其他几女都是点头赞同。

  神真敲击大殿门口的金锣,通知高欢放她们出去。

  高欢并没有出面,直接运转法阵就把几个人送走。

  没能再次看到高欢,羽飞雨到显得有些遗憾。恋恋不舍的看了眼天一楼,才驾驭遁光跟上远去的众女。

  这个举动,自是免不了遭到范思琴的取笑。

  羽飞雨却洋洋得意,“这般美男子世间少见,我就是欣赏、就是喜欢,又如何?”羽飞雨这么直接承认,到让其他人无话可说。

  高欢从水镜中听到这句话,却并不高兴。羽飞雨的姿态完全是居高临下的。也正是这种心态,羽飞雨才会如此轻松从容。说到底,从骨子就不重视高欢,只是拿他当小猫、小狗般宠物喜欢。

  不止是羽飞雨,其他众女也都隐隐有这种心态。到也不是刻意针对高欢,而是她们都出身名门,自幼的眼光就高。对上高欢这种没有根底、修为又低的修者,自然的有一种俯视心态。

  高欢并不着急去看书,他和妖族约定的时间到了。藏书放在那跑不了,化神强者却未必有耐心等他多久。

  以法阵封闭了天一楼,高欢激发神魂上天道法印,神念一转,再次进入大罗天网。

  等高欢再到达玄天峰比武场上时,发现比武场周围的看客更多了。妖族看台上,再次看到了古烈。在古烈身旁站着两个人,吸引了高欢的全部注意力。

  感到高欢的视线,两个人同时看了高欢一眼。黑衣人的眸光幽冷深邃。被他眼神一扫,高欢就像掉入冰冷的深渊之中。黑暗和冰冷,恐怖的力量足以让人发疯。

  另一个青衣人眸光如电,眼眸转动间就如同天降雷光,霹雳横飞。高欢如被雷击,浑身麻酥酥发软,神魂震荡欲飞。

  两名化神强者的神念同时落在高欢身上,让高欢承受了巨大压力。

  源于修为上的差距,高欢几乎被两人的眼神压死。不假思索的,先天太极道衣自发运转,配合太极法印,瞬间把所有力量都隔绝在外面。

  黑衣人收回目光,阴沉的道:“原来是仗着神器之威是化婴小辈。”黑衣人是面容苍白如纸,五官平扁,看上去就像是一副画。他的眉心上有一道黑色龙纹,却平添了他几分神秘和威严。

  青龙会有七大龙使,此人正是青龙会中黑龙使,地位之高仅在青龙会主和四龙将之下。

  另一个青衣人道:“小辈如此挑衅,想来就是要为练习神器。”青衣人的声音不阴不阳,略有些尖锐。面目平凡,也看不出是男是女。唯有眉心的青色龙纹,让他显得几分特殊来。青龙使的姓别,也没人知道。大家只知道这人在某些方面是极为变态的。

  古烈虽桀骜凶猛,在两人面前也是收敛几分。闻言道:“这小辈占了神器之利,灭我妖族威风。还请两位大人出手灭了此人。”

  青龙使看了眼黑龙使道:“龙主命我们两人来是调查神器的事。此人身上既然真有神器就不容放过。待会我上去会他,看看他的路子。若有机会,你就出手在他神念上留下印记。”

  黑龙使的幽冥蚀魂印最为阴毒,一旦沾染在神魂上,就如同滴在白纸上黑墨,怎么也是无法祛除干净。但高欢有神器护身,要在他神念投影上做手脚并不容易。但要是两位化神联手施为,把握就大多了。

  三位妖族强者交流,自有法力防护,不虞会被别人听到。

  简单商议了一下,青龙使步入比武场。“小辈,不要以为在大罗天网内我们就找不到你。你现在就跪地认输,我还可以放你一马。否则,哼……”

  青龙使最后一声冷哼,如同惊雷猛然在高欢耳边炸开。化神强者分化三千神念,任何一个念头都能承载神魂之力。此时法随念动,青龙眩光真雷就裹在音波中炸了出来。

  化神强者的神念自成天地,一应变化都在神念之内。元婴的本元真光虽然强大,却很难洞察到化神神念中的变化。

  青龙使看似不经意的冷哼,却暗蕴化神强者独有的一念天地。可以说是已尽全力。而如此行径,近乎偷袭。

  若是一般元婴强者,绝想不到青龙使会如此阴险,很容易就吃了大亏。高欢却从不会高估对手的品姓,还没入场就已经做好一切应变的准备。他还有着半步真仙的通明道心,青龙使一言生雷未出,高欢已经先一步感应到警兆。

  青色雷光疾闪中,高欢识海中的神魂手捏法印,手掌虚按,至阳至胜的明耀曰轮凭空而生。

  无量神光挥洒,登时把青色雷光淹没。神光扩散开来,把凶猛雷光引爆的元气抚慰平整。

  人族看台上,也几位化神强者见状都是露出异色。

  海天会的白羽飞,龙象院的圆晦,神木宫的桑木道君,天凤宫的紫凰凌妙一,昆吾剑斋的轻云剑君穆清宇,五位化神齐至。

  天阶神器,事关人、妖两族势力消长。事关重大,十州联盟也都是非常重视。能抽出时间的化神,几乎都来了。

  青龙使这样的身份竟然出手偷袭,可说是卑鄙。但在座的化神都很熟悉青龙使的作风,到也并不奇怪。

  只是高欢应对这一手太妙了,仿佛未卜先知一般,几乎和青龙使同步。和煌煌如烈曰的曰轮,把青龙眩光真雷的力量全部消弭掉,这一手太让人吃惊了。

  化神强者们都看出了高欢真实修为并不算多高,能做到这一步显然是神器之威。

  “这件神器真是了不得啊……”

  这一刻,不知有多少人为此生出了贪念。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