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冰原上,亘古不息的北风肆意呼啸着。

  终年不化的冰雪平原,苦寒、孤寂,不见任何的人迹。

  一座平滑如镜的湛蓝冰湖上,正有数十个少年迎着寒风挺立不动。这群人身上只有一件短裤。

  几乎完全赤裸的少年,在酷寒的冰风中却都神情自然,浑身肌肉柔软放松。那种轻松自在,仿佛像是在温泉中泡浴。

  金彬负手站在众少年身前,脸上虽不动声色,对众多少年表现却很满意。自从宋长庚别高欢击杀后,矢志报仇的金彬就主动投入了刀魔呼延寿门下。金彬很清楚,只有跟随大宗师,才有可能获得更高的成就。

  刀魔呼延寿和宋长庚彼此利益相关,也算是多年的好友。呼延寿很不满高欢的霸道,却自知不是高欢的对手。金彬天赋不凡,又屡经重挫,心中的傲气都已经磨掉。虽然也因此失去了锐气,却更加沉稳坚毅,让呼延寿很看好他的未来。

  距离宋长庚死已经有十二年了,金彬也没了当初的轻狂,花白的鬓角,眉宇间沉凝,让他看起来沧桑深沉。

  天地元气异变,无畏一切的刚毅,身兼两家之长,这些优势让金彬进步神速,年前就已经迈入九阶,成为一名武道宗师。

  十二年,就从七阶迈入九阶,这等成就说出去也足够震撼了。金彬却不以为意。因为他面对的敌人,是万古以来第一天才、举世无敌的太一教主高欢。

  高欢入门不过十年,就横扫天下,所向无敌。九阶宗师,也不过是有了仰视高欢的资格。

  每一次想起高欢和宋长庚那一战,金彬的心就忍不住颤抖。修为越高,就越能明白那一战中两位强者的可怕。高欢不说,就是宋长庚最后那一剑,也都让金彬有些绝望。他不知道自己这辈子,有没有可能用出那一剑。

  宋长庚最后一剑,已经超乎金彬对于剑道的理解。高欢却能击杀宋长庚,那更是金彬难以想象的层次。金彬觉得自己还没有被高欢强大吓垮,还能坚持复仇,那就是无比的坚强了。其他几个师兄弟嘴上说的好,心胆却都被高欢吓破了,绝没有一丝复仇的勇气。

  晋级九阶后,修为就不再靠刻苦修炼能够提升的了。金彬无事,就接过了训练的低阶学徒的活。这些少年修为低微,却有着一股勃勃向上的活力。金彬很喜欢这种个感觉。

  “引气淬体,内壮气血,外锻筋骨、嗯”金彬正解说着炼体法诀,突然心生感应,抬头向远方望去。

  “轰隆隆……”

  碧蓝无垠的晴空上响起阵阵霹雳,音波散发开来,在冰雪平原上卷起无数雪粉四方飞扬。

  虽是入定,巨大到恐怖的音波还是让众多少年骇然变色,不少人都惊叫出声。只是他们的声音都是那么微弱,微弱到他们自己都听不到。

  金彬神色一紧,心中油然生出不妙的预感。进入九阶后,金彬对于元气的感应极为敏锐。恐怖的霹雳震鸣虽然远在百里之外,金彬却能感应到天空上正在运转的无穷元气。

  在那股宏大元气力量下,天空似乎都要崩塌了一般。

  碧空之上,凭空生出一个黑洞。旋转的黑洞越来越大,运转的元气也越来越强。那股力量似乎要把天空都撕裂开一般。金彬心神虽坚毅,在那力量下却忍不住颤抖。“这是、两界贯通了……”

  金彬心念转动,已经猜到了天空上变化的真相。以他的镇定,脸也禁不住煞白一片。“快,所有人立即回宫,用最快的速度……”

  少年学徒们还都在对着天空发呆,金彬严厉的命令让他们悚然惊醒。心中虽然好奇,众多少年却不敢有任何迟疑,转身向冰宫狂奔而去。

  数十道的人影,在冰原上纵跃蹦跳,身形矫健灵动。金彬跟在最后,护着所有学徒向数十里外的冰宫退去。

  黑洞愈来越大,并逐渐和冰原交接,元气的变化也逐渐稳定下来。金彬的心却越来越冷。

  七年前,太一道举行祭圣大典,在太一城汇集了数百万的信众。高欢在大典上亲自宣告了魔界要入侵的消息,并号召所有信众行动起来,准备应付万年未有的大灾。

  魔界即将入侵的消息就此散播开来。各国皇朝无奈,都公开证实了这个消息。由此,各国的开始了毫不掩饰的紧张备战。民间也是一片恐慌,闹出了很多乱子。却都被强力镇压了下去。

  前年,在昆仑山附近发现了一个反常的空间元气点,很多强者都判断那里会形成空间通道。大汉国、夏国、元国三国联合派兵,驻守在元气点周围。

  兴盛的昆仑城,却一下衰落下来。大多数的商人,都再不肯靠近昆仑山。

  此后,又陆续在各国境内都发现几个空间漏洞,每个漏洞旁边都派了大队人马驻守。只是这两年来,空间漏洞虽然发生很多变化,却始终没有真正的形成贯通两界的通道。

  冰宫地处最偏远冰原,金彬从没想到这里会出现元气通道。如果魔界大军从这里进入,冰宫首当其冲,绝没有侥幸。

  带着所有学徒回宫后,金彬就急忙去面见呼延寿。可才一入大殿,就发现呼延寿正随意的坐在一张椅子上。

  “师尊、元气通道、”没等金彬说完,呼延寿淡然道:“你的心乱了……”

  被呼延寿提醒,金彬也知道他太急了,已至于失去冷静。也由不得他不急,这是天倾地陷的大祸。冰宫虽强,却不可能挡住魔族。他们必须立即就撤走。

  深吸了一口气,金彬稳住气息给呼延寿重新施礼道:“师尊,事情紧急,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呼延寿冰冷无情的眼眸中露出一丝笑意,“走,去哪里呢?”

  金彬忙道:“我们可以先去夏国,弟子在那里还有一点能力,可以先把人先安顿下来。”

  呼延寿目光看着大门,目光似乎透过宫殿正看着远方的虚空,停了一会才悠悠道:“人界大劫已经到了,去哪里又如何呢。”

  顿了下呼延寿又傲然的道:“我为大宗师,只有人避我,岂有我避人。”

  金彬不知该怎么劝说才好。呼延寿姓子冷硬,一旦决定,绝不会听任何人的劝告。

  呼延寿道:“金彬,你屡经磨砺,却能越挫越勇,这份坚毅刚勇很好。又身兼两家之长,冰宫这一辈中,到是你最可能成就大宗师。但要记住,大宗师不止是武功上的圆满,更是心姓上圆满。若不能坚持真我本姓,何谈大宗师。”

  金彬浑身一震,心内似乎有东西被打碎了。隐隐间似乎领悟了什么!这番道理并没什么稀奇,金彬也早就知道。可知道道理并不等于明白道理,更不等于能按照道理去做。

  呼延寿以身作则,知行合一。这个时候指点,才能让金彬有所领悟。金彬急忙跪下,正色道:“弟子明白了!”

  呼延寿欣慰的点点头,“你现在只是明白,可要做到却并不容易。不过你还有时间。”

  金彬忍不住再劝道:“魔族兵锋正盛,师尊,我们何必直撄其锋。”

  呼延寿眼眸一转,反问道:“我退开,那让谁来站在前面?”

  金彬唯有默然无语。

  呼延寿站起身来,正色道:“我辈修者,行事单凭本心,不拘善恶。可我身为大宗师,却退缩人后,畏缩求生,岂不是笑话。说小点,这是我的尊严。说大点,人族兴衰,我有承担的责任。”

  金彬从没想过冷酷无情的呼延寿会说出这种话,更是不解。

  “要当大宗师,就要有大宗师的器量。什么时候你有了这份器量,就有资格进军大宗师了。”

  呼延寿道:“好了,你立即带人走吧。也给各国报个信。”

  金彬也不在做小儿女态,恭敬给呼延寿三叩首后,断然转身离开。一路上收拢年轻弟子,深入冰宫第三层,哪里有着一个巨大传送阵,可通往夏国。

  要催动传送阵,耗费巨大。非有要事,绝不会使用传送阵。

  年轻稚嫩的弟子一个个进入传送阵,他们还不知发生了什么,各个脸上都带着兴奋和紧张。

  二百名年轻弟子,在十几位高手带领通过传送阵离开了。

  宗门的秘籍、珍贵丹药、法器、天才地宝等等,都已经分成几份,交给他们带走。金彬身上那一份的资源,是最多的。

  打理好一切,金彬还不想立即就走。地底法阵也是冰宫大阵的中枢,金彬打开水镜,正能观察到方圆数百里内的情况。

  调整水镜后,就能看到巨大的黑色通道中,一队队骑着魔兽的强大士兵,穿着整齐的盔甲向外急行。

  而在冰原上,已经密密麻麻的铺满黑色盔甲的身影。整齐肃杀的大军,在雪色冰原中是那么的刺眼。

  没一会的功夫,先前集合的大军就向着冰宫进发。

  无数的狰狞凶猛身影,如同黑色浪潮一般,汹涌的扑向冰宫。冰宫上是法阵神光,也冲天而起。

  剧烈的元气震荡,让传送法阵都开始波动起来。

  金彬知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带着满脸泪痕,金彬发动了传送法阵。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