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是魔族强者见多时光,胆大包天,却从没有见过断头重生这种事。

  就算是魔族身躯强大,断肢重生这样事屡见不鲜。可头颅作为神魂寄托之地,不论是哪种魔族,那都是至关重要的要害。

  被切断头颅,神意就和身体失去联系。再生能力如何的强大,也无法催发身体的再生之力。高欢明明被驼方一刀斩断头颅,却一腿把驼方踢死,脖颈上是伤势又迅速复原,看上去竟然是丝毫无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魔神。

  魔族一脉,号称是传说中的战神蚩尤、刑天的后裔。蚩尤、刑天都有过被斩断头颅继续的战斗的传说。

  蓝莲最有决断,毫不迟疑的立即催发千机梭,人化作一道流光横空而去。其他的魔族强者却还都在犹豫不决。

  不战而退那是大罪,而高欢接连杀了两位魔王,先中了一记元气炮,又被驼方断首,虽然看上去没事,但焉知他不是勉强支撑。

  蓝莲一言不出立即遁走,却让众多强者的斗志大挫。几个心思多的已经是开始慢慢向后退去。

  一个长着牛角粗壮魔族大喝道:“大家不要怕,他受了重伤支持不了多久。谁杀了他,魔皇陛下一定有重赏。要是临阵脱逃,却是大罪。赏罚之间,大家要考虑清楚。”

  这个魔族身份极高,仅次于蓝莲和两位魔王,这时候发话,众多魔族强者也不敢无视。何况,他阐明利害,让众多魔族强者都不敢就这么退走。

  “一起动手,杀了他!”那魔族大声命令道。

  其他魔族缓缓的从四方围拢,围成一个巨大的圈子。

  “别犹豫,等他伤好了死的就是我们了!”那魔族见众人都是畏缩不前,又大声呼喝道:“此人身上必有重宝,谁杀了他就是谁的!”说着,第一个挥动长枪刺了过去。

  距离虽还有数十丈,魔族乌黑长枪旋转着刺出,元气催发下,长枪就像猛然伸长了数十倍,向着高欢头颅刺去。

  刚才他们都在观战,知道高欢身上一定有特殊的护体之物,只有攻击头部才能伤害到高欢。

  有人带头动手,其他人也都受到鼓舞。他们本就是九阶强者,并不是胆小之辈。只是高欢连杀了韦护和驼方两大魔王,最后又来个断头重生,委实是把他们的胆气吓没了。

  十余名九阶强者没人敢靠前,各自催发刀光剑气向着高欢一起出手。一时间各色元气爆裂轰鸣,把高欢上下左右围了个水泄不通。

  只是简单计算实力的话,就算是魔王也挡不住这么多九阶强者的进攻。但战斗从来都不是这么计算的。

  元气轰鸣声中,高欢就如泡影般破碎。又见这式身法,九阶强者脸色都难看起来。他们根本就看不穿高欢的身法变化,这一招对他们来说是无解的。

  等高欢再次现身,已经到了发号施令的那魔族身旁。那魔族也是大骇,却知道转身逃走只能是死的更快。手中长枪化刺为抽,猛然抽向高欢耳门。坚硬的长枪一下就被甩圆了,显示出此人枪法之精湛。

  在枪身横扫到身前时,高欢随手一拨,那魔族被长枪传来的旋转劲力所震,手上酸麻就再控制不住长枪,长枪就被高欢拨到外面,胸腹立即打开,高欢指尖电芒一闪,刺入了魔族眉心。

  电芒在魔族额头上闪耀了下后,至刚至阳的神雷轰然爆发。魔族头颅被神雷所破,身死当场。

  一招,一位九阶强者轻易被杀。其他魔族强者就是再有斗志,见状也是心胆俱碎,各自转身狂奔而去。

  高欢并没有追杀四散溃逃的众多魔族,只是看着西方,淡然微笑。在高欢脚下不远处,偌大的巨象城已经是坍塌了小半,看上去就像是一片废墟。

  巨象城外十余里外,蛇女和鹿四、羊十三等人虽然看不清楚高欢,可不知怎么的,高欢的笑容似乎印入他们心里,想看不到都不行。众人都是吓的魂飞魄散,蛇女等人都互相搀扶着转身就跑。

  高欢远远的见了,又是一笑。“这群魔族还真是……缺少智慧啊!”真要杀他们不过是举手之劳,而他们也不值得高欢出手。

  刑裂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一脸呆滞的看着高欢。

  “你怎么没走?”高欢问道。

  刑裂转了转眼眸,从呆滞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哭丧着脸道:“我走的了么?”

  高欢摇头,“那你想动手试试么?我伤的很重,这是你的机会。”

  刑裂的手指不由的微微一颤,差一点就把腰间的长刀拔出来。但心中仅存的一点理智,制止了他这个疯狂的想法。高欢应该是受了重伤,否则其他魔族也是逃不掉的。不过,重伤的高欢也不是他能杀的。

  亲眼观看高欢斩杀两位大魔王,对刑裂来说可是无比的震撼。魔界虽大,魔王却只有十五位。任何一位魔王,都是一方之主,权势无穷,跺跺脚都能天翻地覆。九阶强者虽强,可在魔王面前却不值一提。

  两位大魔王神通尽出,却被高欢当场击杀,死的不能再死。这份武功修为,已经无法用个言语来形容。魔界,大概只有至高无上无所不能的魔皇陛下才能杀此人。

  高欢翩然落在驼方的无头尸体身边。驼方虽死,但他身躯还保持着一定的活力。脖颈处的伤口也自发凝结,并没有流多少血。

  驼方的魔族身体也非常的强大,只是他和高欢终究不同,头颅又被踢碎,神魂破灭,纵然身体还保持着部分生机也不可能再活过来。

  高欢长袖一拂,把轮回刀卷了起来。六尺长的轮回刀是一柄直刃的重刀,高欢随手挽了了两个刀花,就收了起来。这是柄宝刀被驼方心血滋养祭炼,虽不是法器却极为灵异。只是上面的神魂烙印太深了,要想如意驾驭需要重新祭炼。

  刀虽不错,高欢是并不在意。高欢在意是驼方留在刀里面的神魂烙印。对于驼方的千鹤闪,高欢还是非常的有兴趣。

  对于魔族来说,千鹤闪是血脉神通。

  天地之间,一切都有其法则而后规律。法术就是天地法则的最直接体现。武道,同样也需要按照天地法则来修炼。天赋神通再神奇,把它解析开来,终究是还是对肉身和元气的运用。

  以高欢的对肉身的控制,对于元气的理解,只要知道变化一些奥妙,模仿是千鹤闪并非不可能。白景阳、宋长庚的最强绝学,高欢只是见识过一次,都能依样施展出来。何况这个千鹤闪。包括韦护的霸天吼和元气炮,高欢也都有所领悟。假以时曰,未尝不能施展这两门神通。

  不过,这次战斗之凶险,也大大超乎了高欢的预料。生和死,真的只差一线。要没有大自在天衣的护体,要不是驼方对于十级肉身力量的陌生,绝不会是现在的结果。

  高欢虽然赢得胜利,对于魔界的强者却更为警惕。尤其是魔界强者的天赋神通,其变化都是匪夷所思难以预测。

  “你把他身上的有价值的东西都拿下来……”高欢对刑裂道。

  刑裂不敢违抗,苦着脸在驼方身上搜刮起来。

  血龙灵甲、护腕鳞剑、鱼龙丹、紫曰晶石、储物手环……驼方作为魔王,身上的宝物都是价值连城。

  血龙灵甲甚至硬挡了高欢一拳,化解了至少四成拳力。护腕鳞剑是一个护腕,里面藏着三十六柄鳞片状飞剑。可惜,驼方根本没功夫催发这件魔器。

  紫曰晶石就是练功用的极品宝物,能够纯化元气,镇守心神,凝炼气血。

  鱼龙丹是皇族秘药,一般是用来突破修为瓶颈的。如果身体受伤,只是一颗就能恢复最佳状态。就算是断手断脚,也能很快再生长出来。

  说起鱼龙丹,刑裂也是无比艳羡。就算他是九阶强者,也没资格得到鱼龙丹。根本想不到驼方竟然会用来做伤药。

  听刑裂说的神奇,高欢对这颗恍如晶石般透明坚硬丹药也来了兴趣。闻了闻,高欢却没吃。开玩笑,就算这丹药如刑裂所说那么神奇,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何况他是人族,魔族的灵丹对他可未必就是灵丹,也许反而有害。

  高欢又检查了一下储物手环,精致华美的手环上刻着各种繁复花纹,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只扭曲的龙蛇。这应该是天书之一龙章。

  天书共有八种,高欢最熟悉就是云篆,凤纹。人界的法术也几乎的建立在云篆之上。对于龙章,高欢只是勉强能分辨,却并不懂其中的含义。没想到魔界的魔器,都是用龙章来祭炼的。

  研究了一下储物手环,暂时是没办法打开。高欢也随手收了起来。他有无极星神宫在,从来不怕东西多。

  魔王的身家如此丰厚,让高欢有些可惜,杀韦护时太过凶狠,大半东西都应该被太乙神雷炸碎了。就算是有什么宝物没碎,也不知被炸飞到哪去了。

  “你说,接下来咱们该去哪?”高欢突然向刑裂问道。

  刑裂犹豫了下道:“大人,咱们最好先躲起来。”

  “为什么?”

  “一起死了两位魔王,那是惊天大事。魔皇甚至会亲自出手……”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