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传来的声音,飘渺悠远,其音层叠不尽,在大殿中曲折回荡不休。

  端坐在宝座上的白景阳脸色微微一变,他对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很长的是一段时间里,这个人就是他的阴影噩梦。他能冲破瓶颈,成为大宗师也都是那人所赐。

  成为大宗师后,白景阳依然对此有着无比深刻的记忆,只是克服了心中的负面情绪。

  话音未落,大殿门口已经多了一个英伟的白衣男子。

  几位副宗主、众多执事长老看的都是一呆,这人不正是“太一教主高欢!”

  通过昆仑比武大会,练武修法之人就没有不认识高欢的。这几年高欢销声匿迹,近来外面正传说高欢失踪,天下为之轰动。

  没想到,高欢竟然会出现这里。而听他所言,萧无忧和他的关系是非同一般。众人都又惊又疑,不知道高欢、萧无忧、白景阳三人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

  白景阳脸上的表情很丰富,先是惊讶,随后眼中又控制不住的露出杀意,可眼光一转,最后竟然露出一个欢喜的笑容,“你竟然来了?你竟然敢来!哈哈……”

  高欢信步走到萧无忧身旁,微笑道:“我自投罗网,你一定很开心吧。”又拍了拍萧无忧肩膀,“你做的很好,下面的事交给我吧。”

  萧无忧愣愣的注视着突然出现的高欢,对于高欢话只是本能的点头。萧无忧虽然也暗自希望过高欢会出现,却从没有想到过高欢真的会出现。想到刚才说的那些话被高欢听到,更是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白景阳本想起身动手,听高欢这么说反而端坐不动,悠悠道:“高欢,今时不同往曰。你把神器献出来,我可以考虑是放你一条生路。”

  白景阳知道高欢不可能献出神器,这么说只是一种言语上的刺激。他虽然已经是大宗师了,可每每想到当初高欢那霸绝天下的拳法,心中并没有十成的胜算。

  按照他的估算,神器在高欢手上所发挥出的威力,已经不逊色与大宗师。现在的白景阳看似轻松,可在神魂层面上,白景阳已经进入最强的战斗状态。

  大宗师的强大不在于他的绝对力量,而是心灵和力量都完满无暇,没有任何的破绽。这也就是说,大宗师不会犯错误,战斗时也不会受情绪影响,对于自身力量艹控臻于完美。

  完美掌控一切,让白景阳身心俱松,自然而然的达到一种天人合一的协调松弛,整个人阴沉深冷的气度也是为之一变。

  高欢赞许道:“白景阳,你不错啊,这架势还有点像大宗师的呢!”

  天魔宗的众多强者都是大怒,这个高欢大刺刺的样子,简直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其中几个长老更是忍不住破口大骂。

  “混账……”

  “这里可不是太一道,你这是找死!”

  “当着魔师面前也敢放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白景阳并不动怒,他现在能完全控制自身的情绪,并不会这些许的无礼而动怒。“说真的,本座还是很佩服你的勇气。”

  “当初被我一拳轰飞,狼狈如丧家之犬。现在也敢在我面前侃侃而谈了,呵……”高欢讥嘲道。

  虽然能克服自身的各种情绪波动,可白景阳还是从心底感到愤怒。被高欢一拳打飞,不但是他一生的耻辱,更曾经给他心底留下巨大的阴影。

  “本想和你多聊聊,你既然一意求死,本座就成全你。”白景阳伸手一指大门道:“本座在外面等你。”

  这座魔师宫耗费巨大,白景阳可不想把这里砸烂了。

  高欢环视一周后笑道:“也是,我们出去打,可别把我的东西砸烂了。哈哈……”高欢带着萧无忧,身影一闪已经出了魔师宫。

  白景阳对天魔宗众人道:“开启法阵,护住宗门,另外别让高欢跑了。”

  众人齐声应是。对于白景阳他们都是充满了信心。虽然知道高欢厉害,却相信白景阳一定会胜利。

  一想到白景阳能击杀高欢,众人都是抑制不住的兴奋。高欢手上有一件神器,那是众所周知的。白景阳若是能得到这件神器,立即就能压过其他六位大宗师,成为名符其实的天下第一。

  天魔宗也一定能跟着水涨船高,成为天下第一大宗派了。这其中的好处,真是一言难尽。

  众人急忙打开天魔封神阵,每人各自占据一个方位,把大阵的外力完全催发出来。

  天魔宗这几年来,在方圆几百里内都设置了法阵。一旦启动,在魔师宫内不但能监视方圆千里的情况,还能以法阵锁住方圆百里内的空间。只是这座法阵消耗极大,一般的时候只运转一小部分,来保护宗门。

  天魔宗的每位长老都是有法阵的禁制令牌,通过令牌这件法器就能随时艹控法阵。众人合力,很快的就把庞大的天魔封神阵运转起来。

  通过数十面的巨大水镜,天魔宗众人都可以看到白景阳和高欢。两个人正站在一座山巅上,距离赤岩谷足有数十里的距离。

  枯瘦如柴的副宗主枯竹道:“宗主走的是时候交代过,现在大家都运转功力,把那座山附近的空间封死。若有意外的时候,我们还可以用个空间法阵锁住高欢,祝宗主一臂之力。”

  赤炎咧嘴大笑道:“宗主怎么会输,在大宗师面前逃跑更是个笑话。”

  “是啊,宗主何等人物,怎么会输!”

  “这个高欢名声赫赫,却是个不知死活的白痴。有了件神器就以为自己无敌了!简直就是给宗主来送神器的……”

  “有了神器,我天魔宗一统天下也不是不可能啊!”

  众人抑制不住兴奋,议论了起来。

  枯竹死人一般的木然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口中淡然道:“大家还是先运转法阵,别要出了什么意外,也不好和宗主交代。”

  众人虽然不喜欢枯竹,却不敢耽误白景阳的大事。纷纷全力催发手中令牌,早就布置好的天魔封神阵再次被激发,七色神光化作一道巨大光罩落在那座山峰上,把白景阳和高欢都笼罩里面。

  就在天魔封神阵落下的时候,高欢一拂袖,萧无忧就如同劲弩般激射远去。高欢这一手力量变化巧妙,不容萧无忧躲避或是反抗。等萧无忧收住去势时,人已经到了十余里外。

  萧无忧担心的看着远方那座山峰,七彩神光封闭下,她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两个人影。萧无忧也知道自己是帮不上忙,心中却是十分焦急。刚才她心里一直迷迷糊糊,忘记和高欢说白景阳已经成就圆满大宗师的事了。

  七色神光笼罩下,一股强大却玄妙的力量把里面的空间完全封闭住。萧无忧人都很难闯进去,更别说和高欢传递消息了。

  皑皑白雪,反映着七色神光,让这座平凡的山峰陡然多了一种如梦般虚幻美丽。

  高欢深吸了口气,满足的叹息道:“如此充沛灵动的元气,真是让人感动。”

  站在高欢对面不远处的白景阳讥笑道:“你是才从哪个空间缝隙爬出来吧!知道么,本座有些同情你了……”

  顿了顿又加重语气的道:“本座已经晋级大宗师了!你还不知道吧……”白景阳眼眸中露出几丝怜悯,几分好笑,几分得意。

  “啊、大宗师……”高欢脸上露出一丝惊异,“真是太让我意外了……”

  白景阳傲然的道:“高欢,你拿着一件神器就可以横行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高欢嘿嘿笑了起来,笑的很开心。“老白,别给你阳光你就灿烂啊。我才从妖界回来,心情很好,就陪你开心开心。”

  白景阳露出不屑的笑容,“你只管自说自话,等你匍匐在本座脚下时,看你还能说什么!”

  白景阳话音未落,“大、”高欢口中吐字的同时,已经一拳轰了过来。霸绝天下的拳意,携着崩山裂地的雄浑刚猛,轰然而至。

  顿时元气崩溃,天地变色,空间塌陷。此拳一出,拳力就充斥四方八极,让白景阳避无可避。

  白景阳都想笑了,又是这一招。三年掐他被这一招打的屁滚尿流。可三年后,已经成为大宗师的他,可不会再为这一拳击败了。

  大完满的无间灭绝剑印,正正的印高欢右拳上。

  进入大圆满层次,无间灭绝剑印上的灭绝剑意比含而不发,绵柔纤细蛛丝一般,细化绵柔到极致,却蕴藏无匹的灭绝锋锐。

  如此细腻的元气变化,也只有大宗师才能施展出来。

  白景阳的剑印层层剑意如网,通过千万缕细密如蛛丝剑气,把高欢霸绝天下是刚猛浩大拳力一层层分解消化。就算是神器的力量,无法入微到极致,也难以破坏这层剑网。

  高欢的拳意和拳力都是霸绝无双,白景阳苦思冥想许久,才想出这种应对办法。

  高欢这一拳,就被白景阳硬生生的挡住。两者相持之际,高欢口中又吐出一个字:“宗。”

  如同暴雷的声波,却无法让白景阳眨一下眼。早在音波吐出来之前,大宗师的灵觉就已经做出调整,完全无视高欢的无形音波。

  不过,高欢的拳力也跟着再次勃发,白景阳就如同一根羽毛般贴在高欢拳锋上,任凭拳力如何刚猛,却无法伤害到至柔至微的他。

  白景阳已经感应到,此时高欢周身穴窍运转,甚至神魂也在剧烈的波动,元气已经被高欢催发到极致。

  强极则辱。高欢如此爆发力量,的确是威不可挡。可他的力量终究有其极限,当爆发到极限过后,就是他受死之时。

  “师!”高欢再次低喝,身后的一道明耀无双的曰轮浮现出来。无量神光照耀八方,光明正大的拳意也是终于破开缠绵如丝锋锐无匹的灭绝剑气。

  白景阳如坠火炉,大光明神光几乎要把他的身体和神魂都要熔化掉。大宗师圆满无瑕的心灵身体,却让白景阳能顽强抵御这一切,不为那无量光明所熔化。

  “这就是高欢的全部力量了,这也是他最后的爆发了……”白景阳虽然处境艰难,却还能对战局做出最冷静的预测。连神器的力量都尽数施展出来,高欢已经是黔驴技穷。白景阳已经看到了最后的胜利。

  白景阳的脸上,已经露出一丝得意无比的笑容。

  就在这个时候,高欢再次沉喝,连串音波滚滚炸雷,白景阳已经没心思去注意高欢说的什么,高欢拳锋上的劲力竟然再次与绝处生出变化,一股强绝而坚凝无比的拳力如无形铁椎般贯穿灭绝剑网。

  白景阳的无量灭绝剑印,就这么被破掉。高欢双拳顺势连环进击,瞬间在白景阳身上轰了上百拳。

  叠加的拳力一起爆发,把白景阳整个人都炸飞了出去。他猛然贯在七色神光上,无匹巨力下,神光顿时消散。白景阳如同一颗陨落的流星,带着一道诡异弧线,轰在对面的一座山坡上。

  “轰……”

  爆鸣声中,无数石屑烟尘冲天而起,那座山坡已经在尘烟中消失无踪。

  躺在地下深处,白景阳浑身筋骨碎裂,脏腑成粉,就是坚凝无比的神魂的被霸绝天下拳意所破,濒临破碎。

  这个时候,白景阳甚至连气都喘不过来,狼狈无比的镶嵌在深深土沟中。相比与肉身的伤害,白景阳心神受到的伤害更大。

  两次都被一拳打败,白景阳心中涌出无穷的挫败感。成为大宗师也是这个下场,更让他心中绝望。

  不知为什么,白景阳突然想到了高欢刚才说的那几个字。那几个字连起来就是:大宗师算个屁啊!

  白景阳突然笑起来,这句话说的还真他、妈的对啊!在高欢拳下,大宗师还真不算个屁。那个狂妄霸道的男人,有资格说这句话啊!

  在水镜前,天魔宗的众多长老也都表情各异。这些年老成精的强者们,大部分是都傻乎乎张大嘴巴,瞪大眼睛,惊呆,惊骇,惊惶。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