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别重逢的喜悦,让高欢和飞雪的都是欢喜无比。

  几年的分别,对两个人来説却是恍若隔世。

  飞雪和高欢进入红莲圣池后,她修炼的红莲焚世典就和红莲深处的神妙力量共鸣。神妙的力量牵引下,飞雪也沉入了红莲圣池的最深处。

  在那里,飞雪也得到了红莲圣祖留下的一件法器,或着説是神器:白莲神华剑。

  “红莲灭,白莲现。”

  天莲宗的彻底破灭,宗门根基被毁,才会解开红莲圣祖在白莲神华剑上留下的禁制。也只有修炼了《红莲灭世典》,才能为白莲神华剑上的气息感应到。

  早在几千年前,红莲圣祖就做出了这样的安排。飞雪修炼的红莲灭世典,又有机缘进入红莲圣池,就此得到了白莲神华剑的认可。

  白莲神华剑虽是一件残缺的神器,力量之强却不飞雪所能抵抗的。白莲神华剑进入飞雪神魂后,就和她的本命法器红莲法剑融合在了一起。

  要知道,红莲法剑本就白莲神华剑的一部分。飞雪本就把红莲法剑祭炼成了本命法器。本命法器被强行改变,对于飞雪的神魂也是一种残酷的考验。

  得到白莲神华剑后,飞雪就不由自主的陷入深眠。红莲圣池的元气精华滋润下,飞雪一点点的和白莲神华剑融合着。

  这个过程,飞雪并非是一直沉睡。而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清醒过来。主动去修炼白莲神华剑中藏着的各种法诀。

  等各种法诀修炼完成,飞雪就会进行新一轮的融合。要把强大无匹的神器溶入自身神魂,还要保持飞雪神魂的完整,这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

  飞雪的身心每时每刻都受到严重的考验。稍一不慎,就是神魂破灭的下场。也就是在这样的锻炼中,飞雪在迅速的进步着。

  七阶、八阶、九阶,飞雪就以一种别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在成长。可哪怕是九阶,飞雪依然无法真正是驾驭白莲神华剑。

  又过了不知多久,飞雪的本命法器红莲法剑和白莲神华剑彻底融合。融合后的白莲神华剑的威力更提升了一层。可对于飞雪来説,这并非是一件好事。

  白莲神华剑自发的波动,竟然强行的洞穿了空间缝隙,把飞雪带到了妖界。飞雪苦修都是法术,白莲神华剑也是一件法器。更多的是用于调动运转元气,而不是用锋锐去对敌。

  进入妖界,匮乏的元气抑制了白莲神华剑的强烈元气波动,却也限制了飞雪的修为。好在白莲神华剑强横无比,护持飞雪绰绰有余。

  飞雪在妖界游走一段时间后,也知道妖界的危险。就在断头谷这里找了一处地方,安心修炼。匮乏元气的妖界,却更适合飞雪驾驭神器,不虞会被强大的元气反应伤害到自己。

  每每想来,飞雪觉得白莲神华剑打开妖界绝非偶然,而是红莲圣祖早就做好的安排。也只有妖界,才最适合飞雪祭炼白莲神华剑。

  这两年的时间,飞雪只是偶尔会救助一些遇险的猎人,却不会和这些猎人交流。也正是为此,飞雪才不知道高欢已经追着她来到妖界,更不知高欢干出偌大的事业。

  祭炼白莲神华剑的时间并不算太长,可那种与世隔绝的感觉,却让飞雪感觉特别的特别的孤独,对于高欢的思念也越来越深。

  今天,她正在地底闭关修炼,就感应到一个剧烈的元气波动。感应之下,就知道外面来了一位了不起的强者。飞雪不想起无谓的冲突,就一直躲着,直到听到了那句熟悉无比的话。

  开始的时候,飞雪简直以为是自己的心魔爆发,才会生出如此幻象。可妖界匮乏的元气,根本就没有心魔存身之地。飞雪忍不住出来,正看到高欢。

  无法形容飞雪看到高欢时的欣喜,她从没有想到过,居然会在妖界见到高欢、这个世上对她最重要的人。

  兄妹两个都安静的享受着温馨喜乐。这样的拥抱,比任何事情都让人满足。而言语在这个时候,是不足以承载两个人的心情。所以,只能尽情的拥抱着。

  相拥了许久许久,飞雪才抬头在高欢嘴上轻轻吻了一下。明艳绝伦的容颜上,露出一丝绯红,娇笑道:“哥哥抱的太久了,便宜都被你占光了。”

  高欢这才松开飞雪,再次感慨道:“雪儿真的长大了啊……”

  比之分别时,飞雪有了不小的变化。白玉般的肌肤又有着一种生机勃勃的水嫩。飞雪原本就是小脸精致,瓜子小脸,眉长而秀,眸明而亮,小巧的鼻子却很挺翘,樱唇晶亮,鸦羽半乌黑秀发近乎随意的用一根发簪绾着,脸颊下还垂下两缕秀发,更显得飞雪的自在随姓。

  明艳的玉容,虽然没有萧无忧那般英气,却更多了几分绝伦的精致。飞雪最大的变化还在于身材上。长高了三寸多,让她原本娇小的身躯变得修长有致。原本平平的胸口也鼓了起来。曲线虽不夸张,配合着身材却是浑圆娇挺。

  飞雪穿了一件白色的莲裙,上身是长袖右衽,端正典雅。腰系白色丝绦,下面却是八片莲瓣拼贴成的长裙,莲瓣的空隙之间,不但能看莲花镂空的短靴,还能看到修长匀称小腿,甚至能隐隐看到匀润紧实的大腿。

  白色莲裙外面还披着一层白色薄纱衣,遮挡的她娇躯若隐若现,更添加几分神秘和美丽。飞雪虽然精灵依旧,眉宇间却没有了以前的青涩稚嫩,而是多了几分绝代风华。

  正如高欢所感叹的,飞雪已经从稚嫩的小姑娘,成长为一个大美女。

  夜色渐深,高欢和飞雪在附近的山峰上找了一座开阔宽敞的山洞休息説话。高欢有无极星神珠,储物空间广阔巨大。随身也带着很多的生活用品,如帐篷、地毯、桌椅、床铺,茶点、水果、食物等等,可以説是应有尽有。

  帐篷的四壁镶嵌着晶光石,柔和却明亮的光芒,让房间内更多了几分温馨舒适。

  飞雪懒懒的躺在豪华的锦床上,背靠着软软的靠枕,光洁的玉足恣意的平伸开,十指脚趾还在调皮的弯来扭去,小脸上都是满足。

  “不知有多久没有躺在这么舒服的床上了……”飞雪无比感叹的道。

  高欢微笑坐在在对面,手里倒着捧着一杯热茶,闻着清新的茶香,心里面也是无比的满足。

  在太一城,高欢很少会使用随身携带的这些物品。一是不想在这方面暴露身份,另一方面,也是没有人可以共享这些。

  龙音虽然亲近,到底是妖族。在这方面也难以和高欢有什么共鸣。

  飞雪则又不同,虽然和他并没有实质关系,两个人的心却最近的。彼此的默契,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

  长夜漫漫,久别的两个人就各自诉説分开这些年的故事。

  飞雪的经历虽然奇妙,却多是各种修炼,説起来着实平淡的很。高欢却在这几年杀皇帝,灭大宗师,立新神,称霸帝京。进入妖界后,灭妖王,建立太一教,统一天下,成就无双霸业。

  这种种事迹,随便任何一件都是惊天动地,可称之为传奇。这么多事迹放在一起,那就很难用言语来形容高欢的伟业了。

  可这些惊天动地的大事,高欢却觉得远没有飞雪修炼的那些小事有趣。听着飞雪絮絮的説着那些琐碎,高欢心里却很满足。

  只有在飞雪这里,高欢此觉得自己是个正常人,有着最正常的情感。也只有自幼和高欢一起成长的飞雪,才能真正的在高欢心中占据最重要的位置。

  林秋水、萧无忧、包括龙音,虽各有风情,却很难在高欢心中留下太深的印记。

  “哥哥,好冷啊,过来抱抱我……”飞雪説着説着,似乎有些倦了,蜷曲着身子对高欢招手道。

  飞雪自进入红莲圣池以来,不敢有片刻松懈。直到再见到高欢,一直以来紧绷的精神才松弛下来。而狂喜过后,松弛下的神魂更觉得疲惫。

  高欢一笑,走到床边坐下。飞雪倚靠在高欢肩膀上,微微撇嘴道:“哥哥到是很不情愿的样子,你还能吃什么亏不成!”説着又拍着身边的空处道:“过来躺在这,好久都没有休息好了,一定要抱着哥哥好好睡一觉……”

  高欢只能笑,脱了鞋上床。飞雪把高欢摆弄了几个姿势后,最后头枕在高欢胸口上,手臂抱着高欢的腰,眯着眼睛有一句无一句的和高欢説着话。

  高欢身体很温热,又有着一股洁净清爽的味道。他身体的肌肉柔顺又坚实。整个人抱起来非常的舒服,且给人无比的安全感。

  飞雪就这么躺在高欢怀里,慢慢的睡着了。身心的真正放松,也让她睡的无比安宁放松。

  正如飞雪一般,这几年高欢面对的都是皇者枭雄、巨擘宗师。心里也是一直崩的很紧。抱着飞雪,高欢心里也是一片安宁、轻松、欢喜。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