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风、雷刚愿意誓死效忠太一教主。如违背此誓,天诛我全家全族……”

  高欢端坐在宝座上,龙玄一脸恭敬的站在一旁。雷风和雷刚则跪在高欢面前,高声念着效忠誓言。

  站在一旁的龙音,玉容上都是茫然失措。直到现在,她都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整座妖皇大殿内,血腥气弥漫,到处都是血肉,宛如血腥地狱。而坐在宝座上那个黑甲身影,就像是地狱里魔神,冷酷、血腥又威严霸道。

  和才从飞熊山出来的时相比,已经完全是判若两人。龙音从不知道,一个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巨变。

  高欢道:“龙玄是我的代理人,以后你们两个听他的吩咐就可以了。行了,你们可以退下了。”高欢说着一挥手,示意雷刚和雷风可以走了。

  雷刚和雷风很是意外,这么容易就让他们走了。两个人呆在那里,不知是不是该继续留下或者是做点什么。

  龙玄微笑着走下来,扶起两个人向外走去,“两位无需多想,教主大人从不虚言。你们只管听话,就绝没有事。”

  雷风虽然聪明,这个时候脑子里也是一团混乱,只是本能的点头相应。另一方的雷刚也是如此。

  龙玄一直把两个人送到走廊口出,才又道:“两位冷静下来,也许就会想着兴兵造反。”

  这句话一出,雷风和雷刚两个人的脸色都是剧变。尤其是雷风,眼中已经露出了杀机。雷刚更是摆出了动手的架势。

  龙玄无奈叹道:“两位还没走远就想动手啊。杀我容易,你们也别想活了。”

  两个人脸色都是一变,想到高欢的恐怖。心中那一丝杀气顿时消散无踪。刚才的一战,高欢的恐怖已经深深印入他们的神魂。想要摆脱这种恐惧,只有一种办法,杀了高欢。可凭他们两个,那是想都别想。

  龙玄笃定两个人不敢动手,有那个血姓,也不会耻辱的跪地投降。又道:“我也只是教主的小卒子。大家身份相同,你们就算要动手,也没必要杀我。何况,以教主大人之英明神武,怎么会想不到你们会叛变!”

  雷风阴沉的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龙玄一脸善意的道:“我是劝两位深思。教主的目标可是一统天下。说句难听的,两位还根本入不他的眼。你们投降也好,叛变也好,他都根本不在意的。两位仔细想一想,凭你们手中的力量,能奈何的了教主么?他就算杀不光你们,也是想走就走。你们杀不了教主,就是身死族灭的下场。所以,我劝两位深思。就算是想叛变,也先等几天再说吧。”

  雷风想了下点头道:“多谢你的提醒。我们会考虑清楚的。”说着,一拉还想问话的雷刚,两个人快步离开。

  “教主命你们两个带军在城外等候吩咐,不要出了差错啊……”龙玄对两个人背影喊道。

  雷风和雷刚两个人也没有说话,就这么一直走了。龙玄笑着注视他们离开,脸上不由楼吹几分兴奋和期待。这是一个好的开始。至少高欢所说的一统天下并非是虚言,而是他的目标。从现在的情况看,虽然未来局势很危险莫测,却至少有了几分希望。

  雷刚和雷风一路走下了妖皇宫,也把妖皇宫中的所有雷族士兵都收拢起来。实际上,发生在十六层妖皇殿的惊天大战,也让很多人都感到了不对。

  只是雷族的等阶森严,高层都齐聚妖皇殿,中下层士兵并不敢闯入十六层。雷风和雷刚都是手握实权的强者,手底下各有自己的心腹队伍。

  两个人威望又很高,虽然有不少别人的队伍,却也被他们强行带了下来。一万三千士兵在妖神宫前的广场集合完毕。

  这一万三千人可是雷族精锐,人人披甲带刀,还配有一千骑兵,五百弓箭手,五百弩箭手。雷族的士兵整齐的排成方阵,刀枪如林,不动如山。士兵们高昂的斗志,则如燃烧的火焰。这是一支让人望而生畏的强兵。

  碧阳城虽然有数十万人,可要是这一万三千精兵肆虐开来,立即就是一场大屠杀。半个的碧阳城的人都会被杀光。

  雷刚在队伍前,心中也生出几分豪勇来。雷刚沉声道:“我们就在这里等威震天,和他决一死战。”

  雷风沉默了一会,“没用的。龙玄说的对。大军杀不了他。甚至无法击退他。”雷风说着长出了口气,“他既然放我们走,我们就先出城等着好了。在开阔的地带,我们也有机会和他一战。”

  雷刚想了一下道:“我们也许应该回部落。族长和雷羽都死了……”

  雷风摇头道:“部落中还有雷战坐镇,还有几个长老,轮不到我们做主的。还是派人回去送信,看雷战怎么说。”

  两个人商议了一番后,就带着大军徐徐出了碧阳城。

  整座碧阳城的人都轰动了,包括正在城内的妖将台旁观战的其他妖王,也都被惊动了。

  妖将台就在妖神宫前方数里,这几天正是妖将大会,各族的强者纷纷上台比武,要争夺妖将的名誉。这次盛会,也引得十大妖王齐至。

  只是雷震打着替儿子报仇的口号,就此带兵强行闯入妖皇宫,也成为轰动一时的大事。雷震的举动,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可一连过了三天,雷震都没有任何动静,看样子竟然是不打算走了。这也让九位妖王都起了别的心思。

  九位妖王暗地里已经开始商议,该如何对待雷震。因为彼此的关系错综复杂,想要结成一个同盟并不容易。几天下来,也还没有个结果。谁也没想到,雷族的大军竟然会毫无预兆的主动离开妖皇宫,出了碧阳城。

  风族的妖王风天,端坐在狂风飞虎的虎皮大椅上,遥望着那带起滚滚烟尘是大军,端着茶杯慢悠悠饮了一口,“雷蛮子这是要做什么?”

  端正的方脸,眉毛长而锐,眼神内银光闪耀,鼻挺口正,短发短须。举止洒脱,威仪不凡。尤其是他身上明黄色长衣,外形华美飘逸。和其他妖王全身披甲的样子是截然不同。

  坐在风天旁边的虎烈道:“雷震和雷羽都没在出来,却把大军派走了,真的很奇怪。”虎烈是虎族的妖王,和风天关系一向密切,也是风族最亲密的盟友。

  风天他们居高临下,正可以的看到出城的大军。里面根本就没有雷震和雷羽两个。甚至少了很多的雷族强者。依照雷震的为人,他也不可能藏起来。

  雷震要么不走,要么和大军一起走。现在却是让大军出了城,雷震和雷羽等高层的待在妖皇宫内。这么做简直是不伦不类。

  不止是风天和虎烈感到奇怪,就是其他几个妖王也都是疑惑不解,纷纷议论起来。一时间,也没有人再去关注妖将台上的比武。

  妖王们纷纷打量起那直冲云天的妖皇宫,猜测着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十级强者的目光敏锐的可怕,数里外就如同在身前。风天抬眼看去,正看到巍峨的妖皇宫最上方处站着一个全身黑甲之人。似乎感应到风天的注视,那人的目光也落在了风天身上。

  两人目光相交,那人深邃目光中蕴藏着的冷酷、无情、血腥,让风天心中不由一震。“这是谁?”

  虎烈顺着风天的目光望去,也看到了黑甲人。和那人目光一对,虎烈脸色都变了,“好可怕的强者!”

  其他几位妖王也都看到了那人,妖王熊正惊疑不定的道:“那是威震天。”

  “威震天是谁?”林族的妖王林阳问道。

  熊正一向都依附林阳,急忙把威震天的来历讲了一遍。众妖王听了,脸上也都露出释然之色。不过是个九级的高手,算不上什么。

  只有林阳、风天等最强者,才觉得威震天绝不是那么简单。却没心思去提醒别人,只是心中暗自警惕。

  最上层的高台上高欢,俯览着整座碧阳城。他也看到了妖将台周围的几个妖王,里面的确有一些高手,不过,他们已经算不上是阻碍了。

  碧阳城的房屋都不高,建筑粗陋,也缺少统一的规划。站在碧阳城最高处,就能看到碧阳城的混乱。作为一个聚居的城市,这里其实并不算很合格。但这里有足够的食物,还有各种物品交易,其地理环境决定它是一座重城。

  在碧阳城外,驻扎着十几支军队。这都是各大妖王的亲军。数量少的有几百,数量多的有四五千。这些军队围绕着是碧阳城,隐隐呈现一种包围的态势。这应该是针对雷震做出的一种布置。

  但这种布置更多的是一种态度,而没有什么实质威胁。

  雷风雷刚的大军出城后,就在一片开阔地驻扎起来,高欢笑了笑。这两个还真是没胆啊。不过也好,免得费事要杀光了。

  高欢估计了下人数,就算都杀光也没多少。想到这高欢一把抓起龙玄,从妖皇宫上跳了出去。

  “轰……”落在妖将台上的高欢爆发的劲力,几乎把整座高台震塌了。而两个交手的妖族高手也直接被气浪炸飞出去。

  突来的巨变,把现场数万观众都吓的呆住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