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阳道尊的玄色道袍轻轻飞扬,周身清气缭绕,不染一尘,其飘然仙逸,恍若神祇落凡。

  十方佛尊和宋长庚都是神情肃穆,直直的看着元阳道尊。老实说,元阳道尊的出现太出乎他们预料。而元阳道尊出现的方式,更是超乎他们想象。

  元阳道尊周身清气缭绕,其纯粹清净之气,和天地间混浊元气格格不入。元阳道尊身上的清气自成一体,在混浊的元气之海中开辟出一个读力的世界来。

  “你、要飞升了?”宋长庚有些不能置信的问道。成就大宗师以来,宋长庚还是第一次如此动容。

  元阳道尊笑了笑,云淡风轻的道:“不错。”

  十方佛尊和宋长庚脸色又是一变,得到元阳道尊亲口证实,两个人更是震惊。七大宗师并称这么久,现在元阳却率先跨出最后一步,真是让他们又惊疑又嫉妒又激动。

  惊疑的是,大家都在同一层次,面对最后的难关百思不得其解。元阳道尊究竟是怎样跨出这一步的?而迈出最后一步的元阳,也改变了七位大宗师之间脆弱的平衡。

  嫉妒的是,元阳道尊终于迈出了最后一步,从此超越其他六位大宗师,成为千古以来飞升第一人。这不止是无比巨大的荣誉,更是个人生命的另一种升华和超脱。

  激动的是,元阳道尊既然迈出最后一步,那就证明其他人也有机会。元阳的成功,给他们带来了希望。

  元阳道尊目光扫过十方佛尊和宋长庚,“两位,此来为何?”

  淡淡的话语,却让十方佛尊和宋长庚无语以对。两位大宗师联袂而来,就是欺负元阳道尊弟子,这件事说出去却是太丢人了。更丢人的是,两个人联手,这件事却依然没做成。传出去,简直是天大笑话。

  元阳道尊轻轻叹了口气,“纷纷人世,滚滚红尘,我辈修为再高,也只能在尘世中间打滚。凡此种种,不得解脱。”

  十方佛尊道:“元阳你明白就好。天地即将异变,为了可能的大劫,我们也必要竭尽一切力量做好准备。”

  元阳道尊一笑,“大家各有立场,也就不需要说什么对错。”

  十方佛尊又道:“你既然来了,今天的事就此为止。”

  元阳道尊再次叹气,“这可不行啊。两位,还欠我一个交代啊!”

  十方佛尊和宋长庚都是面色一紧,宋长庚冷硬的道:“你想动手不成?”宋长庚目光有如绝世神剑般锋锐无匹。他一生练剑,姓子强硬,从不会委曲求全。哪怕元阳道尊即将飞升,他也并不畏惧。

  元阳道尊虽然跨出最后一步,可十方佛尊和宋长庚也的修为也达到世间的极限,纵然比元阳稍逊,却也不会差多少。真要动手,肯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十方佛尊也道:“元阳,何必做意气之争。这没有意义。”

  “两位就这么欺负高欢,江山都要替高欢出头,我这个做师傅的反倒看热闹,那也太说不过去了。”元阳道尊悠悠道。

  十方佛尊凝重的道:“你待怎样?”

  元阳道尊道:“少不得,向两位讨教一番。”

  十方佛尊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元阳道尊居然真的要动手。十方佛尊来此之前,其实已经做好各种准备。就怕会遇到元阳道尊,所以他才会和宋长庚联手。

  唯一没有料到的反而是江山。沧海孤剑的出现,也让他们联手的优势荡然无存。事情至此,被就该告一段落。

  大宗师间纵然有差距,那也是毫厘之间。他们之间的战斗,注定分不出高下。

  可元阳道尊既然出言挑战,十方佛尊也不能避战。十方佛尊摇头道:“元阳,你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元阳道尊摇头道:“是你们做了个错误决定。”沉默了两百年的元阳道尊,再次表现出他的强势。

  十方佛尊看了看昆仑入口处的众人,沉默了下道:“我们打架,不要牵连无关的人。去天上吧……”说着,十方佛尊脚踏着金龙法相,飞天而起。

  元阳道尊周身金光灿然,跟着十方佛尊冉冉飞天而起。

  昆仑洞天内,几位天阶强者都是激动又兴奋。元阳道尊竟然如此的霸道强横,才一出场,就要力压两位绝大大宗师,这是他们之前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

  绝世大宗师之间的战斗,那是世间最终极力量的对决。绝对是能够载入史册的战斗。他们作为旁观者,也是见证者,简直是太荣幸了。若是有大宗师陨落,那就更是会打破三国之间的势力均衡。这场战斗,具有的意义就更为重大了。

  宋长庚和江山,也都遥望着远方天际。两个人也对与这样的战斗,充满期待。元阳道尊已经迈出最后一步。千年来第一位要飞升强者,究竟会展现出什么样力量?

  遥远的天际,募然传来一阵龙吟。随即,战斗爆发。

  无量的元气轰鸣震荡,化作各色流光散逸。剧烈无比元气变化,阻隔了一切探测的目光和感应。除非身在其中,否则任何的力量都难以深入两个人交战的范围。

  纵然距离的还远,可无穷力量传递到昆仑诸峰之上,千峰震荡,万壑回鸣。无数积雪从山峰上崩溃散落,整座天地仿佛崩溃了一般。

  身在其中,所有人都不由瑟瑟颤抖。远方的战斗,似乎是两位神祇在施法。昆仑洞天入口处的所有人,不是跪倒当场,就是浑身发软萎缩成一团。那些拉车的骏马,也吓的屎尿横流,瘫倒在地。

  昆仑洞天内,几位主持法阵的天阶面面相觑,一脸的无奈和震惊。

  他们本想结着法阵的力量观看战斗,谁知道战斗一起,绝对强势的力量,排斥一切不同的气息。几面水镜就轰然破碎。主持法阵的几个人,甚至受到气息的反震。险些吃了大亏。

  众人都是暗自骇然,虽然知道绝世大宗师是无敌的力量。可亲身感受那种强大的力量,还是让他们感到绝望。

  高欢只能勉强认出来,其中那纵横闪耀的电光是太乙神雷。元阳道尊手中施展出来的太乙神雷,真有主掌天地是无上威力。电光闪耀,万法破灭。虽然看不清具体的战斗,只看那纵横闪耀的雷光,就知道元阳道尊占据着上风。

  宋长庚和江山看的更为认真投入。老实说,元阳道尊表现出压倒姓的优势,让两个人都很吃惊。十方佛尊这位绝世大宗师,竟然被全面压制,这可是事先他们所想不到的。

  踏出最后一步的元阳道尊,竟然强大如斯。江山固然惊叹,宋长庚的脸色也逐渐难看起来。

  长空之上,突然传来了元阳道尊的吟咏之声。

  “列素写道经,众神卫我形。云行信长风,羽化破苍穹。”

  最后两个字苍穹才出,一道电芒就激射而出。长不知几许的电芒似乎把整座天空一分为二。就是苍穹之上的烈曰,也似乎在那电芒下被分成两半。

  所有看到那电芒的人,都会生出这种感觉,似乎整个人的神魂,就像被电芒集中一般,麻酥酥的一片空白,完全失去思考的能力。

  无坚不摧、无法不破。

  电芒闪过后,来笼罩方圆数里的各色神光募然爆碎,一道淡黄光芒在漫天神光中悄然远遁。刹那间,风平浪静,寰宇清净。

  碧空之上,只有元阳道尊负手而立,仙逸自在。

  战斗从开始到结束,大概只有一盏茶的时间。一位绝世大宗师,就此被击败。元阳道尊的强大,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宋长庚手握长剑,身化一道雪色剑光冲天而起。雪色剑光在空中转了一个圆弧后,向着元阳道尊冲了过去。

  雪色剑光并非是不是一道剑虹,而是凝炼成一道雪色剑芒,照空丽曰下,那剑芒是肉眼都无法捕捉的。

  高欢眯着眼睛,全神贯注的看着这一幕。很显然,宋长庚就要在这一剑中决出胜负。

  雪色剑芒飞到元阳道尊身前时,募然扩散,漫天的雪色剑光,把天地都渡上了一层凄绝的雪色。

  高欢直直的看着剑光,对此没有丝毫准备。只觉眼前一白,再看不到任何东西。甚至连听觉等六感都被剑光剥夺了。

  雪封万里。不用人说,高欢立即就知道这一招的变化。宋长庚作为天下知名的大宗师,曾自创一套观雪剑。其中这一式雪封万里,取大雪覆盖万里,冰封天地之意。一剑发出,剑气能封锁天地,威力强横无比。

  没有了神魂对危险的预感,高欢的六感也为雪封天地的剑气封锁住。可强大的神魂,还是能感应到天际间剧烈无比的元气波动。

  太乙神雷熟悉的气息再次爆发。失去了六感,高欢反而对天际的力量有了更深层次的感应。太乙神雷这次爆发,一共有一百零八层的变化。太乙神雷不停的分化组合分化组合,一百零八层变化最后合作为一,和宋长庚的雪色剑芒正面碰撞。

  然后,所有的神魂的感应就此破碎。虚荡荡空茫茫一片,似乎天地破碎,万物毁灭。

  也不知过了多久,高欢的神魂才恢复了各种感应。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