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躁,暴怒,凶厉,霸道。

  龙魂的本能念头,疯狂的冲击着高欢的神魂。龙魂强大力量,比高欢神魂强大十倍百倍。龙魂的念头在高欢的神魂中肆意纵横。异种的魂力,是高欢明净无暇的神魂所无法容纳的,两者如同水火不能相容,剧烈的冲突无可避免。

  哪怕龙魂只剩下本能,也不是高欢的神魂所能抵挡的。明净无暇的神魂,逐渐为黑色的龙魂所污染。剧烈的冲突,也让高欢完整的神魂被撕裂成千百片,源自神魂最深处痛苦,是无可抵御、无法消除的。

  与神魂上的痛苦相比,高欢肉身上曾遭受的种种创伤、苦痛,都不值一提。纵使心志坚毅,高欢也不禁在痛苦中迷失,失去了一切思考的能力,意识只能感觉到无边无尽的痛苦。

  痛苦在不停的叠加,似乎没有极限。高欢却不会因为漫长的痛苦而麻木,每一刻的痛苦感觉都是那么新鲜而深刻。

  痛苦嘶吼的高欢,面容扭曲狰狞,眼眸中都会疯狂凶厉之色。整个人蜷缩着,反复的挣扎着,却怎么也摆脱不了痛苦。

  江山叹息道:“这又是何必呢!源自神魂上痛苦,是无可抵御的。就算是我们,也会因为剧烈的痛苦而失去正常的意识。遭受到的痛苦,太巨大了。我想这个时候再问他,他一定会做另一个选作。”

  元阳道尊也轻轻叹息,“苦痛,是成长所必须要经历的考验。高欢是武道上的绝世天才,可在法术上的天资就平平了。能成就阳神,全是外力强行推上来的。这样的成就根基太虚浮,是无法成就圣阶的。万古不出的圣阶,哪有那么容易……”

  说话间,空间的法阵开始崩溃,一波波奇异的元气从幽深处滚荡而出。无形的元气之海开始沸腾起来。

  江山露出满意的笑容,“看,这就是时代的滚滚浪潮,不可阻挡。新纪元,来了。”

  元阳道尊认真感应着元气的变化,只觉元气变得异常活跃充盈。对于修炼者来说,这可是梦寐以求的变化。再次长叹,“异变已经不可阻止。只希望人族能挺过这次危机。”

  江山激昂的道:“时代变革,新纪元开启,必然有无数惊才绝艳的强者涌现出来,这个时代必将是光芒璀璨辉耀万古,血和火的残酷战斗,真正的强者才能屹立不倒。天道无情,弱肉强食。人族若想着苟且偷安,那只有成为猎物和食物,最终被毁灭也怪不得谁。在这个精彩纪元里,人族正应勇往直前,以力量和智慧在屹立在天地之间。”

  江山的话很热血激昂,也很有感染力。但这些改变不了元阳道尊的看法。元阳道尊哑然失笑,“不论你我怎么想,终究是改变不了天地运转的大势。”

  说着,元阳道尊一指高欢道:“老道的投影坚持不了一会,这个徒弟就拜托你照顾了。”

  江山摆手道:“去、去、去,你身上一股子老朽陈腐的味道,闻着让人生厌。高欢是我老弟,我自然会照顾。”

  元阳道尊对江山稽首致意后,人化流光消散。

  江山也卷着高欢回到了九极地宫。

  昆仑洞天虽然自成世界,却终究是依附人界而存在。也正因为昆仑洞天的特殊姓,才会毗邻魔界。昆仑洞天和魔界打开元气通道,元气交汇,通过昆仑洞天逐渐向外渗透。元气之海如此庞大,两界元气交汇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不过,各大宗师都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天地异变。元气的异变,也让站在世间最巅峰的大宗师们,有了更进一步的机会。对他们个人来说,这是一件大好事。

  可作为大宗师,他们要考虑的就更多。宗派、国家、乃至于整个人族,这都是他们要考虑的。巨变的影响如此深远,以至于每个大宗师心头都是沉甸甸的。也只有江山这般,身心俱无牵挂,才会对这翻天覆地的巨变如此欢喜。

  两界贯通,对于魔界的影响也是无比巨大。魔界的强者,也都感觉到元气通道的存在。甚至有几位魔界强者溯源来到元气通道处。

  元气通道的另一端被九极灵宫封锁住。强大的神器,在大宗师江山的主持下,通道一段就如同神秘的旋涡,和整座元气通道连接一起,不容任何人通过。

  九阶大殿内,江山坐在宝座上,悠闲的看着面前的数十面水镜。不论是昆仑洞天方面,还是魔界方面,至今都没有谁敢闯进来。

  江山用了近二百年的时间,才掌握了神器九极灵宫。在九极灵宫内,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只是这件神器无法移动,大大限制了神器的威能。不过,用九极灵宫来封锁两界空间通道,还是绰绰有余。

  宝座下面,高欢就在地面上不时的翻滚嘶吼着。那样子狼狈之极,再没有一丝绝世天才是皎皎风姿。

  江山瞥了眼高欢,“吼啊吼,你都吼了两天了,不累么……”江山到很佩服高欢,这么长的时间,居然一直都能坚持着。

  如果高欢不是再坚持着,龙魂的强大本能早就控制了高欢神户和躯体,绝不会是现在这副样子。如同的痛苦,只能说明神魂的冲突还在继续,而且,还没有分出胜负来。江山是可以帮忙,可元阳道尊早就说的很清楚了,这是对高欢的磨炼,并不需要外人帮忙。

  高欢痛苦无比,根本也听不到江山的话,更不会做出回答。

  江山摸着自己的三层下巴,脸色阴晴不定,考虑了好一会,才下定决心道:“算了,既然认个小弟,当然要罩住。老江我这次就大出血。”

  江山走下宝座,神情凝重,手捏剑诀,在高欢眉心上轻轻一刺,天地唯我剑的剑意就直贯入高欢识海之中。

  吼叫的高欢顿时一滞,狂暴的眼神竟然慢慢平静下来。

  “天地唯我剑是我看家绝学,老弟你就慢慢受用吧……”江山看到高欢的反应,满意的自语道。刚才他以绝顶剑意贯入高欢识海,并非是帮助高欢抵御龙魂,只是把天地唯我剑的剑意传给高欢。

  高欢的痛苦,就是源自神魂和龙魂的彼此争斗。严格来说,高欢的神魂远不是龙魂的对手,只能说被龙魂不停的折磨着。

  神魂的剧烈冲突,导致了高欢已经成就阳神的神魂彻底破碎。破碎的神魂和破碎的龙魂,慢慢融合。

  不论是高欢的本心,还是他修炼的诸多武功、法术,无不是以本心空明圆满为目的,可狂躁浑浊的龙魂,却绝不可能明净圆满。根本上的冲突,让这个融合过程更加的痛苦。

  神魂不停融合,又不停的破碎。这个过程周而复始,循环不息。但每一次的循环,高欢的神魂都变得更加坚韧,更加强大。龙魂的力量,也随之慢慢和高欢的神魂真正的融合起来。

  高欢本心始终有一点灵光不散,这固然是他心志坚毅无比,也多亏了无极星神珠。无极星神珠并非直接提供力量,而是如暗夜中的明星一般,始终给高欢指引着方向,避免他迷失在无尽的痛苦和龙魂的本能中。

  江山贯注的剑意,在无尽的痛苦中强行开辟出一点空间,给高欢的意识一个喘息机会。

  天地唯我剑的剑意,至真至纯。高欢的意识在剑意笼罩下,所有的痛苦都被暂时隔绝,只有那至真至纯的剑意,向高欢呈现着至高剑道的奥妙。

  高欢在武道上的悟姓绝对是真正的天才,而在这个特殊的时刻,高欢的心神反而是有着前所未有的清明。

  天地唯我剑的剑意很快就消散,可在高欢心中,却涌出八个字:唯我最真,余者皆幻。

  这八个字,也是高欢从天地唯我剑的剑意中领悟出来的精髓。

  天地唯我剑,哪怕是天地,也只是因我而存在。如过我不存在,天地就没有意义。天地尚且如此,世间万物更是如此。所见所闻所知的一切,都是以我为中心,为我而存在。所以,这天地万物,宇宙众生,唯我最真。

  换句更简单的话来说就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这句话,佛祖在成道时曾经说过。

  唯我独尊,并非是妄自尊大,而是悟道后,见真我本姓,不生不灭,不增不减,对于世界的重新认识。

  大道殊途同归,江山的天地唯我剑,也近乎此理。不同的是,江山的剑意更强调真我无双,除去真我外,万物天地皆为虚幻。剑意至真至纯,比之佛祖所言更上一层。

  高欢神魂破碎,真我本姓溶入龙魂,混乱不堪。天地唯我剑的真我剑意,正对高欢现在的情况。

  高欢全部神意化作至精至纯一点灵光,不管神魂其他任何变化。只是把持真我本姓,其他诸般痛苦皆是虚幻。这种状态下,痛苦并不会消失,高欢的真我本姓却能凌驾在痛苦之上,审视甚至是引导神魂中的剧变。

  在这个过程中,高欢也从更高的角度重新认识龙的威严和霸道。关于青龙法相的窒碍,不知不觉中被打破。一只昂首飞扬的青龙,在识海中盘旋飞舞。青龙轮相关的穴窍,又被打开七处。

  高欢一声低啸,从地上站立而起。一只巨大的青龙,在高欢身后盘旋而出,散发出睥睨众生的威严霸道。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