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马贼,没有任何阵型,前后呼拥成一团,一窝蜂般的向车队冲了过来。

  翻飞的马蹄扬起阵阵尘烟,密集的马蹄声,还有众多马贼挥舞的闪亮刀锋,都让他们充满了可怕的气势。

  最可怕的,当然是那杆飞扬的飞龙大旗。

  这个早上似乎特别的冷,冷的商队众人心都沉到谷底。他们鼓起的那一丝勇气,都随着数百马贼的冲锋而消散。

  车队的二掌柜许盘突然大喝道:“飞龙一贯斩尽杀绝,大家拼死一搏还有活路,大家不要怕。”

  护卫头领许和也喊道:“或是拼死一战,或是跪地等死!你们怎么选?”

  众多护卫齐声大喊道:“拼死一战!”

  许和大笑道:“好,都是好汉子!”

  安惠商队的护卫和伙计有三百余人,这些人武功虽不高,可齐声大喊,也有了几分气势。那些被吓的手脚发软的人,也都强自支撑着。

  许盘说的对,飞龙残忍好杀,拼死一战还有活命的机会。

  在高欢身旁的许青,小脸涨得通红,浑身微微战栗,既恐惧又亢奋,手中长刀举的高高的,拼了命的和护卫们一起大喊着。

  高欢奇怪道:“你不怕么?”

  许青狠狠的道:“这些马贼都没有人姓,而且最喜欢劫掠我们汉国人,要是有女子落在他们手里就更惨,往往被歼杀至死。昆仑府虽然反复扫荡,可这些马贼却总是杀不尽死不绝。我若有力量,一定把他们都杀光。”

  数百马贼在距离车队百余丈的地方停了下来,这也是弓箭射程的极限。一个马贼缓缓的从大队中策马而出。

  此人身材高状,秃头无发,身上穿了件无袖的皮甲,肌肉贲张的胳膊裸露着,上面绣着的血红巨龙纹身,朝阳下很是刺眼。他身下的黑马皮毛光滑如缎,个头明显比周围的马匹高半头还多,肌肉线条流畅又充满力感。任何人一眼望去,都能看出这匹马的神骏来。

  “我是飞龙,今天遇到我,就是你们的不幸,今天你们全部都要死。”飞龙缓缓的的说道。他的汉国话有些生硬,也正是这种生硬,让他话中的杀气更盛。

  听到飞龙这么说,一些胆小的人忍不住惊呼出声。虽然明知飞龙残忍,有些人却总不免有几分幻想。飞龙的话,却打碎了他们所有的幻想。

  “今天死也叫你们死的明白,我哥哥哈克被你们的什么狗屁真君杀了,我一定要杀足一万个汉国人,来血祭他。”飞龙说着,呲着白牙哈哈阴笑。“你们要恨,就去恨那个狗屁真君吧!”

  飞龙身后的马贼并不都是一伙的,有人听飞龙这么说,就忍不住低声道:“老大为什么不是骗骗他们,这些商人胆子小的很,一吓唬就投降了。这样说他们必然是死拼……”

  另一个跟随飞龙许久的马贼道:“你懂什么,老大就是喜欢把让这人恐惧害怕,这样杀起来才有乐趣。”

  飞龙讲完话,众多马贼都举刀呼应,充满野姓和凶蛮的呼叫,更增添到了飞龙的气势。

  车队这面,一片沉默。不过,所有人都紧紧握住手中武器,怯懦还是勇敢,都握紧手中的刀,等待着战斗的到来。

  高欢恍然,他总觉的这个飞龙的面部轮廓很有些熟悉。原来是昆仑比武大会上那个元国高手哈克弟弟。那个哈克一身的龙象般若力颇为不凡。可惜却遇到了他。

  许青看到高欢没有武器,想把手中的钢刀给高欢,却被高欢拒绝了。高欢拿起身上背着的一张大弓。微微拉着弓弦试了一下。

  要不是情况紧张,许青几乎要笑了出来。高欢拉弓弦的力量足够,可他的手势、身形都不对,明显就是不会射箭。

  许青摇头道:“不是这样的。弓箭看起来简单,至少要练三年五载的才能摸到门。”许青说着接过长弓,双脚一前一后,把弓拉的犹如满月,比划了一下才道:“这样才行,道长,你还是用刀吧。”

  高欢笑了下,“我再来试试。”没等许青拒绝,高欢一伸手已经再次把弓拿了过去。高欢按照许青的姿势,再次开弓。

  许青才想指点高欢,却突然发现高欢周身上下动着都标准无比,从手型到脚下、眼神、呼吸,等等,都是无可指摘。许青顿时吓了一跳,有些不满的道:“道长你这会还开玩笑逗我。”

  高欢从没摸过弓箭,可许青比划了个姿势,高欢就是举一反十,立即就明白站姿射箭的各种要领。包括身体各部分的细微肌肉动作配合。武道进入高欢这种层次后,任何的动作都可以一眼学会。许青的弓箭术毕竟是粗浅的很,并没相应心法配合,高欢想学会太容易了。

  “咻……”飞龙正得意阴笑,突然一声凄厉的锐啸打断了他的笑声。飞龙也微微一惊,他马贼做的太久了,对于弓箭的声音再熟悉不过。这分明就是一声箭啸。

  正想着,一道箭影已经自数丈外电闪而过。这一箭声势不凡,却没丝毫的准度。不但对飞龙没有威胁,就是飞龙身后那么大一群人,也是一个都没沾到。

  飞龙身后的众多马贼,哈哈大笑起来。在草原上,任何一个能拉起弓的孩子,都不会射的这么偏。拉弓那人力量足够,却明显不会用弓。

  许青也是目瞪口呆,这一箭从准备到射出去,都是完美。可怎么会差的这么远。

  高欢不以为意,再抽出一只长箭,开弓、射。刚才那一箭的确是不准,只是高欢在测试弓箭。有了刚才的标准,高欢已经知道该如何调整。

  这个常人也许要调整一辈子的微妙感觉,对于高欢却易如反掌。

  飞龙正在奇怪,突然心生警兆,随手抽刀一斩,明艳的刀光在空中一闪,激射来的长箭已经被长刀斩碎。飞龙随手发刀,神在意先,看似简单的一斩,却含着劈、拖的力量,强横的刀气直接就把长箭震碎。

  高欢微微摇头,这个飞龙也就是六阶上品的修为,气息深藏不漏,也许,还隐藏了什么力量。他手中的弓太差,怎么也不可能对飞龙有什么威胁。

  可这等超过音速的箭却不是其他人能挡的。高欢也不在为飞龙浪费力气,大弓连开。

  “崩崩崩崩”弓弦的震荡声练成一串。

  对面的马贼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已经有十个最前面的马贼被一箭穿头,连惨叫都发不出来,身体都被凶猛的长箭带的向后飞起来。有几个死的马贼脚下被马镫缠住,马有受惊狂奔而出,拖着尸体就跑了出来。

  例无虚发的弓箭,让马贼们顿时一乱,呆了下,才有高手飞身而出拽住惊马。

  商队内的众人见状,情不自禁高声欢呼,气势顿时一盛。许和等人都看到是高欢的弓箭,都纷纷点头致意,对高欢的这一手大为赞许。

  飞龙阴沉着脸,挥手道:“男的都杀掉,年轻女子留下来,谁抢到的财货就是谁的。上……”

  众多马贼虽然被高欢的弓箭挫败的锐气,却各个凶悍,飞龙这番话一说,又激起他们的贪婪。一个弓箭手厉害又能射死几个人,只要冲进去,就发财了!

  马贼们呼喝着,策马向前冲了过去。商队上的护卫,也纷纷开弓射箭。却没有人能有高欢那样的准头和力度,一轮箭雨过去,虽然射伤了不少马贼,却一个都没射死。

  高欢摇了摇头,这群马贼还真是凶悍,商队虽也勇猛,气势上却差的太多。这群马贼中不乏三阶、甚至是四阶的高手。要是冲过来,这个简单的防御根本就挡不住。

  “你待好别动。”高欢交代了许青一声,迈步冲了出去。

  许青奇怪的大叫“道长,你干什么去……”去见高欢身形飘逸,脚下一跨步人就到了数丈外,转眼间已经冲出了车队。

  高欢从一位衣饰富贵的年轻人手中随手拿过一柄长剑,道:“借剑一用。”

  年轻人脸色一变,他手中的宝剑可是价值万金,可不容他拒绝,高欢已经飘然出了车阵。

  此剑长三尺六寸,宽不过寸二,剑身修长、优雅。百炼精钢中还掺杂了西方大陆的秘银。这么一点秘银还足以提升剑的本质,却让剑身明亮如镜,内里又暗刻了几个锋锐法阵,算的上是三阶剑器。最重要的是,卖相绝佳,看上去比九阶剑器还炫目。

  高欢抖了抖手中的长剑,如镜面一般明亮无暇的银色剑锋微微起伏,如同一道银练般夺目。

  百丈的距离,对于快马来说不过是几个呼吸的事。等到高欢冲出来,跑的最快的马贼距离高欢已经不到十丈。

  高欢突然冲出去,让许盘、许和等人都商队的人都是大惊,不知道高欢要做什么。

  数百马贼的冲锋下,高欢就像怒潮前的一只蚂蚁,只需要一个浪头落下,就会陷入灭顶之灾。

  还有不少使用弓箭的在埋怨高欢,送死也别挡在前面啊!

  为首的马贼用一柄长矛,随着马的起伏,那长矛也在微微调整着角度。人马合一的马贼,把马的力量全部借上,凌厉的一枪就是铁人也能刺穿。

  长矛比剑长多了,马贼又在马上,优势太大了。看到马贼冲到高欢身边,已经有很多人不忍的闭上了眼睛。

  募然,无暇的银色剑光疾闪,如同一道银色的电光,深深印入每个人的眼帘。

  下一刻,马贼那狞笑的头颅飞天而起。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