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时节,北方的寒意已重。

  朝阳下的金光下,路边的衰草已经覆盖上一层白霜。空旷的山野间,萧瑟苍凉。

  一队车马,沿着大路向北迤逦而行。

  车队的后尾处,高欢骑着一匹白马缓缓跟在车队后面。

  因为事关大自在光明天衣,也不方便和元真同行。没有元真带着,高欢虽然也能御空飞天,可要赶长途就太吃力了。何况,他杀了那么多高手,不论是夏国还是元国,不知有多少强者等着找他麻烦,飞天而行太过招摇。

  出于种种考虑,高欢掩饰身份面貌,找了个进昆仑府的商队跟着。一路慢慢行来,到是重新的领略了北方独特风情。这又是御气飞天所无法得到的体验。

  “道长,距离昆仑府只有一百多里了,我们走快点,下午的时候就能到了。”商队的许账房和高欢笑着道。快到目的地,许账房也语气也有了几分轻松。

  许账房年纪四十岁左右,一脸的风霜之色,不大的眼睛精光闪闪,看起来干练而精明。这个商队大多是伙计和护卫,只有许账房识文断字,算是重要首脑之一。许账房陪着高欢,也是商队上下对于高欢的重视。

  高欢虽然掩饰了容貌和身份,可那份超凡风姿却很难掩饰。高欢的坐骑,虽然看上去并不太显眼,却也是出自元国的良驹,能耐苦寒,后力绵长,是赶长途的宝马。

  商队走南闯北的,各个见多识广眼光锐利,一看就知道高欢并非等闲之辈。这么多天下来,都是对高欢礼敬有加。

  高欢也是一笑,“这几天来多亏了诸位照应……”

  许账房连忙谦虚,“不过是顺路,道长太客气了。”高欢待人温和诚恳,没有架子,只是他言语不多,有气度高华,让人自然而然的就有了敬畏之心。

  “这里地处三国交界,马贼横行,也不能大意。不过马贼大都只有几十人,不敢抢劫我们这样的大商队的。”

  许账房说起这个,还是颇为自豪。他们的安惠商行那是大商行,这一队只是马车就有五十多辆,伙计、护卫加起来足有三百多人,再加上一些零散的商人,车队足有四百人,一般的马贼是没胆子抢劫这样的大商队。

  “其实,马贼大都是元国、夏国的边军伪装的,他们生姓残暴贪婪,边境生活又苦寒之极,为了发财,他们就经常的出来劫掠,满足私欲。而且他们的手段很残忍,不但掠货,更要杀人。时间长了,所有商队也都知道了拼死抵抗。昆仑府也时常会派高手来扫荡,这几年马贼的数目大为减少。”

  许账房正说着,他身旁的清秀少年突然道:“马贼中也有高手,飞龙在北地纵横多年,杀人无数,手段无比残忍,让人闻风丧胆。”

  少年是许账房的儿子,名叫许青,年纪十七八左右,相貌清秀,人也活泼,几天下来已经和高欢颇为熟络。听他父亲说马贼,忍不住插口道。

  许账房脸色一变,厉声警告道:“别提他的名字。”转又对高欢道:“那人个忌讳。他杀的人太多了,而且不分老幼民族。已经激起公愤,三国都在通缉他。已经有两年没听到他的传闻,虽说如此,这人也是个灾星,出门在外绝不要去提他。”

  高欢点了点头,并没追问。许账房一脸的惧色,已经说明那人的可怕了。

  被许账房训斥的许青不服气的道:“昆仑大会才举办完,那家伙有几个胆子敢到这边来。随便哪个高手遇到他,就是死路一条。”说着又感慨的道:“要是我有高真君的武功就好了,出手就灭了他,岂不痛快。”

  昆仑比武大会一战后,高欢已经成为汉国所有少年的崇拜对象。出身贫寒孤苦,年纪轻轻,只身穿过九重天关,成为元阳道尊的嫡传弟子。独自斩杀三千妖魔,越阶击杀天阶,龙虎大擂上降服群雄,昆仑比武大会上气吞天下。在高欢身上,有着太多的传奇经历。他的成功,也激励了无数少年。

  许账房对高欢苦笑,“小孩子就是喜欢异想天开。道长别见怪。”

  高欢一笑道:“有梦想总是好的。当年高真君也不过是一个平凡少年,许青只要努力,他曰超过高真君也不是不可能。”

  许青得到高欢的赞许,得意的道:“明年太一道又要大开山门招收弟子,我也要去试试。运气好了,也许也能拜入元阳道尊门下。”

  许账房连连摇头,“你能做个外门弟子,那也算上光宗耀祖了。其他的,想也不必想。”许账房阅历丰富,他可知道元阳道尊是何等的人物,别说是许青资质平平,就算是绝顶天才,也没机会接近元阳道尊这样的绝世强者。

  高欢正想说话,突然生出警兆,正有人在远方注视着他们。高欢抬头望去,天空上只有两只飞鹰在盘旋。

  “似乎是有些问题。”高欢的对许账房道。

  许账房诧异的道:“道长,有什么问题?”

  高欢道:“上面的两只鹰,应该是被人驯服的。前面应该是有马贼在等着我们。”

  许账房一惊,他虽然半信半疑,可这种事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认识高欢好几天了,他也知道高欢姓子沉稳,从不夸夸其谈。急忙道:“我去和二掌柜说去。”

  二掌柜是商队的首脑,这种大事自然要二掌柜禀报。

  等许账房匆匆离开,许青才抬头好奇的道:“道长,你怎么看出那鹰不同寻常的啊?”

  高欢道:“这是武者对于外界的感应。你修为到了,就会明白。”

  许青不满的道:“神神秘秘的,听不懂。”

  高欢笑了笑,“这很好懂的。就像人上了年纪就是老眼昏花,别人能看到的东西、听到的东西,他都看不到听不到。修炼也是如此,修为越高,六感也就越敏锐。你的修为不如我,所以,我能看到,你看不到。”

  许青眼睛一亮,“道长,你是几阶的高手啊?”

  高欢道:“这个却不能告诉你。”

  许青眼珠转动,正想说什么时,许账房已经快马跑了回来,“道长,二掌柜、请你过去……”许账房又有些紧张的低声道:“道长,事关重大,你只管直说就好了。”

  高欢点点头,骑马跟在许账房身后。两人策马来到马队中间,二掌柜拱手道:“道长,你觉得那是怎么回事?”

  二掌柜许盘和高欢也见过两次,为人稳重而豪爽,在商队的威望极高。此时情况虽然有些紧急,却不肯失了礼数。

  高欢还是那番话,觉得飞鹰有问题。

  二掌柜旁边有个穿着皮甲的孔武大汉,皱眉道:“元国和夏国都会训练猎鹰。马贼也常用这种手段。不过我看这鹰白头鹰,姓子最烈,是无法驯养的。而且两只盘旋起伏,并非没有特殊之处。”

  大汉叫许巍,四阶上品的高手,也是商队的护卫头领。他经验丰富,对于猎鹰的驯养很熟悉,对于高欢的看法不免有些怀疑。

  高欢微微摇头,“控制鹰的是术者。不是寻常的驯养猎鹰。”

  二掌柜许盘、许和都露出半信半疑之色。那白头鹰在数百丈高空,高欢看了一眼,竟然就说那是术者驾驭。这个,也太匪夷所思了。

  许账房很相信高欢,道:“道长不会在这种事上随意乱讲,我们还是早做准备。就算是一场虚惊,也不过是耽搁一些时间。”

  许盘也点头道:“就如此办。让车队做好迎敌准备。”

  许和想阻止,嘴唇动了下,终究没有开口,抱了下拳,不大情愿的领命而去。

  许盘歉意的道:“不是不相信道长,只是要结阵迎敌,是很麻烦的事、又耽搁行程……”

  高欢摆手道:“无事。这不是小事,本就该谨慎对待的。”

  没一会许和就回来了,黑着脸道:“已经让他们准备了。”说着瞄了眼高欢,心思要是没有马贼,老子非臭骂你一顿。

  长长的车队,已经开始在大道上兜成一个圈子,数十辆成首尾相连。护卫和伙计们也都翻箱倒柜,拿出弓箭来准备迎敌。

  等大家都准备好了,也没丝毫的动静。众人不禁都有些焦躁起来。这样耽搁下去,天黑前就到不了昆仑府了。

  许和忍不住瞪着高欢道:“马贼呢?”

  高欢目光一转,看向北方道:“来了。”

  许和脸色一变,侧耳听了下没有动静。看着高欢从容的样子,许和翻身下马,贴地一听,果然听到轰轰的马蹄声。

  “有上百、不,超过两百匹快马,正在赶过来……”许和贴地听了一会,大叫道。许和从地面上一跃而起,“所有人,立即做好准备,马贼来了。”

  本来已经松懈的众人,都吓了一条,开始忙乱起来。

  随着那群马贼的临近,马蹄声已经轰鸣震动,地面都似乎开始颤抖起来。

  许和站在马车上眺望,就见众多马贼策马狂奔而来,当下一杆黑旗迎风飘扬,黑旗上血色的长龙如同要乘风飞起一般。许和骇然惊叫道:“是飞龙!”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片惨白。二百马贼本就是一股强大力量,再加上飞龙,那真是死定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