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肉横飞的场面,非常的惨烈。

  最重要的是,绝大部分人,还没有做好准备。突然来的巨变,真正的从心底震撼了他们。

  准备参战的高手们,各个脸色凝重。高欢的这一手,太霸道了。配合他刚才念的诗句,他的气势一下就推升到极致。以至于一位六阶巅峰高手,直接被吼死。

  这固然是高欢的修为强横,也是他的气势过于强大,压的呼图喘不过气来。巨大压力下,根本就失去了胜利的信心,甚至已经没有了战斗的斗志。

  高欢的白虎法相,同时发出的白虎啸天,直接破坏呼图体内的元气运转。最后的结果就是,吼声由内而外,再由外而内,两股力量一起爆发,当场轰杀呼图。

  这其中的巧妙,也只有天阶强者才能看的出来。对此,众多观战的强者都是啧啧称叹。高欢,给了他们足够的惊喜。

  通过水镜,亿万人也在稍后看到了这血腥一幕。

  元国的百姓都是大声惊呼,不能置信。这一刻,高欢就像是地狱里跑出的魔神修罗,血腥残暴却无法抵御。

  大汉国的百姓们,在惊呼过后,就是欢快的大叫。如此痛快近乎霸道的胜利,是他们从没有见过的。巨大水镜前,千万人同时大声疾呼,“真君必胜!”

  开场第一战,高欢就把气氛推上了高潮。

  慕容山河的脸色很难看,他知道呼图赢不了高欢,却没想到呼图会输的这么惨。高欢这一吼,把所有人的斗志都吼掉了一大半。

  刚才叫嚷的还很欢的清河郡主小脸煞白,紧紧的抱着慕容山河的臂膀。直到现在,她的心还在紧张的崩崩乱跳。高欢的吼声,来的太突然了。而呼图瞬间爆碎成血肉的场景,又让她见识到生命破碎的惨烈和残酷。

  清河郡主叫嚣着杀这个杀那个,也多是动嘴而已。对她来说,杀人就像是个游戏。现在她却知道,杀人有多血腥可怕。慕容清河,真的被吓坏了。

  夏国这边,俊朗的金彬阴着脸盯着高欢看了一会,才对身边的几个高手道:“你们不要怕。高欢这一招最厉害的之处就是先夺了呼图的斗志。你们越怕,就输的越快,死的越惨。只有鼓起斗志,勇敢面对他,就会发现他不会是个六阶高手,你们也可以赢他!”

  下一个出战就是冷剑李卫东。李卫东面冷心狠,下手绝情,心志坚强。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派李卫东作为先锋。

  众人都看向李卫东,发现李卫东神色沉稳,并没有一丝害怕畏惧,不禁都是大为敬佩。

  金彬也很满意,鼓励道:“卫东,绝不要有畏惧之心。高欢这个家伙先声夺人,以诗造势,以势压人。实际上,他的修为远没有那么可怕。你上去和他周旋几招,若实在不行,只管认输。”

  李卫东捧着剑对着众人深深鞠了一躬,坦然道:“不过一死,何惧之有。诸位,我去了。”李卫东神色冷静,举止从容,真有视死如归的慨然悲壮之气。

  夏国的几个高手都为李卫东气度所动,都是神情振奋高昂,恨不能替李卫东上台一战。作为高手,每个人的意志都很坚强。只是高欢表现太过惊人,众人才为他所慑。李卫东慨然无惧的姿态,也激起他们的心中的骄傲和斗志。

  不错,至多不过一死,有什么可畏惧的!一旦放下心中的恐惧,众人心中都有一种悲壮激昂之情,他们的气势也就有了微妙的变化。

  夏国这边的气势的变化,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看到抱剑从容而出的李卫东,所有人都感到了他身上那种无畏无惧的昂然气势。

  白胜也有些意外的道:“这个夏国人不可小看啊!”能够从高欢击杀呼图的震撼中迅速的调整过来,且斗志昂扬,白胜自认都很难做到。没想到这个貌不惊人的黑衣剑客,却有着如此是觉悟。

  孔君点点头。蓝心眉等人也看出李卫东的可怕,纷纷收起兴奋之色,开始正视起这个剑客来。

  呼图爆散的血肉,已经被仆役收拾干净。迈步跨上是擂台的李卫东,对着高欢点头致意,“大夏国李卫东,请指教。”

  高欢拱手还礼,“请。”

  李卫东缓缓抽出长剑,清澈的剑光宛如一汪秋水,碧森森寒意逼人。握剑在手,李卫东神色更加专凝认真,长剑平举在胸前,一式定海针,真有定海伏波的凝重沉稳。

  从剑招,到剑意,再到神魂,李卫东都在短短时间内调整到最好。达到了身、剑、神,三者合一。

  擂台外,各方高手也都有很多人点头赞许。高欢大胜的气势未衰,李卫东竟然能抛弃所有外物的影响,这是一名真正的剑客。如果李卫东能参加上次昆仑比武大会,那都是能做主将的人物。可惜,这一次比武大会天才云集,天阶强者的光芒下,其他人都黯然失色。

  当然,也有一个人例外。几位天阶强者的光芒下,反衬的高欢愈发耀眼。看了刚才那一战,甚至有不少人相信,高欢能赢得最后的胜利。

  这不是说高欢轻易的赢得了战斗,而是他在战斗中表现出气吞山河磅礴气势,让人看到了他必胜的信心和斗志。

  高欢并没急着动手,对着李卫东道:“你的剑法很不错,却不是我的对手。我现在心中都是斩杀众生的杀气,绝不会手下留情。真要动手,你必死无疑。放弃吧。”

  高欢语气淡然平和,可说的话却是煞气冲霄霸道无比。可所有人都能看的出来,高欢这番话是非常的诚恳,绝非危言耸听,或是用言语来消解李卫东斗志。

  李卫东持剑的手稳如磐石,甚至连眼神都没有丝毫的变化。肃然道:“不过一死,真君何必多言!”

  高欢点头道:“到是我多虑了。”说着话,高欢已经一跨步直接冲向了李卫东。高欢的动作并不特别快,却如猛虎下山般,有着难以言表的凶猛。在高欢身后,同时浮现出一只巨大的白虎,也做着扑击的姿势。高欢整个人和白虎法相仿佛溶为了一体。

  这不是动作上的相似,而是神意与气势上的融合。高欢人还没到,白虎的凛冽凶猛煞气已经先一步对李卫东的神魂发起冲击。

  武功达到六阶巅峰后,技巧变化都经过千锤百炼,没有什么瑕疵破绽。真正比拼的,还是双方的神意。

  李卫东的就是无畏生死的勇悍剑意,面对是白虎的煞气,反而更激发出李卫东骨子里的豪勇。心中真正的勇气催发出的剑意也更加凌厉。一个持剑剑客身影,也在李卫东是身后浮现出来。

  白虎虽猛,我自有杀虎的勇气。剑锋微微一颤,秋水般碧色剑光如浪般翻卷后,方圆数丈内的剑气再次收敛入剑锋内,迎着高欢的心口直刺。

  李卫东这一剑,不招不架,完全是一副以命换命的架势。他气势上虽然稍逊高欢,可以命为剑,不说剑法,只说李卫东这一剑的剑意,有着在绝境中杀出一条路的逆天豪勇。

  许多人都紧张起来。双方这一击,似乎就要分出生死来。高欢的修为当然更高,可李卫东的无畏生死的勇气,却在气势上毫不逊色。夏国的高手都情不自禁的喊起好来。

  高欢此刻杀气盈胸,心中都是白虎斩杀众生的凶猛无情。李卫东这一剑虽然剑意强大,可修为上的差距,却不是剑意能够弥补的。

  高欢的双手如虎爪般,在激荡的剑气中硬生生扣住剑锋。李卫东手腕扭转发力,要接着七阶剑器的锋锐绞断高欢十指。可高欢的天尸不是白炼的。虽然弊端不少,肉身的力量却强横的可怕。加上高欢白虎七煞爪的真力,李卫东的剑都凝成了麻花状,却依然无法脱离高欢的十指。

  李卫东体内真力疾转,正待再催发剑气时,却看到高欢嘴唇开阖,已经低喝出声:“杀!”

  低沉的声音在白虎法相的催发下,音波和元气凝炼剑,直贯入李卫东心口穴窍。音波之中,还有白虎无穷的煞气。

  李卫东运转到极致的真力就像是绷紧的弓弦,高欢的低喝并非是一位的蛮力爆发,而是把握时机,正中李卫东真力运转的穴窍上。就像是一剑把绷紧的弓弦切断,李卫东积蓄以满的真力,顿时就崩溃了。

  真力在音波震鸣下,由内爆发。李卫东心中惊骇,却再无法压制体内的狂暴元气。眼前的世界,随着那声音一起破碎。陷入一片黑暗中的李卫东,还没来得及品味死亡的味道,神意就彻底消散。

  交战双方的细微变化,场外都难以体会的到。众人只能看到,高欢一声低喝后,李卫东就像是被铁锤砸碎的瓷器,整个人猛然分解成千百碎片四散飞射。

  夏国的高手还在叫好,却被这血腥一幕所震撼,所有声音戛然而止。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