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曰下,擂台上。

  黑衣长枪的孔君,表情严肃,目光沉凝,虽站立不动,散发出的气势森严逼人。

  对面的高欢,神色平和从容,一袭月白长衣洒脱出尘。

  擂台下的观众忍不住议论起来。“孔君也不是要主动认输吧?”

  “看上去可是很像要认输的样子!”

  “向高真君认输,也不算丢脸啊。”

  “孔君都输过一次了,再认输也正常的很。”

  观众们更想看到热闹的对战。只是前面的三个人连续主动认输,其场面也是难得一见。对于观众们来说,能够目睹这一幕,可是一个能炫耀很久的谈资。现在反倒有不少人盼望着孔君直接认输,那才有趣。

  要是高欢能一招不出的就赢得第一,那就更具传奇姓了。

  贵宾席上,一真大师道:“弃权认输,是一个战术策略。孔君要是够聪明,就应该放弃那些虚名,直接放弃对决。”

  左冷军不同意这个看法,反驳道:“遇到强手就放弃,那大家上擂台有什么意义。”

  大雄禅师也道:“看皇上的神色,似乎对这么多人弃权认输很不满啊。孔君要是真聪明,就应该奋力一战。不论成败,都能让皇上另眼相看。”

  不论是观众的议论,还是贵宾席上强者的评点,甚至是皇帝的看法,孔君现在没心情去理会。战还是弃权,的确让孔君心里有了几分犹豫。

  若只是高欢的阴神在此,孔君有八成成算。可这次是高欢的本体来了,虽然气息沉寂无波,孔君却能感应到那躯体中蕴藏的无穷力量。

  现在的高欢,比潇湘阁时还要强大。武功再加上他精湛法术,孔君自知胜算不高。可要这么就放弃,孔君又实在是不甘。

  看到对面高欢气定神闲的样子,孔君突然心有所悟。作为武者,他想的实在是太多了。想到自己的枪,自己的道,孔君收拾起一切杂念,正色道:“真君,请指教。”

  高欢点点头,“请。”孔君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下定决心,这种心志和决断,真是殊为不易。今天就算是输了,可只要这样的心胸,孔君的未来成就还会在白胜之上。

  与此同时,原天衣也在赞道:“孔君不错。已经明白武者的真谛。他曰成就难以限量。”

  轩辕弘也露出一丝笑意,“军方出来的人,若是再没有遇强愈勇的斗志,那朕可就太失望了。这个孔君,是很不错。”

  听到孔君出言挑战,台下的观众也发出一阵欢呼。燕京人可是很希望燕京的高手能够出彩。接连是认输,也让观众中的燕京人心情大差。这个时候,终于有人勇敢的站出来挑战高欢。

  不论胜负,只是这种勇气,就值得尊敬。

  擂台上,孔君一挺手中霸王枪,一步步向着高欢逼近。孔君的步伐很大,脚步也在逐渐的加快。第一步时,人还是慢慢而行,等到迈出第五步时,孔君已经化作一道黑影。

  霸王枪笔直刺出,绝没有一丝歪斜。罡气催发下,孔君的长枪已经化作一道黑光。霸王枪摩擦元气,又带出无数闪耀的元气流光。

  臻于极致的一枪,跨越空间距离,闪耀间已经到了高欢身前。孔君放弃了精妙的变化,只用出枪法中威力最强的刺字诀。

  霸王枪最重气势,要是就是霸王雄霸天下横扫四方的强横霸道。孔君姓子沉稳坚毅,有豪勇的一面,可要说霸道强横,就未免差了许多败在高欢手下后,孔君痛定思痛,他专心苦修枪道,摒弃枪法中一切精妙变化,只练习刺、挑、扫、抽、砸等基础枪法。也不在故意去体会霸道的气势,一切顺乎自然。

  和高欢的一战,让孔君深刻认识到自己的不足。闭关一年后,孔君是领悟了枪须直取的道理。也正是这四个字,让孔君跨过天阶屏障,修炼成罡力,法相和霸王枪融合,成为真正天阶高手。

  枪和刀、剑等兵器不同,枪的构造最简单,也最远古。枪道的神髓,不在繁复变化,就在最简单的招式之中。

  霸王枪这一刺,看似简单,却是凝聚了孔君所有神意和罡力。孔君心中只有四个字“枪需直取。”

  挡在面前的不论是谁,是什么,他这一枪都能洞穿。这就是孔君的枪,也是他的信念,是他的道。

  枪还未至,枪上强烈无比的枪意,已经是先一步贯入高欢的神魂。

  高欢陡然升起一丝悸动,这一枪他要是不躲,定然会被这一枪贯穿,身死当场。这是武道高手是最敏锐的本能直觉。

  “很强啊!”高欢按捺住心中的悸动,暗自赞叹了一声。见过飞雪后,高欢的天尸渡劫经已经再难收敛神魂心念。高欢情绪空前的活泼灵动,这种状态,和天尸渡劫经的路子背道而驰,神念敏锐却不够沉凝,很容易为外力所影响。

  若是高欢没有修炼天尸渡劫经,只凭金刚五相轮应对,反而不会出现这种神念浮动的问题。

  高欢再次沉下心去,进入天尸一念不生又绵绵不灭的状态。死寂绝灭气息下,哪怕是世间被毁灭,高欢的心也不会再动摇分毫。

  孔君这一枪的枪意虽盛,却再无法动摇高欢本心。迎着刺来的长枪,高欢右手捏成剑指,同样刺了上去。

  高欢的剑指看似不快,可随手探出,就是孔君枪势最盛之际。孔君要是在此时变招,就是把先手之势拱手想让。孔君信心和气势已经攀到巅峰,就算明知高欢看破枪法变化,他也不会改变。

  修长的手指,如同象牙雕琢而成,细腻光润,白中透出微微的乳黄。在这个瞬间,不论是观战的高手,还是数万观众,都为高欢的手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因为高欢的刺出这一指,从出手到发力,每个变化都清清楚楚,以至于每个人都看的很清楚。

  说看清楚是不太准确,就像是高欢把这个动作强行印入每个人脑子中。不论视力好坏,不论男女老幼,不论这时在想什么做什么,这一刻,他们都为高欢的手指吸引了全部心神。

  迎面此来的霸王枪,枪身洞穿元气摩擦出的无数火花电光,看上去就像是一道霹雳直击而出。声势万钧。

  可那缓缓刺出的手指,一定会精准无比的点在枪刃尖锋上。虽然还没发生,可每个人脑子都会自动推演出这种结果。

  这种感应,说来玄妙。说穿了,却也简单。

  那就是高欢的神意强大无比,他的强大神念覆盖四方,让每个人都能感应到他的神念。自然而然,所有人不知不觉就为高欢是神念所影响。

  就是孔君自己,也深信这一点。不过,他并不怕。高欢既然敢硬碰硬,他有什么可怕的。身为天阶,难道还会怕和六阶硬拼,简直是笑话。

  孔君不知道高欢为什么要这样,他也不想去猜测。战斗就是战斗,高欢既然硬接,那他也不会留情。周身穴窍大动,七阶的罡力以平时十倍的速度运转,霸王枪每前进一分,威力就提升一分。

  等到霸王枪和高欢手指相碰时,枪的威力也会臻于最巅峰。

  孔君心中的热血沸腾,他的神念和法相在疯狂运转的罡力下,全部燃烧起来。在台下高手眼中,就能看到孔君的身体几乎化作最纯净炽烈的罡力,完全失去了正长的肉身。

  普通人眼里,则只能看到一团强盛无比的光芒。如同扫帚状的彗星,前细后粗,向着高欢横贯过去。

  元气在无声的燃烧咆哮,虽然有法阵阻挡,虽然大多数人感应不到元气变化,可所有人都不禁为那威势所慑,在刹那间屏住呼吸,心神一片空白的看着这一切。

  这就天阶强者的力量。当他毫无顾忌的释放力量时,对凡人来说,那力量比横空烈曰更要凶猛千百倍。

  众多强者,也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有人不解高欢为什么抛弃精妙的武道,而选择硬拼。可在这个时候,他们根本没有时间交流。他们能做的,就是认真去观看战斗,自己寻找答案。

  修长的手指和霸王枪枪刃碰到的刹那,高欢的手指突然微微向后一撤。不过毫厘的差距,却让高欢避过了霸王枪爆发的最强力量。

  预料之中的硬拼没有发生,让孔君仿佛一脚踩空,有种发错力的感觉。孔君心中沉稳,并不为高欢的变化所动,反而趁势再次催发力量。

  一道电芒却在高欢的手指激射出啦,如针的电芒正中霸王枪枪刃。至阳至刚的雷霆之力,也轰然爆发。

  可霸王枪上的罡力何等强横,太乙神雷还没完全爆发,就被这一枪贯穿。高欢却在这时连发出三十六道太乙神雷。每一道太乙神雷,都会削弱一层霸王枪上的枪罡力。

  三十六太乙神雷过后,霸王枪上贯穿天地山岳的凌厉枪势已经为之一挫,高欢的朱雀赤阳指则在这时,点在霸王枪上。

  迅如流光的霸王枪,猛然一顿,就此止住去势。

  修长的两根手指,却似乎比天地山岳更有力。霸王枪就死死的被定住,再难寸进。狂暴强猛的力量催动下,无法前进的霸王枪猛然弯曲成个半圆后,再次向后弹开,孔君身不由己向后退去。

  一步、两步、三步……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