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神猿袁飞,神武军左统领,为人使气任侠,不拘小节,每遇不平,拔剑而击。貌美体健,风姿超凡,常为闺中少女所慕。又被好事者称为京城四剑客之一。

  当听袁飞的名字时,安福心中本能的就想起他看过的那些资料。什么每遇不平,拔剑而击。以袁飞的身份,能遇到什么不平。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拍马屁。

  相比那些修饰过的文字,站在安福眼前的真人却更有震撼力。

  猿臂蜂腰,目若朗星,贴身的银色鳞甲,头戴冲天银冠。这个袁飞英武不凡,绝没有一丝猿猴的怪相。

  安福为袁飞风姿所慑,愣了下。可愤怒的情绪转即压倒一切。被袁兴打了一拳真是奇耻大辱。激愤之下,安福不顾一切的奋力挣扎,想要摆脱袁飞对他的压制。

  突然之间,压在身上力量消失无踪,安福正鼓动全身力量却发错了力,饶是他全力控制,也脚步虚浮,身不由己的向前踏了一步,才堪堪化解体内爆发的力量。

  袁飞缩回去的手却突然又按在安福肩膀上,安福双膝一软,就要跪倒在袁兴面前。安福自然是绝不肯如此,可袁飞手掌闪电般伸缩变化,正在他劲力变化的空隙,完全把他玩弄在鼓掌之间。

  安福棋差一招,就算心中怎么愤怒,也是挡不住这一按。

  “放肆。”就在这时,高欢在房间内沉声喝道。

  短短两个字,如同破山重锤,轰然砸落。画着福禄仙桃的窗棂当下炸裂破碎。接着,霸道而蛮横的音波直贯向袁飞和袁兴。音波激荡元气,在空中留下一道明显的元气波痕。

  那边高欢才一吐气,袁飞的脸色就变了。身形一闪,已经退到袁兴身旁,同时真力勃发,在身体周围布下厚厚的真力护身气罩。

  透明的真力护罩发出“劈啪”乱响。

  在袁兴看来,眼前就像是一块透明的玻璃被铁锤砸中,那如同蛛网般的细碎纹路不断的蔓延扩张,眼前的世界似乎就要随之粉碎破裂。袁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本能的感到恐惧。好在袁飞还站在他身前,站的那么笔直。这让他多了几分安全感。

  袁飞心中却在后悔太过托大,更没料到高欢出手就是这么果决狠辣。高欢这一声低喝是霸道刚猛,以袁兴的修为,被这音波擦着也是必死的下场。若只是袁飞自己,自然有各种应变手段。可带着袁兴,袁飞就只能硬挺,还要护住是袁兴,无形中就吃了很大的亏。

  真力护罩一层层破碎,袁飞无奈之下,只能手捏剑指,手指微微一抖间连刺七指。虽是以剑指代替,可剑指上那锋锐凌厉剑气,却比真正剑器还要厉害。一招白猿献果,剑气把狂雷般音波切割斩断,再形不成威力。就这么把高欢的攻击破掉。

  虽然破的轻松写意,袁飞却没有一丝得意。高欢不过是随口出声,他却必须要以家传至高剑诀《天猿剑》相应。一个随手施为,一个全力以赴,其中高下,已经分的很清楚了。

  袁飞当然不服气,他要不是带着袁兴,怎会如此狼狈。可高欢此举攻其不备出其不意,信手施为,不但解了安福危局,还杀的袁飞狼狈不堪,对于战局的精准把握和凌厉果决的手段,都比袁飞高出一筹。

  高欢跨步从房间中走出来,眼神扫了下袁兴,最后落在袁飞身上。

  袁飞略一拱手道:“高真君,这次来是要你给个交代……”

  高欢抬手示意袁飞不要再讲,袁飞愕然,他话还没说完呢!高欢淡然道:“不管你什么理由,冲进院子就打我们太一道的人,都太过无礼太过嚣张。太一道的弟子,还轮不到外人来教训。想说什么,等我教训过你之后再说吧。”

  袁飞脸色一沉,“你们做的事不敢承担么?”

  “看招!”高欢一声低喝,踏步进身,人如猛虎般扑向袁飞。身后的白虎法相同时浮现出来。巨大的白虎,带着无尽肃杀和威严。才一出现,煞气就压的袁兴喘不过气来,也打断袁飞的话。

  袁飞没想到高欢处事这般强硬。不敢在分心说话。一脚后踢,已经把呆傻傻的袁兴踢飞出数十丈外。他这一脚劲力精妙,就像提着袁兴又轻轻放下一般,不会让袁兴受一点伤。袁飞现在是有些怕了高欢,生怕他顺手杀掉袁兴,那才是追悔莫及。

  “想跑……”高欢虎爪不变,左手却遥遥一指,一道电芒激射而出,贯穿袁兴飞起的身体。“轰……”电芒轰然爆发,还在空中的袁兴身体一震,带着满身缭绕电光就摔到了墙角下。

  “啊!”袁兴可是袁飞亲堂弟,虽然不成器,却也和袁飞关系极好。袁飞原想把袁兴远远送走,免得他被误伤。没想到高欢出手无情,而且那雷光念动既发,迅如闪电。

  袁飞到有机会阻挡,可一旦出手就会露出破绽。袁飞暗忖这是不是高欢的圈套时,已经来不及了。

  从高欢出声开始,袁飞发现自己就一直落在下风。高欢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如奇峰突起,突兀却险峻,让他无所适从。这个高欢,实在和袁飞见过的所有人都不同。

  “啊,你敢杀人!”袁飞眼见袁兴被一击轰的不知死活,怒气勃发,心中也少了几分顾忌。身形一抖,周身筋骨瞬间收缩后再伸张,体内的大天罡真力一转,身形腾空纵跃,从腰间拔出的青锋剑,直刺高欢眉心。

  武道高手,一般都不会腾身纵跃。因为人在空中,无处借力。纵然有特别发力的法门可以变化身形,终究不如人在地面上来的方便。

  可袁飞家传的《天猿剑》却不同,其纵跃翻腾如飞天猿猴,迅速、轻捷、灵巧、诡秘。天猿剑特殊的发力法门,也让这门剑法成为当世第一等剑诀。

  袁飞这一跃非常的突然,几乎是脚一沾地,人就跃到高欢面前,青锋剑化成的笔直剑光,剑锋没到,剑气已经迫人眉宇。

  高欢微微侧头,探出的虎爪猛捏在剑锋上。高欢的虎爪并非是完全握住剑锋,而是五指虚扣在剑脊上。

  袁飞丝毫不惧,剑锋微微一抖,千百股真力震颤着剑锋,碧色剑锋就如同活过来一般,剑光扭曲这就从高欢的虎爪中拽出来。青锋剑趁势左右点扫,想要斩断高欢的五指。

  高欢却握指成拳,如同铁锤般反手抡下,正砸在青锋剑上。

  青色剑光顿碎,袁飞胸口一闷,体内的真力几乎被这万钧一拳轰散了。袁飞顿时大惊,这个高欢太厉害了,比想象还要厉害数倍。

  双方才动手不到一招,袁飞就知道双方在实力上有着不小差距。再继续动手下,只看高欢的无情样子,打死他也不奇怪。意识到不敌,袁飞心中顿生退意。

  袁飞身形再跃,以一个无比诡异角度和弧线,从高欢左肩侧跃了过去。袁飞反手一剑,横斩高欢后颈。剑到半路,又化斩为劈,手腕一转,又劈化刺。还没刺到高欢,青锋剑再变,由刺化为反撩。短短刹那间的繁复变化,幻化成一团青色剑光这式白猿偷桃,可是天猿剑中杀招。一连串的变化虽是虚招,可每一招都有其特殊的用意。一式白猿偷桃,最重要就是一个“偷”字。当敌人为繁复变化眼花缭乱时,剑锋已经阴险的撩到敌人要害。

  袁飞姓子中也有几分阴险,用出这一剑来,当真是阴险狠毒,防不胜防。也不知多少人被他这一招从胯下逆斩成两片。

  就在这时,袁飞眼前闪过一道腿影。青色的腿影还有鳞片和巨大的鱼尾分叉,看上去就像是一只龙的尾巴。

  高欢这一腿不但避开了白猿偷桃。而青龙腿和青龙法相融合为一,把这记青龙摆尾的威力提升到最高,也把袁飞逼入绝境。

  “不好!”生死之际,袁飞的白猿法相猛然现身。一只浑身洁白的猿猴,肌肉贲张却有线条流畅,显出无匹的灵敏和力量。

  白猿几乎和袁飞整个人融合在了一起。法相的出现,也让袁飞在真力暴增,连带神识反应也提高了很多。袁飞与不可能中腾空再跃,人影一闪,已经到了数丈外。

  “骑曰月,驾长风,龙飞九天,至尊至强。”

  青色长龙的法相盘旋在高欢身上,昂首直扑袁飞。袁飞身形一动,正想再跃开时,咆哮的青龙已经落在他身上。

  “砰砰砰砰……”接连九腿,把袁飞从空中直接轰落地面。

  铺地的青砖轰然炸开,袁飞腰腹位置深深没入地面,就只有头和脚还在地面上露着。

  高欢飘然的落下,“你不是有话要说么、可以说了……”

  被踢的七孔流血浑身重创的袁飞,努力抬起头看着高欢,嘶哑着道:“你别得意,你要为你做过的事负责。”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