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林寺的泥菩萨玄真,岳麓书院的万里飞虹萧惊蛰,飞天神猿袁飞,潇湘夜雨剑林秋水,紫凤凰蓝心眉,琴剑无双轩辕通,伏魔真人张铭,京城第一枪孔君……”

  船夫口中说出一连串名字,只听名号,各个响当当。高欢也听过其中几个人的名声,如,绝尊者、泥菩萨、琴剑无双都是当世第一等的天才强者,也被很多人认为是未来的宗师。

  什么千机圣手白胜,万里惊鸿萧惊蛰,潇湘夜雨林秋水之类的,高欢都没有听说过。想必是这几个人身份不同,名声只在帝京附近流传。

  太一道在帝京没什么势力,可要知道这些并不是做不到。关于这些人的详细情况,安福比船夫知道的详细百倍。只是高欢一路上都在闭关修行,安福也没机会和高欢细说。

  在安福看来,这些人的情况也不那么重要。难道他们还能打过高欢不成。

  船夫絮絮叨叨说了一通,末了还要拿出一本小册子道:“想要知道详细情况么,这本《龙虎风云录》把天下的英雄豪杰都记录在里面。尤其是您这种准备一展身手的,这里面的情报就更重要了。”说着又大方的递给安福道:“这本就送给几位。”

  受了安福重赏,船夫到也不好意思再要钱,索姓把《龙虎风云录》送给安福。船夫能看出高欢是其中的主事者,可高欢领着三个如花似玉的美女在身边,那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来打擂的。

  高欢温和恬静,话虽不多,却不会给人压迫感,更没有高高在上的架子。船夫心道:“这位小道爷人到是怪好的,只希望他运气够好,别让人打死打残的。”

  船夫年纪不小了,曾亲眼看过两次龙虎大擂,可知道上面那是凶险之极,被打死打残的不在少数。

  海秀乾把《龙虎风云录》抢过去,当先翻了起来。翻了几页后,突然不满道:“居然把师傅排在七,评语更气人,说什么名过其实,心思深沉……”

  灵云和飞云好奇,也凑在一起去看。看了几眼后,灵云和飞云的脸色也有些发黑。

  《龙虎风云录》共收录了三十个天才高手,里面详细记载他们的年龄、姓格、师门、武功、法术等情况。

  按照排名,排在第一的果然就是千机圣手白胜。太极玄冥真君高欢,只被排在第七。上面的评语也多是贬义,说什么出身孤苦,幸得名师,武功扎实,为人果决,心机深沉。能名扬天下,多承其师之泽。

  《龙虎风云录》的评语颇为阴损,把高欢能够成名的原因都归结到元阳道尊身上,认为是高欢借了元阳道尊的光,才有现在的声名。所以是名过其实,只能排到第七的位置。

  负责编撰龙虎风云录的都是帝京人,其中免不了有天龙寺的高手。对于高欢的评价,自然不会高。

  海秀乾一向很为自己的师傅骄傲,灵云和飞云也都非常敬重高欢,看到《龙虎风云录》上点评,岂能不生气。

  船夫在一旁听的清楚,“排名第七”,那眼前这个清清如水皎皎如月的青年道人,一定是太极玄冥真君了!

  不管《龙虎风云录》上怎么评价,可高欢到底是万古以来第一位越阶打败天阶强者的武者。他的名声之响亮,是其他人所无法相比的。

  实际上,普通人也不理解高欢击杀天阶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对于普通人来说,万古以来没人做到,这才是关键,这才是传奇,这才值得讨论。

  所以,船夫再看向高欢的目光就立即变得炙热起来。太极玄冥真君,在《龙虎风云录》排名不太高,可架不住名声响亮。到时候和别人一说,太极玄冥真君做过我的船,还给我重赏,那是倍有面子的事。

  高欢接过《龙虎风云录》看了两眼,上面的记载很简略,点评却很有趣。很明显,册子里面是按地域来划分的。帝京中的人物,评价都更高更好。帝京以外的人物,评价就低。

  这也很正常,毕竟《龙虎风云录》主要是卖给帝京人看的。里面自然要加重帝京本地人的分量。而编撰点评的人,也都是帝京的强者。有所偏向、照顾都是正常。

  高欢看后也是一笑,这种东西也是帝京的人自娱自乐,抛去立场,只当闲话小说来看,还是挺有趣的。

  等到宣德城下船的时候,船夫满脸崇拜的道:“真君,从今以后小人就是您的支持者了。祝您在大擂上夺魁。”

  船夫的这种表现有点夸张,不过喜庆话是人人爱听。安福又扔出一个大金锭打赏。直把船夫乐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下了船,岸边不少马车在排队等着拉人。帝京实在太大了,尤其是外地人,在帝京很容易迷路。拉客的马车也就应运而生,成为一个职业。

  正是五月时节,天气凉爽宜人。岸边杨柳垂荫,还有不少人在岸边散步、钓鱼。其中,也少不了骑着高头大马腰配宝剑浪荡公子。

  此时夕阳正红,长堤上渡上一片金红霞光。海秀乾、灵云、飞云都是一身杏黄道装,头挽道髻,插着玉簪,衣袖飘拂,既有女子的婀娜妍丽,又有道者的飘逸出尘,顿时吸引了一大片的目光。

  有人就禁不住吹了声响亮的口哨。海秀乾瞄了眼,没有说话。灵云和秀云更是沉稳,不会为这点小事在意。

  安福圆滑老练,不喜生事。今时今曰的高欢,更不会在意这点小事。

  一行人都没有理会,却助涨了那人气焰。他们一行六人,都骑着骏马,衣饰华贵,身后还有一帮随从跟着,气派不凡。

  吹口哨那青年相貌颇为英俊,合体的箭袖长袍,腰配宝剑,显得极为利落精神。眼见高欢等人没反应,那青年道:“这几个道姑到是极有味道。不知是哪门哪派,若有关系,也可以和道姑们学学双修之术……”

  青年话说的轻薄,惹得其他人一阵哄笑。

  有人道:“凭袁兄的相貌能力,何须找人介绍。只需上前搭讪,保准那几个道姑要春心大动,自己送上门来。”

  其他人也纷纷道:“是啊,袁兄只管去,定然是马到成功。”

  “几个道姑一看就是风搔之极,袁兄得手后,也要让兄弟们尝尝鲜。”

  “袁兴大少,难道还怕这个!”有人唯恐袁兴不敢,还要加把劲激他一下。

  一群纨绔子弟本就整天游手好闲,惹是生非。他们各自家世不凡,虽然经常惹是生非,却都轻易摆平。

  他们也都交游广阔,更知道哪些人不能惹。一直以来,竟然没吃过什么亏。久而久之,他们的胆子也越来越大。

  也不怪他们眼拙,高欢一行人只有五个人,虽然风姿不凡,却没什么气派。海秀乾、灵云、飞云修行太一道秘法,已经领悟几分道家冲淡平和的精髓。一身修为虽都不凡,以几个纨绔的眼力却是看不出来什么。

  至于高欢,那就更不是他们所能测度的。

  海秀乾、灵云、飞云那都是绝色,这般品质的女子袁兴见都没见过几个。一想到把几个绝色道姑弄上床,袁兴也是兴奋不已。皮鞭轻甩,马镫一磕,驱马冲向高欢等人。

  急促的马蹄声,也引得了很多人注意。海秀乾鼻子微微一皱,看出袁兴正是奔他们而来。

  白色骏马,高足有五尺半,皮毛被刷的干净油亮。迎风奔驰,鬓毛飞扬。奔腾的四肢,充满力量和动感。袁兴端坐马上,脊背挺直,神色骄傲,看起来颇有几分气势。

  待到海秀乾身前不远处时,袁兴才猛的一拽马缰,白色骏马猛然止住去势,前面的双腿腾空直立而起,骏马的双腿只距离海秀乾不过数尺,显示出袁兴的精湛骑术。

  看到这一幕,不少闲人纷纷叫好。袁兴的狐朋狗友们,叫的更是热闹。

  袁兴正在得意,没想到坐下骏马突然双腿一软,向后翻倒过来。袁兴一惊,没想到会出这样的问题。他总算还有点机敏,急忙收缩双腿,从马鞍上滚落一旁。

  “砰……”白色骏马仰天摔到在地上,激起一阵飞扬尘烟。袁兴白色衣袍在地上一滚,也变得黑一块白一块的,再没刚才那玉树临风的潇洒。袁兴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却知道这事一定和海秀乾等人有关。

  羞恼之下,袁兴指着安福鼻子道:“你们吃了狗胆了,竟然敢暗算你家爷爷?”袁兴愤怒之下,却也不敢对海秀乾这样说话,高欢的明澈幽深眼眸,也让他心里发虚。最终,就选了安福这个看上去最好欺负的胖子说话。

  安福脾气虽好,被这么指着也禁不住有些生气,“年轻人,难道没人教你什么叫礼貌么?”

  袁兴愣了下,才明白安福是讽刺他没有教养。当下更是愤怒:“你个死胖子,还敢讽刺我,不想活了!”说着,一拳就对安福脸打了过去。

  安福还真没见过这么骄横的,摇摇头,一掌捏住袁兴拳头反折,袁兴一声痛呼,受不住手臂上的力量,人就跪了下来。

  突然,旁边传来一声大喝,“那胖子还不放手!”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