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作为高手,每个人都有绝强的自信和判断。关于高欢的传闻很多,什么一拳尽败九名六阶高手,什么只身屠灭三千高阶魔族,在他们听来却都过于荒诞不经。

  例如这种荒谬的传言,什么时候都不会缺少。因为人就是喜欢猎奇,越是诡异神奇的传言,流传的就越广。

  直到朝廷敕封的高欢为太极玄冥真君,这才引发了所有高手的不满。一个荒谬传言,听过一笑也就罢了。朝廷居然还当真,为此敕封封号,这是所有高手都想不通的。

  为此,一些人不远万里,跑到太一道来挑战高欢。这才有了今天的比武。

  第一场挑战,高欢一拳击败沅江剑派的陆秋,赢的是那么干净利落,展现出绝对的压倒姓的优势。

  陆秋在所有挑战者中,绝不是最弱的,甚至能排到中游。可高欢简简单单的一拳,就完败陆秋。这等修为,也击碎了很多人心中的侥幸。

  不管高欢是不是只身屠灭群魔,他绝对是一名高手,非常强大的高手。那种厚重刚猛的拳意,已经让很多人心寒胆颤,再没有上去一试身手的打算。

  对于众多的天阶强者来说,高欢的一拳也足够惊艳。虽然知道高欢必然修为精纯,更不可能在第一场就输掉。但高欢在那一拳所展现出的厚重拳意和绝妙拳法,依然让他们感到惊叹。

  拳意厚重如大地,巍然如山岳,更可怕的是,配合拳意的那一拳,看似简单,可从元气运转,到每个动作,都浑然天成,绝没有任何瑕疵。

  同样一拳,众多天阶自问也未必有高欢打的这么精彩绝伦。

  流云老道感叹道:“这一年,他进步太多了。这种进步,简直是不可思议。”

  孟浩然难得的对流云老道表示了赞同,“是啊,这等拳法,简直是可怖可畏。”

  在水镜前观战的太一道弟子,眼见高欢一拳击败陆秋,都是欢欣鼓舞,不少人都忍不住欢呼起来。九峰之间,隐隐有阵阵欢呼在回荡。

  天元峰太华观内,玉香芸也在挥拳欢呼,“打的漂亮,就和上次清风亭那样,一拳一拳的都给他们轰飞。”

  紫云冷冷道:“醒醒吧,这里面的高手,可不是清风亭那些货色可比。”

  玉香芸瞥了紫云一眼,娇笑道:“你是在嫉妒啊!你应该嫉妒,明明比你小很多,却厉害的没边。都是太一道弟子,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紫云冷着个脸,一副不屑和玉香芸辩论的样子。

  玉香芸得意窃笑,对林珂悄悄道:“你看,她又生气了……”

  太一圣皇殿前,众多观战的高手集体沉默了一会后,还是有人忍不住想要再试试。既然来了,总不能被人一拳就吓跑了。总要动手比试一下,才能甘心。

  第二个挑战者一身劲装,背着长弓,肋下斜挂着一个箭囊。眼眸如鹰隼般锐利,身形瘦削,步伐轻捷。进入乾坤镜后,挑战者拱手道:“连家堡连战。”

  连家堡的弓箭术号称江湖第一。连家弟子多在军中服役,很多都是沙场骁将,弓箭术名震天下。连战并没有从军,而是在江湖上闯荡。人称飞羽,声名极盛。

  因为连战的连珠神箭正能克制高欢的近身搏杀,太一道的情报中也把连战列为需要重视的对手之一。

  高欢打量了下连战,见他身形矫健轻捷,周身六十四处穴窍同时吐纳元气,气息悠长,眼神锐利,神色冷静,显然是个难缠敌人。“太一道,高欢。”高欢拱手还礼道。

  连战手一翻,已经把身上背着的长弓拿了下来,随手抽出三支破甲角锥箭搭在弓弦上道:“暴雨连环箭,请指教。”

  话音未落,长弓上三支破甲角锥箭已经离弦而出。

  连战手中黑色长弓是十石强弓,射出的箭都超过音速。在高欢的角度,正能看到三支箭尖上的三棱寒光,闪耀生辉。

  高欢识海中,天机剑意极速运转。天机剑意下,连战的每一个最细微的表情、动作、元气变化都一一呈现出来。

  所谓的暴雨连环箭,高欢有很多办法破解。可高欢对于连战的箭术很感兴趣,刻意运转天机剑意分析其中的变化奥妙。

  天机剑意只是感应元气变化的层次,从中找到不协调的空隙。本身并不具备分析武功的能力。只是高欢神魂强大无比,能够把天机剑意感应的过程最大限度的放慢,在这个过程中,高欢再次做出分析和判断。

  强大神念感应下,可以看到三只激射出的长箭是在不住的颤抖,那抖动源于弓弦强大无比的弹力,也有连战附加在上面的真力。

  正是微妙的真力控制下,三只看似笔直激射的长箭,实质上是在不断的调整角度。正是这样的变化,让人完全分不清三只长箭到底要射向哪里,几乎无法做出预判。

  当然,长箭一旦离开弓弦,连战也无法在控制。

  刹那间,所谓的暴雨连环箭高欢就已经看穿了大半变化。只是在连战体内的元气运转,高欢是难以感应到。高欢虽然明白大半变化,也不可像连战一般用出暴雨连环箭来。

  连战射出三箭后,好不停顿,接连从箭囊中取出长箭,一次三支,连环攒射不停。连战的动作快捷而流畅,一连串的动作下来绝没有丝毫的停顿。一时间,箭如暴雨般,向高欢倾泻而来。

  高欢并不躲避,反而迎着箭雨直进。他脚下每踏一步,劲力都圆满无暇,不但速度快如疾风,且身形飘忽难测,忽快忽慢,忽左忽右,在空中留下众多的残像。

  箭雨不知贯穿多少个高欢身影,高欢的本体却始终无恙。更神奇的是,高欢每一步都能踏在箭雨的空隙处。从始至终,高欢都没有出手挡过任何一支箭。

  弓箭手最重要的就是眼神要锐利。连家有专门修炼目力的秘法,连战的眼睛已经超乎正常人的极限,比鹰隼还要锐利。一个个残像还迷惑不了连战。可连战这边一发箭,高欢就同步做出变化,每一箭几乎都是擦着高欢的身体掠过,任凭连战如何变化手法,就是没有一只能威胁到高欢。

  连战如鹰隼般的锐利眼眸微微眯起来,瘦削的黑脸上压抑不住的露出惊讶之色。有那么一瞬间,连战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

  弓弦的“崩崩”声,箭雨划破长空后留下的“咻咻”尖利破空声,就像是一曲激昂紧张的乐曲,高欢却踩着节拍,在其中洒然轻舞。

  暴雨连环箭飞射,却连对方的衣角都碰不到。连战手虽然还无比稳定,心里却渐渐发虚起来。这简直是不可能的!

  场外的流云老道怜悯的道:“连战败了!信心都被高欢击溃了!只怕从此以后,再没什么机会进入天阶了。”

  孟浩然也是摇头,“高欢的如此玄妙精微变化,匪夷所思。也无怪连战心都乱了。”

  其他天阶也看出不对,或是摇头叹息,或是点头赞叹。高欢应变的手段,真是让他们也感到大开眼界。

  乾坤镜中,战斗依旧在继续。

  连战还是不甘心失败,一变开工射箭,一边倒退着走出圆弧向后退开。连战的外号飞羽,可不单说他的弓箭,也有赞扬他轻功了得的意思。

  没退几步,连战的动作一顿,不知不觉间,箭囊中的一百羽箭已经射空。连续开弓激射,连战的真力也有些吃不消。面对是十丈外的高欢,连战脸色死灰,沉默了下,才苦涩无比的道:“我输了。”

  高欢拱拱手,没有说话。对方败的这样惨,再说什么承让就太刻薄了。

  场外的观战的众人,忍不住又是一阵哗然。上一场高欢还出了一拳,可面对大名鼎鼎的飞羽连战,高欢一招未出,就让对方自动认输。这个结局,是众人在事前无论如何想不到的。

  而高欢在战斗中犹如鬼魅的身法,则让每个人心里都在冒寒气。真要面对高欢,面对如鬼魅般的身法,他们有办法应对么?

  站在广场后方的玉阳子和正阳子虽都面色不动,可眼神相碰,依然忍不住露出骇然之色。他们都知道高欢修为很高,玉阳子还见过高欢动手。可那时候的高欢还有迹可循,纵然高明,玉阳子自忖也不差多少。可现在的高欢,明明还是五阶的合力层次,却如海如渊,深不可测。

  水镜前观战的众多太一道弟子,又是一阵欢呼。连战暴雨疾电的攒射,有着动人心魄的凌厉凶猛。高欢却如风般飘渺难测,不发一招,就让对手俯首认负。这等手段,真是让人心血沸腾。

  陆秋和连战接连被击败,败的还是那么惨不忍睹。高欢的强大,远远超出众多挑战者的意料。这两场比武,也让很多人膨胀的信心受到巨大打击。

  自忖不敌的,自然不愿意再上去丢人。要知道,这里不但有四方群英,还有不少天阶强者在注视。输不怕,就怕像陆秋和连战一般溃败,那就不是比武,而是受虐了!

  又沉默了一会,才有一位羽衣道士走进了乾坤镜。

  道士年纪不大,脸上还有几分稚嫩,稽首道:“纯阳道葛传,请真君多多指教。”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