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玄冥真君迎战天下英豪的消息,通过各种通信秘法,不用半天的时间就四方传播开来。

  天下各大宗门、学院,都是闻风而动。对于元阳道尊的这位嫡传弟子,有很多人好奇。更有人想借机讨教一番。于是,众多高手都从四面八方赶过来。

  天极峰上空,不时闪过一道奇光。时间虽短,天阶强者飞行绝迹,哪怕是万里之外,想赶过来也并不太难。

  午时未至,天极峰的山路上已经排起长长人龙。不过,大部分人都被挡在山腰处的太上大殿。

  高欢何等身份,迎战天下英豪可不是比武卖艺。不怕人旁观,却也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观战的。太一圣皇殿有是何等神圣肃穆,要是把人群放进去,转眼间就会变成菜市场。

  玉阳子和正阳子都是宗门的知客,负责宗门对外迎宾的任务,两个人眼力高明口才便给,深知事务通达人情,能接待十方宾朋。

  今天,就由两个人负责把守太上大殿,非是身份特殊之人,绝不让过。

  高欢迎战天下英雄,可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盛事。天极城的百姓几乎是倾城而出。为了安抚疏导这些百姓,两个人已经是累的口干舌燥。

  又要接待各大宗派的高人、弟子,以及前来挑战的各方高手,两个人修为虽高,忙乎一上午的时间,也是精疲力竭。

  好容易等到午时,该来的人都已经上山去了,两个人才松了口气。

  玉阳子抬头遥遥看了眼山顶,低声对正阳子道:“你说,这次高、能赢么?”入门的时候,高欢就和玉阳子发生诸多冲突。对于这个高师叔,玉阳子是有多远躲多远,绝不想照面。直呼其名固然不敢,可要喊高师叔也是不愿意,这才含含糊糊的带过。

  正阳子摇头道:“谁知道。若是地灵洞内妖魔都是他一人所杀,赢下这些高手并非不可能。何况,道尊既然放他下山,自然也是有一定的把握。不过、”正阳子话锋一转道:“地灵洞中那么多妖魔,还有天阶妖魔,都是高欢所杀,我却不信。这其中必有什么问题。这次,我看他要倒霉了……”

  正阳子和真阳子关系密切,因为真阳子的事,正阳子对于高欢也心中不满。但以高欢的地位,正阳子如何不满也只能藏在心里。玉阳子关系密切,又对高欢也是十分不满,自然可以肆无忌惮的交流看法。

  “这次各大门派都派人来观战,真是群英荟萃。高欢要是输了,那就丢大人了!”玉阳子听正阳子这么说,也不再顾忌,直接幸灾乐祸起来。

  正阳子冷笑道:“正要他在天下英雄面前丢了大脸才好。就算不死,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在我们面前出现!还有什么脸面接任掌门!”

  玉阳子轻轻击掌赞道:“不错,他越倒霉,我们曰子越好过。”说着又笑道:“霸王枪孔君不说,刚才我还看到一位形容古拙形若铜人的红衣和尚,没看错的话就是飞龙寺的铜罗汉圆觉,高欢的金刚五相轮,却要被此人克的死死的,必败无疑!哈哈……”

  两个人都是自私自利之辈,只考虑自己,丝毫不顾及宗门的利益。恨不能有人当场杀了高欢,那才叫痛快。

  他们越说越高兴,本来都不打算去观战,却忍不住回去,倒要看看高欢是怎么在天下英雄面前出丑丢人的。

  等两个人回到太一圣皇殿广场时,广场上已经有了一千多人。这些人虽然并不喧哗,可彼此见礼、寒暄,也让一向肃穆的圣皇殿多了几分热闹气氛。

  天阶强者,都被邀请道前廊下,由昊天真君亲自陪着高欢,和众多天阶强者一一寒暄客套。昊天真君年纪有二百多岁,又多年主持太一道,德高望重。在场的天阶强者,大都是他晚辈。昊天真君虽然话不多,却足以压的住场面。

  混元道的火龙真人,纯阳道的洞玄真君,龙虎道张凌天师,上林寺的大雄禅师,天龙寺的一真大师,白鹿书院山长左冷军,加上岳麓书院的孟浩然,流云老道,这次竟然来了九位天阶强者。

  高欢五官深刻,目明眉清,肌肤恍若象牙,白而不耀,净而不光。头上道髻木簪,身上月白长衣,脚下云袜、十方鞋,周身上下明净无尘,皎皎若照空朗月。在众多天阶面前,高欢更是表现的从容自若洒脱大方。

  如此人物,也让众多天阶强者眼前一亮。众多强者都是见多识广,可高欢这般风姿气度,却是见所未见。只说外貌气度而言,高欢冠绝全场,无人可比。

  可近距离接触,众多天阶也都看出高欢还没结成真力,居然只是五阶修为。这么低的修为,也大大出乎众人意料。

  这次前来挑战的,最弱的也要是六阶层次。高欢的修为,赫然是所有人中最弱的。众多天阶强者都胸有城府,心中纵然奇怪,脸上也不会露出异色。反倒都是对高欢大为赞赏,许为人中龙凤、天下无双的英才。

  对这些赞扬,高欢也都表现的很谦虚。高欢也清楚,众多天阶这么说一是给元阳道尊面子,二是给昊天真君面子,和他几乎没什么关系,绝不能当真。

  唯有流云老道,却是真正的热情,拉住高欢手道:“好小子,一年没见已经是名扬四海。今次,老道就是给你助威来的。小子,你一定要横扫这群家伙。没证明自己之前,你还没资格韬光隐晦。你明白么?”

  高欢认真点头。流云老道一直很欣赏他,说的这些话也都是真心为他好。对此,高欢真的是十分领情。

  流云老道哈哈一笑,“你虽不是老道弟子,可能亲眼看到你一飞冲天,也是件快事。”

  高欢拱手,正色道:“必不叫前辈失望。”

  流云老道连连点头,“对,少年人就应该有这种志气勇气朝气。”

  说着话,午时已到。

  众多太一道弟子一起催动下,在广场中心升起一个巨大半圆青色气罩。那里就是比武场,读力的空间内,天阶以下的力量都无法破坏法阵。

  乾坤镜的法阵,既可以避免太一圣皇殿的建筑被破坏,又能让众多围观者清楚的观战,一举两得。

  昊天真君宣布道:“敝师弟高欢,将在乾坤镜中迎接挑战。规则很简单,被击倒的为负,退出乾坤镜法阵的为负,若是自知不敌,也可以主动认负。当贫道宣布停时,交战双方一定要停手。兵战凶威,此次主要是和天下英雄切磋交流,还请大家控制力量和情绪。”

  规则很简单,又没有人做裁判,避免了出现不公平的裁决。前来挑战的众多高手,都很满意。

  就是乾坤镜的空间并不算太大,对于术者不太有利。但既然来挑战的,这点不便也可以忍受。下面的人稍微议论了几句,也就没有人提出质疑或是抗议。

  卓立在乾坤镜中的高欢,神情平和淡然,眼神明澈而幽深,身材修长合度,气度超卓不凡,直若天人。

  众人都不知高欢深浅,都想观察观察再说。来的人虽多,一时间竟没有人上场。

  气氛诡异的沉默着。在场的都是高手,姓格再急躁,也不会真的鲁莽。

  流云老道眉开眼笑的道:“这群废物,都想着在后面捡便宜。就是这份心思,也算不上什么真正的高手。”

  孟浩然道:“到也未必是想着捡便宜,不过高手都自恃身份,不肯就这么第一个登场。”

  “屁高手……”流云老道不屑,“要是真有无敌气势,那还有这么多的复杂心思!”

  沅江剑派陆秋终于忍不住走了出来。他见高欢的气势,自知败面居多。不过,当着天下英雄第一个出来挑战高欢,不论胜负都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此时,太一道上下,几乎所有弟子都通过水月幻镜在观战。眼见有人打破僵局,众人忍不住兴奋起来,终于开始了!

  “一双三角眼,一看就不是好东西。你说能他能接高师祖几招?”

  “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家伙,还用几招,一招就行了!”

  “肯定是一招,高师祖一拳就击败过九个六阶高手,别说是他了……”

  “嗯,你到底有没有脑子,这么荒谬的流言也当真!”

  上万的太一道弟子,除了少数别有用心的,都坚定的相信高欢能赢,也衷心希望高欢能赢。

  天元峰,太华观。

  紫云的香楼内,紫云、玉香芸、林珂三人也都认真的看着眼前巨大水镜。对于即将开始的战斗,紫云是无所谓,玉香芸是兴奋难耐,林珂是忍不住的紧张。

  “慌什么,怎么也要八眼法藏那般人物才有可能击败高欢……”紫云冷冷的道。

  玉香芸笑嘻嘻道:“第一次看这种比武,兴奋的不行!”

  林珂用力握住双手,一脸严肃看着水镜,一句话也不肯多说。

  “太一道高欢。”

  “沅江剑派陆秋。”

  乾坤镜法阵内,高欢和陆秋例行的客套着。

  “请。”

  “请。”

  陆秋手中流波剑一举,剑锋上剑光如波荡漾,剑势绵密,气度严谨,显示出精湛剑法造诣。

  陆秋人长的有些猥琐,可手持长剑,气势立即一变。这种巨大的转变,也让不少人感到惊讶。

  “这个家伙,剑法很高啊……”

  这人话音未落,就看高欢跨步冲拳,如山崩如地裂,一拳厚重刚猛,拳意浩大深广,力压八方。哪怕是在场外,众人依然为那拳意所慑,场下顿时安静无声。

  “轰……”陆秋如一颗炮弹般,自乾坤镜中飞射而出,勉强落地后却双腿发软,踉跄退了十余步后,才被人用手托住,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

  高欢在法阵中微微一拱手,“承认。”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