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蓝神甲,如亿万星光所凝,星辉流转,光艳曰月。

  高欢的湛蓝身影,在烈曰下闪耀出千百身影,分布四面八方,把元阳道尊围在其中。

  元阳道尊目光一扫,居然也分辨不出高欢真身所在。天罗幻星甲的幻化光影之妙,让元阳道尊也禁不住微微点头。

  “定。”元阳道尊低喝道。言出法随。天地间无穷元气在元阳道尊真言驱动下,方圆百丈的元气凝结如钢。

  千百幻影登时被如钢凝结的元气碾碎。只有高欢的真身,能抵挡住元气的挤压。但他也只是能抵御而已,身形已经完全被元气包围住,寸步难移。

  想要脱困,竟然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以朱雀天翼驾驭凤凰天翔剑强行破开元气。不过迟滞这个刹那,他就是有一百条命,也被元阳道尊碾死了!

  元阳道尊拿着天罗幻星甲,认真检查其质地、和法阵,一边看一边点头称赞,“纯粹的九天星华和九曜玄晶炼制而成,是用上古金阙灵纹内刻成的《九曜玄光神变经》,这件神甲绝非是魔器,而是远古大能留下的异宝。可惜,经过不知多少强者祭炼,反倒把原本的神甲光芒掩盖住了。”

  高欢忍不住疑惑的道:“师尊,为什么此甲留下的神识却说它名为“天罗幻星甲”?”

  元阳道尊博学广闻,似乎天底下没有他不知道的。不过,明明是天罗幻星甲,元阳道尊却说是《九曜玄光神变经》。高欢不得不问清楚。

  元阳道尊轻轻瞥了高欢一眼,心里知道这个弟子肯定有些关键之处没说。元阳道尊深知人之本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只要不是心存恶意,就不要去想知道别人心中的所有秘密。

  “天罗,指诸天之广,幻星,指星辉转移变化。九曜,北极九星,又说万星之主,玄光,与虚无之中所生之光,玄妙通神,变化无方,称之为玄光神变。两经实指一种,不过具体解读不同,精义也就全然不同。”

  元阳道尊说着看了高欢一眼,“《天罗幻星变》的解读不说是错,却是完全偏离本意。上古金阙灵纹,是九天金阙灵气自行凝结的灵纹,乃是天地至秘。九天金阙之上,有三皇同悟此灵纹。三皇各有传承,我们这一脉,由太一圣皇直传太一道君,太一道道君再传太上道君,是太一道一脉相传的正宗秘法。天下虽大,金阙灵纹却只有三支传承。”

  高欢恍然大悟。原本不是天罗幻星甲有问题,而是他的能力不够,只能解读出天罗幻星甲的层次来。

  “天罗幻星甲本身是近乎超九阶的灵器,可惜被多重力量反复祭炼,已经伤了本源,品阶下降百倍,现在只能算是一件七阶中品的盔甲。若是能重炼《九曜玄光神变经》,这件盔甲重新吸取九曜玄光,也不是没有机会恢复本来面目。九曜玄光神变,九曜明辉照十天,玄光通神变万千。那时候,可就是有通天彻地之力,驾驭万神之能。”元阳道尊慢悠悠的说道。

  高欢听的大为心动,急忙道:“请师尊传授弟子《金阙灵纹》。”

  元阳道尊摇头道:“哪有那么容易。要学《金阙灵纹》,需学《神宝洞玄真章》,要学《神宝洞玄真章》,需要先学《八威天文真咒》,要学《八威天文真咒》,需要先学《藏空偃月经》,欲学《藏空偃月经》,需要先学《太一神咒经》。你现在的《太一神咒经》还没有大成,你在法术一道上又天资平平,要学《金阙灵纹》,至少要百年苦修的时间。”

  高欢听的清楚,元阳道尊说的虽然有些啰嗦,但要学《金阙灵纹》,就要从《太一神咒经》开始,再学《藏空偃月经》,再学《八威天文真咒》,再学《神宝洞玄真章》,学会这三部真经,就能学《金阙灵纹》。

  说起啦不多,可这些真经明显是逐层递进的关系。越到后来,一定越难。元阳道尊说要百年的时间,绝非是玩笑。

  前后两辈子加来,高欢的年龄也不到五十岁。以高欢对于时间的观念说,百年的时间,太长了。

  高欢有些沮丧的道:“师尊,那弟子还是先练习五行天轮,等入了天阶,有时间再来弄这个。”

  元阳道尊温和一笑,道:“也不是没有取巧的办法。金阙灵纹我认识,帮你重新祭炼一下,至少可以把错误的力量痕迹抹掉。你自己慢慢温养,此甲也能恢复原本面目。不过,要祭炼神甲,却需要很多特殊材料。其中最珍贵的就是九天星华和九曜玄晶。这两样东西宗门可没有。只有在西极星宿海,或是九天星空上采集……”

  高欢只能无语。西极星宿海远在的大夏国的西方,离天极峰不知几千万里。星宿海神秘莫测,号称人界四大禁地之一。以高欢的这等修为,想要深入其中几乎是找死。

  九天星空就是头顶星空。不过,既然称九天二字,至少是离地百万丈之上的绝域。上没元气罡风凛冽,哪怕是元阳道尊,也难以在上面存身。

  太一道万年宗派,底蕴深厚。却都没有九天星华和九曜玄晶,可见其罕见。

  元阳道尊遗憾的道:“若是天罗幻星甲能恢复原貌,驾驭九曜神光,飞行无影,虚实转化,九天星空虽险,却也简单。”

  高欢沉默了一会,突然洒然而笑。“天罗幻星甲,不过外物。弟子还是踏踏实实修行。等修为到了师尊这般地步,无路可走时,再来研究这些外物不迟。”

  元阳道尊哈哈大笑,“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灵器、神剑,都是外物。在你修为不足时,不过是借用灵器神剑的力量。完全谈不上驾驭。借助外物,进境是快。可是,借助外物终究不是正道。包括我在内,现在的天阶强者都是要用法器寄托神魂修为,以此进入天阶。从根本上说,应该是走错路了!高欢,我希望你依靠自己的力量进入天阶,成为千年来的第一个真天阶。”

  高欢在武道的天赋,高欢强大的神魂,高欢的坚韧意志,高欢的沉稳心姓,让元阳道尊对高欢充满期待。希望高欢能够摆脱千年来的天阶强者必走的道路,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天阶强者。

  “以法器寄托神魂,神魂和法器融合,改变神魂本质。从此,神魂就要受到法器的限制,再不可能破碎虚空飞升而去。当世的天阶强者,大多知道这个道理。可进入天阶时,引导天地元气洗练神魂法相。若没有法器支撑,就像是渡海无舟,再强大的强者,力量也终究有限,若不依靠法器,绝无法渡过这一难关。我苦思百年,终于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法武功同修,神魂和法相都达到极致,而后融合为一。如此一来,纵然是六阶之力,神魂、法相、肉身三者合一,有极大可能渡过天阶难关。”

  元阳道尊有些感叹的道:“可惜,路走错了,再没回头的可能。”元阳天尊正色道:“高欢,你可知道,这世上有多少天阶强者,又有多少天才。你也是绝世天才,却绝不是独一无二。普通天阶不去说,只说当世其他几位大宗师,哪个不是你要仰视的。想要赶超我们,就不能再走我们的路。”

  高欢正色道:“弟子愿意一试。”元阳道尊说的道路危险无比,可高欢现在已经朝着这条道路前进了。

  借助法器成就天阶,这条道路是相对的容易。所以,千年以来,世间的天阶强者一下多了起来。

  高欢本来的愿望,也只是想成为天阶强者,对于什么真天阶,完全没有任何想法。进入太一道后,高欢的眼界大为开阔。区区天阶,已经不能让高欢满足。

  世上这么多的强者,只做其中一个强者,有什么意思!既然能做最强,为什么不做?

  元阳道尊大为欣慰。其实,这条道就是走不通,也可以转而借助法器进入天阶。但这个时候,元阳道尊不想让高欢心存侥幸。人的意志再坚定,可有退路时,自然就会犹豫,这是大忌。

  因为在地灵洞一战中,高欢进步巨大。天机剑意,九霄金莲丹书,都让元阳道尊也很精细。特意针对是高欢的情况,做出很多的指点。

  因为高欢不需要天遁飞甲,《五行玄羽遁形变》也就不需要练了。在九霄金莲丹书的辅助下,高欢的《太一神咒经》进步飞快。

  一晃眼,距离是高欢被敕封太极玄冥真君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这段时期,每天都有人上山来挑战高欢。只是高欢闭关不出,挑战者待了几天自觉无趣,也就很少有人再纠缠。毕竟,这里是太一道,不是他们能放肆的地方。

  也有些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就在山下的天极城住下来。每天都上山来转一圈。而一个月下来,这些人也是等的心烦气躁。

  说起话来,也不再客气。他们不敢在太一道放肆,却在天极城内大放厥词,声称高欢是不过是徒有虚名,连面都不敢露一下。

  开始的时候人还少,可随着挑战高欢的人越来越多。天南海北来的各路高手聚集在一起,说的话也也来越难听。

  这群人来历复杂,安抚不行,强压也不好。为了太一道的荣誉,昊天真君没办法,只能再次来到天道峰,找上高欢。

  解铃还须系铃人。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