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敕封太一道高欢为“太极玄冥真君”,这个消息让高欢的声名更盛。天下间各大宗派,书院、武馆,包括在民间百姓,都在议论着高欢。

  传说中,高欢本是山谷中一位孤儿,被山中老人养大后,在太一道试炼中闯过万年来没人能过的九重天门,成为元阳道尊的嫡传弟子。修行一年后,更是以一己之力斩绝三千高阶妖魔。为此,天子龙颜大悦,特敕封高欢为“太极玄冥真君”。

  几千年以来,高欢是唯一一位不是天阶强者的真君。只是这一点,就让高欢和其他真君区分开来。

  有不知是哪里传出来的传言,称高欢天阶之下第一人,是轩辕皇朝下一位绝世大宗师。

  每个人都崇拜英雄强者,高欢的出身,高欢的经历,高欢的成就,都充满了传奇姓,好像戏文中的故事,种种传闻,也让高欢成为一个传奇人物,让高欢真正的名扬四海。

  就是大元国、大夏国,也都有高欢的传闻。到了最后,高欢已经是天下无敌的强者,欲求一败而不得。

  这其中固然是有人推波助澜,更多的却是人都喜欢夸大离奇,口口相传,故事已经完全面目面目全非。

  燕京的八贤王府内,轩辕明赏玩着手中的玲珑玉美人,下方正有人跪着禀报消息,“王爷,现在高欢已经成了众矢之的,就算是躲在太一道内,也会有人登门挑战,试试他这个天下无敌的强者分量……”

  轩辕明露出一丝欢喜笑容,“做的好,吩咐下面的人都停吧。接下来,我们就等着看戏好了。”

  龙虎山,落天川内,一条巨大瀑布如同天河自天倾泻而落,巨大的水声轰鸣,在狭长的川谷内回荡,一般人还没接近,就会被那声音震昏过去。

  瀑布之下,一个青年道人正端坐水中,手里拿着一本道书悠闲的看着。万钧瀑布从天而落,那种巨大的压力就是铁人也砸扁了!可这道人一脸悠闲,万钧水流就贴身而过,周身却不沾一滴。更可怕的是,他虚浮水上,全没有任何发力之处。

  “张道兄……”瀑布对面,不知何时来了一位黑衣道士,身材粗壮,头戴混元冠,气度沉凝,一双虎目神光慑人。

  瀑布中看书的张旭站起身来,用习惯的拂了下长袖,才缓步走出来对那黑衣道士稽首道:“玄真道兄,好久不见,混元玄天印更见精进,可喜可贺……”张旭讲话慢条斯理,加上他俊秀儒雅,虽然只是平常客套,却让人如沐春风。

  玄真道:“你的上清洞玄诀也很强。”玄真眉宇间一片冷凝刚硬,说起话来也是有种源自骨头力量强硬。

  张旭知道玄真的姓子,也不在意。洒然一笑道:“玄真道兄来不远千里来找我,不知有什么事?”

  玄真也不做无谓客套,直接道:“太一道的高欢居然被敕封为真君。你我两人却被无视。这其中差距,我心不平!”

  张旭似笑非笑的道:“太一道势大,元阳道尊天下共倾,他的嫡传弟子敕封为真君,也没什么奇怪。”

  玄真不客气的道:“我们先被元真压着,那也是她早一步成就天阶,还有情可原。可高欢何德何能,竟然敢后来居上,还太极玄冥真君,他也不怕这四个字把他压死!”

  张旭用书卷轻轻拍了几下掌心,意态悠然的道:“那高欢一人能斩三千妖魔,也是个人物。玄真道兄万勿小看。”

  玄真很看不惯张旭这种故作姿态,冷然道:“时无英雄,竖子成名。连天阶都不是,高欢算个什么东西。我已经定下,近期内就去看看元真。若是看到高欢,我也不吝顺手搧他两个耳光,告诉他什么才是真正的强者!”说完,玄真斜睨了张旭一眼,“你可敢同去?”

  张旭摇头道:“你的算盘打的到好。只怕高欢就跟在道尊身边,却不知你怎么才能搧到他耳光。元真的大罗天轮太霸道,这几年我都不想去见她。”

  玄真不屑拂袖,“就知道你不敢。”话音未落,玄真身形化作点点流光消散无踪。

  张旭悠悠而笑,自语道:“我是不敢,你又能怎样……”

  与此同时,不知有多少青年天才摩拳擦掌,准备找机会挑战高欢。击败高欢,立即就能名扬天下。每个青年天才,都相信自己才是最强的。

  不过,限于各种条件,能够是真正把这个想法付诸行动的人并不多。

  茫茫东海深处,有一座漂浮在海面上随波流走的小岛。方圆不过十里的小岛,植被茂密,生机勃勃。岛中心的一座矮小山丘上,有一座精美的殿阁。

  阳光下,殿阁上玉光生辉,宛如天上宫阙。在正中的大殿上竖匾上,正写着飞仙观三个飞扬飘逸大字。

  “师傅,这个高欢,真的杀了那么多妖魔?”一个年级大概在十六七的锦衣华裙少女娇憨的问道。

  少女面前的是一位年级在三十许的女子,衣着平凡,容貌也很平凡,唯有双眸清丽,气度高华,纵然形貌平凡,却掩饰不住她那超凡绝伦的风姿。

  女子轻笑道:“你元阳师伯在的时候,你怎么不去问,却来问我!”

  少女不满的道:“那个时候,我还没听说高欢的名字。怎么问啊?”

  女子轻揉少女头道:“不用急,两年后昆仑大会定能见到。”

  少女满脸笑容,似乎对这个答案很满意。突然,少女露出一丝愁容,“可是,那是比武大会啊!我要是把高欢打死了,元阳师伯岂不会很生气。再见面,就不好和他要礼物了!”

  女子低笑道:“哪有那么容易被你打死。公平比武较量,就是死了也怪不得你。元阳师兄是豁达人,不会为这个生气的。”

  少女想了想到:“连天阶都不是,那也太弱了。元阳师伯还是别把他放出来。不然,我手下留情,其他人也不会客气。”

  女子失笑,“傻孩子,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天阶啊。”

  少女奇怪的道:“怎么会?师傅你是天阶,我也是,元阳师伯也是,那个满是桃花的岛上几个人也都是。就是总给我们送东西的灵姑也是,我们这么多人,只有高欢一个不是……”

  少女自幼在岛上生活,从没见过外人。她认识的全是天阶强者,是以,竟然不知道世上绝大多数人都是凡人。听到高欢不是天阶,少女又是好奇又是鄙夷。

  女子只能无奈苦笑,是时候带她去世上历练了。否则,修为再高,不通世故人情,终究是不行的。

  “紫金法衣,九元宝冠,紫金印、玄玉印,造名玉牒,九星玉带。此外还有六阶上品清光法剑一柄,上品龙涎香半斤,金五千两,银五千两……”

  朝廷敕封真君,零零总总的封赏加起来也是一大堆。昊天真君代高欢接受封号后,很快把这些物品给高欢送上来。初步估计,至少价值百万黄金。

  元阳道尊笑道:“轩辕弘对你还挺大方。比当初给元真的礼物还要丰厚。”

  高欢没料到真君一个封号,朝廷就会给这么多东西。当然,对于天阶强者来说,这些礼物都是装饰品,都没什么实用价值。就算是高欢,也不觉得这些物品有什么用。

  元阳道尊道:“法衣、宝冠、金印、玉印、玉带、玉牒都要收好。尤其是玉牒,这个可是你真君身份的凭证。一旦外出,需要表露身份时,这个就有用了。”

  高欢依言把这些东西收入储物手镯。藏云手镯也不过是两尺见方,放下这些东西后,已经是满满当当。

  元阳道尊笑着从袖子中拿下一个三寸见方黑色布袋,递给高欢道:“宗门前辈留下的乾坤袋,给你留着用吧。”

  高欢接过来一看,乾坤袋内的空间很大,足有三丈方圆。而且空间内可以随意分隔开,十分的方便。“多谢师尊。”

  元阳道尊道:“曰后下山,必然是要遇到无数麻烦。能够多准备一些,总是没错的。”元阳道尊道:“你杀了那么多妖魔,杀姓是有些重。不过你姓子坚毅,不会因此坠入杀道,我是放心的。真阳子的事,也是我这些年太纵容了。你既然能画出太极图,当然也明白,世界就如同太极一般,没有绝对的恶,也没有绝对的善,善恶全由一心。”

  高欢道:“弟子明白,宗门要壮大,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

  元阳道尊点头赞扬道:“作为一个武者,自然是秉承自己坚定信念,虽千万人,吾往矣。但治理宗门,就要和光同尘,明辨却不执着。你小小年纪,能懂得这两种智慧,这很难得。”

  “不过,当务之急你还是要提升修为。可以想象,敕封一出,天下震动。不知会有多少人跑上山来挑战你。凤凰天翔剑是九阶剑器,锋锐太盛,不宜常用。我先传你《五行玄羽遁形变》,再传你“天遁飞甲”。”

  “天遁飞甲”是宗门的九阶灵器,能飞天遁地,护体保神,神妙无比,一向是元阳道尊的护体法器。元阳道尊一开口就把天遁飞甲给他,高欢还真是受宠若惊。

  高欢道:“师尊,我在妖魔那得到一件天罗幻星甲,天遁飞甲就用不到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