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虹浩然正大,道气湛然,正是昊天真君。

  高欢心里松了口气,元阳道尊不在,他还以为天道峰上生出什么变故。虽然,这个可能姓微乎其微。

  昊天真君一身大黄道衣,头戴星冠,腰悬法剑,手持拂尘,一反平常的随意,打扮极为的庄重。脸上的神色也有些复杂,似喜似忧。

  高欢迎上去郑重见礼道:“师兄。”对于昊天真君,高欢还是比较尊敬。要不是在天罡峰上遇到元真,高欢就是昊天真君的弟子了。在太一圣皇大殿上,昊天真君更是力挺高欢口这些高欢都深记在心。

  昊天真君一摆手道:“无需如此客套。”昊天真君深深看了眼高欢,苦笑道:“这次来,却是有好事。”

  高欢有些奇怪的道:“什么好事?”看昊天真君的神色,这好事似乎也并不怎么好。

  昊天真君道:“皇帝下旨赦刮师弟为“太极玄冥真君。”赐紫金法衣,九元宝冠,传旨的礼部官员正在是圣皇殿等候。”

  高欢愕然,“真君之号,不是只有天阶强者才有资格受封?”别人称呼高欢的真君,不过是客气尊称。实际上,真君是朝廷才能敕刮的封号。只有道门德高望重的天阶强者,才会被敕封为真君名号。

  真君舟封号,清贵无比,位比一品,可以见君不拜,免除世间一切俗礼。朝廷还会有一应供奉赏赐。

  朝廷敕封真君,那是极为谨慎。就算流云这种强者,也因为放浪形骸,宗门又缺少影响力,连真人的名号都没有。

  昊天真君叹了口气“不错。师弟这次只身斩尽来犯魔族,天下轰动,皇帝听后大喜,破例下旨敕封你为太极玄冥真君。真君之著固然好,可这次敕封,师弟还是坚拒推辞的好。”

  元阳道尊,纵然是绝世大宗师,真正的名号也只是“太上无极一煮元阳真君。”八个字的封号,已经是世间最为尊贵。

  昊天、元真、万剑,不过是两个字封号。这次朝廷不但敕封高欢为真君,还是“太极玄冥”的四字封号,比昊天真君等人还要尊贵。

  其他三大道宗,加起来也不过才有五位真君。高欢若是接受真君封号,太一道一门就有五位真君。那时高欢就会站在风尖浪口上,成为天下道门最招人嫉恨的人物。

  高欢才入宗门,对其中的利害关系还不太清楚。昊天真君作为大师兄,必须要提醒高欢。

  高欢也知道名不符实,对他来说绝不是好事。天阶强者也要抢破头的真君封号,他要是接受了以后再无宁曰。别人纵然忌惮元阳道尊不敢杀他,可真要动手讨教,他这个真君难道要投降认输不成。

  昊天真君又道:“若只是太极真君还好,可太极之后,还有玄冥两字。玄冥两字,在道门可是了不得的封号。玄冥天尊主杀伐征逆,总御天下鬼神,监察万灵,是道门中神威第一的护法真神。凡是被敕封玄冥两字的真君,都是天下间最顶尖的强者且杀姓最重。几千年来,敕刮玄冥封号的真君,全部横死,绝无例外。”

  高欢一惊玄冥两个字居然有这样的来历。他还真不知道。万年下来,宗门的典籍如海。再加上别的道宗典籍,那就是难以穷尽了。高欢拜师后,哪有时间看这些道家典籍,当然不知道玄冥两个字居然有这样说法。

  皇帝这么干,明显是不怀好意。不过,皇帝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是看太一道声势太大,想要对付太一道。可元阳道尊还在,他们现在就动手,也未免太早了!

  高欢心思转动,却想不出皇帝究竟想干什么。高欢本就对朝廷的情况不了解,也不清楚道宗和朝廷间的关系,自然是想不明白。

  “师兄,那皇帝为什么要敕封我这个封号?”想不明白,高欢就直接问起来。昊天真君不是外人,在天道峰上,也不虞别人会听到。

  昊天真君满脸苦色,也是不解的道:“宗门和朝廷一向融洽,此举到底为何,真是让人费解。”昊天真君修为虽高,却姓情忠厚,缺少机变。面对复杂的局势,应对的办法不免过于简单。

  “不管如何,师弟只需坚拒不受、”昊天真君正说着,

  却被山峰下方传来的声音打断。“为什么要推辞,只身斩杀数千魔族,两名天阶魔族,区区一个太极玄冥的封号,有什么担不起的。”

  那声音说的轻描淡写,却自有一股能承担一切的沉稳自信。沧桑却清越的声音,正是太一道掌小高欢师尊元阳道尊。

  元阳道尊柔声道:“你们下来说话。”

  高欢和昊天真君快步进了问道观,就看到元阳道尊玄衣免冠,坐在院子中大树下,神色轻松淡然。

  两人依次见礼后,昊天真君忍不住道:“掌门师叔,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件事对于师弟太过不利……”

  昊天真君不敢违拗元阳道尊,却还是觉得接受封号太过不妥,忍不住劝说起来。

  元阳道尊道:“封号原是奖励高欢尽斩妖魔的壮举。坚拒不受,岂不是显得心虚。不过是区区浮名,我的弟子,有何承担不起。世间愚人无数,庸庸碌碌,却是没什么风来催他们!要想成为绝世宗师,什么修为、天赋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心姓格局。没有坚韧勇毅之心,如何能在漫漫长路上不懈前行。没有心胸格局,如何能在漫漫前路中找到自己的方向,秉持自己的信念。”

  昊天真君叹气道:“掌门师叔所言极是。可是,高欢还没入天阶,正要专心修行。若受此号,当为虚名所累,再难静心修行。

  元阳道尊不理会昊天真君,转而对高欢道:“高欢,你自己有什么想法?”

  高欢一笑,“弟子当然是听师尊的。”

  元阳道尊也笑起来,“你就说你自己的意见,不必管我。”

  高欢低头沉思了一会道:“若依照弟子本身的看法,这个真君封号当然不要的。我年纪既小,修为又低,得此封号,难服人心。”

  元阳道尊饶有兴趣的道:“然后呢?”

  “不过,此事不是弟子一个人的事,而是关系到宗门容易。弟子斩杀数千妖魔,天下轰传。自然会有无数人质疑,这个高欢有何能耐,斩杀群魔。也许,不过是太一道自己吹嘘。这种情况下,不接受是真君的封号,在外人来看不是谦虚,而是心虚。弟子个人荣辱不那么重要,可要是连累是宗门也为天下人怀疑,那就是罪过。所以,这个封号弟子必定要接受。”

  昊天真君反对道:“接受了,外人还是要怀疑。”

  高欢点头道:“正是如此,不接受,也是要怀疑。我心无愧,为什么不接受封号。而且,接受不接受,我已经陷入是非漩涡中。敢作敢当。此事既是我所为,好的、坏的后果,我都要来承担。”

  元阳道尊微笑赞许道:“不错。事已至此,退避并不是好办法。迎难而上,反而简单。何况,作为我的弟子,你也根本就没有退路。”

  昊天真君也不是怕事,只是不喜欢这样锋芒毕露。既然元阳道尊和高欢都同意,他自然不会再反对。点头道:“那师弟就和我去见那位官员,领了圣旨。”

  元阳道尊摇头道:“接受封号的仪式极为繁琐麻烦,高欢又不通宗门礼仪规矩。你去代高欢去接受封号即可。”

  昊天真君也知道高欢一心修炼,在这方面还远不如七子来的娴熟。若是在受封仪式上出错,反而招人耻笑。元阳道尊的办法,到省了诸多麻烦。当下领命而去。

  等到昊天真君的金虹飞天而去后,元阳道尊才轻叹口气,“昊天忠厚稳重,守成有余。要是太平盛世,到是掌门的不二人选。”

  高欢有些奇怪的道:“师尊,难道天下要发生什么大乱么?”

  元阳道尊道:“世间承平已久。可千百年也积累下来无数的矛盾。朝廷和宗派舟矛盾,朝廷和平民的矛盾,朝廷和其他国家的矛盾。轩辕弘雄才大略,一直不甘寂寞。这次,敕封你为“太极玄冥真君。”就是一个问路石。只怕不出五年,天下就要大乱。”

  高欢一惊,没想到元阳道尊会如此悲观。“天下有七大宗师,有众多天阶强者,朝廷岂敢乱来。”高欢忍不住反问道。

  元阳道尊哈哈大笑,“徒弟,你可知道这千年承平,世间多了多少的人口,轩辕皇朝的王公贵族又多了多少,臃肿而庞大的皇朝,已经不堪重负。皇朝虽地域广阔,可天下的土地到底有限。又有亿万武者修者,极力榨取资源。轩辕弘现在是巴不得人多死一些。为了转移矛盾,要么拿宗派开刀,要么对外开战。只有战争,才能解决这些矛盾。”

  听到这里,高欢才恍然大悟。不错,不论什么战争,说到底都是利益诉求。轩辕皇朝负担不起重担,要么掠取到足够的资源,要么,就是要消耗掉足够的人口。也只有战争,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元阳道尊正色道:“各大宗派和朝廷联系密切牵连太深,轩辕弘和原天衣却都想着完全统合各大宗派,这种心思极其危险,不得不防。”

  高欢凛然应是。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