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鳞领命而去。

  看着儿子雄赳赳的背影,不知为什么,夜冥却总觉的有些不放心。想了下,又派出一队十二名侍卫,跟着夜鳞而去。

  后面那个人类,不知用什么手段杀了夜真。夜冥是谨慎老道,为了防止有是意外,派出一队经验丰富的侍卫接应夜鳞。就算对手是个七阶的天阶强者,这么多高手也足以应付。

  夜冥转又把心思放在眼前的难关的上。根据夜星族的流传千年的记载,地灵洞上有一个人族的大宗派。其中强者众多。夜星族纵然全族皆兵,也未必能战胜对方。何况,对方还有强大的法阵。

  一路驱赶众多妖兽,用它们做前锋,怎么也能消耗几分力量。若是能一举冲破对方的法阵,那就更好了。只要冲出法阵,天高地阔,还不是任它们纵横。

  此时的夜冥,也还是没把身后的高欢放在眼里。满脑子想的都是夜星族的大计。

  和夜冥不同,夜鳞却是怒气满胸。夜真对于夜冥来说之是个高手,对于夜鳞来说却是女伴、是心肝宝贝。

  夜真就这么死了,夜鳞心中都有些难以相信。它这么急着要找高欢,也是想知道答案。

  夜鳞一身金甲,脚下根本不着地,人就化作一道金色光影流动。有着奇异无比的流畅和迅疾。

  转眼间,夜鳞已经下了三层地洞。高欢感觉到夜鳞强大的气息,不想正面和夜鳞对抗,也是一路向后退开。

  一直退到之前战场,夜鳞金色身影猛然一顿。夜真残破的尸体,就那么随意的扔在地上。夜真美丽的面容上,被雄厚拳力震的七孔流血,面容狰狞,看上去非常恐怖。

  夜鳞抱着夜真的半截残躯,心中的愤怒一下攀升到极致。夜鳞低声道:“不论你是谁,我一定要把你寸寸撕裂,屠灭你所有的亲人、朋友,让你们血成河,头骨堆积成山,神魂永远在血色地狱中哀嚎。”

  在远方窥伺的高欢,听不懂夜鳞的话语,只是能感觉到那如哀歌般的声音中,充满了无穷怨恨和愤怒。

  强烈的情绪,无视文化的差异,清晰的传递给高欢。高欢微微眯着眼睛,对此到并不害怕。妖魔和人类,本就不是朋友。这群妖魔穿过空间缝隙,气势汹汹而来,也绝不是交朋友来的。

  大家是你死我活的关系,怨恨多一些,少一些,都无关紧要。

  在夜鳞是咒誓中,湛蓝如火光焰飞扬,夜真的残躯渐渐化作点点流光。其他几个魔族的残躯也在湛蓝光焰下化作流光。

  刚才的血腥战场,被湛蓝光焰笼罩着,竟然多了几分神圣华美。六个魔族分解成的点点流光并不消散,而是汇聚在一起,而后,化作一道白光电闪而出。

  高欢远远的看着,看到白光电闪而来,急忙出掌抵挡,白光如同虚幻一般,直接贯穿高欢手掌,落在高欢的身上。高欢知道绝不是好事,白虎法相猛然浮现,坚凝无匹的神魂之力,顿时震碎那道白光。

  就在这时,远方的夜鳞一声低啸,金色光影一闪,如同幻影穿过数重石壁的阻隔,直接出现在高欢面前。

  高欢气息一直收敛无痕,又有地煞之气掩护,行踪飘忽变化,夜鳞只能跟在高欢身后,被高欢引着乱走。可就是刚才的突变,却让夜鳞看破高欢的一切掩护,直接杀到高欢身前。

  夜鳞就像一道真正的光,等高欢看到时,光已经到了身前。高欢根本看不清夜鳞的动作,只是明澈的神魂告诉高欢,危险在心口。高欢只来得及双臂交叉,护住自己心口。

  “轰……”高欢就这么被凶猛无匹力量震飞,人如同炮弹般,猛贯在身后的石壁上。

  经过地煞之气淬炼千万年的石壁比百炼精钢还要坚硬,可高欢就硬生生在上面撞出一个浅浅的人形痕迹。纵然身体在瞬间做出千百次震颤起伏,试图化解夜鳞的拳力,却作用不大……

  要不是有血色长衣、龙鳞软甲和百炼的身躯,这一拳浑身的筋骨都会被震碎了。高欢只觉浑身发软,眼前发黑,整个人只能勉强维持站立姿态,手脚都在颤抖几乎要失去控制,面对数丈外的夜鳞,竟然做不出任何的防御动作。

  这个时候,夜鳞身后的石壁才轰然炸裂崩飞,散发出无数尘烟。夜鳞居然是强行贯穿数道石壁,笔直冲到高欢面前,一拳把他轰飞。

  高欢看到这里,心中更惊。这里明明限制天阶力量,他才会这样吊在夜星族身后。可夜鳞刚才一击,那数道石壁加起来已经要有城墙那么厚了,夜鳞这一击简直是太恐怖了!

  高欢见过很多天阶,他师父元阳道尊还是当世七大宗师之一。也见过是法相以法身飞行万里的神妙。可真和天阶强者动手,这还是第一次。

  高欢这才知道,天阶强者纵然限制住力量,也不是他可比。那种瞬间爆发力量的巅峰,可以反复多次爆发。在这种环境下,那就是不可抵御的优势。

  夜鳞并没有急着再动手,反而冷幽幽的道:“你不是很会跑么,怎么不跑了!你不是很会杀么,怎么不杀我啊!”

  高欢原本听不懂魔族的语言,不过夜鳞这番话却是用六感通灵法说的,高欢反倒是听个明白。高欢并没有生气,一直提着的心反而轻松一点。夜鳞这么废话,一是因为太过恨他,更重要的原因却是夜鳞也需要回气。

  刚才那一击,真是有不可思议之威。要是夜鳞可以随意施展,那高欢就必死无疑。哪怕是有凤凰天翔剑,也绝抵不住那种恐怖威势。可夜鳞明显是施展某种秘法,不可能经常保持那种状态,甚至在短时间内不可能再施展出那一招来。

  为此,高欢在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高欢的微笑,让夜鳞更为愤怒。金色光影闪动,千百个金色光影瞬间围着高欢闪耀生灭。宛如梦幻的光影,却是速度达到某种极致后在眼眸中留下的错觉高欢没有闭上眼睛,虽然光影的变换会欺骗眼睛。可眼睛作为人身上最为敏锐的观察器官,和其他五感是紧密相连的。闭上眼睛,甚至会影响人的平衡。所谓闭上眼睛,听觉会更敏锐,也许可能。可在这里,听觉屁用都没有。等你听到什么了,早被夜鳞轰杀了!

  所以,高欢只是微微眯起眼睛,尽量用明澈神魂去感应元气的细微变化。高欢的身体,对于气劲的变化也是极为敏感。按照高欢的判断,夜鳞无法施展天阶力量,出拳再快,也不可能达到这种层次。

  唯一的可能,这是一种特殊的武功,或者是武功和法术结合的一种变化。

  依照最纯粹的本能,高欢施展龟蛇八式,左手阴、右拳阳,以阴阳刚柔变化尽可能抵御最致命的拳头。

  “砰砰砰……”高欢感觉自己就像是个沙袋一般,照面间就被打中三十七拳。不过,他也挡住了最致命的七拳。

  每一拳的拳力都能穿透高欢的一切防护,在高欢体内爆开。每一拳都带来无比的剧痛。高欢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捅了数十刀,那种灼热却冰冷的感觉,似乎把他切成数十段。痛苦的味道,从没有如此的鲜明。

  高欢还能勉强控制着自己表情,可身体连中数十拳,就算是身体再坚韧,肋骨也被打断十多根。胸腹位置的肉也被震烂成一块块,血,正在不受控制的迅速流淌出来。

  金光一定,夜鳞在高欢身前数丈处再次显出身形。夜鳞有些意外的看着高欢,这个人中了他数十记天魔流星拳,居然还能站着,这种强韧身体,比之某些身体强大的魔族毫不逊色。不过,高欢所以还能站着,也是他身体刚柔变化如意,每一拳都被他身体化解大半力量,身上的衣物又不是凡物,这才能身体完好的站着。

  夜鳞冷笑,“很好,你要是挺不住被我打轻易打死,反而没趣。我到要看看你能挨多少拳!”话音未落,金色光影再次流转。

  “砰砰砰……”狂风骤雨的快拳却没有声息,只有落在高欢身上,才发出沉闷的声响。

  高欢苦苦忍耐,就是以龟蛇阴阳变化牢牢守住自身是致命要害,灵蛇的快捷轻灵和玄龟的沉稳坚固,阴阳变化组成一个稳固防御圈。

  只是夜鳞的拳太快,又重。高欢的招式一变,夜鳞的拳就穿透空隙轰在高欢身上。等高欢去挡时,又露出另一处空隙。如此循环,一招间高欢就又被打中数十拳。

  好在夜鳞的拳一发即收,没有一拳真正发上力。高欢才能再次挺过这一招。经过这次交手,高欢可以确定,金色流光肯定是夜鳞身上盔甲的问题,才会迷惑人的六感。不过,夜鳞的拳是快到极致。就算没有金色盔甲,他也不可能全都挡住。

  在这样下去来两个回合,高欢知道自己肯定坚持不住,一定会被打垮。到时候别说杀敌,就是生死都不由自己做主了!

  “对手太强了,要找机会脱身!”高欢心生退意。遇到不可力敌的对手,还要继续死撑,可不是他的风格。

  “嗡……”寂静的空间中,突然响起一声剑鸣。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