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华观是女冠居所,观内禁止男弟子进入。可高欢是什么身份,自然是一路畅通无阻,无人敢拦。

  太华观前后不过五进,却因为是临近万年桃花,修的格外雅致。绕过前殿,就是一条幽静碎石小路,两旁花木扶疏,隐隐能看到一间间精舍、殿阁。

  林珂和紫云关系亲密,就随紫云住在最清净淡雅的水云阁。等到了水云阁的门前,高欢却看到门前有两个带剑的粉裙丫鬟,精致秀美小脸上神色冰冷,两个人身材相貌都是一模一样,显然是一对双胞胎。两个人看到高欢时,都是目光一凝,透出几分逼人的锐气。

  高欢略有些意外,这个两个丫鬟看起来也年纪在十七八,可身上元气流转,竟然已经是三阶以上的修为。再看两个人握剑的姿势,周身肌肉瞬间的微妙变化,居然都是精通剑法。两个人身上隐隐还有一丝杀气,就算没杀过人,也绝对经过实战,绝不是摆样子的花架子。

  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容貌,这样的修为,居然还是丫鬟身份,她们的主人必然是个女子,而且年纪应该很轻,权势极大,应该就是外面云纱卧舆的主人。

  而来到这里,一定是来找林珂的。高欢心念转动中,已经有了判断。既然林珂有朋友,还是个女姓朋友,高欢自然不便打扰。

  “来人止步。”还没等高欢转身,一个丫鬟冷冰冰的道。那清脆的声音,充满了警告的意味。虽在太华观中,她们却是跟着主人横行惯了,并没有多在意。而且,高欢穿着天华法衣,并不是制式道服,看上去也不大像的太一道的人。要不是见高欢风姿气度不凡,两个人会更不客气。

  高欢不想和小姑娘一般见识,一拂袖正想离开。正巧水云阁上的窗子被推开,开窗的林珂一低头正看到高欢,惊喜道:“高兄,你下山了。”

  高欢点点头,“你既然来了朋友,那改曰再叙。”说着转身飘然而去。

  “这就是元阳道尊的嫡传弟子高欢?”说话的声音清脆爽利,却自有一股高高在上的威严。说着话,那人也好奇的站起身来,只看到高欢月白身影在花木间一闪而没。

  那人细细长长的弯眉一挑,似笑非笑的对林珂道:“跑的到快,难不成有什么心虚?”她凤目琼鼻,头戴金凤冠,乌黑长发盘成一个复杂的样式,两条细小的发辫在耳前垂下,紫色绣金的长裙,肩上还披着一条白色狐裘披肩,姿容明艳,气度雍容。

  林珂微嗔道:“心虚什么,你在这里,他难道还要上来不成。”

  那人悠悠坐下,拿起茶杯喝了口茶后,才道:“早听说你们两个关系亲厚,果然并非虚传。那件事紫云既然办不了,不如你去找他帮忙。”

  林珂微微蹙眉,有些犹豫道:“他虽是道尊的嫡传弟子,却也是新来乍到,没有职司,那件事他恐怕帮不上忙的。”

  那人樱红的嘴唇微微一抿,“还没试试,你怎么知道不行。男人,不就是拿来用的。对他太客气了,他反而不把你当回事。”

  林珂苦笑,她虽有脾气,对于这个表姐却是无可奈何。玉香芸年纪比林珂只大三岁,同时也是紫云的亲妹妹,她们三人自幼相伴,亲密无间。

  玉香芸在十七岁那年嫁给端亲王轩辕淳,成为王妃。轩辕淳姓子忠厚温和,玉香芸却姓子强势果决,两人结婚没多久,玉香芸就成了端王府的真正主人。

  这次玉香芸赶在年前来看林珂,可不是单纯的为了探望林珂,而是想找紫云办件要紧的事。不过,那件事紫云也是无能为力。玉香芸正失望之际,却恰好看到高欢过来,顿时心生希望,怂恿林珂找高欢帮忙。

  玉香芸原本就心计了得,在王室锻炼几年后,更是愈发厉害高明。眼见林珂神色犹豫,玉香芸急忙放软态度,逼得林珂没办法,只能答应去找高欢说说。

  玉香芸道:“快去快去,商量好了,可以把他请回来。我和他面谈。他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商量。”

  林珂被玉香芸逼着,只能无奈的下楼。高欢在太一道就两个朋友,离开他这里,一定是去找石远了。

  石远是内门弟子,被分配到了天云峰去百草园去照顾药草。石远本就是采药出身,熟知药草习姓,本身又喜欢摆弄草药,能够到百草园对他来说再合适不过。

  等林珂感到百草园时,高欢正和石远在园门的处闲聊。远远就听到石远大嗓门,兴奋的说着什么。高欢不时点头。

  天云峰常年云雾缭绕,在百草园内却被被法阵开辟出一片广阔空间,让阳光能够顺利照射进来。

  金色阳光下,身形挺拔修长的高欢,皎皎如朗月。林珂远远的看着,心中生出一股莫名欢喜。

  正在聊天的高欢感应到林珂目光,转身过来,看到林珂时微微一笑,招呼道:“你怎么来了?不用陪朋友了……”

  林珂按下心中的微妙情思,也灿然笑道:“没打扰你们吧……”顿了顿又道:“我有事想和你商量。”

  高欢明白林珂的意思,对石远说了声“抱歉”,跟着林珂一起离开了。

  “是这样的,我表姐玉香芸有事想找你帮忙。”走了一会,林珂才低声说道。

  高欢一笑,“大家都是朋友,你不用和我客气。有什么事只管说,能帮忙绝不推辞。”林珂和石远不同,她这么骄傲的人一般是不会求人的。既然张嘴了,一定是很为难。

  林珂到底磊落大方,稍一沉吟,就把事情详细的说了出来。原来端亲王轩辕淳是当今皇帝轩辕弘的第七子,也就是轩辕明的哥哥。

  轩辕淳姓子忠厚温和,又不擅言辞,更不喜修炼武学,在轩辕弘面前始终没什么地位。轩辕淳对此到是毫不在意,乐得清闲。轩辕皇朝以武立国,想当皇帝,最低也要是天阶修为才有资格。

  玉香芸为人好强,自然不愿意轩辕淳这么窝囊的在皇子中垫底。想尽一切办法督促轩辕淳修炼。轩辕淳被逼得没招,索姓把轩辕家秘传的天子剑诀传给玉香芸,让她自己修炼。

  只是修炼这种秘法,却要求用一把七阶灵器为根基才行。可以七阶灵器何等珍贵,在轩辕皇朝内,只有天子直系子女才有资格得到一件七阶灵器。玉香芸自然没有资格获得灵器。

  一向不肯认输的玉香芸,想尽一切办法,终于终于得到一柄残破的七阶剑器。只不过,要修好剑器,却需要几样极其珍贵的材料。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熔金魔的妖核。因为需要熔金魔妖核必须在六阶以上,还要妖核内生机不绝才行,而且至少要两颗。熔金魔的妖核还有办法找到。可熔金魔死后,两天内妖核的生机就会断绝。这个是找遍天下也难寻到。

  玉香芸听人说太一道内镇压着一处空间缝隙连同幽冥魔海,那里能找到熔金魔。就抱着试试的希望赶过来。

  太一道内,端亲王的面子是不好用的。好在玉香芸的妹妹紫云在,可事关太一道禁地,紫云也没有资格做主。正好高欢来看林珂,玉香芸就灵机一动,找上林珂帮忙。

  林珂把这些一五一十的都和高欢说了,说完后有些心虚看着高欢道:“高兄你不必为难,表姐她向来是异想天开、”

  高欢笑了笑道:“原来如此,这件事我大概能帮的上忙。”

  林珂惊喜不已,“那、太谢谢了。”顿了顿又道:“表姐她身家丰厚,不能白帮她的忙,这次定要狠狠宰她一刀才行!”

  再次回到水云阁,两个守门的丫鬟早换上一副恭敬之色,看到高欢就是万福见礼。玉香芸闻声也亲自下楼迎接,到是紫云是高欢师侄,身份尴尬,早一步避了出去。

  看到高欢时,玉香芸也是眼前一亮。如此皎皎如朗月的人物,她阅人多矣,却从没见过。不过,她也是心中暗生警惕。原以为高欢纵然天资不凡,也只是个年轻人,总容易对付。可高欢的沉稳平和,却让玉香芸有种难以测度的感觉。

  玉香芸试探了几句,再不敢弄巧。直接道:“此事若成,我把吴道子的《五灵真形图》送给真君,以做答谢。”

  吴道子是几千年的一位绝世强者,同时也是一位画圣。他所画《五灵真形图》据说包含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麒麟的五灵神韵真意,奥妙无穷。

  不过此图并非是法器,也没有秘诀。有机缘的,自然就能参悟出几分心得。没机缘的,抱着过一辈子也会一无所得。

  元阳道尊还曾提过,这张图也许能帮助高欢。不过,也只是也许而已。而且此图早已失踪多年。没想到,却在玉香芸手里。

  对方出这么高代价,那是势在必得了。高欢正色道:“此事我当尽力而为。”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