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法相,严格来说也是分不同层次的。

  初期的层次,就是武者神魂坚凝,又感悟所修武功的武道真意,神魂、身体、元气达到奇异的协调层次,最后神魂通过神念重组元气,也就成了外放的武道法相。

  一般来说,天阶以下的武道高手,只能凝成这种法相。有其形而无其神,只能汇聚元气,外放神意,提升武者对于大范围元气的掌控。

  第二个层次,武者神魂坚凝而圆融,对于武道的理解已经尽得精髓,法相和武者的身体神魂融合为一体,法相本身已经具有法则之力,不需要依附武者就能读力存在。

  这种层次的法相能去伪存真,实而不虚,称之为武道真相。天阶强者的法相,至少都是这个层次。

  第三个层次,武者神魂坚凝、圆融而灵动,已经尽得武功的神髓。法相由心而发,存与神,凝与骨,融与血。法相本身就是法则之力显化,变化通神。武者本身和法相,已经没有彼此之分。武者和法相之间,甚至可以彼此转化。譬如武者肉身丧失,坚凝、圆融、灵动的神魂也能以法相的状态单独存在。

  到了这种层次,法相神而明之,无有不通,无有不明,变化之妙,存乎一神。称之为武道神相。

  哪怕是天阶强者,能达到神相的层次也极其罕见。就算是九阶大宗师,也就是神相这个层次。更上一层,据说还有武道天相。

  一相成而合天地至道,相如天地,谓之为天相。据说,天相是超脱之道,可以摆脱生死局限,踏破虚空飞升而去。

  武道天相,是当世没有人能达到的层次,也只是传说中几个绝代无双的强者,才有天相。而这些强者,最后无一例外的都飞升而去。

  高欢身上的朱雀法相力量微弱,在三位天阶强者眼中自然不算什么。可高欢的朱雀双翼却炽烈如阳,翩然振动间那精纯无比的纯阳之力让人动容,而高欢身披双翼,自有煌煌神光随身,已经有了至阳之精朱雀啸万古、耀苍穹的神韵和灵动,这种神异之处,纵然力量微弱,却和武道法相、真相有着迥然不同的味道。

  流云老道初时太过震撼,还不敢确定,直到孟浩然也如此说,流云老道才醒悟,高欢身上的朱雀天翼必然是武道神相。

  应该说,高欢由于力量层次太低,他身上朱雀神相还为微弱,以至于看上去和武道法相并没有多少区别。要不是高欢在万剑大阵中以神意对战天机剑意,就算是天阶强者也难以看出高欢的法相有何不同。

  可在万剑大阵中,剑气虽然收敛不放,可强横无匹的剑意已经压制法阵内的所有元气,在法阵之内,高欢武道法相本应该被压低到极限。可高欢的朱雀法相一出,其赫赫威仪已经无视强横无匹的剑意,强行开辟出读力的元气领域,这才显露出神相之妙。

  认出了高欢的朱雀神相,流云老道简直是痛不欲生。尽管之前已经觉得高欢是绝世天才了,可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还是低估了高欢的强悍。

  已经领悟神相,步入天阶是水到渠成的事。天阶之后,只要稳步前进,九阶圆满大宗师,不说是必然的,却至少有两三分的可能。

  两三分的可能成为九阶圆满大宗师,说起来好像很低。可绝大多所谓天才身上连万分之一机会都没有。就算高欢成不了九阶圆满,步入九阶却没什么可怀疑的。

  居然把一个未来的绝世大宗师丢了,而且,是眼睁睁的丢了。要不是流云老道是天阶强者,心脏强韧无比,这个时候已经是被活生生气死了!

  “早知道、早知道我就直接抢回去……”流云老道发泄了一番后,松开昊天真君,喃喃自语着。

  流云老道一生逍遥江湖,对富贵权势江山美人弃之如粪土,心中唯一记挂的就是要把宗门道统传承下去,可这样一个让宗门大兴的机会,就在手里溜走,这让流云老道真是受到极大的打击,若不是还有强者的尊严,老泪几乎要纵横而出。

  昊天真君见老友如此失态,只能安慰道:“天下间英才辈出,高欢虽有潜力,但也只是潜力而已。我看他所修金刚五相轮已经深入骨髓神魂,天阶之前,断没可能修习其他武功。除非拜入飞龙寺,否则也是麻烦的很……”

  流云老道气冲冲道:“麻烦、你把他给我,我怎么也让他突破天阶!”越说越生气,流云老道一挥袖,身化青虹冲天而去。

  昊天真君一脸无奈,只是这事关系宗门大计,再好的朋友也不能相让。

  孟浩然本就没想着能收高欢为徒,刚才只是和流云老道开玩笑。眼见流云老道气跑了,孟浩然到笑起来,“没事,老家伙就是这酸脾气。我们能交朋友,不就是因为他姓子直爽。我看他出去转一会,就要忍不住回来再看看,有万一的可能他也不会放弃。”

  昊天真君点头,才想说话,却见水镜上战斗已经突然生变,登时再没心情说话。

  高欢的朱雀神相诚然强大神妙,可天机剑却机变如神,继承这天机剑神的无双剑意,白衣剑客在炽烈如火的剑光中,御剑游走,剑光飘渺若虚,任凭高欢朱雀天翼刀横劈纵斩,也伤不到白衣剑客分毫。

  不知不觉间,已经对战许久。对于白衣剑客,高欢简直是要佩服的五体投地。任何招式变化,哪怕是朱雀天翼刀这样尽得神髓的强横武功,在招式变化上也不可能完美无瑕。

  只要劲力变化上有任何一丝不圆满之处,白衣剑客就能以剑破之。高欢也走的是精巧变化,可在白衣剑客剑下,他就像是个才学武的孩子,纵然每一招都似模似样,可真正动手时,就没有白衣剑客的圆融老辣。

  若在平时,高欢到有兴趣和白衣剑客大战一场,磨炼自己武功。可在万剑大阵中,高欢绝不敢如此托大。久战之下,周围的剑气压迫越来越强,朱雀法相控制的元气领域,正在逐渐萎缩。

  这样下去别说降服白衣剑客,能否安然脱身都难说。高欢想到这里,再不迟疑,猛然把朱雀天翼催发到极致。

  炽烈火焰双翼募然一展,方圆十余丈内的元气为纯阳之力推动,化作无数烈焰燃烧起来。至烈的火光如海,形成一个近乎绝对的领域。

  白衣剑客修为和高欢相若,却远不及高欢的法相神妙。朱雀法相强行爆发,排斥任何的元气变化。白衣剑客剑光绕体一转,利用剑锋的轻微震荡,组成完美剑圈,把至阳元气完全抵御在外。

  高欢不禁佩服白衣剑客的应变手段,可他应变再巧妙,也是被困在当场。高欢双翼再振,人化作一道赤光激射到白衣剑客身前。

  双掌如刀,交叉斜斩。朱雀天翼刀,刀势虽简单,却覆盖方圆数丈,不论白衣剑客如何应变,他也逃不出这两刀多覆盖的范围。

  嗤嗤,冷电般剑光再闪,自高欢双掌交叉的空隙疾刺中高欢咽喉,一连三剑都刺在同一点上。鲜血还来不及激射,剑锋已经贯穿高欢咽喉。

  此剑应机而发,在高欢刀势最盛前的千分之一刹那空隙间,贯穿高欢咽喉。虽然只是神魂投影,可剑气却真实无比的伤害到高欢神魂。

  直接作用在神魂的剧痛,却比身体上的痛苦更厉害十倍。高欢强忍剧痛,不退反进,迎着剑锋悍然而进,剑锋在高欢颈后直露出一尺多长的雪亮剑锋。

  肌肉筋骨同时发力,神鬼莫测的剑锋就这么被锁住刹那。高欢掌刀再变,在这个空隙间硬生生夹住剑锋。

  白衣剑客到底不是人,缺少灵智,剑锋被锁后,手腕一抖,剑锋就如灵蛇般扭曲转动,任凭高欢掌力如山,也夹不住如此灵动的剑锋。

  可是,高欢费尽心机才制造出的一丝空隙,怎能错过机会。咻咻咻咻,一连九腿踢出,极速的出腿幻化出一片腿影。就在这个空隙,白衣剑客连中九腿。

  小腿、膝盖、小腹、手腕、手肘、颈部,都被凌厉如鞭的腿抽的光芒涣散,眼看正个人都已经逐渐透明,要化作剑意回归本源。

  可剑意中的骄傲和执着,却让白衣剑客不肯就此消失,拔出的剑锋再动,正想出招时,高欢背上的火焰双翼电闪间交叉挥斩。

  白衣剑客呆滞了下,身躯缓缓破裂成四块,随后,化作一抹流光消失无踪。火焰双翼一击得手,双翼飞扬,顿时打破剑意形成的护罩。

  破风雨,斩风雷,凌九天的朱雀神意随之扩散开来。

  高欢手中长剑发出一声悲鸣,接着手上一轻,沉如山岳的长剑就已经被他拔了出来。

  剑长三尺七寸,宽不过两指,银色剑锋明耀如镜,形制古朴,剑柄上刻着两个字:天机。高欢神力无穷,总觉的剑虽锐却失之雄厚,并不喜欢,也不擅长用剑。

  不过手握此剑,却有种心意相连的感觉。刚才一战侥幸之极,要不是天机剑演化的剑意没有智慧,高欢早被斩成不知多少块。

  手握天机剑,高欢豪情大发。朱雀双翼振动,忍不住仰首长啸。

  不知何处传来一声清鸣,其音铮铮,其音靡靡,其音清清,其音绵绵,一声清鸣中,却有百音缤纷齐响,繁而不乱,千回百转,音有尽而意无穷。

  高欢微微愕然,这个声音隐隐间似乎在和高欢的长啸和鸣,却不知什么来路。

  正在此时,异变突生。

  (新的一周开始了,求订阅、月票、推荐、点击,求各种支持~似乎有点贪心了,那个,就请有钱捧个钱场,有人的捧个人场~~~鞠躬感谢~对了,还感谢大家一直来的支持,月票、打赏,我都记着嗯,就是俺不大喜欢表达这种~嗯,有点羞涩~~~谢谢大家~)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