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桃树下,缤纷桃花如海,香气如雾。

  桃花之下,明艳绝伦的林珂,焕发的容光似乎把百万桃花都压了下去。刹那间,百万桃花都成了映衬,映衬那绝世无双的容光。

  轩辕明其实一直对男装的林珂并不太喜欢,只是觉得林珂的身份、地位、容貌、才华都十分合适,和他足够般配,而她父亲林正浩又有足够的力量能帮助他,这才选了林珂。

  林珂却一直对他很抗拒,轩辕明身边美女无数,予取予求,哪里会在意林珂。这次也是因为听说林珂要拜入太一道,要是成为女冠,那他就再不可能娶到林珂,这才追了上来。

  听到林珂和别的男人有来往时,轩辕明心中也是大怒。林珂不管是不是他的人,都不容外人染指。若不是城府深沉,轩辕明真想连林珂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也一起杀了。

  轩辕明费了些周折,终于搭上玉阳子这条线。在他心中,林珂已经是不洁的。这么费力折腾,只是为了让林珂好看。

  可直到这一刻,轩辕明才发现林珂的美丽就如一柄绝世神剑,瞬间破开他重重防御,直插入他内心最深处。”这个女人,他必须要完全拥有。”这个念头,在轩辕明心中不可抑制的扩散开来。

  林珂服下灵花,灵力上涌,让她容光焕发,强大的灵力,也让正好看到这一幕的轩辕明看到,这让轩辕明在心中留下无比深刻的烙印。这是谁都料想不到的变化。

  和轩辕明不同,其他人并没有在这个微妙瞬间看到林珂。在那之后,再看林珂,只觉容光逼人,却并没有轩辕明那种特殊的感受。

  轩辕明身后的几个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高欢扶在林珂手臂的手上。

  赵季良当即怒喝道:“鼠辈放肆,还不放开手。”

  高欢看都没看赵季良一眼,对浑身发软的林珂道:”灵气上涌,药力四散,要尽运功吐纳元气。”

  林珂勉强点点头,却又有些担心的道:

  “他们、”

  高欢道:“没事,我会处理好的。你只管运功就行了。”

  林珂又道:“那不是耽搁你了?”

  高欢道:“我心里有数,你不用管了。”

  林珂还想再说,可体内的灵气已经喷涌而出,再不控制,灵气就要散逸开来。无奈之下,林珂只能缓缓坐下,闭目运功。

  赵季良被高欢无视,已经是怒不可遏。刚才要不是轩辕明以目光示意他,他都要冲上去动手了。

  高欢看到林珂气息逐渐稳定下来,这才放开手。缓步走到轩辕明等人身前,对赵季良淡然道:“你刚才叫囔什么?”

  赵季良脸色一变,厉声道:“你这个贱民,.居然敢如此无礼。本官飞龙军统领赵季良,你还不下跪问安。’

  高欢哂笑道:”没听说过。飞龙军统领是什么东西?”

  “大胆,竟然敢目无朝廷命官,该死!”

  赵季良大怒,脚下一动人已经抢到高欢身前,立掌如刀向高欢横斩而来。赵季良修炼的是家传绝学天罗功。这一掌正是他最得意的武技天罗手。

  夭罗手可拳可掌可指,变化无穷。赵季良天赋极佳,三十多年来的苦修,加上灵药、名师,已经是五阶下品的高手。他自幼就一心苦修天罗手中的天罗掌刀,一掌下去可断重甲,比真正的宝刀还要锋锐凶猛。

  赵季良的手掌边缘青森一片,元气催动下,那掌刀带出尖利的破空锐啸,直斩高欢颈部。掌刀还没落下,那森然刀气已经直逼高欢,.方圆数丈内的元气也凶猛鼓荡。

  横断天山。此招立意高远,刚猛凌厉中又变化无尽。尽显赵季良深厚的武功造诣。而赵季良作为飞龙军统领,也没少参加战斗,手下也不知杀过多少妖兽和人,实战经验丰富无比,一身的杀气更是凝炼有如实质。那种凶煞和武功,已经融合在一起,更增添十二分的气势。

  纵然武功比赵季良高,在赵季良凶猛气势下,也要心中慌乱,十分的力量连五分都用不出来。

  玉阳子没料到赵季良出手如此狠毒,生怕他杀了高欢,急忙道:“别杀人。”一边准备紧急时刻出手救下高欢一命。高欢小命他在意,可高欢却不能死在这里,更不能死在他面前。

  轩辕明、王通等人都带着表情轻松,准备欣赏高欢的凄惨下场。赵季良杀人是不会,但打残高欢却是一定的。

  一想到高欢要在他脚下如丧家犬般哀嚎哭叫,轩辕明就是一阵开心。瞄了眼不远处打坐的林珂,心道:“就让你看看,你选的朋友是如何的卑贱可怜!”

  在所有人看来,高欢的下场都已经注定。

  毕竟,高欢再如何厉害也不可能在这个年纪就进入五阶。而且,赵季良战斗经验之丰富,杀气之盛,就算是同阶中也是强横无比的高手。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迎着赵季良这凶横的一刀,高欢不但没退,反而也立掌如刀,斩向赵季良的掌刀。

  “找死!”这几乎是在场所有人的共同想法。

  双掌无声交接后,赵季良手掌却像是一根蒿草般轻易被折断。赵季良还来不及感觉痛,只觉高欢的掌刀雄浑无匹,那刀气如山压落,轻易碾碎他的掌力,指骨、掌骨、腕骨当即被震的粉碎,赵季良眼看着高欢掌刀长驱直入,可浑身元气溃散,手脚如棉,竟然是用不出一丝力量。

  那感觉就像眼看这一座山倒塌,却只能站在原地无法逃跑。赵季良心中本能的生出无比恐惧,隐隐间已经看到了那死亡阴影。这个时候,却是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只是在巨大的恐怖下,赵季良瞳孑L被扩张到了极限。扩大的瞳孔中,高欢那直劈的掌刀攸地一翻,正按在他的肩膀上。

  接着,赵季良在扛不住肩膀上的万钧压力,双膝一软,猛的跪在地上。巨大力量下,膝盖下的石头顿时成粉。可那如山力量顺势再下,碾碎赵季良身上的天罗劲,强横如钢的筋肉、骨骼在那力量下都威了软豆腐。

  ·不管赵季良本身的意志如何,他都不得不弯下腰,以头抢地,用一种五体投地的姿势,深深陷入山岩之中。

  突来的转变,让轩辕明等人脸上的笑容顿时都凝固住。这时,玉阳子的“别杀人”的三个字才说完。

  玉阳子也是愕然,“怎么会?”赵季良这般武功,就是他出手,也不能在一招之内就击败。更不可能打的赵季良五体投地,屈辱无比的跪在那,就是脸都被按进了土里。

  高欢送开手,对玉阳子道:“道长放心,我不会杀人的。”

  玉阳子气的都快要疯了,指着高欢道:

  “你怎么能随意动手?”

  高欢道:“道长,随意动手的可是他。”

  高欢说着指了指几乎埋进土里的赵季良。

  玉阳子怒道:“我要取消你拜师的资格。.,’

  高欢晃晃左手里的一朵桃花,悠然道:

  “我拿到桃花,已经成为内门弟子。这个资格可是你取消不了的。“听林珂说过详细的规则后,高欢知道拿到桃花后就会自动成为内门弟子。只有审核不过关,才能开除。玉阳子想要用一句话就赶走他,那是不可能的。

  玉阳子强压怒气,道:“你就是威为真传弟子,也要归我管。你会后悔的!”

  高欢奇怪的道:“大家既然是同门。道长为何如此愤恨,刚才可是外人先动手要杀我!”

  玉阳子气结,他这样身份自然不肯再辩下去,拂尘一甩,不再说话,一副你等着瞧的样子。

  王通这时站出来道:”高欢,你在袭击朝廷命官,你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罪么!”顿了顿又趾高气昂的道:“我身旁的这位是八皇子明贤王,你还不过来参拜。”

  高欢淡然道:“我是出家人,只敬天地、礼神圣、拜大道。就是见了皇燕京不跪拜。”

  王通脸都要气青了,“大胆、放肆、你说这种话,是要被抄家灭族的。”

  高欢微微笑,“无知。”“这话是太一道创立祖师太一道君所言。太一道建立万年,一直也都是如此传承。你想抄谁的家?灭谁的族?”

  王通脸都气黑了,他不知道刚才那番话是太一道祖师所说,出了个大丑。也不好意思再说话。可要动手却又有几分胆怯,毕竟,他武功还不如赵季良,对上高欢,可是没有一点把握。

  轩辕明不屑和高欢说什么,冷冷的看了眼王通。王通冷汗顿时就下来了,无奈之下,只能怒呼L-声,“狂徒,看我教训你……王通不敢再动拳脚,拔出腰间青虹剑,御剑向高欢直刺。王通限于年龄,只有四阶上品的修为。不过手中的青虹剑,却是五阶剑器。

  手握强大剑器,王通也多了几分勇气。

  青虹剑出鞘时,还能看出是一柄青如天的宝剑。可在王通元气催动下,青虹剑就化作一道剑虹,向高欢激射而去。

  长虹贯曰。剑器上附加的阵法。在王通的疾风剑诀的催动下,剑器的阵法转化元气,化作贯曰剑虹,连王通的身躯都隐藏在其中。

  高欢从容静立不动,直到剑虹临前,才以剑指轻刺。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