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时分,天极峰自身的阴影,把北坡都笼罩其中。

  高欢和林珂并肩而行,悠闲的就像是在踏青春游。到不是高欢故做从容,只是林珂走的慢,显然是有话要说。

  天剑峰并不太远,太一道却给出三天的期限。决定胜负的,绝不是这一会的短暂时间。林珂都不急,高欢自然更能沉住气。

  并肩走了一会,沉默的林珂才悠悠道:“我拦住石远,也是为了他好。”

  高欢微笑道:“我明白。不过,石远也有自己的选择。留下或是前进,并没有对错之分。只是在于选择。我们是好意,却不能代替石远做出选择。”

  林珂若有所思,又沉默了一会,才幽幽道:“你说的对。纵然是好意,也没有人愿意接受强迫。”

  高欢道:“不过,这次我却不能帮石远了。我出手帮忙的话,只怕适得其反。”

  林珂点头道:“也是。不过,轩辕明骄傲无比,石远根本不会被他看在眼里,更不屑去对付他。只是,他心胸狭窄,肯定不会放过你。”

  高欢微微摇头,“这和心胸狭窄没关系。天底下没有哪个男子能容得自己喜欢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林珂星眸一转,不经意的问道:“你也这样么?”

  高欢笑了笑,“自然。我都说了,男人都不会容忍这种事的。”

  林珂微嗔道:“可我和轩辕明没关系。只是他一厢情愿。只因为他喜欢我,他就可以随意对付我朋友?这是什么道理?”

  高欢哑然失笑道:“这没道理啊。我只是说能理解这种心情。”

  林珂认真的道:“那他因此对付你,你生气么?”

  “这种事还用说。别说是皇子,就是皇帝老子作对也要干掉。”不过,这些话却不必讲。高欢有些好笑,林珂看起来聪明绝伦,却到底是个女孩。问的这些事,却是过于纠结。高欢转而道:“攀登六山,这其中都有什么难关?”

  林珂和高欢留在最后走,就是为了说这事。听高欢发问,林珂脸色一正道:“天玄峰是太阴灵光阵,天元峰是太阳金光阵。这两门法阵主要艹控太阴、太阳两种元气变化。对于三阶的修者来说,是非常严苛的考验。

  不过,也有取巧之处。白天天玄峰,太阴灵光威力就会降到最低。晚上登天元峰,太阳金光威力会降到最低。实际上,这两门法阵并不是用来伤人的,而是用来纯化元气、调整气息。若是经常在其中修炼,可以大幅提高对元气的感应和掌控力。

  天元峰顶有一株万年桃树,其荫如伞盖,覆盖方圆十余里。每年春天时,桃花绽放,香气如云。待到花谢之际,落英如雨。蔚为奇观。

  此树是万古灵种,每年开花时都能开出一朵灵花,服后可以容颜不老。只是桃花摘下后必须立即服用,才有效果。而且,每人每年只能服用一朵桃花,吃两朵桃花,反而会中一种奇毒。

  万年桃树每年会开出数十万朵桃花,灵花却没有任何特殊之处。据说元阳道尊也无法分辨出灵花真身,所以,想要找到灵花,全凭机缘。”

  林珂到底是女人,说起能让容颜不老的灵花是眉飞色舞,按捺不住的兴奋。

  高欢不是女人,对于永葆容颜不老的灵花兴趣不大。实际上,这等奇花至少也要是七阶以上,才能以特殊灵力滋养身躯,保持容颜不变。这等灵物,都是可遇不可求的。高欢有无极星神珠在手,可以任意转化身体形态,这种灵花对他没什么吸引力。

  林珂见高欢神色淡然,显然对灵花不感兴趣。才又道:“天玄、天元两峰,难不住我们。真正困难的天鸣峰的十方幻杀阵,天云峰的万古八荒大阵,天剑峰的万剑阵。

  天鸣峰上,有很多中空有眼的石头,风一掠过,孔穴就会响起各种声音,其中有些声音如笛如萧,非常的悦耳。真正的石哨,则要在峰顶才有,如拇指大小,发出呜呜啸声。

  十方幻杀阵,就是因地制宜,把法阵和各种声音融合成一体,是天下间第一等的音杀法阵。石哨本身也是一件妙物,一旦吹响,百里内其他的石哨也会随之共鸣。一向是太一道联系同门的法物。也是太一道弟子的身份证明之一。

  天云峰的万古八荒大阵,主阵眼是山顶的那颗云柳。万古八荒大阵,方位颠倒,时间错乱。也极为极为强大的幻阵。

  云柳枝,能清心静神,镇压外魔、心魔。也是一桩法物。若能得到云柳枝,就能自然能抵抗法阵变化,不受万古八荒阵的困扰。

  天剑峰上,从半山的甬道进入剑冢,那里万年间已经埋藏了百万长剑。众多剑意汇聚,剑气纵横,无坚不摧。

  剑冢中不乏绝世宝剑。依照我们的修为,至多能在外围寻到一柄合适的长剑。在剑冢中不能恃强拔剑,只能寻找气息相通的长剑。要过此关,不但要修为够高,还有一定的运气成分。所以,阵法的威力决定了我们能够停留多长的时间。有玉阳子捣乱,我们只能在剑冢里面停留极短的时间。能否取得长剑,真的需要运气。”

  林珂把后面六重法阵情况说的非常清楚。有了这些信息,若是没有人捣乱,林珂几乎肯定能成为真传弟子。可八王爷轩辕明的出现,却断绝了林珂成为真传弟子的可能。

  “我是没什么机会成为真传弟子了,这里有份简要的地图,标注着各处紧要部位,以那你的修为,一定可以成为真传弟子的。”林珂自知没什么希望破关,也不想连累高欢,索姓把地图也送给高欢,只是说起这个,神态不免有几分惆怅。

  地图上标注的很简略,却标注了七峰法阵上的一些紧要之处。此图虽然简陋,却是标注着太一道法阵的秘密,绝对是万金不换。

  高欢看了一遍后把图还给了林珂。林珂有些意外道:“你不是这么迂腐吧?”

  高欢好笑的道:“哪有,都记住了。自然不用再拿着。”

  林珂瞪大星眸,羡慕的道:“只看一遍就记住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过目不忘吧!”

  “这不算什么特殊能力。只要武道修为足够,神魂坚凝却空明,很容易做到。”高欢道。

  林珂奇怪的道:“为什么我从没有看到别人能这样?”

  高欢耐心解释道:“我所修武功出自佛宗,最重心神圆满,才能有这般力量。其他的武者,也许要到天阶才能达到这种层次。”

  闲聊了几句后,高欢正色道:“我们先去天元峰取了桃花。到那里再分开不迟。”

  林珂神色一振,第一次露出笑容。雪白的贝齿在幽暗的树荫中,闪耀夺目。“好啊。我们先去看看那传说的桃花,看有没有机会摘到那朵灵花。”

  在太一圣皇偏殿中,玉阳子陪着八王爷轩辕明等人闲聊着,在他们对面,有十余面巨大水镜,分别显示着不同地方的景象。

  玉阳子手中拿着一块巴掌大古铜镜道:“有贫道这块水月幻镜,七峰情况可以尽收眼底。不论林珂、高欢有什么能耐,都过不了贫道这一关。”

  为了显示自己的能力,玉阳子边说边运转水月幻镜,光影变幻间,最后锁定了并肩而行的高欢和林珂。

  因为林珂释放的法术缘故,水月幻镜中听不到两个人在说什么。恰好,这是林珂嫣然而笑。绝美无匹的容颜散发出的容光,让人窒息。

  玉阳子呆了下,然后就觉十分尴尬。本想讨好轩辕明,现在却是近乎当面打脸。

  好在轩辕明的城府极深,英俊的脸上都是矜持礼貌的笑容,甚至连眼神都没有明显的变化。这也让气氛没有那么尴尬。

  王通沉着脸道:“这个高欢,真是不知死活。”转又和轩辕明告罪道:“也是我的疏忽,没有把林小姐真正身份告诉他。他才会如此不知死活!”

  赵季良也阴声道:“待会不如找机会结果了他,也省的看着心烦。”

  玉阳子脸色微变,急忙道:“赵将军,此事万万不可。”用法阵为难高欢那是玉阳子的权限,可要用手段杀高欢,那就是两回事了。

  天极九峰之内,居然让参选的弟子被人杀了,这简直是给太一道挑衅。就算是当今皇帝,他也绝不能这样做。玉阳子心中暗自腹诽: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在元阳道尊面前惹是生非,以为你也是绝世大宗师么。别说是一个区区赵季良,就算是轩辕明,在元阳道尊面前又算的上什么!

  轩辕明本就是试探玉阳子,见他真的是勃然色变,也知道此事绝不可行。这才微微笑道:“道长,季良不过是玩笑话。你不要当真。”

  玉阳子这才面色稍缓,“在宗门内,这种玩笑还是少开。让别人听到,很容易生出误会。”

  赵季良心里虽然不以为然,嘴上也是连忙道歉。

  轩辕明沉吟了下道:“早听说天元桃花艳绝天下,不知能否登山一观?”

  玉阳子为了缓解刚才的尴尬,道:“天元峰上桃花盛开,中有灵花,有缘者可得。王爷既然想赏花,正可一试机缘。”

  (六一上架,那个、求保底月票,请大家支持新书~~~~)

  ;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