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峰,天极第八峰。峰顶太虚观一向是太一道昊天真君修真之所。

  太一道有三君、七子。三君分别是昊天真君、太阴真君、万剑真君,三位真君都是元阳道尊的师侄,也是太一道三位殿主。

  元阳道尊虽然是太一道的掌门,却已经有二百多年没有没有管理过太一道的事务。太一道上下所有事,都由三位真君共同处理。

  七子则比三君还要低一辈,其中,也有三君的嫡传弟子,真正的具体事务,也都是七子来处理,只有发生大事时,三位真君才会出面。

  九年一次的收录弟子仪式,只需要七子之一的玉阳子主持就足矣。

  此时,在太虚观中,昊天真君正在宴请客人。能让闭关许久的昊天真君亲自热情接待的,当然都不是一般人物。

  石桌石椅,清茶三杯,太虚观的火龙树下,昊天真君一脸微笑的招待着两位客人。在他们这个层次,外物已经不重要。虽然只是清茶一杯,可昊天真君亲自沏出来的茶水,却是皇帝老子也喝不到的。

  “几十年没见了,就用这破玩意来招待我们,昊子你太寒酸了!”流云老道挥了会袖子,不满的道。他有些破旧的杏黄道衣已经被磨的飞边,虽然是鹤发童颜,那口沫飞扬的神采却极像江湖骗子。

  坐在主位的昊天真君穿着大红道袍,身材瘦削,面容古拙,一双浓眉倒吊着,纵然是在微笑,也是一脸的苦相。

  “你来的不巧,再过三年火龙果才会成熟。”昊天真君语调缓慢而认真的解释道。

  流云嘻嘻笑道:“火龙果这么快又要成熟了,到时候还要送我一筐才行。”

  昊天真君一板一眼的道:“我只能分到三个。上次你一下拿走七个,这次火龙果成熟、却没有我的份了。一筐更是没有的。”

  流云身旁的中年人一笑道:“道兄真是好修养,还这么耐心解释,要是这老贼拿了我东西,哪里有什么好话讲,一剑劈过去就是了!”

  说话的中年人头戴逍遥巾,青色儒杉,腰悬古色斑斓的宝剑,面白如玉,眸清目正,坐在那笔直端正,眉宇间自然有股浩然正气。正是岳麓书院的浩然剑孟浩然。

  昊天真君、流云、孟浩然三人是一百多年的老朋友,说起话来自然毫无顾忌。只是昊天真君素来是古板,纵然是和朋友在一起,也是不开玩笑。

  说起这件事,流云老道只是贼兮兮的笑,他久历江湖,脸皮最厚,到没有半分的不好意思。

  三个老朋友许久没见,聚在一起自然是叙旧。不过没说几句话话,流云的话题一转道:“这次我来,却是看到一个天赋极佳的年轻人。想和昊子讨个人情。”说着,流云长长叹气道:“我寿元将尽,还没有找到传人,这次昊子你一定要帮我才行。”

  昊天真君微微摇头道:“收录弟子是宗门的大事,更有万年传下来的规矩。我也不好干涉。”

  流云不屑道:“你们太一道百年来已经快烂到根子了,收徒只看权势背景,只要有钱有权,什么人都敢收。你还说什么万年传下的规矩!”

  昊天真君也不反驳,只是淡然道:“不管如何,我们并没有违背万年来流传下的规矩。”

  流云还待再说,孟浩然已经大笑起来,指着流云道:“你个老家伙看似精明,却是小聪明。太一道现在行的才是真正大道。”

  流云不服气的道:“任由弟子以权谋私,录取那些有背景的人,却把有才能的人拒之门外,长此以往,太一道已经腐化堕落,道统由谁继承?”

  孟浩然摇头道:“这就是你不懂了。世事变化,现在的世界早都变了。你只看到太一道收了很多高官显宦家的弟子,却没看到两百年来,太一道的信徒已经增长十倍,力压其他三大道宗,成为当之无愧的第一道宗。”

  流云反驳道:“要没道尊在,他们哪来的第一道宗地位!”

  孟浩然怜悯的看了眼流云,“说你不懂你还不服气。道尊再强,也不能改变天下人的信仰。太一道降低门槛收录弟子,慢慢的就已经把力量渗入官商阶层。那些弟子固然借了太一道的势,可这些弟子又何尝不是反过来推动了太一道的发展。两百年间,太一道的大势已成。至于道统,只要有那么三五个天才来继承就足矣。”

  流云张口结舌,半天才讷讷道:“太一道传承万年,那是上古大宗派,和这个有什么关系!”

  孟浩然只是微笑,却是看都再看流云,似乎这些话根本不值一辩。

  流云其实也知道自己是在强词夺理。太一道是万年大宗派,自古以来就有众多信徒。可真要说兴旺发达,却也是这几百年间的事。也就是元阳道尊成为绝世大宗师以后,太一道才在不知不觉间成为当世第一大道宗。

  这个问题再说下去就要涉及到元阳道尊。在人家地盘议论元阳道尊,孟浩然和流云虽和昊天真君是好友,却也不会如此放肆。

  孟浩然不在多说这个问题,话题一转道:“这次我来,也是受了老朋友林正浩所托,想要拜托道兄照顾一下林珂。”

  昊天真君苦笑了下,“元阳师叔早交代过,七子他们可以随意收徒,我们三个,却绝不可以。按照宗门规矩,想要成为我们三人的弟子,必须冲上天罡峰,在天罡石上留名。这也是万年来留下的规矩。”

  孟浩然摇摇头,对于太一道这个万年的规矩很是不以为然。昊天真君这个人姓子古板,再好的朋友,也不能让他违背宗门规矩。

  流云老道道:“你们宗门的规矩还真是万年不变!照这样说,若是有人能闯过九重天门,还能拜入道尊门下呢!”说到这里,流云哈哈大笑。在他看来,这种规矩完全是虚设,万年来,还从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穿过九重天门,一进门就成为掌门的嫡传弟子。

  昊天真君正色道:“当然。若是有人能过九重天门,道尊一定会收他为嫡传弟子。这一点,就是道尊自己都难以改变。”

  流云老道嘿嘿笑道:“我要是闯过九重天门,岂不是也能做个道尊的嫡传弟子!”

  昊天真君道:“哪有这种事。必须要在二十五岁以下,没有真正拜过师的人,才有这样的资格。”

  孟浩然叹道:“天阶强者也未必能过九重天门。这世间,又哪来的二十五岁天阶。”

  昊天真君又道:“天阶强者未必能过九重天门,可是,不入天阶,未必不能过九重天门。”

  流云大笑,孟浩然失笑,两个人虽然没走过九重天门,却都知道里面的一些情况。昊天真君到没说假话,可天阶以下的人要过九重天门,那只是理论上的可能。两个强者绝不相信,世间会有这等人物。

  昊天真君道:“你们既然来了,就留在这里观礼好了。流云道兄要的人若是没成为真传弟子,我可以做主把他转到你门下。林珂么、要是能成为内门弟子,可以转到太华观去给太阴做道童。”

  两位老友都豁出脸求他,昊天真君虽然不能违背宗门规矩,也要尽力帮忙。

  流云和孟浩然也知道昊天真君尽了力,都笑着答应下来。

  在天极峰上,等玉阳子宣布出发后,众人就争先恐后的沿着山路飞奔而下。玉阳子最后的话已经很明白了,真正的考验是从天元峰开始的。何况,其中颇有人知道其中环节。这个时候,能够抢先一步也都是好的。

  天极峰山阴面的山路虽然狭小弯曲,却也是青石铺好的台阶,就算是普通人也能顺利的下山。对于众多青年才俊来说,这些更算不上什么。

  林珂和高欢并肩缓步而行,落在最后。

  ;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