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武道进展过快,身心神意难以协调,还需要实战才能尽快提高。半个月后,黑龙山脉深处一株千年的九叶菩提要开花结果了,宗门会派遣一些真传弟子进山采取,你可以跟着进山历练。”

  检查过高欢的功课后,法相淡然的吩咐道。

  九叶菩提,是上古异种,据说是百年生一叶,千年才能开花结果。不论是枝叶,还是花、果,都有无穷妙用。

  其中的菩提花,能让人永葆青春。菩提果,能打开人宿世慧根,让人灵智大开。菩提九叶,可以祛除心魔,是防止走火入魔的无上珍品。

  如此珍贵的九叶菩提,哪怕是天阶强者也要心动。不过,九叶菩提是七阶上品的异种,天生就有灵姓,最是排斥天阶强者的气息。

  所以,要得九叶菩提,不在修为高低,更多还是看机缘。天阶强者反而不宜出手。

  九叶菩提虽然神效非凡,可就算能到手也要大部分上交给宗门。其中,还有诸多凶险。这让高欢对九叶菩提兴趣不大,却知道法相说的就是命令,绝不是再和他商量。恭谨的躬身应是。

  法相看了眼高欢,对于高欢的沉静很是欣赏。十年来,法相一直在默默关注高欢。高欢能在逆境中成长起来,让法相极为的惊喜。

  在他几个弟子中,虽然各有天资,却只有高欢身上有这种沉稳冷静。同时,高欢的城府极深,处事极为果决,平时却能谦和守礼,有着让人相信的诚恳。

  太一道有元阳道君坐镇,出不得一点岔子。法相所谋极大,自然是要谨慎到极点。现在的高欢,却让法相看到成功的希望。

  也许,这会是一个长达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过程,这其中也会有着众多难以预料的变故。但法相寿元悠长,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成功。

  高欢被法相看的毛骨悚然,心想他不是看出什么不对来了吧。不管心里如何想法,高欢却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包括神念,不露出任何的破绽。

  如果法相看出无极星神珠来,那他就是害怕也没用。看不出来,害怕的情绪反而会让他暴露出问题。

  从目光到心跳再到神念波动,高欢居然能保持着一个合理的变化。

  “五空、”

  “弟子在。”

  “飞雪和你的关系很好吧?”

  高欢不知法相为什么突然提起飞雪,心中波涛澎湃,脸上还是能保持平静无波,恭声道:“是,弟子和飞雪自幼熟识,关系是很好的。”这件事是瞒不过人的,更瞒不过法相,高欢很干脆的直言承认。

  法相没在高欢脸上看到任何惊慌失措,心中忍不住更为赞赏。闻惊不变,真有泰山崩前而色不变的沉着。

  最可贵的是高欢能立即做出判断,直言承认,这表明高欢在刹那间做出准确的判断,知道该用什么样姿态来面对这件事。

  沉默了一会,法相才道:“飞雪在术法一道上天资绝伦,很有希望在百年内进入是天阶,就是你也有所不及。”

  高欢不知道法相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只是顺着话道:“弟子一定努力。”

  法相不理会高欢,微微仰头望着天空出了会神,才淡然道:“你可知道如何晋级天阶?”

  轻轻一句话,让高欢的心陡然就热了起来。这可是高欢最想知道的秘密啊!

  以前高欢只是一个入室弟子,每天挣扎求存,对于高阶武道并没有什么认识,只是觉得天阶强大,才会那么的向往。

  待到现在,高欢已经认识到天阶的强大和神妙,可不是他想的那么容易。哪怕是有了绝世神器无极星神珠,高欢还是只能望着天阶兴叹,现在还没有任何突破天阶的头绪。

  法相居然肯说天阶之谜,这真是让高欢喜出望外。哪怕是法相别有心思,但能一闻天阶之秘,高欢也愿意把这个香饵吃掉。

  “为什么称作天阶,因为那一步就像是登天之阶。每个人都能看到头顶的天空,却没有一个人能真正触摸到那至高的天。武者、修者,驾驭元气,感悟天地法则,可以比凡夫俗子强大千百倍,但他们依然无法超越头顶的天空。

  万古以来,有无数强者,他们集合智慧,慢慢找到那登天之法。但对于一般人来说,纵然有法门,天阶也是可望不可即。

  越到后世,武功道法因为传承不绝,变得越发精妙。晋级天阶的道路也越来越多,但成为天阶强者的人却越来越少。同为天阶强者,其修为却较之万年前的强者也有天壤之别。

  千年前的六道天阶强者会战后,天地元气动乱直到百年后才缓缓平复。自那次惊天动地的大战之后,东土神州再没出现过任何一个真正的天阶强者。

  根据宗门的记载,其他诸如罗刹、夜叉等西方大陆的强国,也再没有出现过任何真正的天阶强者。”

  高欢迟疑了下,还是忍不住问道:“师尊不正是天阶强者?”

  法相微微摇头,“当世的天阶强者,都是走了捷径的,和千年前的真正天阶强者不可同曰而语。”

  又沉默了下,法相才徐徐道:“当世天阶强者,进入天阶时,俱都要以七阶以上灵器为根本,寄托神魂、法相,才能通过天阶之关。这等以法器寄托神魂、法相虽然可以跨过那至关重要的天人关卡,却到底是借助外器之力,较之真正的天阶强者有着巨大的差距。

  只是当世武道衰微,千年来再没出现过真正的天阶强者,所以,借助外物之力的天阶,反倒是成了正宗。”

  高欢恍然,宗门如此多的天阶强者,原来都借助了外器之力才有现在的成就。不过,这等至关重要的秘密,法相为什么要和他说。还有他之前提起飞雪,又是何意。

  只听法相又道:“飞雪所修的是魔心连环,就是《赤血红莲诀》奠基法诀。赤血红莲诀,此法也是宗门无上秘典的红莲焚世典中的秘法,直指大道。只是有个一个关隘,修炼赤血红莲达到六阶时,就需要相应的法器来护持神魂。

  可惜,宗门的红莲法剑却在数百年前落入是太一道手中。要知道,赤血红莲诀是宗门至高秘法,没有相应灵器护持神魂,飞雪一定过不了是红莲业火那一关的。”

  听到此处,高欢才豁然明白,法相绕来绕去居然就是为了说这个。太一道中,居然有关系到飞雪未来命运的至关重要法器。这个筹码,不可谓不大。

  法相居然能洞悉人心,利用他和飞雪的深厚感情,逼迫的高欢不得不做出选择。

  高欢沉吟了半晌,不得不苦笑俯首低头道:“弟子愿去太一道,还请师尊成全。”去太一道是有些危险,可为了自己,为了飞雪,高欢也没什么选择。

  法相淡然道:“此去太一道也是极为凶险,你还是要考虑清楚才好。”

  高欢只能再次恳请道:“弟子不畏艰险,愿为师尊分忧。”

  “好吧。你既然执意要去,为师就成全你。太一道要在明年的三月初三大开山门招收弟子,还有一段时间,为师也要做些安排。”法相又道:“你不必担心,我只是想得到太一道的一门《未来星宿万劫经》。此法据说是《星河神经》中的一门残法,却是太一道不传之秘。只有你身份足够高,才能得到这门秘法。我不会让你冒险的。”

  顿了顿法相又道:“这次入山收取九叶菩提,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你不妨去碰碰运气……”

  法相说完眼眸微合,示意谈话就到此结束。高欢心领神会,恭谨告辞而出。

  出了院子,高欢才轻呼口气。不知不觉间,他的背后已经满是冷汗。虽然这一半到也是装出来的,但高欢对法相真是有了几分畏惧。尤其是听到《星河神经》的名字时,高欢差点就激动起来。好在天生的冷静,后天久经淬炼的神经,接受住了这次考验,没有任何的反常的情绪波动,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堂堂一个天阶强者,居然肯关注他这么一个小人物。这等心机,高欢一想就是不寒而栗。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天阶强者的能力也是有其极限,法相也不知道他是继承五空是身躯,更不知道他得了无极星神珠。

  五空那时候年龄偏小,练功不慎走火入魔,神魂破碎而死,高欢这才得以在五空身上转生。五空还没有来得及展现什么潜力,所有法相根本就没有关注过。

  至于无极星神珠的变化,一个是在黑龙山脉深处。另一个是在红莲圣池之中。法相也都是鞭长不及。

  法相费尽苦心,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高欢进入太一道,还要是高欢自愿进入。

  话说回来,法相也能强逼着高欢去太一道做内应,但高欢此去太一道,远隔万里。最重要的是,太一道中还有大宗师坐镇。

  法相就是在高欢身上做什么手脚,反而会暴露高欢的身份。法相所谋甚大,必须要让高欢进入太一道高层才有机会。为此,法相不惜费尽心机,用各种手段让高欢自愿前往。

  关于飞雪修炼的问题,高欢觉得法相是故意危言耸听。飞雪既然有成为天阶的希望,宗门一定会大力支持。没有火莲法剑,应该也会有别的办法代替。

  但高欢没有冒险的资格,为了自己,为了飞雪,去太一道也并非不能接受。按照法相所说,《未来星宿万劫经》是《星河神经》的一门残法。

  《星河神经》却是用来星河神君所著。里面一定要驾驭无极星神珠之法。法相所求的,也正是高欢需要的。有了这个理由,高欢更要去太一道了。

  他远在太一道,如何执行法相的命令,这其中的活动余地就太大了。他还有无极星神珠这件神器,假以时曰,得到《未来星宿万劫经》,突破天阶,也就无需再理会法相。

  高欢心中盘算着对策,整夜未眠。

  接下来的几天,法相把朱雀轮和麒麟轮传给了高欢。但法相却告诫高欢,不要贪图进境,着急修炼朱雀和麒麟轮。只有等他完全消化了四阶上品的变化,再着手修习两轮法诀不迟。

  半个月的时间,转眼即过。

  ;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