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相究竟想做什么……”

  对着天上的半轮明月,高欢反复琢磨着这个问题。

  红莲寺内有法阵调节气候,脚下还是一个温水湖,红莲寺内是四季如春。清凉的夜晚,躺在院子里欣赏宁静明澈的夜空,也是修养身心的美事。

  在法相那待了十天,每天只服用丹药滋养气血,高欢受的伤已经好了九成。每天听法相讲课,高欢从新梳理过去所学,不论是自身修为还是对武道的理解,都有长足的进步。

  可这些进步,却无法让高欢感到开心。法相那番话,让他的前途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能晋级天阶,对绝大部分人来说,都不算是问题。可对于高欢来说,却是不能容忍的。

  高欢所以能坚持不懈百折不挠,就是因为前方有着解脱的希望。成就天阶,就能够摆脱这种受人奴役的生活,可以领着飞雪,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享受自由的人生。

  法相的那一番话,却打碎高欢的希望。未来,永远都将是这样受人驱策,生死都被别人掌控着,这样的生命,对高欢来说真是太过折磨了。

  相比与宗门其他弟子来说,他们都么有品尝过自由、安乐的滋味,自然不会像高欢这般,有着那么强烈的对自由的渴望。

  高欢自问也算是心思缜密,对人心也有一定的了解。依照法相所说的看,法相是想让高欢潜入是太一道,去学那门大曰九转金身诀。

  难道,大曰九转金身诀对法相很重要,这才想方设法的让他去学。太一道有九阶大宗师元阳道君坐镇,不论法相有什么企图,也绝不敢明目张胆去做。这般迂回曲折的办法,到也是极为合理的解释。

  想到这高欢更是为难。说起来无间道、内应似乎很有趣。但以他的天莲宗身份,一旦暴露,那就是必死无疑。

  太一道是四大道宗之一,是真正的名门正派,几千年的传承下来,强者众多,潜力无穷。哪怕是掌管中土皇权的轩辕王朝,也要对太一道礼敬有加,赐封太一道掌门为真君。

  事实上,四大道宗、五大佛宗,都是受到轩辕皇朝赐封的宗门,是得到国家支持的名门正派。

  天莲宗这样的宗门,是不被轩辕皇朝承认的邪派,所以只能憋在深山中,无法光明正大出现在世间。要不是宗门有几位天阶强者,力量雄厚,早就被轩辕皇朝剿灭了。

  个体力量达到天阶后,皇权力量再强,也要投鼠忌器。这个世界上,天阶强者才有力量摆脱众多世俗干扰,不论到那里都会受到尊重。

  名门正派的弟子虽说不会杀上门来,可要是在江湖中遇到天莲宗的弟子,绝对会行侠仗义斩妖除魔。更别说高欢要潜入太一道的宗门去内应。这事情之恶劣,被发现后不但高欢要死,就是红莲寺也要有麻烦。

  去太一道玩无间道,那是最后的选择。如果有可能,高欢还是愿意试试其他的办法。他现在勉强能外放神念,如果晋级到第四阶的通力层次,也许可以走修者的路子。

  到时候,专心淬炼神念,就是金刚五相轮止步与六阶,高欢也能进入天阶。

  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可是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惊才绝艳的强者,却没有几个是法武双修的。

  法术是淬炼神念,以神念沟通天地元气,感应天地法则,释放各种法术。

  武道却是淬炼肉身神魂,两者不断的交融,最后神魂和肉身完全融合,不分彼此。

  简单的说,法术是要神念外放,武道是要神念内敛。越到高阶,两者的分歧就越大,到了七阶的层次时,两者已经完全是背道而驰。

  高欢练武这么多年,他对于武道有着天生的敏锐感觉。高欢也不知道是五空身体的原因,还是他转生而来的特殊天赋。但他在武道上的天赋显而易见。

  在法术方面,高欢显然就没有太好的天赋了。和飞雪学过几次低阶法术,却没有练成过一个。高欢知道自己不能分心两用,就一心苦练金刚五相轮。

  结果,法相却告诉他金刚五相轮有问题。高欢真是恨不能一拳轰扁那个没有表情的妖僧。

  高欢苦思冥想,也想不到什么办法能够解决问题。要达到六阶上品境界,就算是以高欢的天才,再有宗门的支持,高欢估计最少也要二十年的时间。

  四十岁之前能够晋级武道六阶的人,都是当之无愧的天才。根据宗门的记载,一千多年来,能够在四十岁晋级武道六阶的人不超过十个。

  而这些人,最后几乎都成为了天阶武者。

  高欢估计自己能在二十年内达到武道六阶,已经是乐观的不能再乐观。但是,武道六阶还有些遥远,而法相所说的拜入太一道却就在一年之后。

  如果在一年之内没有什么好办法,高欢说不得只能冒险一试。

  心情纠结的高欢,整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高欢还在做吐纳功课,就听到有人敲门。熟悉的敲门节奏,让高欢不开门就知道来的飞雪。

  缓缓吐了口气,提前结束了功课,高欢开门把飞雪迎了进来。

  飞雪一进门就撅着嘴抱怨道:“哥哥,我都来了好几回了,你总是不在。”一身白裙的飞雪,容颜娇俏,新月般的眼眸娇媚灵动,白裙下裸露的小腿晶莹雪白,白色凤纹短靴精致华美,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青春可爱,让人见了都就忍不住想要和她亲近。

  高欢屈指在飞雪晶莹白腻的额头上弹了一下,“我在师父那里,怎么知道你要来!”

  飞雪娇嗔的瞪了眼高欢,捂着额头呼痛道:“别弹坏了我的花容月貌!人家还靠这个骗吃骗喝呢……”

  高欢嘿嘿低笑,把飞雪迎进房间。虽然不太可能有人偷听他们的对话,但为了安全起见,高欢还是用暗号警告飞雪,不要说重要的隐秘的话。

  飞雪自然心领神会,虽不知道高欢为什么这么紧张,却还是随口说起了闲话。

  “对了,哥哥在对战中把严芳杀了,可是引起了朱雀堂上下的公愤,我的师姐们各个嚷着要你好看呢!”顿了顿又补充道:“杀的好,那女人阴阳怪气的,看着就烦。”

  高欢微笑,“她要寻死,我也没办法。不过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以后尽量避免和朱雀堂的人见面就好了。”

  高欢一边闲聊,一边在桌子上写着他近来的情况。最后,还把他可能要去太一道的事告诉了飞雪。以飞雪的敏锐目光,自然不会看不清高欢写的什么。

  看到最后,飞雪小脸上全是担忧。高欢不知给她说过多少次,等修为有成,就带着她脱离宗门,去过逍遥自在的生活。

  飞雪不知道高欢为什么那么排斥宗门的生活,但高欢的理想,就是她的理想。对于高欢,飞雪永远是无条件的支持。

  现在,高欢却要去太一道。这个变化,却太出乎飞雪的意料。她年纪虽小,却也知道去太一道有多危险。

  高欢自信一笑,示意飞雪不用为他担心。高欢在腰带中拿出一个小巧玉盒道:“这里是两颗玉髓丹,给你。那两颗我留着用。”

  飞雪摇头道:“我现在专心修炼神念,玉髓丹是炼骨化髓的丹药,给我用太浪费了。哥哥你还留着自己用吧。”

  高欢不容拒绝的道:“你先拿着,我去红莲圣池洗髓炼体,玉髓丹对我也没什么大用了。”

  飞雪和高欢自然是不用客气,那么说只是为了做最合理的分配。高欢既然说不用,那就是真的不用了。飞雪收起玉髓丹,语带双关的道:“哥哥还是要谨慎,不要一味勇猛直进……”

  高欢爱怜的揉了揉飞雪的额头道:“知道了,别像个老太婆似的唠叨了。你才十五啊!”

  飞雪气哼哼的道:“我这样,还不是因为哥哥不让人省心么!”说着又苦口婆心的道:“做什么事,要动脑子,想想,你还有个妹妹要照顾呢!”

  高欢哈哈大笑……

  兄妹两个自大比后就没说过话,再次见面,又不用像入室弟子时那样偷摸鬼祟,除了一些禁忌话题外,都可以畅所欲言。

  一直到傍晚时,飞雪才离开。

  高欢在自己的住处又待了十天,等到伤势彻底痊愈后,高欢才又去拜见了法相。

  时间紧迫,宗门奖励的半年红莲圣池修行时间,高欢必须抓紧时间。而他现在正处于领悟玄武阴阳变的关键时刻。如果去红莲圣池,正能发挥最佳的效果。

  ;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