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白、纯青、土黄、深黑、赤红,五色光柱在大殿上空垂直而落,分五方而立。

  五色光芒在光柱上交错勾结,形成一个覆盖地面的半圆光罩。

  高欢站在半圆的光罩之内,表情虽然平静,心中却暗自惊奇。这里明明是祖师像前,可经过法术的转化,这片空间陡然扩大十倍,完全违背了常理。

  在飞雪身边,高欢没少见识法术。但那些低阶法术,明显都是对元气的另一种应用。虽然变化奇妙,却还在高欢的理解之内。眼前的空间变化,却超出高欢对于世界的理解。

  这个特殊空间,就是真传弟子比武较技的擂台。在对战抽签中,白虎堂很不幸抽中的第一个出场的下下签。

  高欢作为修为最低的弟子,理所应当的第一个出战。这种情况,对于高欢非常的不利。他修为是最低的,又不熟悉擂台的情况,更不知道对手都擅长什么。

  当高欢第一个出场时,下面的不少弟子都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其中,十空和四空笑的最开心。

  站在高欢对面的,是青龙堂的许俊。许俊虽不是十大真传弟子之一,在真传弟子中的名声也极为响亮。去年的较技中,更是连胜三人,给众人留下极深的印象。

  许俊人如其名,长的极其俊美清秀,手持玉箫,站在那温文尔雅,宛如处子。

  看到是青龙堂的许俊出场,外面的真传弟子们忍不住议论起来。

  “居然是许俊,这个五空惨了!”

  “许俊的鸣风断魂萧下,只怕连怎么输的都不知道。”

  “唉,白虎堂今年连前十的位置都保不住了。”

  听到众人的议论,飞雪不解向尹月问道:“这个许俊很强么?”

  尹月微微笑道:“许俊的鸣风断魂萧,萧出五音,惑人心智。还能驾驭发出无形风剑,飘忽诡异。五空修为本就和他相差一阶,路子上又恰好被许俊克制,这一战没有任何悬念。”

  飞雪弯月般的眼眸瞪得溜圆,“那么厉害,五空岂不是输定了!”

  “五空岂止是输定了,怎么输、如何输、都要看许俊的心情了。”尹月淡然道。

  众多真传弟子中,只有一空和四空知道高欢还是有几分功力,不过,他们也不觉得高欢能在许俊手下讨到便宜。

  端坐上首的五名首座,目光自然和众多真传弟子不同。

  玄武堂首座玉蝶君道:“五空领会武道真意,许俊虽然法武双修,却样样通样样松,而且站在那身心俱松,还没战斗就一副胜券在握的狂妄样子,我看他此战必败。”玉蝶君转又对青龙堂首座钟君道:“钟师兄,你看呢?”

  身材矮小的钟君脸色微沉,并不搭理玉蝶君的话。上次大比,就是因为高欢,不但中意的弟子秦恒被杀,四品中阶的北冥剑也被夺了去。更害的他输了一件七阶的灵器。

  饶是钟君身家丰厚,送出一件七阶灵器也比割掉一条腿还让他肉痛。这个时候玉蝶君故意用言语撩拨,他也只当做听不见。

  何况,玉蝶君说的也没错。许俊这般姿态迎战,一个不小心,很容易就会输。

  麒麟堂的首座任云飞笑道:“这个五空初步领悟武道真意,的确是个人才。这次如果表现的好,宗门可以大力栽培。”

  上次大比,高欢横空出世打乱任云飞的如意算盘。不过,那些都是过去事了。法相这次派高欢出场,摆明了是看重高欢。任云飞想要结好法相,对高欢自然是不吝奖励。。

  妙莹和玉蝶君虽知道任云飞的打算,却也不想得罪一向中立的法相.,玉蝶君赞同道:“不错,要是五空能表现的好,正要好好奖励,激发其他弟子的上进之心。”

  几个人说话间,五色万象空间内,高欢正和许俊客气见礼。许俊也很有风度的回礼,不过许俊那俊美清秀的脸上,却有着居高临下倨傲之色。

  “这位师弟,只管放手施为,十招之后,我才会真正出手。”许俊风度翩翩的微笑道。

  此话一出,外面的真传弟子都是一阵哗然。有称赞,有鄙夷,不一而足。

  坐在上首的钟君脸色更沉。许俊若是全力出手,胜算到有七八成。可现在这样卖乖弄巧,却是找死。当着别的首座面,钟君岂能不怒。

  高欢自是拱手称谢道:“多谢师兄手下留情,那就恕师弟我放肆了。”

  说着话,高欢已经踏步冲了过来去。高欢和许俊距离只有五丈,高欢一步跨越两丈,迈出两步后,人已经抢到许俊身前。

  高欢的速度很快,气势也如下山猛虎般,凶猛凌厉。但在许俊眼中,高欢这样的气势盛而不厉,气息猛而不均,表现的气势再强,对他来说也只是虚张声势。

  许俊笑吟吟的一挥玉箫,温润的白玉玉箫突然五音齐鸣,隐隐间若符拍节的五音,是术法和元气、声波的结合,有着直贯人脑的力量。

  高欢就觉眼前一黑,体内的气血猛然一沸,穴窍内吞吐的元气差点失控。好在眉心青龙轮和丹田白虎轮自然运转,十四处穴窍元气顿时被梳理通透,高欢也在瞬间就恢复了清醒。

  同飞雪的玄音箭相比,许俊的玉箫要霸道十倍。这其中固然是许俊修为精湛,他手中的玉箫却也同样重要。

  这根玉箫,至少是一件三阶上品的法器,才会被有这般的威力。

  看着高欢身形一滞,许俊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这个五空还真够傻的了,说让让他就相信。许俊虽然不在意高欢,却不想和他有什么纠缠。只有一招击败高欢,才能显出他的厉害。

  至于说假话,那不过是一种游戏。高欢当真,只能说明他傻。

  许俊玉箫轻挥,温润的白玉箫荡起一道流光,直刺高欢面门,待到高欢面前时,玉箫募然化作一片虚影,笼罩高欢全身。

  萧萧西风卷大旗。西风萧萧如泣是音,风卷大旗飘扬不定是形。音肃杀,形飘忽,这一式正是许俊鸣风断魂萧中的得意杀招。

  高欢不知道许俊用的招式名字,却看出许俊这一招是用元气激荡玉箫,瞬间的变化曲折,才让玉箫看起来虚影片片,难以琢磨。

  不过,高欢虽然捕捉不到玉箫的真身,但敏感无比的身体,却能感应到一股锐气直指心口。

  一羽不能加,一蝇不能落。

  高欢身躯的每一部分早已把刚柔变化浸透如骨髓,许俊的杀招虽能有迷惑耳目之力,却瞒不过高欢身体的灵敏感应。

  玉箫还没有刺到,高欢却能凭借身体的感应,预先推测出玉箫所有的后续变化。这是武者的直觉,也是高欢领悟武道真意后,神念通明空灵,对武道有了更深一步理解。

  电光石火间,高欢十指弯曲如爪,精准无比的扣在玉箫上。玉箫荡起的幻影,顿时破灭。

  许俊没料到高欢居然能识破他的变化,硬生生用双手抓住他的玉箫。许俊自觉失了面子,白皙俊秀的面孔上掠过一片潮红,猛然催发元气,发出玉箫中的无形风剑,就要破开高欢双手。

  高欢是挡不住锋锐却无形的风剑,但在风剑发出之前,高欢已经提前一步松手,十指齐弹,那玉箫不由的微微一偏,高欢趁势再进一步,扭曲的身体擦着玉箫让了过去。

  高欢躲过玉箫,却躲不过无形的风剑。

  嗤,五道无形风剑刺出带着锐啸,在高欢身上留下五道长长血痕。如雪的白衣上,五道鲜红血痕极为刺目。

  无形风剑是五行元气被符咒催动而成,极其锋锐。但仓促之间,对于高欢千锤百炼的金刚之躯来说,就缺少足够的威力。而且,高欢是身形变幻扭曲,让过身上的要害部位。剑痕看上去凄厉,却没伤及高欢根本。

  许俊也知道这只是表面伤痕,还没有伤到高欢的筋骨。对于高欢的顽强勇悍,许俊也有些惊怒。正想再变招时,后脑猛然一震,他如遭雷击,身体抽搐了下,翻着白眼昏了过去。

  胜券在握的许俊,直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

  场外的众人却看的清楚,贴在许俊身前的高欢,一记神龙摆尾,长腿以一种诡异的柔软,自许俊腋下翻转过去,一脚抽中许俊后脑。许俊这样的法武双修者,怎挡得住高欢一腿,当即就昏了过去。

  高欢还留了三分力,否则许俊脑袋都能被抽碎。

  突然的转折,让所有观战的真传弟子都是目瞪口呆,难以接受这个现实。

  推荐好友的一本书《修道学生》,用法术纵横校园,所有人都曾有过的青春梦想~点击下方链接既可~

  [bookid=2310787,bookname=《修道学生》]

  ;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