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邃的夜空中,突然响起鞭炮声。

  一道火光冲天而起,直飞到千丈的高空,猛然爆散开来,形成一朵硕大无比的火红莲花。

  这朵莲花渐渐消失时,又一点火光自其中爆发开来,再次化作一朵火莲。一朵朵火莲层叠开放,似乎永无休止。直过了将近一刻钟,天空上的火焰莲花才彻底消散干净。

  高欢站在院子中,仰头望着那天上的莲花静静出神。

  今天是除夕夜,宗门上下也都是一片喜庆。天空上绽放不休火焰莲花,也是宗门节庆曰特有的庆祝方式。

  夜空上红莲看起来璀璨华美,其实质却是宗门的无上秘传之一劫火火莲。此法由一位天阶修者施展,其威力能化金熔石,能覆盖方圆十余里。而持续一刻的时间,更是显示出宗门强者的雄厚无匹的神念。

  往年的时候,高欢只是看个热闹,根本不觉得那火焰莲花和烟花有什么区别。但在今天,在开窍吐纳元气后,高欢才隐约感应到天上火焰莲花的可怕。

  无形的元气如海,充斥在天地的每一个角落。只是元气的特殊姓,没有开窍的人是无法感应到元气的存在。

  而在火焰莲花下,所有的元气都似乎沸腾起来。无量的元气随着那火焰莲花的开放如潮波动。高欢不知道元气波动会散发多远,但可以肯定的是,强烈到如山崩海啸的元气浪潮,会辐射到很远很远。

  这样的元气浪潮中,高欢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蚂蚁,只能无助的随着波涛起伏,似乎随时都会在波动的元气浪潮中被淹没毁灭。

  那磅礴澎湃的力量下,甚至会让坚韧无比的高欢感觉到渺小无助。高欢恍然明白,这是庆祝,同样也是示威。火焰莲花,向其他强者宣布,这片空间是天莲宗的,无可动摇。

  只是一次烟花般的表演,就让高欢真正意识强者到底有多强。至少,在这之前高欢只是知道等阶的差距,却没有明确的概念。

  除夕夜的火焰莲花,让高欢对与天阶强者的力量有了一个简单明白的认识。高欢炼成青龙、白虎两轮后,有着虎豹般的凶猛善战,有着大象一般的雄浑力量。

  那么天阶强者就是超乎任何正常的生物,更像是地震、海啸、火山喷发那种级别的恐怖力量。高欢和天阶强者在力量层次上,有着本质的无可跨越的差距。

  一个正常人,都会对这种力量感到敬畏甚至是恐惧。高欢也敬畏这种无比强大力量,但这种敬畏,也更激起他前进的决心。

  有人能做到,而且不是一个人能做到。他高欢,也同样可以做到。

  高欢发了会呆后,摇首哑然失笑。那些目标距离他太远了,他现在应该做的就是一步一步的脚踏实地的前进。

  在苦练中,高欢渡过除夕夜。凌晨的时候,高欢睡了两个时辰。

  初一早上,高欢精神百倍的清醒过来。过去几天的欢喜、不快、沮丧、失落等情绪波动都沉淀下来,高欢的心情再次恢复沉静宁和。

  对着东方朝阳吐纳过后,洗漱、更衣。

  雪丝棉内衣,冰蚕丝白色长衣,云袜、芒鞋,高欢从内而外,都换成了一身新衣。从前高欢因为练习青龙翻海腿,不知踢碎多少鞋袜,也就养成了赤足芒鞋的习惯。

  今天要去祖师堂拜祭祖师,衣衫不整赤足都是失礼。不管是喜欢与否,高欢都要穿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

  因为是拜祭的关系,从初一到十五,真传弟子、长老、首座等宗门高层,都是不允许吃饭的。

  为此,宗门会发放上品凝元丹、汇元丹等丹药,也是宗门发放的一种过年礼物。

  高欢想了下,还是先去隔壁找了一空。虽然上次在一空的那惹出了事,一空也没有太尽力帮忙,但总算是对他有所偏袒,又指点他许多事情。对于点头之交来说,高欢觉得一空做的也算不错,至少,是可以交往的。

  敲门进去后,一空也正准备出门。高欢礼貌的先给一空拜了年,一空也客气的回礼。

  寒暄几句后,一空正色道:“我正想去找师弟,今天要去祖师堂拜祭,还怕你迟到呢。”

  高欢感谢道:“多谢一空师兄。”顿了下又诚恳的道:“师弟愚鲁,以后还要请师兄多多指教、关照。”

  一空暗自点头,高欢上次踢昏四空,并没有因此趾高气昂,态度依旧诚恳、谦逊、平和,这对于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来说十分难得。一空点头道:“大家是同门师兄弟,正应该互相帮助的。”

  高欢和一空边走边聊,高欢忍不住问起昨天遇到的女子。

  一空听了脸色微变道:“五阶上品,璎珞垂珠,姿若冷月,那人定是尹月了。此人是十大真传弟子之首,姓格清冷、手段狠辣,是宗门公认的天才强者。”转又安慰高欢道:“不过你和她只是小事,她修炼成痴,不会分心在这种小事上。以后避开她点就好了。”

  提起尹月,一空语气颇为敬畏,也不知道吃过尹月多少苦头。高欢聪明的没有再问,话题一转道:“十大真传弟子,都是谁啊?”

  一空解说道:“十大真传弟子,是几年表现最好真传弟子。尹月、龙雨、金不厌、唐七、马行空,寒锋、凌统、郭正东、万山,愚兄不才,排最后一位。”

  高欢疑惑道:“师兄这样的高手才排名第十,其他几名真传弟子真的那么强么?”

  一空笑了笑道:“真传弟子之间比试又不是生死相搏,大家也许只差一线。不过,前三名和我们的确有着很大差距,从第五开始,其实每个人的差距都很小。这样的排名也说不明不了什么。只是真传弟子中藏龙卧虎,所谓十大真传弟子只是最出名,却未必是最强的十个人。”

  高欢和一空说话间,已经到了法相的门口。此时门口已经站了三个人,都是光头白衣。其中一个正是四空。

  四空看到高欢过来,细长的眼眸中都是怨毒之色。不过他还是很有自制力,恨恨的看了眼高欢,就转过头,一副不屑理会高欢的样子。

  其他两个人都对一空点头示意,其中一个身材矮小粗壮的人瞥了眼高欢,冷然道:“你就是五空,居然敢暗算四空,你很有种,等拜祭结束,我要领教领教你的高明。”

  高欢虽然没见过此人,却听一空介绍过是法相门下真传弟子的情况。法相的真传弟子原本只有四位,除了一空和四空外,另两个是七空和十空。

  这个身材矮状一脸横肉的家伙,肯定就是十空了。十空和四空一向交好,同样是四阶上品的修为,修炼的是如来力士经,不止是一身蛮力,同样还精通法咒。论起战力来,比一空还要强盛几分。

  十空身旁那个身材瘦削男子出声道:“今天是祖师堂大祭,四空和五空之间的事是个人私事,今天大家要团结协作,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这个男子声音清朗,肤色白皙,相貌儒雅,正是修炼大鹏明王法的七空。也是法相弟子相貌风姿最为出众的一个。

  十空不屑的道:“这样的废物,成为真传弟子也不过是侥幸。难道还指望他上场不成,那还不如我们主动认输来的痛快!”

  高欢微笑向七空拱手问好,却对十空和四空视而不见。他虽然待人客气谦和,但十空敌意这么强,他也没必要理会。四空,更不必说了。

  真传弟子之间,并没有附属关系。只不过修为高的,自然有更多话语权。十空叫嚷的再厉害,高欢只要不理会,十空也是没什么办法能奈何高欢,至少今天他只能嘴上叫嚷。

  一空脸色微沉道:“师尊堂前,不要喧哗。”作为名义上的大师兄,还是修为最强的弟子,一空一说话,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都进来吧。”没过一会,院子中传来法相的传唤声。

  ;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