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一战,不过一句话的功夫,就分出胜负。

  战斗,对于深悉四空为人的一空来说并不意外。结果,却让是一空瞠目结舌。

  四空是四阶上品的修为,一身不动明王力霸道刚猛,在真传弟子中也是赫赫有名。高欢不过是三阶下品修为,才晋级真传弟子,论起修为和武功,按说差四空十倍不止。

  可两人才动手不过三招,占据绝对优势的四空就被高欢一脚踢昏过去。一空如果懂高欢前世的网络用语,一定会高呼:“这不科学。”

  但事实就摆在他眼前,两个人交战的每一招、每一式、每个变化,近在咫尺的一空都看的清清楚楚。

  实际上,从动手开始,四空就是一直占据明显优势。高欢的应变虽然巧妙,在四空刚猛力量碾压下已经是岌岌可危,可就是最后一腿的变化,真如神龙摆尾,曲折变幻间无迹可寻。以四空的实力修为,也无法可挡。

  一空扪心自问,要是没有准备的情况下面对高欢这一腿,十有**要中招。当然,以一空五阶的合力层次,修炼的又是龙象般若力这般强横炼体武功,就是被高欢踢上一腿,也不会像四空那般变成一条死狗。

  “师弟真是好修为。”一空呆了下,由衷的赞道。顿了下又道:“大家都是师兄弟,动手比试较量,无可厚非。却不要伤了和气。”

  一空的意思很清楚,你踢昏他可以,但绝不能动手杀人。高欢本就没想着杀人,虽然四空肯定是个麻烦,却不是现在就能解决的。高欢点头道:“我明白。”

  叹了口气,一空又道:“四空这个人姓子火爆粗鲁,但他是白虎堂马长老的侄孙,就是师尊也不好太苛求他。师弟要明白我的难处才好。”

  高欢一笑,“此事与师兄何干?我自幼在宗门长大,这种事早就习惯了。”说着,高欢还对一空拱手道:“还要多谢师兄提醒。”

  一空直接点出四空是身后另有靠山,也是对高欢很有好感,怕他不知深浅被四空报复。

  高欢有些为难的指着昏倒的四空道:“他该如何处理?”

  一空道:“大家比武切磋,被打昏很正常的。这件事你不必放在心上,只是这样的切磋,曰后总是避免不了,你要有个准备才好。”

  高欢明白一空的意思,这件事不算完。高欢到也不不怕四空。有这么个人纠缠,反而是一种动力。只要高欢修为足够,四空就是背后有人又能如何。

  真传弟子的身份极其重要,就是长老也无权处置。只要高欢保持足够的实力,维持真传弟子的身份,这些都算不上大麻烦。

  高欢此来本是有事想请教一空,却出了这样的事,也不好再多留。想了下道:“一空师兄,说我们真传弟子都配有专门练功密室,我想找一间密室修炼一段时间,不知具体该如何办理?”

  一空点头道:“这个好办。你拿着真传弟子铜牌,就可以去玄武堂申请修炼密室。真传弟子一年内可以免费使用密室三个月。超过期限、就要交钱了。”

  真传弟子的待遇果然极高。三个月的闭关,还有五行归元玉带,高欢觉得自己一定可以结成白虎轮。四空修炼的不动明王力,虽然发力如山崩海啸,却不是一门炼体的功夫。因此攻强守弱,所以才会被高欢一脚就踢昏过去。

  高欢结成白虎轮后,能贯通十四穴窍。纵然达不到四阶通力层次,以高欢的雄厚根基和对武学的敏感,却足以正面对战四空。

  一空也赞同道:“不错,师弟刚刚晋级真传弟子,正要稳固修为,避免无谓争端。不过,再有十七天就要过年,初一的早上,所有真传弟子都要进祖师堂拜祭祖师。首座们还要考核真传弟子修为。五堂的真传弟子也要彼此对战,决出名次。这次大会,关系到我们在明年将得到何等待遇。非常重要。”

  高欢微微一愣,没想到真传弟子也要进行比斗。从一空所说的看来,真传弟子不再注重个人名次,而是结成小团体互相对抗。

  仔细想想,天莲宗这样的安排很有深意。入室弟子时,安排所有人拼命竞争,大家互相敌视,为了生存疯狂修行。这是一种极为有效的手段,可以最大限度的迫出人的潜力。

  一个宗门,还是需要强大的向心力,才能保证宗门的传承发展。每个真传弟子都是宗门的宝贵财富,就不能让彼此的竞争太残酷。五堂之间比试,也有助于培养真传弟子们的团结意识。

  高欢正沉思时,一空又安慰道:“五空师弟也不用担心,你是新晋的真传弟子,不会参加比试。不过,首座们会评价所有真传弟子,如果进步明显,都会得到玉髓丹作为奖励。这件事很重要,切勿轻忽。”

  见高欢还是有些不明白,一空耐心给高欢详细解释了一番。首座们的考核之是简单评定真传弟子的等阶,如果连续三年都没有进步,会被解除真传弟子身份。如果进步快,则会得到相应奖励。

  经过首座们的考核,就可以提升等阶。

  譬如,高欢现在是三阶下品,那袖子上就只能绣一朵三瓣黑莲。如果被首座评定为三阶中品,黑莲就可以变成是赤莲,上品则是红莲。不同的等阶,也决定不同的待遇。一空袖子上绣的一朵五瓣黑莲,显示出他五阶下品的地位。

  高欢虽然没有出战的机会,但如果修为进步,不但都能提升身份等阶,还有机会得到玉髓丹。

  玉髓丹则是六阶的丹药,能够换髓养血,功效神妙。一般来说,天阶以下的武者和修者都极其需要这种丹药。

  一颗玉髓丹就价值千金,而且,是宗门秘传,有钱也买不到。对于高欢来说,玉髓丹更是重要。如果有十颗玉髓丹,一年之内高欢就能达到血如银汞的境界。

  至于较技的弟子,宗门还有个各种赏赐。诸如龙血散、凤翅刀等等,玉髓丹,还不是其中最珍贵的。

  真传弟子的奖励,比之入室弟子的大比奖励要丰厚十倍。高欢虽然不可能得到这些东西,却有机会得到玉髓丹。只是为此,就值得高欢努力了。

  出了一空的院子,高欢毫不停留的直奔玄武堂而去。这个四空醒来又是个麻烦,他身后的马长老同样麻烦。

  对高欢来说,进入玄武堂闭关是他现在最好的应对办法。不论什么计策手段,都要建立在足够的实力上。

  不想任人鱼肉,就要勇往直前。

  进了玄武堂,高欢亮出真传弟子铜牌,在执事弟子的嫉妒羡慕目光中,领了十六天的闭关时间。

  这次领路的执事弟子没有任何花样,老老实实的给了高欢一间甲等密室。这间甲等密室和高欢上次用的密室布局完全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房间号不同。灵气充裕的密室,熟悉的布局,让高欢感到很是亲切。

  高欢又交代了一些细节后,执事弟子才唯唯诺诺而去。

  高欢目送那执事弟子离去,忍不住笑了起来。妖影严芳的野蛮,让所有执事弟子都晓得真传弟子的厉害,再不敢有任何糊弄欺瞒。

  再次回来的高欢,身份和之前是有了天壤之别,享受到被严芳维护的真传弟子待遇。虽说如此,高欢依然对严芳没有任何好印象。这个女人心胸狭窄反复无常。一旦得罪她,她能记恨你一辈子。

  严芳、四空,一个个真传弟子跳出来和高欢为难,看似偶然,却是不可避免的必然。没有严芳,也会有李芳,没有四空,也会有七空。

  宗门之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需要。宗门就这么大,互相争夺摩擦,再正常不过。在高欢前进的路上,不论什么原因,对手、敌人只会越来越多。

  想要主宰自己的命运,就需要更努力修炼。不可否认的是,高欢喜欢修炼,喜欢这种掌握力量的感觉。高欢甚至是享受这种感觉。

  前世的时候,高欢玩过蹦极、滑板、街舞等,无比是力求表现自己,展现出超乎常人的能力技巧。

  但这些东西和现在的武道相比,就是最幼稚的儿戏,完全没有可比姓。一步步的掌握力量,洞悉自己身体的所有奥秘,从身体到心灵,都变得无比强大。只是这个过程,就值得高欢用尽一切力量去追寻探求。

  和前世的茫然生存不同,今生今世,高欢清楚自己在想什么,知道自己要什么,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却完成自己的理想。

  孔子老人家说: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

  历经两世生命的高欢,觉得自己勉强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知易行难。世上的道理总是知道的容易,做起来就难。这就像嘴炮容易,把嘴炮实现就是千难万难。

  高欢也在时刻告诫自己,不论要完成什么愿望,都必须脚踏实地,一步步的前进。对于他来说,成功的秘诀只有一个:努力、努力、再努力。

  ;

  

章节目录

横行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横行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