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辰星是有想过,他也许会追她倒E市来。

  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带着那个女人一起来。

  “辛辰星,门口有人找你。”室友含着一颗话梅,卡在门口嘴里不清不楚地叫她。

  她正在看书,听到有人找她也觉得奇怪,一出门,就看见那个人招摇且大张旗鼓地开着那辆阿斯顿马丁停在他们女生宿舍楼下的门口,挺拔颀长的身姿就这么轻轻地往上面一靠,整个世界都因他而黯淡了。

  萧墨渊在楼下等了大概十分钟,这时有些不耐地转眼看过去,傻姑娘正在楼梯口呆呆地看着他呢。

  “你来干什么?”辛辰星慢慢走到他面前,语气不咸不淡的,“不跟你的未婚妻忙着过二人世界,有空跑这里来了?”

  萧墨渊取下墨镜,一手端着另一手的肘腕,“兜风。”

  “兜的可真远,也不怕你未婚妻生气!”

  “不会啊。”他一笑,脑袋朝车里点了点,“她跟我一起来的。”

  “……。”星星嗓子一哽,赶紧往车里看,果然那个女人正隔着一扇窗冲她微笑呢!

  姜宛若这时推门下车,礼貌地点了个头:“听你哥哥说你不太开心,我正好也要来E市出差,就顺路跟他一起来了。”

  星星翻了个白眼,小声反驳:“谁要你关心了?”

  “辛辰星。”萧墨渊蹙眉,拉了她一把。

  辛……?姜宛若左看看右看看,不是妹妹吗?怎么不是一个姓啊?

  难道是一个跟妈妈一个跟爸爸?

  “叫什么叫!”辛辰星一下就甩开了萧墨渊的手,面向姜宛若,“我告诉你,你根本不用来看我,你应该防着我点,因为我说不定哪天就会把萧墨渊给抢走、你……”

  “别闹了!”萧墨渊似乎真的生气了,上前一步压住辛辰星乱动的身体,“有什么事我们私底下说。”

  “你放开我……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姜宛若在旁边早就呆了,这会儿,好不容易问了一句:“……不是兄妹吗?”

  星星奋力想要挣脱萧墨渊的控制,抽出空来学着萧墨渊的样子对姜宛若吼:“没听说过兄妹恋啊!”

  “……”

  “你跟我来。”萧墨渊沉下脸色,掐住辛辰星的手腕,就把她拖到旁边的角落里。

  星星不情不愿地一路扭着,旁边的视线都纷纷看过来,她不好意思,才忍下性子。

  萧墨渊把她带到一个隐蔽处,低头看她,发现她眼圈已经起了一层薄薄的红。

  “……你哭什么?”他真的有点拿她没办法了。

  明明是想过来安慰安慰她的,怎么又把她给惹哭了?

  想当年,她妈都没她这么难搞啊……

  星星微嘟着唇,泪眼朦胧地飞快扫了眼前英俊的男人一眼,抬手揉眼睛:“你是来找我的吗?”

  “不然?”他笑。

  “那你为什么带着她来!”

  “她是我女朋友,不带她带谁?”

  “女朋友……。”辛辰星默默地念了念这三个字,随后整张漂亮的小脸都严肃下来了,“萧墨渊,你以为我在开玩笑?难道、难道……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

  “星星……。”萧墨渊叹了口气。

  “我是认真的。”辛辰星打断他,“我刚刚说的都是真的!我喜欢你,萧墨渊,从两年前开始,我就……”

  “闭嘴!”萧墨渊忽然恶狠狠地骂了句,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辛辰星很少见到他这样可怕的样子,被吓到了,但还是不服输地大喊:“我喜欢你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你!”说着说着,眼泪就顺着脸颊滑下来了,落进了嘴里,涩涩的,“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还是说……你还喜欢我妈咪?”

  “……。”萧墨渊沉默地看她。

  “没关系的……。”星星苦笑了一下,“你要是还是忘不了我妈咪的话,你就把我当成她好了!反正大家都说我和她长得像、你就……”

  “你以为这是过家家?”他冷着脸。

  “……没有!你还是不相信我!”眼泪冒得更汹涌,她都快要看不清他了,“我非常清楚我在做什么,也非常清楚我要什么!我不是在闹、也不是开玩笑,我想嫁给你……”

  语气弱下来。

  星星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晶莹的泪滴夺眶而出,落在了地上。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

  到底还是她先沉不住气,迟疑着抬头,萧墨渊仍然面无表情的。她心里顿时委屈得不得了,眼泪又像洪水一样哗啦啦地泛滥。

  “上楼去吧。在你想清楚前,我不会来找你,你也不要联系我。”过了很久,她才听到头顶上方传来一声叹息,萧墨渊淡淡地说,“还有,下个月你生日我可能没时间来参加宴会了,礼物我会派人转交给你的。”

  说完,他便转身。

  都没来得及等她说上一句话,他就毫不留情地离开。

  星星呆呆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终于忍不住单手捂住脸,她不想听到自己痛苦的哭声,那种感觉,太难受了。

  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

  一个月后。

  回到Z市,作为家里唯一的公主,辛辰星的生日宴会办的极其隆重,甚至连当天的报纸都是顾总为女儿一掷千金云云,可是辛辰星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萧墨渊果然像他说的那样,三天前离开了Z市。

  她今天早上就收到了礼物,可是并未像往常一样将他给的单独放在一处,而是和众人的礼物放在一起,别说拆开,连看都没看一眼。

  宴会厅里热闹的很,辛辰星却独自一人待在阳台,见好久都没有人来寻她,她心里更加难受。

  什么生日,这些人都不过是想找个机会热闹或是趁机来讨好爹地罢了,又有多少人是真心祝福她的呢?

  这时,十二岁的顾阳阳小朋友来到阳台,一本正经地说,“辛辰星!你怎么在这里?澜儿在找你,马上就要到你吹蜡烛了。”

  “知道了。”辛辰星没好气道。

  顾阳阳小朋友翻了个白眼:“哼,好心来找你,你却这种态度,活该你没人要!”

  “小破孩你给我站住!”辛辰星气的就要打他,顾阳阳却灵活的跑进去,迎面撞到正在找女儿的辛澜。

  “怎么了?”看到儿子一脸得意,辛辰星一脸愤怒,辛澜好笑的问道。

  “妈咪,这小子皮痒了!”辛辰星咬牙切齿道。

  “好了,乖儿子,今天你姐姐生日,别惹她生气,去玩吧。”辛澜哄走了儿子,笑着拉过辛辰星的手,“过来。”

  辛辰星乖乖的跟在她身后,她知道,妈咪这个样子一定是有话和她说。

  其实她清楚,自己的那点小心思根本瞒不了最亲近的人,爹地妈咪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其实早已默许,否则他们早就阻拦了。

  “不高兴?”辛澜笑吟吟问道。

  辛辰星抱住她,嘟囔道:“妈咪,我这样做是不是真的很惊世骇俗?”

  辛澜叹了一口气,有一些无奈:“你小时候和他很玩得开,我确实没想到你对他的感情竟然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不过,虽然是意料之外,却是情理之中,事实上,妈咪很高兴,因为你很勇敢。”

  辛辰星听到这里,忍不住呜咽起来:“可是他总是当我在开玩笑。”

  “他的性格你也知道,你这么急吼吼的冲上去表白,会吓到他。妈咪只想问你一句话。”

  “嗯。”辛辰星抬起头。

  “假如他对你也有这么一点点的喜欢,但是因为别的原因不敢跟你在一起,你会不会退缩?”

  “不会!”辛辰星飞快答道,“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你们都以为我是因为一时的迷恋,可是我很清楚,从小到大,他对我的好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我只想好好爱他,让他幸福,我想陪着他,虽然他从来不曾表达,但是我知道他有时候会寂寞的,每次看到他露出那样的表情,我真的很心疼,我,我……”

  她说着,情绪颇为激动,她低着头,擦着脸上越来越多的泪水。

  “好,妈咪知道了。”辛澜揽她入怀,“妈咪会帮你,但是你不许乱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今晚要做什么?”

  辛辰星脸一红:“妈咪,我……”

  辛澜从她口袋里掏出一颗避|孕药:“那个傻小子怕是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去酒店了,假如今晚我不拦住你,你是不是真的就这么打算把自己交出去了?”

  辛辰星哼哼道:“我只是想气他……”

  “那也不能这样伤害自己,你这样,是对自己的不负责。”辛澜瞪了她一眼,“好了,乖乖去享受你的生日派对,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辛辰星乖乖的点头,走了出去。

  深夜。

  躺在*上,辛澜把这件事告诉顾非寒之后,他蹙眉,脸色很阴沉。

  “你真的打算把闺女给他?”

  想到十八岁的女儿配上已经四十出头的……老男人,他还是觉得心里上有点不太能接受,况且,这个老男人当年还肖想他的老婆,这怎么可以?!

  “你闺女意志很强大的。”辛澜摊手。

  顾非寒无奈的揽她入怀:“就跟你一样,固执的不可救药。”

  “我哪固执了?”辛澜假装生气的揪他鼻子。

  顾非寒低笑一声:“固执的爱我。”

  她脸噌的红了,在他肩上咬了一口:“不要脸!”

  他的笑容如魔咒一般蛊惑人心:“对……只要你。”

  ******

  萧墨渊看着那个坐在飘窗上的纤细身影,心里五味杂成。

  这个当年他第一眼见到还只有五岁的小女孩真的已经长大了,一举一动之间已有了成熟的味道,像是一株女萝,逐渐绽放出最迷人的姿态。

  其实从几年前,眼看着辛辰星望着他的眼神逐渐变化,他就隐约猜到了她的心思,可是这未免太过荒谬,他不敢置信,也从来不曾正视过她的感情,他总觉得这只是小女生的一时糊涂,总有一天她会后悔,她喜欢的,应该是那些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的年轻帅气的男孩子,而不是他。

  萧墨渊走进去,目光落在她打了石膏的右腿上,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只是出口的话依然不近人情:“叫你到处翻上翻下,现在好了,摔断了腿。”

  辛辰星漠然的瞟了他一眼,不说话。

  这似乎是第一次从她的眼里看到这样的眼神,萧墨渊心里一窒。

  辛辰星开口说:“告诉你一件事,昨天,我答应了盛臣集团继承人余少的追求,现在我是有男朋友的人了。”

  脑子里轰的一下,萧墨渊半天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

  也好,她终于想清楚了,也终于明白她对他的感情是多么可笑和不切实际。

  他点了点头说:“很好。”

  “你就不好奇他的人品?”

  “什么?”

  “他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虽然还不到二十岁,但玩女人的功夫可不输给任何人,早就在圈子里臭名昭著了。”辛辰星讥诮一笑。

  “辛辰星!”他低声喝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答应他?”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平时接触的都是这些人,在我看来,他们没有一个人比得上你,不,就是他们全部的人加起来也比不上你一个你!”辛辰星看向他,“你实话说,当妈咪打电话告诉你我摔伤了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当听到我说我有男朋友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不要骗我!”

  萧墨渊无奈:“星星,我以为你已经想明白了。”

  “想明白什么?”她气呼呼的拆下腿上的石膏,“我好好的!”

  “你!”萧墨渊眼角抽了抽。

  “这是妈咪的主意,她也是同意的。”辛辰星盯着他的眼睛,“我上次说我喜欢你,现在我想,我大概弄错了。”

  萧墨渊手指颤了颤,他“嗯”了一声。

  “我爱你。”她无比自然的说出这三个字。

  萧墨渊一愣,看着她倔强的脸,再一次叹气。

  他这次真的确定了,这丫头看来是认真的。

  星星从飘窗上下来,一步步走到他跟前,伸手环住他的腰间,将脸轻轻贴在那温热的胸膛前:“我爱你,所以我想和你在一起,每次你出去办事我都非常担心,因为我害怕哪一天我就见不到你了,我恨不得时时和你待在一起,我想做你名正言顺的女人,我……我想给你生孩子,我想过很多很多……”

  萧墨渊身体有些僵硬,但还是缓缓抬起手,抚上了她的肩臂:“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没有推开她!

  虽然也没有回应,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不是吗?

  辛辰星眼角眉梢都忽的染上了喜悦之色。

  “萧墨渊。”她忽然放低了声音,“我不求你立刻接受我,但是至少不要这样蛮横的推开我,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在这件事上,我比你更有资格做决定。”

  他的肩膀隐约能感受到少女胸前的温润酥软,心里狠狠一动,他想,或许他真的错了。

  这丫头,和她母亲一样固执,对待感情都是一根筋,但是,这未尝不是他的幸运。

  感受到他的动摇,辛辰星心中一喜,她往他怀里拱了拱:“我不敢想象没有你的日子,哪怕这个决定再荒唐、再不可思议,我也想为自己的爱情勇敢一次……让我试一次,哪怕就一次,好不好?”

  “……”

  “好不好?”她微微离开他,仰着脑袋。

  “……随便你。”他咬了咬牙,终于开口。

  辛辰星一下子跳起来,脸上放光,伸手就捏住他那张俊脸一阵乱揉:“萧墨渊!你同意了?”

  他被揉的疼,但也没叫,担心地去扶她:“你小心点……”

  “那亲我一口!快!不要亲脸,要嘴巴哦!”

  萧墨渊恼羞成怒的推开她:“别闹!”

  “我才不是开玩笑的,你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

  “走开!”

  “萧墨渊,你这个样子,我好想强吻你哦……”

  “你……放开……”

  ……

  (完)

  ※※※※※※※※※※※※※※番外+正文到此全部终结※※※※※※※※※※※※※※

  ※※※※※※※※※※※※※※新文广告时间※※※※※※※※※※※※※※

  《独家试爱,首席别放肆》正在热更中,求*求收藏…

  简介:

  在她之前,他以为爱情与他千里之遥。

  在她之后,他逐渐相信,爱情与他已擦肩而过。

  ◇

  在酒吧上演了一场美女与野兽的热舞后,为了躲避其他男人的围追堵截,她被迫跑进男厕所,却不想就此遇见他!

  “原来你……”他话还没说完,她就胆大包天的捂住了他的嘴!

  他黯眸,很好!第一次有女人敢让他住嘴!

  再遇,他把她直接打包带去了酒店。

  “女人,开个价,给我*。”他把她压在身下。

  不料,她却妩媚一笑:“抱歉,向来都只有男人上我的*。”话落,她猛地一翻身俯在他胸前,“不如你开个价,我买你*?”

  ◇

  他不知道,这是她有意图的接近。

  她也不知道,只因这场相遇,却近乎毁了她整个人生……

  “我恨你,尹煦尧!”她声嘶力竭。

  他的目光却幻化出温柔:“没关系……我爱你就好。”

  她只是冷笑:“那你真可怜。”

  只是,尹煦尧,其实有很多事你不知道。

  比如,你抱着我睡的每个夜晚我都安稳不已;比如,我有过试着去相信你的誓言与深情。

  ◇

  比如……我也曾真的很爱,很爱你。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旧爱新欢,总裁请放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恰逢雨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恰逢雨时并收藏旧爱新欢,总裁请放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