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龙泽的脸色瞬间布满阴霾,冷冷出声:“宫里到底流传着哪些关于晴儿的流言蜚语?母后确定它们是自个儿传到父皇耳朵里来的吗?”

  男人醇厚低沉的嗓音透着浓郁不悦,矛头明显对准着皇后娘娘,这妇人消停了几年的日子,这会儿又开始蠢蠢欲动,想必是看着他被册立太子大典的日子愈来愈近,心里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想拼尽全力做最后一搏。

  皇后娘娘杏眸深处闪过一抹异光,唇角却是缓缓勾起一抹漂亮弧度,淡淡一笑:“老四,你这火气未免也太大了,本宫只是传达了皇上的旨意罢了,你无缘无故发什么脾气?难不成外面那些传闻……是真的不成?”

  “简直是胡说八道!”南宫龙泽的脸色顿时一阵黑一阵青,只是愤然吐出的这句话,落入他人耳底也觉得他这是恼羞成怒。

  “本宫是不是胡说八道,皇上自有定论。”张皇后莞尔一笑,并不介意男人的失礼,看着南宫龙泽眼下的模样,她更是确定自己这步棋走的完全正确。

  南宫彦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沉,一直沉默不语的皇甫羽晴在看见男人的不淡定后,缓缓出声了:“母后的这番话还真是让臣妾越听越糊涂了,到底是关于臣妾的什么流言蜚语,能让母后和王爷争论得面红耳赤……”

  见皇甫羽晴一副淡然自若的镇定表情,张皇后杏眸闪过一缕不易察觉的精光,女人的淡定令她惊诧,不过她认识皇甫羽晴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儿,深知这女人的本事,不过这回就算她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皇上面前逃过这一劫。

  皇后娘娘先是察颜观色的瞥了南宫彦一眼,见男人没有出言制止的意思,于是接着唱起了主角,唇角依旧漾着浓浓笑意,凝向皇甫羽晴的方向:“都说肚里货识不破,不过……平南王妃似乎忘了,这怀胎十月的日子可是算得出来的,而且只需太医动手号个脉,就能知道你腹中的胎儿有多大……”

  言外之意就像是在警告皇甫羽晴还有最后的机会坦白,皇甫羽晴安静地凝对上妇人的眼睛,云淡风轻的淡淡一笑,轻言道:“母后这话的意思……像是在怀疑臣妾腹中孩子?”

  “这话本宫可没有说,而且……在没有证据之前,本宫也不会胡乱猜测,一切都让证据来说话。”皇后娘娘下意识的立直了身体,言语间流露出清高傲气,语速降慢了许多:“来人,带严太医进殿——”

  严太医三个字出,皇甫羽晴注意到南宫龙泽面色骤变,冷冽的鹰眸直刺刺射向殿门方向,只见严太医被侍卫左右架持着,微微颤颤的迈步进了殿门,当眸光对视上南宫龙泽犀利的视线时,身子一软,差点瘫软到地上,幸而有侍卫架持着他的身体,才不至于跌倒。

  见状,张皇后唇里逸出一声鄙夷冷笑,不疾不缓冷冷出声:“严太医,你这胆子未免也太小了点儿吧,看见平南王就把你吓成这样?”

  “皇……皇后娘娘,老臣……老臣只是突然感觉身体不适……”严太医的舌头也变得不利索起来,早知道会惹上这样的麻烦,那回说什么他也不会去慈心宫为平南王妃号脉,搅得他这段日子不得安宁,先是梅贤妃找上门来,接着又是张皇后和皇上,简直是噩梦连连。

  “就算是死,你也得先把事情原原本本说清楚再断气……”皇后娘娘突然一声冷喝,透出满满戾气,坐在她身旁的皇上南宫彦蹙紧了眉头,冷冷瞥了她一眼,妇人似才意识到自己迫切的心情有些失态,赶紧闭了嘴,不再说话。

  “严太医,把你知道的事情原原本本再说一遍给朕听……”南宫彦冷冷出声,看来严太医已经将事情的经过交待过一次,这一回显然是叫他来对质的。

  严太医一脸的惊慌,极力的垂着头,身子也微微的轻颤,“老臣该死,老臣该死!。”

  苍劲低沉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颤抖,还隐隐透着近乎崩溃的绝裂,不敢忏逆皇上的意思,却同样不敢得罪平南王,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只能实话实说。

  再一次,严太医将之前在慈心宫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皇甫羽晴安静的凝听着,唇角的浅笑始终没有褪去,而南宫龙泽的脸色则是越来越糟。

  南宫彦亦是如此,面色阴沉,不过在听严太医说话的同时,他也是暗暗地观察南宫龙泽和皇甫羽晴脸上的表情,皇甫羽晴的镇定淡然令他眸底划过一抹疑惑。

  严太医的话说完了,殿内的空气如同凝固了,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之中,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各异,眼神里闪烁着迥异光芒,南宫彦锐利的鹰眸则直勾勾的盯着皇甫羽晴淡然若水的小脸,暗哑出声:“老四,晴儿,严太医所说的话……可否属实?”

  “属实。”

  “他胡说八道。”

  夫妇二人异口迥声,皇甫羽晴落落大方承认下来,南宫龙泽却是恼怒的一口否认,话刚落音二人便对视一眼,南宫龙泽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黑,皇甫羽晴却是掩嘴笑出声来。

  女人这一笑,莫名让气氛也变得诡异起来,南宫龙泽皱了皱眉头,眸底闪过一抹疑色,这女人今天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她半点也意识不到,让父皇知道真相后会是什么结局吗?在灵月国女人不贞的下场是会被浸猪笼的,就算念在以往的情份上饶她一命,日后她也绝不可能继续坐着平南王妃的宝座。

  “父皇,臣妾有几个问题想问严太医,请父皇应允。”皇甫羽晴唇角的笑容缓缓收敛干净,面色也渐渐变得认真起来,凝望着男人的那比澄净水眸令人不忍拒绝。

  “朕准了!”南宫彦低沉苍劲的嗓音缓缓逸出,虽然已经听见她承认了严太医的话不假,可莫名却总有一种感觉,觉得这件事情似乎另有隐情。

  严太医听说皇甫羽晴有话要问自己,也微微怔了一下,眸底划过一抹惊愕,微颤恭敬的弯腰对着女人,道:“敢问平南王妃,有什么话要问老臣?”

  “严太医,本妃问你,当初你替本宫号脉的时候,除了知道本宫怀有身孕外,还有什么发现?”皇甫羽晴唇角勾勒着淡淡笑意,云淡风轻的反问道。

  “呃……王妃那段日子因为长途跋涉辛劳的缘故,身子骨很弱,气血虚。”严太医不用努力回想,也能清楚记得当时的情况。

  “那本妃再问你,若是身子弱气血虚,腹中的胎心会如何?”皇甫羽晴面不改色心不跳,紧紧逼问的同时,一步步朝着严太医的方向迈进。

  “呃……母子连心,若是母亲身体虚弱,胎心自然会弱……”严太医说到这儿时,额头渗满了豆大的汗珠,背后同样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那若是胎心很弱,大夫一般都会如何判断?”皇甫羽晴此刻已经走到了严太医的面前,莞尔一笑,轻松自如的接着问。

  面对她的坦然自在,严太医则显得要紧张得多,而一旁听清他们对话的人,眸光各异,特别是南宫龙泽,眼睛更是瞪得大大的,如墨般深邃的瞳仁里全是女人如花的笑靥。

  南宫彦和皇后娘娘脸上的表情也各有不同,从刚才这番对话他们自然也能听出几分端倪,男人下意识重重松了口气,而妇人那颗落在肚子里的心再次悬到了嗓子眼,这到底是什么状况?好端端的事儿……怎么会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翻盘!

  “严太医不要紧张,本妃现在就站在你的面前,请严太医好好的再给本妃号个脉,仔细听清楚了胎心再开口说话……”皇甫羽晴盯着严太医的清澈水眸迸射出冷冽凌厉的锋芒,虽然声音柔柔地,语气和眼神却是充斥着满满警示。

  严太医抬袖扶额,微颤的擦拭着额间渗出的冷汗,耷拉着脑袋半天发不出半个音,直至最后南宫彦威严戾气的苍劲嗓音传来:“严太医,这回你可以号仔细了,等你号完了脉,朕还会让其它太医复诊,若有差池……休怪朕罢了你的位。”

  说话的同时,一直沉默的南宫彦冷冷的瞪着严太医,苍劲冰冷的声音带着几分怒意,也让一向极为冷静的严太医听到他的戾声时,身子抖的更加的厉害,猛然的跪在了地上,双手撑在地上,支撑着自己的身子,紧张地一边擦汗一边连连应声:“是是是,老臣明白。”

  丫鬟在女人的腕上系上了红绳,严太医朝她伸来的微颤大手抖的更厉害了,皇甫羽晴清澈的水眸微微半眯,带着几分戏谑趣意轻笑出声:“本妃也不希望严太医再出现误诊的情况,这红绳就免了吧,本妃特例准你就这样号脉……”

  女人是准了,可男人还看着呢!严太医哪里敢就这样碰主子的皓腕,微颤着连连摇头:“老臣不敢,不敢……”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