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龙泽冷睨皇甫羽晴一眼,低冷道:“三哥、南宫龙夔那个孽畜,现在又多出一个上官沫,女人,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本王?”

  “臣妾自问对得起良心,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王爷的事情。”皇甫羽晴凝对上男人的眼睛,淡淡地说道。

  她的话得到的是男人闷沉冷哼,却是一言不发,什么话也没有再多说,镌刻的俊颜透着冷冽严厉,负气的端起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

  “或许……王爷对臣妾还是缺少了几分信任,终有一天一切都会水落石出,臣妾现在不想再解释什么。”皇甫羽晴摇了摇头,云淡风轻的缓缓出声。

  南宫龙泽脸上的表情微微怔愣,深凝向女人,只见她缓慢优雅的站起身来,挺着微隆的小腹,朝向对面的另一扇墙,手掌摁压上墙面上其中一颗夜明珠上,轻轻旋转,墙面也跟着动了起来,在男人惊诧的眸光下,女人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淡淡道:“王爷想走,臣妾便不留你了,请吧!这里就是出口,离开这幢宅院便是城南,王爷自然知道回去的路……”

  “那……你呢?!”南宫龙泽皱着眉头,盯着女人清冷唇角漾着的那丝丝浅笑。

  “王爷也看见了,臣妾的征信社如今生意如火如荼,还有好些事情等着臣妾来安排,不过……天黑前会赶回去陪王爷一起晚饭。”皇甫羽晴一脸轻松的耸耸肩膀,淡淡道。

  盯着女人美丽自信的小脸,还有她脸上的洋溢的幸福笑容,南宫龙泽心底莫名一阵惊悸,他不得不承认,她真的是他见过的最最迷人的女人,虽然他一直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她的依靠,她的保护伞,可是每每看见她从骨子里流露出自强独立的美丽,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被其吸引。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傍晚时分,皇甫羽晴回到平南王府,刚从马车下来便有丫鬟匆匆迎上前来:“王妃,王爷让您一回来就去书房见他。”

  女人水眸微怔,不知南宫龙泽这么急着找她,究竟所为何事,听起来应该是有事情发生。

  皇甫羽晴来不及喝口水和看看拓儿,便径自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书房门外嵇禄守候着,看见她恭敬的行了礼:“王爷正急着要见王妃……”

  “知道了,你先退下去吧。”皇甫羽晴点点头,推门而入,一眼便看见伏首埋案的熟悉身影。

  听见门口的动静,南宫龙泽抬眸云淡风轻的瞥了一眼她,低沉出声:“响午过后宫里来人了,说让本王和你今日务必进宫去见父皇。”

  皇甫羽晴一怔,见男人面色肃色凝重,忍不住反问道:“那王爷可知父皇这么急让我们进宫为所何事?”

  “本王已经在宫里请人打探过了,此事应该和母后脱不了干系,听说是她今日匆匆去御书房见过父皇,父皇才派公公来王府请我们进宫的……”南宫龙泽同样也察觉到事有蹊巧,所以提前做了一些准备,不满人说,他在皇上身边亦同样留有眼线,遇到这种事情只需稍加打探,便能知道个大概。

  闻言,皇甫羽晴秀眉微蹙,缓缓点头,若有所思的低语喃喃道:“上次母妃寿辰,我就能感觉到皇后娘娘那颗心又开始不安份起来,不知她这次到底打什么主意。”

  “这个……等到进了宫咱们就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了。”南宫龙泽皱着眉头叹了口长气,深邃幽暗的鹰眸耐人寻味。

  皇甫羽晴点点头,夫妇二人心情十分忐忑的出了府,坐上早已备好的马车进宫了。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龙阳宫今日的气氛显得格外肃静,皇甫羽晴和南宫龙泽刚在殿门外下了轿辇,正好遇见了一道意外身影,正是漫花宫的苏贵妃,她看起来像是刚刚从龙阳宫里出来。

  看见南宫龙泽和皇甫羽晴,苏贵妃似乎并不意外,漂亮的杏眸闪过一抹异芒,突然上前两步,在皇甫羽晴欠身请安之前扶住了她的胳膊,眼神不禁让女人微怔。

  皇甫羽晴感觉到苏贵妃像是有话要对自己说,不过一向警惕性极高的苏贵妃还是先缓缓瞥望向身后的那些丫鬟,淡淡道:“你们到前面去等本宫,本宫有些药理上的问题想请教一下平南王妃。”

  丫鬟们恭敬的应声先行一步,南宫龙泽和皇甫羽晴都能感觉到气氛里的异常,静静地凝望着眼前的苏贵妃,等着她先开口说话,只见苏贵妃那双漂亮的杏眸先是缓缓从皇甫羽晴微隆的腹部一扫而过,勾勒着笑意的眼神才再度回落到女人脸上。

  “听说平南王妃肚子里的孩子才刚刚三个月,不过看起来倒是有些出怀了……”

  苏贵妃的话出,皇甫羽晴眸底顿时闪过一道精光,听似无心的一句话,显然是在提醒着她什么,因为只有皇甫羽晴自己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足满四个月,可是从苏贵妃嘴里说出来却是刚足三个月,显然在时间上有出入。

  而在皇宫里,会有管事的公公专门记载皇上临*嫔妃的日子,当嫔妃有了身孕后,也会做相应的核查,这项工作当然只是为了确保嫔妃肚子里怀的确实是龙种。

  南宫龙泽闻言,鹰眸同样也微微一怔,突然明白过来,今日父皇叫他们夫妇一起入宫,显然是场鸿门宴,一定是有人将皇甫羽晴肚子里的孩子作文章,三个月前皇甫羽晴被南宫龙夔掳到西凉国的事情几乎在皇宫里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若是她腹中的孩子月份有差,那身份自然也是极其可疑的。

  “晴儿,你就不必进去了,有本王一个人应付即可。”南宫龙泽面无表情,看似漫不经心的淡淡道,就像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皇甫羽晴当然明白男人的心思,她知道他是不想让自己受到任何伤害,心底闪过瞬间的感动,只是她也明白,在这个时候她不能离开,如果离开的只会让皇上和皇后更加坚定的相信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南宫龙泽的。

  “臣妾不走。”皇甫羽晴淡淡道:“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把事情弄得水落石出。”

  男人眸光微怔,不懂她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旁的苏贵妃杏眸亦微微一怔,其实她之所以会向南宫龙泽和皇甫羽晴通风报信,一来是因为看不惯张皇后的行径,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当年张皇后费尽心思加害她的事情。二来是因为……她知道了妹妹苏舞还活着的消息,原来多年前那丫头竟然是被皇甫羽晴所救。

  所以,一向不爱多管闲事的苏贵妃这次起了侧隐之心,当从南宫彦嘴里得知皇甫羽晴的事情后,便故意一直在等她,想提前知会她一声,也好让女人有个准备,就当是回报她当年救了三妹苏舞一命吧!

  “平南王妃,本宫劝你……还是先回去吧!皇上他还特意请来了太医……”苏贵妃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认真起来,杏眸直勾勾的盯着皇甫羽晴的脸,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听闻南宫彦还特意请来了太医,皇甫羽晴清澈澄净的水眸变得更亮了,而南宫龙泽的眉心则蹙得更紧,额间黑线隐隐欲现,同样正色凝向皇甫羽晴的脸:“晴儿,你先回去,本王自然会对父皇交待清楚。”

  面对南宫龙泽和苏贵妃眸底的担忧,皇甫羽晴笑而不语,在二人惊诧的眸光注视下,率先迈步走进了龙阳宫的殿门,南宫龙泽先是一怔,紧接着一个箭步上前,不由分说一把抓住女人的胳膊,冷喝道:“女人,本王的话你听不明白么?”

  “王爷为什么就是不相信臣妾的话?我说过……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别人的。”皇甫羽晴的脸色也沉了下来,没好气的白了男人一眼,在男人微怔之余,大力一把甩开他的手,大步流星朝里走去。

  苏贵妃闻言微怔,杏眸划过一抹疑惑人,南宫龙泽依然怔愣站在原地,沉浸在女人未袅的余音里,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紧随女人背影消失的方向匆匆追去。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殿堂内,皇甫羽晴和南宫龙泽齐齐向父皇母后请了安,女人同时暗暗观察着大殿里所有人的面部表情变化,坐在龙椅上的南宫彦正一瞬不瞬的盯着皇甫羽晴的肚子,苍劲阴沉的脸颊带着些许沉重,莫名带给人一股无形压力。

  最后,还是坐在凤椅上的张皇后先开口了:“老四,最近宫里关于平南王妃的流言蜚语还真不少,都已经传到了皇上耳里,所以今日皇上特意差人唤你们入宫来,有件事情想弄个清楚……”

  听到这里,南宫龙泽和皇甫羽晴的心里早已有数,其实这件事情无非只是皇后娘娘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码,看见她唇角难以掩饰的得意笑容,看来是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得胜。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