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羽晴盯着孩子气的纷嫩小脸,莞尔一笑:“其实想让它喜欢你也不难,只要你好好照顾它,它自然就会喜欢上你。”

  闻言,南宫拓灵动的水眸扑闪扑闪,看看皇甫羽晴,再看看她怀里的小豹崽,聪明的小脑袋很快便会过意来,连连点头:“拓儿明白娘亲的意思了,只要拓儿给它好吃好玩的,它就一定能和拓儿好好相处,是吗?”

  皇甫羽晴点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侧眸凝向站在他们身后的男人:“王爷不是还有事儿要急着回宫吗?臣妾和拓儿就留在将军府用过晚饭再回平南王府好了。”

  “也好!如果本王回来的早,就来接你们母子一同回府。”面色一脸肃然的男人闻言缓缓点头,南宫龙泽确实还有急事需要回宫向父皇商议,正是关于南宫龙夔的事情,虽然三哥已经在他前一步先回宫禀明父皇,可他知道南宫彦在得知这则消息后,一定会急着召见自己。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傍晚时分,微风飘起,卷起一道青色衣袂,将军府的院中的大槐树上,零星的几片落叶从空中打着卷儿悠悠飘下,落在坐在白玉石修砌的男人肩膀上,不曾沾染上点滴尘埃。

  “伯母的病情看起来已无大碍了,反倒是你……看起来似乎很疲倦,人也瘦了,这一路回京累坏了吧?”上官沫醇厚低沉的嗓音幽幽响起,今儿南宫龙泽前脚离开,上官沫后脚便进了将军府,给皇甫将军和夫人问过安,还陪着南宫拓、皇甫玥和小豹崽玩了一会儿,这会儿消停下来,皇甫羽晴便陪他坐在庭院里茗茶。

  “我娘的病大致已经无碍了,只需再花些时日好好调理。我这段日子确实累坏了,不过我身体底子好,好好休息几日便能复原了。”皇甫羽晴唇角勾勒起淡淡浅笑,端起茶杯轻啜两口。

  只是茶刚刚入口,女人便感觉到胃里突然一阵翻滚,让她舒展的眉心顿时紧蹙成团,急急侧向一旁,柔荑掩嘴轻呕了两声,大概是许久不饮茶叶的缘故,又大概是怀孕的缘故,总之这突如其来的茶香味儿,竟让胃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

  “晴儿,你……有了身孕?”上官沫的眸光顿时一紧,深邃幽暗的鹰眸深处闪过一抹疑色,他也是懂得医理之人,女人刚才的反应会让他不由自主的怀疑她是不是怀孕了。

  “呃……你看出来了?”皇甫羽晴微微一怔,水眸划过一抹戏谑精光,盯着男人肃然镌刻的俊颜莞尔一笑,从男人突变的脸色不难看出内心变化的情绪。

  女人的回答令上官沫肃然的面色变得更加凝重,看着心爱的女人怀了别人的孩子,恐怕没有哪个男人还能够佯装出一副大度的模样表示祝贺,或许别人可以,但他做不到。

  “不过……这事儿我还没有告诉泽。”皇甫羽晴就像看不出男人脸上的失落似的,云淡风轻的淡然口吻幽幽道,她轻描淡写的这句话却也转移了上官沫的注意力,男人眸底闪过一抹惊诧异色,脱口而出——

  “为何?”上官沫不能理解女人为什么没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南宫龙泽,得知心爱的女人怀上了自己的孩子,对于一个男人而言也是件激动的喜事儿。

  面对上官沫惊诧,皇甫羽晴面色轻松,却是叹了口轻气,淡淡道:“如果我说一直都没有合适的机会,你信吗?”

  见上官沫依然不能理解的眼神,女人只好接着幽幽解释道:“其实从我和风灵女扮男装去军营之前,我就已经发现自己怀孕了,那时因为担心说出这件事情会被泽强行撵回京城,所以一直瞒着他,再后来……我又被南宫龙夔掳去了西凉国,等再见到泽时已经相隔数月之久,因为西凉皇宫里的情势也很紧张,再加上……发生了一点小插曲,所以也没有机会说出口。”

  说到这儿,皇甫羽晴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凝对上官沫那双透着复杂异色的深邃鹰眸,继续出声:“回来的路上又遭遇了刺客,所以……到现在为止,泽都还不知道这件事儿。”

  “你们遭遇了刺客?是南宫龙夔的人干的吧?”上官沫听到最后才算是弄明白了这件事情原来是这么回事儿,这女人好大的胆子,原来当初前去军营的时候就已经怀孕了,她竟然连风灵也一并瞒着,想到这里不禁让他心头一颤。

  “嗯,就是他,真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还活着,而且武功高深莫测,着实是个可怕的对手。之前在京城出现的BT凶手其实就是他,从皇宫里带走玉蝶公主的也是他……”皇甫羽晴提起那个人,眉心不由蹙得更紧了,这个南宫龙夔只要还活着一天,灵月国恐怕就不能得到安宁。

  “这些我早就猜到了……”上官沫点点头,南宫龙泽和南宫龙砚之所以会出现在西凉国,也正是结合了他这里的消息,原来他也打算暗中去一趟西凉,可京城里的事情着实脱不开身,再则南宫龙砚和南宫龙泽兄弟二人都去了,他也能够稍稍放下心来。

  “听说……征信社的生意是越来越好了?”皇甫羽晴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儿,唇角勾起一抹邪魅坏笑,意味深长的道:“如今你这腰包是越来越鼓了,屋里只缺有个女人能帮你数银票,还是早点成亲吧,上官沫!你若是再不成亲,这天底下的好女人可就要被人家挑完了……”

  女人这话可谓是一语双关,只是她的话刚说完,便遭来男人一记白眼,上官沫醇厚低沉的沙哑嗓音冷冷传来:“银票都在银庄里放着,等你有空的时候过来数数,哪还用得着娶个女人回来那么麻烦。”

  闻言,皇甫羽晴回了他一记白眼,只是还未来得及开口,远远地便听见拓儿的声音传来:“爹,你回来了?”

  顺着小娃儿的声音望去,只见花了一个下午已经和小豹崽打成了一片的南宫拓和皇甫玥,二人一兽无比欢快的正朝着南宫龙泽的方向奔去。

  “我该走了!”上官沫唇角的柔软缓缓收敛了干净,悠悠起身。

  皇甫羽晴淡淡瞥了他一眼,再睨向远处的南宫龙泽,男人的眸光亦同样正睨向他们的方向,看不清楚远处男人脸上的表情,却能够感受到那两道炙热的视线。

  “不再喝会儿茶了么?”皇甫羽晴唇角勾着浅笑,反问道。

  “不了,我从后门走。”上官沫淡淡应道,虽然没有直言,话中深意却能让人清晰感受到,他是不想和南宫龙泽打照面,面对自己的情敌,着实会影响到他的心情。

  “那好吧!我就不留你了……”皇甫羽晴缓缓起身,目送男人朝着另一方向离去,唇角的浅笑无比温柔,她当然明白上官沫对自己的深情,可这辈子她只能辜负他了,只希望男人能够早日遇到那个他命中注定的真命女子,收获属于他的那份甜美。

  望着男人的背影一瞬不瞬,直至上官沫的身影消失在远处,只闻身后传来另一道熟悉醇厚的低沉嗓音,南宫龙泽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女人身后:“他怎么会在这儿?你们约好的?”

  “碰巧罢了,他怎么可能知道我们今日回京?王爷不会是吃醋了吧?”皇甫羽晴莞尔一笑,回眸睨向男人,水眸撞进那潭诲暗幽深的古井里,不难看出男人眸光深处的警惕之色。

  “面对自己的手下败将,本王为什么要吃醋?”南宫龙泽唇角勾起一抹不屑,眸光却是忍不住朝着上官沫背影消失的方向睨去,那男人总是阴魂不散的跟着晴儿,这种感觉令他一阵莫名烦躁,虽然晴儿是他的女人,可当看见其它男人亲近她,依然会让他感到心慌意乱。

  “自大狂。”皇甫羽晴唇角勾着笑,却是忍不住冷白男人一眼,感受到男人的紧张,女人不得不承认其实心里还是有些许窃喜的。

  “那他来将军府做什么?”南宫龙泽皱着眉头反问道,总之看见他出现在将军府,他心里就很不舒服,落花无意,流水有情,就算晴儿对他没有意思,也不能保证上官沫那小子对晴儿毫无企图。

  “他是来探望我爹娘的。”皇甫羽晴淡淡幽幽的道。

  “探望你爹娘,本王的岳父岳母大人又与他何干,用得着他来探望吗?”南宫龙泽冷哼一声,显然那小子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心里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上官沫是我的朋友,他来探望我爹娘有什么不对吗?”皇甫羽晴见男人反应这么大,忍不住再度白了他一眼:“王爷还知道自己是我爹娘的女婿,你这个女婿还比不上一个普通朋友,说出来就不觉得惭愧么?”

  “呃……那个……那个本王确实做得不够周全,不过……那也是因为本王平日太忙了缘故,哪像上官沫那小子这么闲,不过,你说他……他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成亲?”南宫龙泽突然话峰一转,眸底闪过一抹光亮,脑子里突然一道灵光闪现,如果上官沫成了亲,恐怕他就没有那么多时间上将军府来转悠了吧?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