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朕已经被你们越弄越糊涂了。”司马翌仁眉心紧蹙,肃然低沉的嗓音透着威严戾气,莫名竟有一种被人耍着玩儿的感觉,这滴血认亲的事儿越发让人感觉不是那么简单,可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

  “别说皇上的血和玉蝶公主不融,就算是皇后娘娘的血,和玉蝶公主也不会融在一起,因为……这碗里的清水,分明让人做了手脚。”皇甫羽晴唇角勾着淡淡浅笑,虽然声音不大,语气却是笃定十足。

  这句话同时也让站在一旁的皇后娘娘暗暗松了口气儿,若说玉蝶公主的血单单只与皇上不融,那她这个做娘的便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现在皇甫羽晴的意思,玉蝶公主的血与双亲都不融,那只能说明这件事情另有玄机。

  “还请平南王妃明示!”太子妃柳芙蓉细柔的嗓音响起,她最关心的则是事情的真相,那双清澈幽暗的杏眸凝浮着重重疑色,因为这件事情显然是冲着司马忡来的。

  “这些看似清水,若是大家细细注意观察,会发现……其实水面漂着一层淡薄的清油,而这些清油便正是导致血滴不融的罪魁祸首,医书上有记载,清水里放清油,即便是亲生的,血液也不能相融……”

  女人这话一出,确实惊到了所有人,南宫龙夔眸底闪过一抹复杂,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好事儿再一次被皇甫羽晴给破坏了,可在这样的场合,他却又不好发作,否则只会将他的野心过早的暴露出来,而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需要耐性等待。

  “这……到底是什么人干的?把刚才端水的丫鬟带上来。”司马昱仁这会儿才细细地将那的玉瓷碗看了个清楚,若是不细看,还真不会注意到上面飘浮着一层清油,更何况就算是看到,他们也不会知道这清油的用处。

  下一秒,男人便一怒之下将面前是的瓷狠狠砸到地上摔的粉碎,脸色黑的能滴出墨汁来:“好好的清水,怎么会混了清油?”

  闻言,宫人们不禁面面相觑,公公婢女们个个噤若寒蝉,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司马昱仁冷扫视着殿内的宫人们,黑沉的面容充满严厉:“这碗清水刚到底是谁送上来的?”

  刚才端送清水上来的宫人更是紧张的浑身直啰嗦,微微颤颤的道:“这……这事儿与奴婢无关呀,会不会是打杂的丫鬟之前是没有将碗清洗干净,奴婢刚才也是一时着急,随意拿了个碗盛上清水便过来,并不知那只碗是装过清油的,更不知清油会影响到滴血认清。”

  闻言,皇甫羽晴秀眉微蹙,那丫鬟无形之中已经将责任揽尽,倒是帮了南宫龙夔一个大忙,而之前男人则是一直都没服出面,提出滴血认亲的人是司马蝶,而显然她是无心的,若是司马昱仁不深究,就不会察觉到这件事情其实另有阴谋,

  “混帐东西!差点因为你的无心之过,害得我西凉皇朝大乱……来人!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拖下去重仗五十大板。”司马昱仁皱着眉头,若不是灵月国的平南王妃今日在此,事情的后果还真是让人难以预料,说来说去都要怪这该死的奴才,没有下旨仗毙已经算是便宜了她,不过这五十大板下去,估计她那单薄的身板也奄奄一息了,就算是杀鸡儆猴,堵住其他宫人的嘴,看谁日后还敢因此事在宫里传播谣言!

  “皇上饶命啊,奴婢真的不是有意的……”宫女闻言,娇小单薄的身板颤抖的更厉害了,耷拉着脑袋落在地板上咚咚的磕着头,额头顿时磕出血来。

  两名侍卫已经奉命上前,将犯错丫鬟拖了下去,屋外响起响亮的板子声以及丫鬟杀猪般惨叫,让皇甫羽晴的心情瞬间变得更加沉重起来,目光凝向司马昱仁,清婉出声:“西凉皇,这件事情或许……”

  “平南王妃不必再说了……”司马昱仁突然打断的了女人的话,不知是故意的,还是已经被这件事情弄得心烦意乱,所以不想再提。

  皇甫羽晴水眸划过一抹复杂深邃,不好再说什么,毕竟这里是西凉国,那也是西凉皇的家务事儿,她这个来自灵月国的外姓人,若还在强行掺和进去,着实显得有些反常异样,反倒会让西凉皇揣测起她的居心。

  缓缓,女人微微福身,接着便回到了自己原本的位置,而在见到女人归位的同时,站在南宫龙夔身边的南宫龙泽再深凝了对方一记警告的眼神后,也缓缓回到位置,在女人身旁坐下。

  “本王早就警告过你不必多管闲事,你偏偏不听。”南宫龙泽的声音很小,容颜妖孽,神情慵懒,手端着青瓷茶杯,优雅的品茗,从他的表情着实看不出来此刻他的心情到底如何?

  皇甫羽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之前她从位置上离开时,男人确实给过她一记警告的眼神,只是她执意而行,并没有将他的警告放在心上,此刻亦小声应道:“虽然没能让他露出狐狸尾巴,可臣妾相信西凉皇绝不可能没有半点猜忌,只是当着咱们的面,今儿是已经丢足了脸,不愿意再围绕着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了……”

  女人的声音同样很低,用只有他们二人可以听见的低沉声音,唇角漾着轻松的戏谑浅笑,漫不经心的轻松表情,就像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不想就在这时,太子妃身边的丫鬟不知何时已经又端了一碗清水来,递到司马昱仁和司马忡身前,一脸认真肃然的道:“父皇,这是臣妾让奴婢新准备的一碗清水……”

  闻言,司马昱仁和司马忡的眸光同时凝向她,好不容易将这件事情划上一个句号,不想太子妃竟然也跳出来凑热闹,望着柳芙蓉精致的小脸,男人们不禁同时皱上眉头,只见女人却是点点头,一副胸有成竹表情:“为了还忡一个清白,请父皇再辛苦一次。”

  虽然说不出来是为什么,不过司马忡却能够感觉到妻子是在帮自己,深邃幽暗的眸底划过一道异色,低垂眼敛考虑数秒后,便毫不犹豫的率先拿起银针扎上手指,一滴鲜红的血滴落入清水里,司马昱仁随后也由公公刺破指尖取了血,只见两滴血滴入碗内后,飘飘散散坠入碗底,在众人的注视下迅速整合在一起,很快便分不清到底哪个是司马昱仁的血,哪个是司马忡的血。

  看着这一幕,皇甫羽晴唇角勾起一抹浅笑,水眸凝向柳芙蓉的时候,正好对视上女人朝她投来的感激眸光,看来那女人为了自己的相公,还真是不惜铤而走险,因为刚才皇甫羽晴从她身边经过时,曾悄悄地告诉她,水里加上清油会让血滴不融,可若是加上白矾则反之,清水里加白矾的话,即便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血滴也会融合在一起。

  看来太子妃果然是一点就通,这么快便让嬷嬷准备好了一切,不过这也可以看出柳芙蓉是个聪明的女子,今天的事情到了这一步,若是就这样落下帷幕,依然没有得到结果,她倒不如借着这个机会,破釜沉舟,彻底的能让司马忡翻身。

  皇后娘娘见状,赶紧瞥了一眼司马蝶,玉蝶公主与母亲对视一眼,心神领会,赶紧走到盛着清水的碗边,不用下人帮忙,自个儿便拿起银针刺破了食指,也顾不得指尖传来的疼痛感,皱起眉头强忍着疼痛,用力挤出一滴鲜血落入碗中,看着自己的血滴与司马忡和司马昱仁的血全都融合在一起,也松了一口长气。

  “父皇,你看看,蝶儿怎么可能不是父皇的女儿嘛……”司马蝶刚才被吓得苍白的小脸这会儿渐缓舒展开来,离得不远的地方,南宫龙夔深邃的眸光倏地变得更暗,虽然一语未发,却是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今日的事情大家都看见了,日后若是谁还敢在背后乱嚼舌根,朕第一个饶不了他,割了舌头,处以凌迟。”司马翌仁眼底闪着凌厉冷冽的锋芒,横扫一眼殿内的那些奴才,便足以让所有人不寒而栗,望而生畏。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翌日皇甫羽晴一行便打算辞行离开西凉,离开前皇甫羽晴已经从那间僻静的宅院搬出来了,院子里的那些弓箭手就像突然消失了似的,从南宫龙泽出现的那晚,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夜色朦胧,皇甫羽晴和南宫龙泽下塌的客房却是来了贵客,柳芙蓉和司马忡显然是特意来为他们饯行的。

  “平南王大老远的来到西凉,怎么不留下来多住几日呢?正好本妃也能多个伴,平南王妃和我之间也算是有缘人。”柳芙蓉唇角勾勒着漂亮的弧度,因为白天的事情不禁对皇甫羽晴佩服得五体投地,如果今天不是皇甫羽晴夫妇二人出手相助,事情的结果确实很难让人预料。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