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羽晴从将军府出来后还去了一趟银庄,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所以她特意拜托了上官沫,希望男人能够帮她守着将军府和拓儿,以防万一。

  随后女人才不疾不缓的回了宫,刚走到华云宫殿外便感觉到了气氛的异常,丫鬟紧张兮兮的站在门口等候,殿内传来男人的咆哮声,像是在训斥宫里的下人。

  “王爷——”皇甫羽晴不用想也知道应该都是为了拓儿的事儿,急急迈步进了殿门,听见她的声音男人立马回头望来,只见女人冲着他莞尔一笑,轻柔道:“拓儿他没事儿。”

  “孩子人呢?”南宫龙泽眉头紧蹙,他也是刚刚前脚才进殿,原本是得知了南宫龙菁和司马蝶的事情匆匆赶回来,想找女人问个究竟,不想等着他的竟然还有更加劲爆的消息,小世子不见了?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在皇宫里也能丢?那这些宫人婢女都是养来做什么的?几十个大活人连一个孩子也看不住,还真是白养活了他们。

  “臣妾将他留在了将军府,那孩子在宫里再住下去,性子怕是越来越野了。倒是王爷,今儿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皇甫羽晴此刻的情绪已经完全平静下来,凝对上男人盛怒的鹰眸,走上前去,柔荑覆上男人的手臂轻轻安抚的揉捏了两下。

  女人的话无疑提醒了,南宫龙泽也顿时意识到自己回来的目的是什么?大手覆上女人抚在自己手臂上的柔荑,一脸正色的反问道:“今ri你同母妃说的话可是真的?”

  “王爷觉得这么大的事儿,臣妾可能说笑吗?”皇甫羽晴目不转晴盯着男人的眼睛,樱唇微撇,轻嗔出声。

  听见女人亲口吐出,南宫龙泽深邃的眸光顿时越来越暗,醇厚低沉的嗓音沙哑间透着戾气,森寒出声:“皇兄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这样的事情他也敢……”

  “臣妾也觉得此事兹关重大,所以第一时间去找父皇和王爷,只是你们都不在御书房,臣妾想着也只有先将此事和母妃商议……”

  “这件事情你做的对,现在只希望还不算太晚,皇兄若铸成大错,事情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后果恐怕不堪设想……”南宫龙泽的眉心也随之蹙得更紧。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当天傍晚,南宫龙泽亲率重兵将风云宫围了个水泄不通,皇甫羽晴也出现在这里,因为她和司马蝶同为女人,有时候由她出面或许更合适些。

  当南宫彦出现在南宫龙菁面前时,男人着实吃了一惊,大概他是没有料到原本带着儿子打算出宫的皇甫羽晴会折返回去,将他的事情抖了出来,一整天都过去了,这会儿突然杀出来一群人马,气势吓人。

  “父……父皇,您这是……”南宫龙菁的话还未落音,脸颊便落下重重一记耳光,五道清晰泛红的指印烙在男人俊俏的脸颊。

  “畜生,你到底干了什么蠢事儿?”南宫彦低吼出声,见上次南宫龙菁信誓旦旦的表态能够搞定玉蝶公主,他还真高估了儿子的本事,没想到这个孽子所谓的办法就是将玉蝶公主软禁了起来,这件事情如果传了出去,恐怕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父皇,儿臣也是为了灵月国……”南宫龙菁见事情败露,连忙出声解释,只是他的话还未说完,另一侧脸颊又生生的挨下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南宫彦气得浑身发抖,愤怒的鹰眸几乎快喷出火来,瞪着南宫龙菁近乎咆哮道:“今儿西凉皇派使者捎来书信,邀新附马和玉蝶公主一同回西凉探亲。现在……你倒是告诉朕,朕该怎么做?”

  原来皇甫羽晴今日去御书房未见到皇上和南宫龙泽,实则南宫龙泽正陪同父皇召见了西凉使者,而且还信誓旦旦的答应了西凉使者,就在近日会安排玉蝶公主和附马启程。

  不想,那边的事儿才刚刚敲定,这边南宫龙菁竟然就给自己惹下了这么大的乱子,如今这西凉到底还要不要去?去,岂不是自找麻烦,待玉蝶公主见过父皇母后,还不将自己在灵月国受的委屈通通哭诉给他们。若是不去,响午已经答应了西凉使者,君无戏言,说过的话又怎么能不算数。

  顿时,南宫彦已经陷入了两难境地,而当听到这则消息的南宫龙菁更是惊悚的瞪大了眼睛,吱吱唔唔的紧张出声:“那……那父皇……儿臣现在该怎么办?”

  “现在你才想起来要问朕了?你做出那么糊涂愚蠢的事情时,怎么没想过问问朕的意思?”南宫彦冷眼怒瞪着儿子,不过就算是心里再气,问题也还是要解决的。

  很快,南宫龙泽的人便控制了全局,风云宫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司马蝶也在皇甫羽晴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当看见南宫彦时,顿时失声大哭起来,冲上前对着南宫龙菁一顿拳打脚踢,这个时候男人自然是不敢动弹分毫,任由女人发泄着心中的委屈。

  “蝶儿,千错万错都是这个孽子的错,朕这一回绝不会轻饶了他……”南宫彦苍劲有力的低沉嗓音响起,此刻他所能做的也只有尽力安抚司马蝶的情绪。

  “他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就算是千刀万剐也难解本公主心头之恨。”司马蝶又哭又闹又是咆哮,最后整个人尽乎崩溃的瘫软在地,显然是这些天来所受的委屈,在此刻全都倾泻而出,而此刻她也看得出,南宫彦是站在她这一边的。

  “晴儿,你先扶玉蝶公主回去休息。”南宫彦皱紧了眉头,这事儿还真是让他伤透了脑筋,眼看着儿子一个个的大了,没想到小时候都没让他操心的这些儿子,却在长大后一个个让他操碎了心,先是企图弑父的老二,再是这个不争气的老大。

  “是,父皇。”皇甫羽晴和丫鬟一起扶起了玉蝶公主,已经有轿辇抬啊进来,玉蝶公主被人抬上轿辇时,依然发出抽咽的轻泣声,最后 上轿辇的那瞬,突然一把抓住皇甫羽晴的手不肯松开:“平南王妃,你……不要走。”

  那可怜的眼神,更像是孩子对母亲的依恋,皇甫羽晴不知道为什么玉蝶公主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她只知道自己于心不忍,虽然平日里并看不惯这位刁蛮娇纵的公主,可是这个时候,却还是选择了与她风雨同行。

  “放心吧,玉蝶公主,我会一直陪着你。”皇甫羽晴的话显然让女人安心的,司马蝶蜷伏在轿辇的软榻上,原本漂亮的那双杏眸此刻也失去了原本的生气。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将玉蝶公主安置在华云宫的客房里,皇甫羽晴一直在床榻边守着她,睡梦中的女人似乎也不安稳,好几次惊醒过来,当看见依然在床边守候的皇甫羽晴,才重重的松了口气,知道自己真的已经逃离了南宫龙菁那个小人的魔掌。

  “平南王妃,这次是你救了我……”司马蝶的心情显然已经平静下来许多,盯着皇甫羽晴那张丑陋的面孔,突然觉得这个女人的眼睛好漂亮,面容也不再似以前那么难看。

  “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大皇子犯下了大错,他的行为并不能代表整个灵月国,本妃只希望玉蝶公主能够将此事划清界线,不要因为而坏了灵月国和西凉国之间的友好。”皇甫羽晴之前接到南宫彦的眼神,便知道男人希望她做什么,而她现在也是唯一能够走近司马蝶,并取得其信任的人,就算是为了灵月国,她也会尝试着与司马蝶沟通。

  “平南王妃这次救了我,本公主回到西凉后一定会让父皇母后重重赏你……”司马蝶漂亮的杏眸闪烁着耐人寻味的深意,带着期盼的眸光直勾勾的盯着皇甫羽晴的眼睛,显然这句话的背后隐藏着另一层深意。

  皇甫羽晴对视上她的眼睛,静静地沉默数秒后,轻柔出声:“玉蝶公主觉得本妃有那个能力帮你出宫么?其实你若是想出宫,尽管向父皇禀明便是,用不着这般遮遮掩掩。”

  “平南王妃,虽然我平日里大大咧咧,可是我也不傻,南宫龙菁不管怎么说也是灵月皇的儿子,就算他表面上维护本公主,那也不过是看在我父皇母后的面子上,如果我说要出宫,他们定然会加了防范,绝不会让本公主离开灵月国。”司马蝶脸上的表情一点点变得肃然,盯着皇甫羽晴的脸,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皇甫羽晴没有想到这个玉蝶公主心里竟是这么想的,看来她心里倒是十分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只是她身为灵月国的平南王妃,又怎么可能帮她逃出皇宫。

  “玉蝶公主如果抱着必走的决心,恐怕对灵月和西凉两国之间的关系将会造成巨大的影响。本妃希望玉蝶公主能够重新考虑,有什么话当然也可以向父皇直言。”皇甫羽晴的声音淡淡的,按照眼下的形势而言,玉蝶公主真真切切的影响着两个国家的交邦。

  见皇甫羽晴丝毫不为所动,司马蝶眸底划过一抹失落,缓缓闭上眼睛,轻声道:“你出去吧,本公主想一个人好好静静。”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翌日,早早的皇上和皇后都来探望司马蝶了,平日里冷冷清清的华云宫也一下子热闹起来,皇甫羽晴原本以为司马蝶会拒绝见南宫彦和张皇后,不想她倒是出乎了自己的意料之外,亲自起了床,笑意盈盈的给皇上皇后请了安。

  皇甫羽晴不动声色的静静看着这一幕,不知道玉蝶公主这葫芦里究竟又在打什么主意,不过南宫彦和张皇后看见司马蝶的情绪恢复的这么快,倒是很高兴。

  “蝶儿,让你受委屈了,那个孽子本宫也饶不了他,你放心,这件事情自有父皇母后为你作主,日后……”张皇后满目慈祥,一脸心疼模样,走到司马蝶面前握紧她的手,只是不等张皇后的话说完,便被司马蝶给打断了——

  “没有日后!本公主和大皇子之间绝对不可能再有日后二字……”司马蝶的语气很坚定,漂亮的杏眸闪烁着前所未有的锋芒,在南宫彦和张皇后惊愕的目光下,继续徐徐道:“父皇母后让本公主和亲嫁到灵月国,原本也是为了能够让两国之间的友情更加深厚,可现在看来,灵月国丝毫没有半点诚意。本公主知道……灵月皇和皇后是绝不会答应让本公主离开这里,因为你们心里有所顾忌,担心本公主回到西凉后会将所受的委屈原原本本的告诉父皇母后,今日本公主愿意在此立下保证,只要你们愿意放我走,本公主可以既往不咎。”

  闻言,南宫彦和张皇后眸光微怔,虽然来之前也料到会有这一幕,依然还是显得有些措手不及,就算司马蝶在他们面前信誓旦旦的做出保证,他们当然也不敢冒这个险。

  “蝶儿,朕和皇后早就拿你当女儿一样对待,只要你肯留下来,有什么条件……朕都可以满足你。”南宫彦沉默数秒后低沉道,面色阴沉,深邃的眸中闪烁的锐利光芒。

  司马蝶原本似乎打算一口拒绝,可杏眸深处突然闪过一道光亮,分毫不差的落入皇甫羽晴眼底,心里正琢磨着这个玉蝶公主一定是打算出言刁难了,那丫头果然缓缓道:“既然灵月皇如此有诚意,那就让本公主改嫁给三皇子吧。”

  这个条件也是司马蝶突然灵机一动想到的,一来是因为上次她就曾提及过此事,却并未被张皇后和南宫彦重视,她现在并非是真的一定要嫁给南宫龙砚,而是要看看这灵月皇和皇后对自己到底有多少诚意?其二,她依然对南宫龙砚耿耿于怀,细细回想起来,那男人上次找自己饮酒不过是别有用意,如果不是他,她也不会和南宫龙菁再搅和到一起。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